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731 烈火如歌

呃,精華又沒了,下周我再一一加精。
  ——
  玄姹九罡身?
  在雪妍施展出九道身影時,阿秀一怔,認出了這部功法,乃是九尾狐一族的天賦道法。
  這部道法在太古時期極為有名,一位九尾狐出身的妖后,憑借此功,曾手刃過諸多大能者,恐怖之極。
  和煉體者的身外化身不同,那玄姹就罡身所化的八尊身影,乃是純粹的仙元所化,并沒有精氣神包含在其中,但威力卻和身外化身、第二元神不相上下。
  雪妍是地仙一重境強者,此功經由她施展而出,每一尊身影,都如烈日一般當空照耀,實力和本尊也沒什么區別。
  也就是說,這一刻,陳汐所遭受的壓力之大,完全和面對九尊地仙強者相當!
  阿秀眼睛一瞇,彎成了月牙形,冷芒乍現,已做好隨手出手的準備。
  轟!
  就在此時,雪妍那一道分身,已沖至陳汐身前,五指如鉤,狠狠朝陳汐丹田部位撕抓而下!
  這一擊,已動用了屬于地仙老祖才能掌握的力量——空間瞬移!速度之快,簡直在千分之一剎那就完成。
  這便是地仙的威勢和恐怖了,完全凌駕于人間修士之上,天仙之下,雖說只和冥化修士相差一個境界,但卻是天壤之別,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不可同日而語。
  噗!
  驚人的一幕發生了,令所有人意外的是,面對這一擊,陳汐居然像沒有反應過來一般,別說阻擋,連閃避都來不及,直接被撕開了腹部,鮮血迸射而出。
  蒙維和莫婭眼瞳猛地一縮,倒吸涼氣,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幕居然發生的如此之快,如此之突然,面色大變。
  就連阿秀也是一呆,沒有想到,那雪妍才只施展出一道分身而已,陳汐居然沒有閃避過去。
  這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在她之前的預測中,陳汐的實力,起碼還能堅持盞茶功夫,決不會如此輕易落敗。
  畢竟,那玄磁之翼的速度,如今可是和瞬移也不相上下,陳汐怎么可能躲不開?
  施展出這狠辣一擊的雪妍,神色也是一怔,沒想到自己就這樣輕易得手了,感受著指尖那不斷流淌的黏稠血水,她這才明白,陳汐的確被自己傷到了!
  唰!
  九尊分身重新凝聚,雪妍望著近在咫尺的陳汐,不由輕笑,吐氣如蘭道:“小哥哥,看來,我剛才還是高估了你啊。”
  她那白皙修長的手,猶若一柄利刃般,還插在陳汐的丹田中,這讓阿秀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腹部被撕裂,劈開肉綻,鮮血流淌,陳汐神色卻是沒有任何變化,依舊平靜而漠然,只不過臉色卻是變得有些蒼白。
  “小哥哥,上次冰釋天大人毀掉你的混洞世界,沒想到竟讓你重新修復,這可是開創歷史先河的壯舉,連諸多先賢都做不到的事情,卻被你做到了,這若傳出去,非得轟動整個玄寰大世界不可。”
  雪妍巧笑倩兮,明眸流轉,目光中卻是沒有一絲感**彩,“現在,既然你落入我的手中,我倒要看看,把你的混洞世界再毀掉,是否還能修復得過來……”
  說話時,她插入陳汐丹田的右手一翻,狠狠朝那混洞世界抓去。
  砰!
  混洞世界猶若蛋殼一般,輕易碎裂!
  “這么脆弱……嗯?不對!”
  雪妍一愣,旋即意識到什么,臉色驟然一變:“你……”手上一股極為恐怖的巨力傳來,她控制不住身形,朝對方撞去。
  那種感覺,就好像陳汐體內有著一個漩渦,牢牢吸附著她的右手,要將她整個人都拖進陳汐體內一樣。
  不好!
  雪妍反應極快,正欲抽身而退,眼眸猛地一縮,腹部傳來一股無比劇痛,不自主就佝僂成蝦形。
  一枚摧山裂石的拳頭,轟在了她的腹部!
  噗!
  她再忍不住噴出一口淡金色的血來,還不等掙扎,只覺脖頸上猶若遭受神靈巨錘的轟擊,砰的一聲,她只覺眼前一黑,腦袋都嗡嗡直冒金星。
  這時候的她,披頭散發,嬌艷無比的臉蛋上已盡是驚怒之色,可腦袋卻是亂嗡嗡的,令她反應也比往常慢了一分。
  砰!
  又是力量恐怖的一拳,巨大的力量,讓她整張俏臉都變形了。
  陳汐神色冰冷,雙眸中燃燒著仇恨的火焰,那還顧忌對方還是個大美女,拳頭若彗星隕落,又是一陣狂風暴雨般的轟砸。
  修行煉體至今,令他的力量本就強橫無匹,一擊之下,不亞于十萬鈞之重,足以齏粉一件天階極品法寶了。
  再加上前些日子參悟《九幽道胎經》,引道入體,令其肉身宛若道胎般,受到大道的滋養和淬煉,其力量變得愈發強大,比陳汐想象的還強大!
