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728 阿秀的憤怒

大殿寂靜,鴉雀無聲。
  陳汐靜靜退回原本的坐席,細心感受著道心的變化。
  這一道“心猿意馬”,讓他突然感悟到一種神秘的力量,源于道心,看似虛無縹緲,卻無處不在。
  他隱隱約約能夠感受到,這種“心神秘力”極為驚人,不亞于真元、巫力、神識,乃是一種源自心靈的力量。
  所謂人心難測,修行如修心,蕓蕓眾生,喜怒哀樂,人生跌宕,無不時時刻刻歷經著心靈的變化。
  可惜,卻極少有人懂得如何掌握這種力量。
  因為太過虛無縹緲了,就連陳汐,也是此時道心有所突破,這才隱隱能夠感受到這一股神秘力量的存在,距離掌握還很遙遠。
  “鬼斧神工!”
  就在陳汐靜心感悟之際,一道充滿感慨的聲音突然打破了寂靜,震蕩大殿,令得眾人如夢初醒般,紛紛都從那一抹震驚回過神來。
  感慨之人,是坐席上首的族長陶震天,他此時一臉感慨,目光望著那一道烹飪完畢的菜肴,毫不掩飾自己的欣賞。
  這一刻,他已不再去計較和陳汐之間的恩怨得失,心全都是對這一道菜肴的贊嘆和喜愛,身為太古兇獸饕餮的后裔,他骨里同樣流淌著對美食的熱愛。
  “這一道菜肴,只寥寥四種食材,卻能夠烹飪出如此完美的一道菜肴,這等廚道造詣,的確稱得上是鬼斧神工了。”
  眾人也是紛紛感嘆,望向陳汐的目光,又是驚詫,又是不敢置信,復雜之極,之前,誰又能想象,這樣一個年輕人能夠做到這一步?
  那一眾饕餮一族的長老卻是臉色有些陰沉,不過他們心也不得不承認,陳汐這一道菜肴烹飪的實在太漂亮,太完美!
  之前,甚至連他們也都被狠狠震撼了一把……
  丘奉大師有些患得患失,望著那一道由陳汐烹飪而出的“心猿意馬”,神色變幻不定,甚至有點失魂落魄。
  他之前曾侃侃而談,曾說出“水生火火不散,陰抱陽陽沖天”的烹飪之法,那是他認為的最完美的烹飪方法,這個方法也得到了大殿內其他靈廚師的一致認同。
  但此時他才發現,陳汐所用的烹飪手法,比他更高一籌,儼然形成了水火交融,陰陽循環的圓滿之勢,那等獨樹一幟的廚道造詣,令他也不由感到自慚形穢。
  復試就此告一段落,接下來,就是頒布結果的時候了。
  陶震天帶著一眾長老,開始一一品嘗這一百道作品,并給予點評。
  當然,最終的結果,需要在嘗過所有菜肴之后,方才會給出答案,選拔出十名,晉級最終決賽。
  這一段時間,對大殿的每一個靈廚師而言,都是如此的難熬,因為別看陶震天等人點評的天花亂墜,可那并不代表最終結果,這讓每個人的心都有些七上八下的。
  很快,就輪到了陳汐的作品。
  在打算開始品嘗這一道菜肴時,陶震天突然說了一句話:“不要讓你們的心境,影響了舌頭的味蕾。”
  其他長老一怔,有的認真點頭,有的卻是不以為意。
  這時候,大殿內其他靈廚師的目光,也都齊刷刷聚焦了過去,想要聽聽對于這一道異象驚人的菜肴又有怎樣的評價。
  然后,令人愕然的一幕出現了。
  品嘗過這一道菜肴的這些長老,有一部分長老一臉陶醉,贊不絕口,撫掌稱奇,宛如吃了龍肝鳳髓一般。
  而另一部分長老則一臉厭憎,呸呸直吐,一副像吃了死蒼蠅的表情,別提有多難受了,并且看其神情,也并不似作偽。
  這就讓人奇怪了,簡簡單單一道菜,怎會出現兩種極端的反應?
  眾人驚疑不定。
  只有陳汐,依舊波瀾不驚,神色從容,仿似早已預料到會出現這樣一幕般。
  陶震天皺眉,內心極為震怒,他剛才已品嘗過,這一道菜肴味道之佳,絕對在其他菜肴之上,甚至讓他都忍不住多品嘗了一口。
  雖然他同樣極為看不慣陳汐,但在這場比賽,他卻不得不承認,陳汐的廚藝已經征服了他的胃口。
  可現在,明明他之前都已警告過,不要意氣用事,偏偏這些長老不聽,故意跟自己作對,更是毫不客氣指責這一道菜肴就是垃圾,這讓他如何不憤怒?
  “你們……夠了!”陶震天動怒,沉聲呵斥。
  “族長,我們絕對沒有信口雌黃,我等品嘗到的味道,的確是難吃無比,味同嚼蠟。”四長老并不退讓,正色說道
  “還敢狡辯!?”陶震天氣得嘴皮都一哆嗦,這些愚蠢的東西,難道不知道丟人嗎?這里可還有一眾靈廚師看著呢!
