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736 玄姹九罡身

凄厲的尖叫聲在回蕩,令不朽靈山眾人無不面色一變。
  太快了!
  從交戰之初,到現在,才不過一個呼吸的時間,方靖略就被掰斷右手,五指骨骼爆碎,這簡直讓他們差點沒反應過來。
  “找死!”
  方靖略神色扭曲,大吼出聲,周身真元如怒潮般轟鳴,綻放五色神光,左手如天神巨斧掄起,直接朝陳汐腦袋劈斬而下。
  他竟然不顧右手被廢,直接要和陳汐近身相拼,狠辣果決,好不拖泥帶水,可見其能修行到今天這一步,也絕非單純的運氣使然。
  砰!
  陳汐反手一巴掌,符紋流竄,不僅抵消掉這一擊,還順勢直接抽打在對手臉頰上,直接將其狠狠抽飛了出去,口鼻噴血,腮幫紅腫,牙齒都飛落幾顆。
  這一幕,又看得四周眾人一驚,陳汐的動作太輕松了,簡簡單單,毫無花哨,偏偏就像著無與倫比的力量,摧枯拉朽,勢如破竹,讓對手根本沒有任何阻擋的余地!
  這該有多恐怖的修為才能做到這一步?
  不朽靈山那邊,眾人的臉色變幻不定,一個個都不敢置信,在他們這些人中,方靖略的實力絕對數一數二,如今,居然連還手抵抗的余地都沒有,這讓他們如何接受得了?
  他們是誰?
  是隱世圣土中,不朽靈山的弟子!
  無論是師門道統,還是身份背景,都超然于世間,底蘊恐怖的嚇人。
  他們這些人,作為第一批入世的弟子,一個個都是宗門中的天之驕子,修為卓絕,實力驚艷,被師門長輩寄予厚望,
  在他們看來,什么十大仙門、魔門六脈,都遠遠不如自己,并且以實力而論,自己等人足以橫掃整個玄寰域的同輩修士,傲視群雄了。
  事實也的確如此,他們進入九華劍派,受到了最為隆重的款待,方靖略出場,更是狠狠教訓了對方一名出言不遜的弟子,這一切,都讓他們的自信心愈發膨脹。
  然而,他們卻萬萬都沒有料到,面對陳汐,方靖略居然會敗的如此之快,簡直像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般!
  只有百里公主和一眾地仙老祖,神色依舊鎮定,只不過他們望向試劍臺那凝重的目光卻表明,他們的內心并不像表面那樣平靜。
  ……
  噗!
  試劍臺上,方靖略連連咳血,披頭散發,右手像雞爪似的扭曲一團,衣衫染血,和之前那高傲囂張的模樣簡直判若兩人。
  被人捏碎右手,又被狠狠掄了一記響亮耳光,讓他的自尊心遭受到了巨大的打擊,感到一種深深的恥辱。
  他氣得快要發瘋,他擁有五行之體,擁有成為蓋世帝王的潛質,天賦超群,一路修行至今,無不順風順水,哪曾遭受過這等羞辱?
  “該死!你該死!!”
  方靖略怒吼起身,狀若癲狂,手一虛抓,嗡的一聲,一道裂縫從空中出現,一口造型古樸的劍器出現。
  這口劍器,筆直如尺,古樸浩然,去上烙印著一幅幅圖案,有山川草木、日月星辰,有人道教化、漁牧農耕!
  一握住此劍,那方靖略整個人的氣質都為之一變,面容威儀,猶若一尊上古帝王賢君臨世,口銜日月,掌握乾坤,煌煌浩大。
  尤為驚人的是,他那被廢掉的右手,居然瞬息就愈合,恢復如初了!整個人的氣勢比之前強盛了一倍不止。
  “乾皇道劍!”
  “方師兄瘋了!這可是真正的仙器,太古圣人乾皇留下的一口道劍,其內蘊含圣賢大道、皇道之氣,一經施展,就是不死不休之局啊!”
  “無須擔心,在場有一眾地仙強者坐鎮,不會發生人命的,最多也是陳汐主動認輸,乖乖退出試劍臺。”
  見到方靖略祭出這一口壓箱底寶物,那些不朽靈山的弟子一個個震驚出聲。
  這口乾皇道劍,乃是一件太古時期流傳下來的仙器,傳聞是太古圣人乾皇的佩劍,雖然其內器靈泯滅,可威力依舊強大的出奇,不亞于一件仙器。
  若非此劍的器靈再難重生,根本就不會落入方靖略之手,畢竟,這等瑰寶,也只有地仙甚至天仙方才能發揮其全部威力。
  不朽靈山這邊一個個松了口氣,九華劍派那邊卻又緊張起來,畢竟,那方靖略手中的那口劍器,威勢太過浩大,太不同尋常了,連烈鵬長老都感到一絲心驚,就更別說常樂、龍振北那些弟子了。
  “泱泱宙宇,煌煌洪荒,劍鋒所及,開土裂疆……”
  試劍臺上,方靖略手持乾皇道劍,自喉嚨深處,發出了一連串浩大至高的音符,震蕩而出,猶若圣人教化天地發出的呼喚,又像君王下達的詔令,令人心悸。
  他眸光如電,氣度沉凝巍峨,一劍劈斬而出。
  轟!
