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729 退讓

當陳汐回到庭院的時候,已是黃昏時分。
  蒙維和莫婭帶著少年們去街上游玩了,陳汐給他們一筆不菲的財物,囑咐他們見到什么買什么,不用客氣。
  阿秀也跟著去了,這個總是笑嘻嘻的青裙少女是永遠不會落下湊熱鬧的時機的。
  庭院深深,清幽一片,只剩陳汐一個人。
  他獨自坐在房間中,看著眼前這塊青銅盒,神色有點說不出的古怪。
  這塊青銅盒,只有一尺大小,通體古樸,入手冰涼,表面篆刻著繁密復雜的花紋,有日月星辰、花草蟲魚、有先民祭祀、圣賢傳道等等圖案。
  青銅盒被一種法則禁錮了,除非天仙出手,否則根本打不開。
  這就是九妙仙鍋的器靈,那個高大中年和陳汐聊天之后,親手所贈的物品。
  聊天的內容很簡單,高大中年自稱冬葉,然后就切入正題,將這件青銅盒交給了陳汐。
  當時冬葉只說了一句話,“你身上有蒼梧、蟻皇的氣息,你我能夠相見,就是緣分,所以,這青銅盒務必收下。”
  然后,陳汐就不得不接受了這一份很突兀的饋贈。
  他同樣也問了冬葉一句話,“那青銅盒內究竟有什么,為何又要把它交給我?”
  得到的答案很簡單,原來那青銅盒,乃是九妙仙鍋所孕育的一個器靈,轉世重生,如今正在沉睡,等待復蘇。
  換句話說,這青銅盒內,裝著的是第二件九妙仙鍋!
  而冬葉之所以把它交給陳汐,乃是認定,既然蒼梧、蟻皇的傳承都認可了陳汐,那自然有能力保護這塊青銅盒。
  當時陳汐就震驚了,九妙仙鍋那等仙器的器靈,轉世重生,沉睡于青銅盒之中,那冬葉又是誰?
  冬葉并沒有隱瞞什么,很直接告訴陳汐,他只不過是一縷不愿飛升仙界的殘魄,和棄天者差不多。
  至于為何不愿飛升仙界,冬葉卻并沒有說,守口如瓶。
  直至送陳汐離開時,冬葉才突然說了一句晦澀莫測的話——這一次三界大亂,神圣如草芥,眾生如螻蟻,超過以往,望陳汐保重。
  很快,陳汐從沉思中醒來,把青銅盒小心放好,禁不住心中輕輕一嘆,“三界大亂,究竟是怎樣一場劫數?”
  這一次饕餮城之行,原本是簡簡單單的一場靈廚金榜大比,卻無意間,令他見到了淪為奴隸的大師兄火莫勒,更荒誕離奇地和九妙仙鍋的器靈進行了一場對話,收獲一塊沉甸甸的青銅盒……
  這一切,都是如此的匪夷所思,偏偏又實實在在發生了。
  這讓陳汐總感覺,似乎正有一只無形的大手在操縱著一切,而自己就像飛蛾,不小心就被卷入了其中。
  冷靜一想,其實不難發現,冬葉之所以找自己交談,更贈送自己青銅盒,無非是察覺到了自己身上的蒼梧神樹和蟻皇至尊的氣息。
  至于這青銅盒,除非等那九妙仙鍋的轉世器靈徹底蘇醒,否則以他如今的力量也是根本打不開的。
  總之,這一趟饕餮城之行,完成了答應馬老頭和庸大師的諾言,了解了一場夙愿,也是該離開的時候了。
  ……
  今天是靈廚金榜大比的最后一天,前三甲也將在終試中選拔而出。
  這場廚藝展示,被安排在了饕餮宮前的偌大廣場上,吸引了無數人前去觀摩,萬人空巷,人山人海,人氣火爆之極。
  然而,令所有人驚疑的是,直至比賽開始,也沒有見到陳汐的身影出現。
  要知道,這兩天陳汐的名字早已響遍了整個饕餮城,他參加靈廚金榜大比,并取得前十名驕人成績的消息,更是轟動全城,震撼人心。
  可以說,現如今前來觀看比賽的眾人,絕大多數的心思都是要親眼目睹一下,那陳汐究竟長得什么模樣,怎會戰斗力如此驚人,連廚道造詣也如此驚艷?
  可直至此時,別說陳汐的人了,連影子都尋覓不到,這是發生了什么事兒?
  人群開始躁動,左顧右盼,心思都沒在比賽上。
  這讓那參加最終比賽的靈廚師一個個臉色難看,這么被**裸的無視,令他們烹飪起菜肴來,也是有氣無力,誰能想到,一個陳汐竟有如此大的吸引力?
  一道通往地面的云梯前,空曠冷清。
  陳汐回頭瞥了一眼這座修建于蒼穹之上的雄偉城池,便即收回目光,揮手道:“出發!”
  蒙維、莫婭和少年們早已準備妥當,火莫勒大師兄被蒙維背負在身上,依舊在沉睡,狀態明顯要好上許多了。
  只有阿秀眼巴巴望著身后的“美食之都”,嘴中咕噥道:“喂喂,要不要再留下一日,我還有很多美食沒有品嘗呢……”
  陳汐一把拽住少女柔軟的胳膊:“想吃的話,以后我烹飪給你吃,現在是離開的時候了!”
