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739 百里嫣

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以及兄弟舊夢失的3666打賞捧場和大盟主四周兄的100000的打賞捧場!
  ————
  陸平神色微微一變,便即恢復如初,古井不波。
  不得不說,此人的道心修為,實在是可怕,寧靜到極致,也沉凝到極致,大有一種任爾東西南北風,我自巋然不動的氣勢。
  轟!
  面對陳汐這恐怖一擊,陸平毫不遲疑地揮劍而上,變幻出無數空靈清色的不朽劍意,化作不朽之山、不朽之柱、不朽之碑……一連斬出,好像太古不朽劍皇,劍意貫空,到處都是煌煌而不朽的宏大異象。
  但是陳汐手中血劍一轉,滔滔符文之力,化作一片無涯無垠的黃濁之海,無數熾盛符文在其中運轉,一股股恐怖的力量在其中醞釀、呼嘯。
  這片符文海洋一出,猶若能鎮壓諸神,沉淪天地!
  仿佛什么諸神圣人、帝王將相,什么蓋世魔主、邪道巨擘……若敢違逆陳汐心意,就是仙魔佛圣中的主宰,也要被鎮壓、沉淪!
  大道奧義——沉淪!
  轟隆!
  不朽和沉淪交鋒,整個試劍臺每一寸虛空都爆碎混亂,崩塌毀滅,陷入一種可怖的力量亂流之中。
  那等情景,仿若末日降臨,大劫橫生,試劍臺上密布的重重可怖禁制都被徹底激發,綻放出無量光,死死抵抗著這股毀滅力量的沖擊。
  即便如此,依舊令得整座試劍大殿都劇烈搖晃起來,案牘之上,酒水飛灑,茶盞崩碎,四周眾人,無論是九華劍派一方,還是不朽靈山一方,皆都駭然失色,霍然起身。
  這一擊之威,若發生在外界,足以湮滅九萬里山河了!
  下一刻——
  噗!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注視下,就看到陸平被震得凌空飛了起來,口中鮮血狂噴!
  唰!
  一道影子,直接出現在陸平飛起的地方,正是陳汐,他探手一拍,又是一掌轟在陸平背上,直接鎮壓在地,無論如何掙扎,都再也動彈不得。
  空中,再次傳出陳汐那冰冷漠然的聲音:“你敗了!”
  一瞬間,大殿皆驚!
  一位來自不朽靈山的頂尖強者,一位掌握不朽奧義的無上驕子,居然被陳汐幾個呼吸之內,打得凌空飛起,而后直接被鎮壓在地了!
  這是何等的兇殘?
  何等的剽悍?
  這一系列的變故發生的如此之快,誰都沒有想到,比那方靖略還要驚艷,被百里公主都寄予厚望的陸平,居然會敗的如此之快!
  “媽呀!這還是人嗎!”
  “怎么會這樣,我是不是在做夢,陳汐師弟的實力,簡直是匪夷所思!”
  “太快了!電光火石,光陰流逝,剎那之間,便已分出勝負,動用全力的陳汐師弟,簡直已是同輩之中的至尊,無敵于天下!”
  那些九華劍派的核心種子弟子,皆都目瞪口呆,快要瘋掉,以他們道心的堅韌,連“媽呀”都叫了出來,可見其心情有多么的震撼了,已經令他們道心都失守,情緒波動異常,和普通上也沒什么區別了。
  沈瑯琊都腦袋一陣發懵,差點咬住自己舌頭。
  他本來以為,在神華峰核心種子之中,憑借自己剛晉級的九倍戰力,足以傲視群雄,冠絕群倫了,但是卻萬沒想到,陳汐比他還要兇猛,揮袖之間,不僅把他震飛出試劍臺,隨后更是直接把陸平都鎮壓了!
  這種修為,誰人能敵?
  同輩之中,又有誰是其對手?
  陸平,不朽靈山年輕一輩的頂尖人物,更悟出不朽奧義,如果真正對決起來,沈瑯琊覺得,自己勝負不過五五之數,依仗著一兩門秘法,可以稍占上風,但是要說徹底鎮壓對方,根本不可能。
  更別說是這樣輕松如意,一劍碾壓對手了!
  按照沈瑯琊的認知,能夠一劍打敗陸平的存在,已經不是冥化境修士能做到,只有地仙老祖,才能夠有如此修為。
  “以沉淪直接鎮壓不朽,難得的是連戰力上,也徹底碾壓那陸平一頭,陳汐此子,簡直是一個怪胎啊!”
  烈鵬長老等一眾地仙老祖,眼光要更為毒辣,一眼就看出,陳汐那一劍之中所蘊含的力量有多恐怖。
  他凌厲、霸道、強橫、睥睨,完全展現出了同輩之中至尊王者才有的風采,氣勢如虹,殺伐果決,簡直讓烈鵬等人不敢相信,這世間竟會有如此絕艷的弟子!
  這也由不得他們不驚訝。
  因為他們都感覺得到,陳汐那一剎那爆發出來的全部力量,連他們都感到一種心悸,甚至懷疑,陳汐如今的修為,甚至能跨境界和地仙作戰了!
