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723 天降一少女

阿秀青裙飄飛,烏發如瀑,面對這一眾地仙老祖的阻攔,雖孑然孤身一人,卻自有一股閑庭信步,瀟灑從容的氣度。
  她的聲音清冽、輕靈、猶若天籟,可話中的意味卻令陶震天等人猛地一跳,皆都又是驚訝又是皺眉不已。
  誰若阻攔,她就殺誰?
  好大的口氣!
  當自己饕餮一族如同擺設嗎?
  這一刻,陶震天等地仙老祖皆動了真正的殺機,氣勢滔天,化作恐怖無比的威壓,擴散八方,駭人之極。
  整條街道上,已是空無一人,面對地仙老祖的憤怒,實力不夠,呆在一側觀戰絕對跟找死沒什么區別。
  阿秀面對此,卻夷然不懼,白皙的臉頰上一片從容和恬靜,好像在她的人生中,從沒有懼怕兩個字一般。
  “阿秀,你退下。”就在這劍拔弩張一觸即發之際,陳汐突然開口,走上前來。
  “喂,我在幫你報仇呢!”
  阿秀扭頭,面對陳汐時,她那秀美臉頰上的平靜蕩然無存,化作了一抹嬌嗔之色,看得陶震天等人眼皮不禁狠狠一抽搐。
  陳汐一把將阿秀拽在身后,目光直視陶震天:“諸位……”
  還不等他說話,那陶坤又尖叫起來:“族長,不要讓他說話,否則我族將有大禍!”
  啪!
  阿秀揮手,一抹星光流竄而出,直接將這個總是打斷別人說話的家伙一擊拍飛,像得了羊癲瘋似的在地上抽搐不已。
  見此,陶震天眉頭一皺,強忍著心中殺機,問道:“小友,有話但講無妨!”
  他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目光何其老辣,隱隱看出,陶坤的反應太過蹊蹺,似隱藏著什么驚天秘密般。
  也正是因為意識到這一點,他才強自按捺著心中殺機,沒有動手,而是留給陳汐一絲時間,看他如何解釋。
  見族長如此反應,那二長老陶盧霄臉色一變,焦急道:“族長,坤兒決不會欺瞞我等,先殺了這兩人,再聽坤兒解釋一切,才是當務之急!”
  陶震天搖頭,神色威儀,揮手道:“二長老,稍安勿躁,我饕餮一族能夠延存至今,又何懼過什么大禍?還是先聽聽這位小友如何說吧!”
  這一刻,他充分展現出屬于一族之長的威嚴,言談舉止莫不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力量,若一尊君王在頒布旨意般。
  陶盧霄面色陰晴不定,最終頹然不語。
  陳汐將這一切都看在眼中,神色不動,直至此時,才拿出一枚令牌,隔空遞了過去。
  陶震天探手抓過,目光一掃,頓時眼眸一凝,那威儀的臉頰上也不由浮起一抹驚疑,忍不住抬眼從上到下仔細打量了陳汐一番,就像剛認識陳汐一樣。
  越看,他越是心驚,臉色也不由一點點凝重起來,隱約感覺,這次只怕真的是自己的族人闖禍了……
  其他地仙老祖敏銳察覺到了族長神情的變化,忍不住也都朝那令牌上打量而去,當看清那令牌上的內容,他們心中也是狠狠一抽搐,再次望向陳汐時,目光中已多出一抹愕然,似不敢置信。
  一瞬間,氣氛突然變得微妙起來,空氣中的殺機也是如潮水般消退,變得沉悶而壓抑,卻少了那一份肅殺之氣。
  陶震天沉默許久,將令牌遞還,這才凝視著陳汐,沉聲道:“果然不愧是九華劍派最為杰出的弟子,膽識過人,不過,你如此肆無忌憚地在我饕餮城中惹是生非,難道以為我等不敢處置你嗎?”
  陳汐唇邊泛起一抹冷意,聲音低沉而平靜:“若論肆無忌憚,陶坤可比我強太多了,敢問在場諸位前輩,你可知我背上之人是誰?”
  聞言,陶震天等人皆都眉頭一皺,他們早已注意到了陳汐背上那人,只不過卻渾然沒有在意,此時經陳汐一提,頓時察覺到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不等他們開口,陳汐便繼續說道:“他是我大師兄,九華劍派西華峰大弟子,但如今,卻被陶坤囚禁牢籠之中,遭受重傷,淪為階下奴隸!”
  聲音到最后,已不可抑制地涌上一抹仇恨和殺意,最終,他還是深吸一口氣,目光掃視在場一眾地仙老祖,平靜道,“敢問各位前輩,面對此事,你們還能保持冷靜么?”
  陶震天等人心中一震,感覺頭皮都有些發麻!
  九華劍派弟子,陳汐的大師兄,居然被坤兒擒下,充當做了奴隸!?