  “唔,這可是你答應的啊,可不許反悔。”阿秀道。
  “我什么時候反悔過?”陳汐眉頭一挑。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阿秀笑彎了眼睛,抱著陳汐的胳膊雀躍不已,柔軟的嬌軀也貼在了陳汐堅實的臂膀上,渾然不顧及什么男女之別。
  陳汐卻是心中一跳,連忙甩臂,卻不料阿秀像只八爪魚似的,怎么甩都甩不開,讓陳汐很是尷尬不已……
  ……
  “那個人是誰?怎會此時離開饕餮城?”就在陳汐等人離開沒多久,一行人也抵達這一道云梯前,為首一個女子問道。
  這名女子,頭戴星虹冠,羽衣流蘇,青絲如瀑,肌膚雪白嬌嫩,容顏妍麗如畫,帶著一股獨有的尊貴氣息。
  在她身旁,哈有一大批護衛,有老者、老嫗,也有幾位豐神俊朗的年輕人,似乎是什么大家族,極其有地位的人出游一般。
  “公主,那個年輕人叫做陳汐,是九華劍派如今最為有名的天才,曾在蒼梧秘境干出一系列震驚天下的大事,前不久還斬殺了天衍道宗的燕十三,名聲如日中天。”一名老者輕聲解釋道。
  “哦?想不到也是一位了不得的冥化大修士啊,那燕十三我曾聽說過,想不到卻被這年輕人斬殺,這都和我們不朽靈山的一些妖孽差不多了。”女子若有所思。
  “十大仙門之中能夠出現這樣的天才,的確是不錯了,不過比起我們不朽靈山的一些妖孽天才還是要差一些,傳聞不久之后,其他不可知之地的傳人也都將問世,那些隱世圣土的弟子才是真正的妖孽啊。”
  在那“公主”身旁,一名年輕人感慨道。
  “看看,如今三界即將動亂,無論是隱世凈土中的古老傳承,還是不可知之地的弟子,雖說都橫空出世,但十大仙門、魔門六脈的底蘊還在,其中不少弟子,還是有著驚采絕艷之輩的。”
  公主星眸湛然,淡淡點評道:“像那九華劍派,雖然近些年開始有一些沒落,但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而且誰都知道,在那神華峰上,還隱居著一些棄天者和老古董,有他們在,誰也動不了九華劍派的根基。”
  “公主,你的第一個目的地,該不會就選擇在九華劍派了?”一名老者眼神一閃,訝然說道。
  “有何不妥么?”公主輕輕一笑,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驕傲和尊貴,“我不朽靈山時隔千年之久,于今朝現世,自當好好摸一摸這些大勢力的底細。而最好的辦法,無疑就是和他們的弟子一一切磋一番。”
  說到這,她抬眼一掃四周眾人,淡淡道:“走,在饕餮城呆了悠閑了數日,也是時候活動活動筋骨了。”
  ……
  從饕餮城前往九華劍派,路途不下千萬里。
  但此時,因為大師兄火莫勒的傷勢,陳汐恨不得立馬回歸宗門,所以不再乘坐獸車,開始帶著蒙維他們飛馳。
  以他如今的境界,帶上十余人飛馳,勉強還能保持近乎瞬移的速度,但若是上百人的話,那就不行了。
  幸好,他們還有阿秀這位神秘而強大的少女。
  她素手一招,就招來一片銀燦燦的星光,猶若一道星光織成的地毯般,載著眾人以一種無與倫比的速度飛快奔馳,眨眼萬里,奇快如電。
  連陳汐都暗暗吃驚不已,這等手段,可不比他的玄磁之翼差上一分,并且看阿秀那輕松的模樣,顯然并沒有用盡全力。
  “嗯?”
  飛馳了足足百萬里之地,在一片偏僻無人的荒原上,阿秀似察覺到什么,突然停了下來,清眸一轉,望向了一側蒼穹。
  “發現了什么?”陳汐眼眸一凝。
  阿秀沒有回答,而是探手白皙如雪的手臂,輕輕一劃,一抹璀璨星光猶若開天利刃,憑空浮現千里之外,一斬而下。
  哧啦!
  那片虛空頓時被撕裂出一道千丈長的裂縫,其內漆黑,涌動著狂暴無比的時空風暴,除了這些,卻是什么都沒有。
  “那位姐姐,你若再不現身,可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哦。”阿秀嘻嘻一笑,聲音清脆,叮咚宛如天籟。
  “好機警的小丫頭,既然你想見一見姐姐,姐姐哪會拒絕?”突然,一道軟糯低沉中帶著一絲沙啞味道的聲音裊裊飄蕩而開。
  伴隨聲音,一個窈窕曼妙的身影,也是從那一片虛空中緩緩走出,衣袂飄舞,環佩叮咚,空氣中不知何時,彌漫上一股清幽的芬香。
  ——
  PS:本打算今天四更,明天休息一下,但是耽誤了一些事情,今天只能三更了,明天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