  “族長,我等可以對天發誓!”這一下,不僅是四長老,連那些長老都忍不住出聲道。
  “這……”陶震天一呆,隱隱感覺似乎一絲蹊蹺。
  那些靈廚師也都看得愕然不已,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用爭了,你們所嘗到的,都是最真實的味道。”便在這時,一道粗獷低沉的聲音倏然響徹大殿之。
  伴隨聲音,一抹璀璨仙霞彌散,走出一個頭戴高冠的年,他面容粗獷,渾身肌肉虬結,高大魁梧,渾身仙霞流轉,宛如一尊天界戰神降臨般,散發出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
  僅僅一瞬間,整個大殿因為他的出現,綻放無量光,空氣都像在歡呼雀躍,到處都沐浴在一種安靜、平和、井然有序的氛圍。
  “拜見老祖宗!”
  陶震天以及一眾長老一驚,猛地就跪倒在地,一個個神態恭敬,透著一股發自肺腑的崇敬。
  老祖宗?
  那豈不就是仙器妙仙鍋!?
  在場其他靈廚師渾身一哆嗦,也連忙站起身,躬身而立,沒想到,此時此刻居然把這一位給驚動了。
  就連陳汐也倏然起身,面露一抹驚色,這高大年身上的氣息太過恐怖,凝而不散,猶若無底深淵般,只遠遠一望,都給人以無比的壓迫窒息感覺。
  妙仙鍋……這就是其的器靈嗎?
  一瞬間,陳汐就想到了很多,傳聞,這一口仙鍋是從太古時期延存至今,乃是一尊威震三界的神王的御用之物,來頭極為恐怖。
  但令陳汐疑惑的是,太古時期,無論是那蒼梧神樹,還是蟻皇至尊,都紛紛遭劫隕落,為何這一口仙鍋的器靈卻能延存至今?
  “心不凈,仙魔難辨,更何況是一道菜肴?爾等心境蒙塵,又如何辨認得出菜肴的好壞?”高大年開口,聲若雷霆道音,隆隆滾蕩,仙霞彌散,映襯得他宛如掌握天地的主宰般。
  聲音雖沒有嚴厲的呵斥,但四長老等人卻如遭雷擊般,一個個面露慚愧之色。
  其他靈廚師也恍然,心卻是愈發吃驚了,一道菜肴,竟會因心境的不同,而產生不同的口味,這該有多高的廚道造詣才能烹飪得出?
  僅僅一瞬間,他們對陳汐徹底心折了,再無任何意思質疑或者不滿,連妙仙鍋都被驚動,光是這一點,都已足夠說明一切了。
  “這一場復試,就此結束,以這一道‘心猿意馬’為第一。”高大年淡淡開口,眸光深邃,仙霞蒸騰,一語定音。
  “老祖圣明!”陶震天以及一眾長老跪地恭聲道。
  “小友,以你之廚道,已不用參加最終角逐了,可否與我一敘?”高大年霍然扭頭,眸光望向了陳汐,聲音不自覺已緩和許多。
  注意到這一絲變化,大殿眾人又是震驚,又是艷羨,這小何德何能,居然能得到老祖如此垂青?
  陳汐一怔,略一沉吟,拱手道:“恭敬不如從命。”
  他隱隱感覺到,這妙仙鍋的器靈找自己,決不會僅僅是因為自己所烹飪的“心猿意馬”了。
  ……
  復試結束,前一百名的名單很快貼滿了饕餮城大街小巷。
  那名單的第一名,赫然是陳汐!
  見到這一個名字,城眾人又是一陣嘩然和吃驚。
  雖然這只是靈廚金榜大比的復試,并不是終試,可陳汐的名字居然能夠出現在第一位上,依舊讓每個人都感到荒謬,甚至是質疑。
  作弊!
  肯定是作弊了!
  連聞名天下的丘奉大師,居然都被排在了陳汐之下,這樣的結果簡直就是開玩笑!
  這讓所有人都感覺,這一屆的靈廚金榜大比,簡直是黑幕重重,陳汐戰斗力再恐怖,可在廚道上,又怎可能比得過丘奉大師?
  有人憤憤不平,前往詢問參加復試的靈廚師,卻得到了個瞠目結舌的答案,陳汐的第一名,居然是妙仙鍋親自點評的!
  這讓絕大多數人都啞口無言,妙仙鍋啊,以他的身份,需要如此賣力討好陳汐嗎?顯然是不可能的。
  尤為讓眾人震撼的是,就連丘奉大師自己也表示,陳汐的廚道造詣非凡,遠非讓所能企及,當他說及這句話時,甚至口吻帶著毫不掩飾的欽佩。
  這一下,整個饕餮城徹底轟動了!
  所有人都知道,陳汐不僅戰斗力剽悍,就連廚道修為,居然也已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連丘奉大師都自愧不如,連妙仙鍋都對其贊賞有加……
  而此時,陳汐正在饕餮宮深處的一個秘境,一臉震驚地看著高大年遞過來的一塊青銅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