  其實,在雪妍施展出“玄姹九罡身”的時候,他便知道,再拼下去,自己也是必敗無疑,畢竟,那時的情景,和面對九尊地仙老祖的圍攻也沒什么區別。
  所以,他只能劍走偏鋒,冒險一搏。
  沒想到的是,雪妍果然上當,自以為抓碎了他的混洞世界,又哪里知道,他的混洞世界,已經和世間任何修士都不同,乃是由無數符文組成,只要他心意一動,就可以分解成無數符文。
  并且,他的周身經脈中,早已篆刻了無數的符文,這些符文皆都是以“吞噬奧義”的形式排列呈現。
  雪妍的手探入其中,就像探入了無數個吞噬漩渦中,這種異變,是如此突然,令她都有些措手不及,心神產生一絲不易察覺的慌亂。
  陳汐等的就是這一絲機會,并被他牢牢抓住。
  此時,他只覺說不出的輕松,他從未感覺拳頭如此充滿力量,每一拳都把心中的仇恨和憤怒轟進雪妍的體內。
  “地仙強者很了不起嗎?還不是落入我的手中!”
  砰!砰!砰!……
  陳汐拳如狂風驟雨,力量澎湃,拳拳到肉,可憐的雪妍,擁有傾國傾城之姿,禍國殃民之貌,地仙一重境之修為,可遇上陳汐這個不解風情的狠人,頓時成了一個挨揍的沙包,被打得全身浮腫、渾身痙攣、直接昏了過去。
  嘶!
  蒙維、莫婭、以及那些少年們,皆都倒吸涼氣不已,一臉愕然的看著仿似陷入瘋狂中的陳汐。
  這可是一位地仙強者啊!
  居然……敗……了!
  這超乎他們所有的想象,剛才他們還在為陳汐心急如焚,可一眨眼,局面就徹底扭轉過來,一位地仙強者,竟然敗在了才只冥化境的陳汐手中!
  這……簡直是駭人聽聞。
  非但如此,那雪妍還被陳汐像摔打沙包似的,揍得慘不忍睹!那凄慘無比的模樣,連他們都有些心驚膽顫,艱難地吞了吞口水。
  辣手摧花!
  瘋狂兇殘!
  這若是被不明真相的人看到,非義憤填膺地跳出來譴責陳汐不可,怪他不懂憐香惜玉、不懂什么叫‘美麗是可以被無理由原諒的’……
  “好,打得好,我早看這妖女不順眼了。”令人意外的是,面對這一幕,阿秀卻是眉開眼笑,撫掌稱贊。
  或許,這才是真正的女人心思,女人和女人之間,天生就是潛在的敵人,哪怕身為閨蜜,看似親密無間,誰又知道那暗地里的明爭暗斗,爾虞我詐?
  “你們沒事吧?”
  片刻之后,陳汐停手,見雪妍早已昏厥過去,一肚子的火氣這才消退不少,一只手拎著雪妍,轉過頭看向其他人。
  正在心驚肉跳的蒙維等人聞言,渾身一僵,齊刷刷搖頭,神色中沒有半點憤怒,只是同情地看著被陳汐拎在手中的雪妍,想起她之前出現時那絕代風華,一個個都是感慨不已。
  可憐!實在是可憐啊!
  和誰做敵人不好,為何非要跑來和陳汐為敵?
  “喂,你為何不殺了她?換做是我,非扒了她的狐貍皮,做幾件漂亮的衣服不可……”阿秀在一旁嘀咕道。
  蒙維等人心中又是一陣惡寒,原來,最狠的不是陳汐,而是這個沒心沒肺的少女啊!
  “暫且留她一命,我還有用。”陳汐晃了晃腦袋,意識還有些恍惚,自己居然真的戰勝了一名地仙老祖?
  但很快,他就冷靜下來,他知道,這次能夠取勝,運氣占了大半,若是真正和雪妍對抗,自己或許能夠逃命,但絕對不是她的對手了。
  畢竟,這可是地仙,不是修士了,儼然已傲立在人間界的巔峰,以他目前的實力,也很難做到跨境界戰勝對手。
  不過這一戰,卻令他認清了自己的實力,心中很期待,當自己掌握出七倍、八倍、九倍……乃至于十倍以上戰力時,是否就能輕松戰勝一名地仙強者了?
  “留她一命?”
  阿秀惘然,旋即興奮道:“喂,你該不會是想蓄奴吧?唔,肯定是這樣,這純血的九尾狐可是最妖嬈的,也頗為罕見,乃是很多大人物夢寐以求的獵艷目標,我二伯搜集了不少漂亮的奴仆,就差一個純血九尾狐了,可惜這頭九尾狐實力太弱,我二伯肯定看不上的……”
  此言一出,一瞬間,包括陳汐在內的所有人頓時石化,這少女的思路……簡直是天馬行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