  這一剎那,他們也終于明白,陳汐為何會如此憤怒,也終于清楚,為何陶坤會如此迫切想殺死陳汐了,此事若傳出去,只怕會瞬間引起九華劍派的震怒,那等怒火,可不是他們饕餮一族能夠承受得了的。
  原因很簡單,九華劍派如今哪怕再沒落,可依然是玄寰域十大仙門之一,龐然大物,底蘊渾厚的嚇人,絕非他們饕餮一族能夠比擬。
  陶盧霄面若死灰,垂頭喪氣,他同樣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居然會惹下如此大禍,連九華劍派的弟子都敢抓來當奴隸,這不是作死嗎!?
  他又是氣憤,又是擔憂,直恨不得一巴掌徹底拍死自己這個十多年沒見面,一見面就給自己一個天大“驚喜”的兒子。
  氣氛,愈發的沉悶了。
  陶震天等地仙老祖,活了一把歲數,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很快,就恢復了冷靜,目光閃爍,正在以傳音交流。
  “族長,我看不如殺了這兩人,以絕后患,死人可是不會泄露任何消息的。”一名長老言辭狠辣道。
  “不行,先不說那少女實力深不可測,就是陳汐被暗地里殺害,難保沒有人注意到,畢竟現如今,咱們饕餮城中人多眼雜,不一定藏著什么高手呢。”另一名長老搖頭否定。
  “唉,坤兒這次可惹下了滔天大禍,現如今的陳汐,早已名滿天下,因為他的失蹤,前陣子九華劍派差點跟天衍道宗打起來,坤兒卻抓了他的大師兄當奴隸,真是……太過放肆了!”
  “我看不一定是坤兒的注意,坤兒再膽大,也決不會拿這樣的事情冒險,我看,坤兒只怕是受了天衍道宗的指使,方才如此做的。畢竟眾所周知,九華劍派和天衍道宗如今的關系早已勢同水火,坤兒這么做,一定脫不開和天衍道宗的干系。”
  “殺!必須殺了這兩人,否則一旦泄露,天衍道宗自然不懼九華劍派,可我饕餮一族只怕就要被黑鍋了,那等后果可是咱們誰都承擔不起的。”
  這些地仙老祖,瞬息之間的交流,也就是幾個呼吸之間的事情,不過即便如此,還是讓陳汐隱隱察覺到一絲不妙的感覺。
  就在此時,阿秀突然開口道:“陳汐,他們在商議著如何殺了咱們,封鎖消息,將此事徹底壓下去。”
  陳汐眼眸一瞇,暗道,果然如此,看來自己還是小覷了這些地仙老祖的膽魄,狗急了還會跳墻,更何況還是這些老謀深算,殺伐果決的地仙老祖?
  阿秀的話并沒有用傳音,清脆悅耳,同樣也落入了陶震天等人耳中,令得他們全都一呆,滿臉愕然,萬萬沒想到,自己以傳音交流,居然還會被這少女聽到!
  這讓他們臉色驟變,一些地仙老祖眼中更是毫不掩飾地流露出一抹濃烈殺機,顯然被揭穿之后,已打算撕破臉皮動手了。
  “小輩,這也怪不得我們心狠手辣,為了我族的安危,也只能犧牲掉你們二人了。”一名長老陰沉沉說道。
  “那可不見得。”阿秀在一旁笑嘻嘻道,“別看你們有十多個老頭子,可我想要帶陳汐走,你們就是一起上也都攔不住。”
  見此,那些饕餮一族的地仙老祖皆都神色一凝,旋即,其中一位長老冷笑道:“大言不慚!在我饕餮城,就是天仙來了也走不掉!”
  阿秀清眸流轉,唇角微翹,若有所思道:“唔,讓我猜猜,你們的依仗大概就是那一口破鍋了,它是你們一族的圣器吧?”
  此話一出,不僅是那些長老,就連族長陶震天都渾身一震,面露一抹毫不掩飾的怒色,這少女居然敢稱呼自己老祖宗為……破鍋!?
  陳汐心中也是一驚,沒想到那饕餮一族的仙器九妙仙鍋,在阿秀口中居然被貶低得如此一文不值,連他聽得都有些過意不去了。
  “好一個小丫頭,竟然敢如此侮辱我族圣器,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一名長老暴喝,就要動手。
  “四長老且慢!”
  陶震天突然出聲制止,他面容沉凝,眉宇緊鎖,似遇到了極大的難題一般,沉默許久才凝視著陳汐,淡淡道:“小友,在老夫看來,有些事情不一樣要拼個你死我活才能解決,你覺得呢?”
  陳汐似早已預料到這一幕,沒有任何猶豫便答道:“那就得看前輩如何做了。”
  陶震天眼眸微微一瞇:“好,那老夫倒也問問,該如何做,才能讓小友你滿意?”
  陳汐反問道:“前輩真要按著我說的做?”
  陶震天眼睛瞇得愈發厲害:“只要不過分,一切都好商量。”
  陳汐搖頭,平靜道:“前輩,此事不能商量,在晚輩看來,有些事情必須付出一些代價,才能平息一些怒火,您覺得呢?”
  陶震天眼皮突突直跳,陷入沉默。
  __
  ps:第二更9點,第三更11點,第四更12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