  圣光如雨,劍勢浩瀚,一瞬間,陳汐就感覺到,一股鋪天蓋地的力量,全部籠罩住了自己,這股力量沒有任何殺意,而是包含著勇氣、仁愛、智慧等等圣人氣息,浩大至陽。
  面對這一道劍勢,陳汐感覺到,自己似乎面對一尊圣人,因為這一劍之中,全都是圣人的意念、氣息!
  換句話說,這是一種圣道!一種只有圣人掌握的大道奧義!
  但此時,他卻顧不得多想,心中郁積的憤怒和殺機早已蠢蠢欲動,哪會顧忌其他?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他探手一抓,拎著一柄血劍,劍鋒倒轉,攪動陰陽,若星河漩渦倒卷而出!
  轟!
  這一劍甫一橫空,天地都色變,血光貫空,濃稠的殺意像鮮血般傾瀉,其中更傳出一陣陣悲呼哭嚎之音,悲慟無比,驚動八荒。
  “咦!這是……”百里公主似看出什么,自進入試劍大殿以來,臉色第一次微微變化,驚疑不定。
  “這似乎是……圣人的哭泣?”烈鵬眸光爆綻,若冷電流竄,牢牢鎖定在陳汐手中那一柄血劍上,神色同樣驚疑。
  不止是他們兩人,在場所有人,都從這血劍中感受到一種心悸,一種悲痛,一種圣人不死大盜不止的慘烈意蘊。
  砰!
  圣光巍峨,血氣直沖斗霄,兩者交鋒,爆發無量光!
  這一剎那,整個試劍大殿都被震動,無匹的劍意在沖撞,像圣人在發怒,聲勢駭人到了極致,令得在場眾人都睜大了眼睛,唯恐錯過任何細節。
  砰砰砰……
  乾皇道劍和血劍碰撞,被方靖略和陳汐施展到極致,各種大道奧義飛灑,直殺得日月無光,虛空爆碎,一片混亂。
  若非試劍臺乃是由九華劍派的先賢耗費**力,以天外黑母晶巖鑄就,更被布下重重厲害禁制,恐怕整座大殿都早就被毀掉了。
  那等聲勢,太過恐怖!
  一個若圣人出世,君王駕臨,劍意所及,處處都是智慧、仁愛、勇氣等浩大煌煌的氣象,另一個卻是血光沖霄,殺意濃稠慘烈,仿似欲要弒神誅圣,殺盡天下圣人!
  且不提兩人修為的對拼,光是這兩口劍器之間的碰撞,都讓大殿眾人心神搖曳,心生一抹驚濤駭浪,無法平復。
  “誅——圣——禁——劍!”百里公主眸光變幻不定,最終,那豐潤柔軟的紅唇中,艱難地吐出幾個字。
  與此同時,烈鵬長老也認出了陳汐手中那口血劍,渾身一僵,喃喃道:“這柄劍,不是在萬年前,和那睚眥一族的老家伙一起遺失在了蒼梧秘境么……”
  誅圣禁劍!
  傳聞,此劍在太古年間,曾弒殺無數圣人,血滿大地,染紅青天,當時,曾下了七天七夜的圣人血雨,億萬眾生都能聽到那一陣陣圣人的悲呼,震驚太古,撼動整個三界!
  后來,此劍被一位至尊大能者封印,無數歲月不曾現世,而此劍所造成的殺戮,以及那恐怖的力量,也成了一種禁忌,人人談而色變。
  直至萬年前,此劍才被睚眥一族的長老尋覓到,震驚天下,成了睚眥一族的圣器,但可惜不久之后,這柄劍就和那一位睚眥族長老一起,齊齊消失在了蒼梧秘境之中,令無數世人扼腕嘆息不已。
  而如今,這柄充滿傳奇色彩的禁忌之劍,居然出現在了陳汐手中,這讓烈鵬長老如何不吃驚?
  砰!
  就在此時,試劍臺上,方靖略如遭雷擊,整個人倒飛出去,手中的乾皇道劍,更是嗡的一聲哀鳴,鉆入虛空,消失不見。
  “你……你……手中是什么劍!”方靖略咳血,臉色蒼白,驚恐尖叫不已,他萬萬沒想到,自己憑借乾皇道劍,居然都奈何不得陳汐!
  陳汐沒有回答,他神色漠然、冰冷、手拎血劍,宛如行走黑暗和血腥之中的王,眸光一閃,一縷熾盛符光暴掠而去。
  嗤!
  方靖略只覺雙眸一陣刺痛,如被利劍重創,眼前再看不到東西,忍不住啊的一聲凄聲叫了出來。
  “你居然敢毀我眼睛,我要殺了你!殺了你!”方靖略驚恐,發出凄厲的慘呼,雙手捂住眼睛,嘶吼連連。
  陳汐漠然,唇中只輕輕吐出幾個字:“認輸,否則死!”
  冰冷,肅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