  其實他們并不知道,他們的猜測已是**不離十。
  現如今的陳汐,目光早已超出同輩,放眼在了老一輩強者身上,和地仙強者雪妍對決,就是一場最為直接的案例。
  當時,若非雪妍施展出可怕的玄姹九罡身,陳汐甚至不用冒險,就能和雪妍拼個不相上下,又怎可能是方靖略、陸平這些人能比擬的?
  總之,陳汐如今的修為,雖只有六倍戰力,但是自從以五尊神箓為根基,重塑混洞世界之后,其修為早已超出同輩眾人了,唯一所欠缺的,就是還有數種大道奧義還未臻至圓滿,否則早已一躍成為同輩之中的至尊級存在了!
  “什么!這……”
  這時候,不朽靈山的一干人也瞠目結舌,面色劇變,個個如遭雷擊,不知所措。
  倒是那百里公主第一個清醒,站立當場,目光死死盯著試劍臺上那一道峻拔若孤峻山峰般的身影,神色冷峻而凌厲,渾身都彌散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氣勢。
  她同樣沒想到陸平會敗,更萬萬沒想到,陳汐的戰斗力居然超出了她的所有預估,這一切的沒想到,讓她猛地認識到一個問題,似乎從一開始,自己等人都有點小覷十大仙門中的弟子了……
  她眸光凝重,透著一抹沉思,更有一抹決然,似乎做出了什么決定。
  ……
  噗!
  試劍臺上,陸平臉色蒼白幾欲透明,猛地又噴出一口血來,渾身清色神輝流轉,泛著不朽的氣息,兀自要掙扎起來。
  哪怕被鎮壓,他神色依舊平靜如波瀾不驚的湖水,堅凝若碣石,如同那不朽奧義,似乎世間任何事物都無法撼動其心魄。
  然而,令他絕望的是,無論他如何掙扎,哪怕是施展亙古長存而不朽的秘法,也無法掙脫陳汐的鎮壓。
  那是一種恐怖的力量,仿似能鎮壓諸神,沉淪萬物,即便不朽,也要被沉淪,那是一種大道奧義之間的對碰,并無高下之分。
  因為他很清楚,還是自己的修為差了對方一籌,方才會令自己的“不朽奧義”蒙羞。
  “沉淪,想不到你竟然掌握了幽冥中的三大至高奧義之一,我認輸。”陸平突然放棄掙扎,神色平靜說道。
  光從外表來看,很難看出,這種平靜會出現在一個失敗之人身上,竟是沒有一點沮喪、驚疑、慌亂……
  陳汐深深望了這陸平一眼,便即收手。
  “陸平師兄他……主動認輸了……”見到這一幕,那些不朽靈山的弟子徹底死心,一個個失魂落魄。
  他們來自隱世圣土不朽靈山,充滿傳奇,超然物外,以前雖未曾現世,可玄寰大世界上,依舊流傳著有關他們的傳說,為人們所崇慕。
  可如今,卻在九華劍派之中連遭碰壁,連被寄予厚望的陸平也都不敵對手,這對他們的信心和斗志都是一種沉重無比的打擊。
  而九華劍派那邊,則一個個喜形于色,振奮不已。
  “還有誰?”試劍臺上,陳汐開口,他身姿峻拔,面容清俊,氣質飄然出塵,一言一語儼然流露出一種王者風范。
  還有誰?
  這句話是如此的霸道睥睨,可聽在那些不朽靈山弟子耳中,卻是如此的囂張不可一世,令他們都咬了咬牙,暗暗握緊了拳頭。
  百里公主皺了皺眉,突然揮手道:“不用比了,這一次切磋,就到這里為止吧。”
  說著,她衣袖一甩,一抹清色虹光飛射而出,直接落入了烈鵬長老說中,“愿賭服輸,這是《不朽道經》,七天之后,我會派人來取回。”
  話畢,她抬眼再次深深望了陳汐一眼,便即轉身,帶著不朽靈山眾人,轉身離開。
  “來人,送不朽靈山的道友離開!”
  烈鵬長老吩咐完畢,再忍不住暢快笑出了聲。
  ……
  原來,早在切磋之前,烈鵬和那百里公主就達成一個驚天賭約。
  如果九華劍派的弟子在切磋中輸掉,就允許不朽靈山的弟子前往九華劍派核心重地,登臨蓮臺,參悟妙法。
  反之,百里公主則會交出《不朽道經》,供九華劍派參悟。
  這絕對是一個大手筆賭約,賭注各自是兩大勢力最至高的道法傳承,也怪不得烈鵬會如此緊張,陳汐剛回來,就被他火急火燎召喚了回來。
  如今,終于大局落定,試劍大殿內氣氛頓時變得輕松之極。
  倒是沈瑯琊一臉失落,本來,他應該是這一場切磋中的主角,現在卻完全淪為配角,晉升九倍戰力的光芒,完完全全被陳汐掩蓋住。
  所有人都對陳汐投射過去了崇敬、敬服的眼神,而對他卻只有憐惜、甚至是同情……這讓他心中惱火之余,也不由憑生一股既生瑜何生亮的惆悵無力感來。
  而在他沉思之際,大殿內眾人的目光都早已落在了烈鵬身上,落在了他手中那一卷彌散不朽清輝的書卷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