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740 五行之體

陳汐這般動作,明顯像敷衍似的,頓時引起了那些不朽靈山弟子的不滿。
  “大鬧蒼梧秘境,怒斬燕十三,的確是非常了不起,勉勉強強稱得上十大仙門中的天才,但是對于我們不朽靈山來說,就稀松平常了。”
  突然之間,在那百里公主麾下盤坐的一個年輕男子開口,神色倨傲,臉上盡是不屑之色。
  此話一出,試劍大殿內的氣氛頓時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那些九華劍派的弟子皆都露出不悅之色,這家伙怎么說話的?怒斬燕十三都算稀松平常?明顯就是挑釁!
  只有陳汐,神色淡然,低頭不語,正在沉思,該如何狠狠收拾岳池一頓,至于那名弟子的挑釁,他根本不放在眼中。
  如今,他的目光早已超出同輩,放眼在了老一輩強者身上,除非是耀眼無比的絕世妖孽,其他人已很難能進入他的法眼。
  這不是自傲,而是境界和實力得到蛻變之后,所擁有的自信和底蘊,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整天和一些跳蚤小丑計較,反而辱沒了自己的身份。
  “哼,不朽靈山又有什么了不起?道統雖強,門中弟子若是不堪,那可就貽笑大方了。”云野冷冷開口。
  他一襲水藍色道袍,面容溫潤俊美,眉宇英氣逼人,此時突然開口,令得大殿中的氣氛愈發劍拔弩張起來。
  百里公主含笑,神色波瀾不驚。
  烈鵬長老也捻須而笑,似對四周一切恍然未覺。
  一看到他們這般神態,在場眾人立刻就明白,這是默許了這種挑釁啊,或許,這也是一種另類的鼓勵,鼓勵雙方的弟子切磋一番,分出個高下……
  果然,下一刻,那之前開口的不朽靈山弟子站立起來,雙眸冷厲,宛如刀劍般,直接掃視向云野,唇邊噙著一抹冷笑:“這位師兄,你認為我不朽靈山的弟子不堪,不如咱們倆玩一玩?”
  說話時,他踏步而出,轟的一聲,下一刻,他渾身都彌散出一股琉璃的五色罡氣,金木水火土,映襯得他宛如一尊掌控五德的圣君般。
  “五行之體!”烈鵬長老眼眸一凝,看見這個年輕男子周身氣息,不由震驚開口。
  “什么?真是五行之體?這可是天地間最為強悍的先天靈體之一,天生掌控五行奧義,修習任何五行道法,都如魚得水,游刃有余!”
  “居然是擁有五行之體的人!”
  “這等體魄,曠世罕見,自古至今無不是應運而生的上天寵兒,此身號稱五行,凝聚周天五德,一經出世,莫不擁有蓋世帝王之潛質,沒有想到,實在沒想到,那不朽靈山中,還會誕生出這樣的妖孽來。”
  九華劍派的其他長老,也都暗暗吃驚不已,他們萬萬沒想到,在那百里公主麾下,隨便走出一個年輕人,居然就擁有罕見無比的五行之體。
  這種人,在九華劍派也難以尋覓出幾個,百萬人之中只怕也難覓出一個來!
  天地之間,尤其是一些秉承天運的洞天福地上,偶爾之間,會誕生出一些天賦異稟的妖孽天才,擁有各種不可思議之極的天賦,比如火罡之軀、千絕魔體、白帝金瞳、蒼霖血脈、玄靈古脈等等。
  這些天賦異稟的年輕人,只要不夭折,以后必然能成長為一方巨擘,因為他們秉承了上蒼的氣運,比起一般的修士不知道要強大多少倍。
  常樂、王重煥等幾位九華劍派天才,也都流露出凝重之色,這可是傳說中的“五行之體”,上天寵兒,云野又該如何反應?
  “五行之體?哼,很了不起嗎?”云野霍然起身,眼眸中猛地涌動出一片白金盛光,如刀似劍,散發出一股仿佛能破除一切邪魔障礙,切割萬物的鋒利感。
  白帝金瞳!
  這同樣是一種天賦異稟!
  這一下,輪到那些不朽靈山的一眾地仙老祖訝然了,同樣沒想到,這個敢口出狂言的小家伙也有這等天賦。
  “呵呵,白帝金瞳?可惜,擁有此天賦,天生也只能掌握金之大道而已,而我方靖略,則能掌控金木水火土五種大道奧義!你又拿什么和我比?”那自稱方靖略的年輕人雙臂抱胸,冷笑不已。
  “你只會耍嘴皮子嗎?”
  論及驕傲,云野一點也不比這方靖略差,寥寥一句話,配上他那淡漠驕傲的氣度,頓時令得那方靖略臉色一沉。
  “很好,那咱們就手底下見真章吧!”方靖略唇邊泛起一抹冷厲弧度。
  說著,他就要動手。
  “百里公主,你看……”烈鵬長老突然出聲,望向了百里嫣。
  “無妨,方師弟懂得分寸,切磋而已,不會下狠手的。”百里嫣淡淡揮手,話里話外都透著一股勝券在握的味道。
  令烈鵬也是唇角不易察覺地抽搐一下,心中騰起一團惱火,嘴上卻淡淡道:“也好,此次不朽靈山的高徒前來和我九華劍派交流,切磋一番也有利于彼此熟悉對方。”
  說著,他袖袍一揮,試劍大殿中央,那千丈范圍的鎏金地面上,驀地泛起無數禁制漣漪,熾盛耀眼,一座巨大擂臺,轟隆隆拔地而起!
  這座擂臺,漆黑猶若百煉精鋼澆筑而成,表面密布古樸符號,甚至還有一些暗紅色的血跡和一道道的森寒劍痕,甫一出現,就涌散出一股濃烈撲面的凌厲殺伐之氣。
  “這是試劍臺,乃是我九華劍派先賢試劍時,以大法力開辟的對決之地,通體由域外黑母晶巖鑄就,就是天仙在其中對決,也無法傷到試劍臺分毫。”
  烈鵬平靜說道:“你們二人,這就前往試劍臺切磋吧!”
  試劍臺!
  百里嫣和那些不朽靈山的眾人眼眸一瞇,皆看出了這座試劍臺的不凡之處,雖然是為對決所用,可其價值之大,一般的宗派根本就拿不出來!
  就是在不朽靈山之中,像眼前試劍臺這樣的寶物,也能稱得上珍稀了。
  嗖!嗖!
  沒有再多說,云野和方靖略齊齊跳上擂臺,遙遙對峙,雖未開始動手,但他們彼此之間,卻有一股無形恐怖的氣勢在空中相遇,而后相撞!
  砰砰砰……
  試劍臺上,被兩人的氣機驚擾,他們之間的一片虛空寸寸爆裂,發出一陣尖銳刺耳的爆音。
  氣勢驚人!
  一瞬間,就把大殿內所有的目光吸引了過去,這可是不朽靈山和九華劍派兩大勢力中最為頂尖的一對驕子之間的對決,誰輸誰贏,對雙方勢力都有著極大影響。
  就連陳汐,感受到試劍臺上那驚人的一幕,也不禁抬起眼眸,望了過去。
  之前,那方靖略出言不遜,挑釁于自己,他沒有在意,卻沒想到,云野居然會站出來,將這一茬給攔了下來。
  無論對方是為了幫自己也好,還是純粹是看不慣對方的囂張,這都讓陳汐對云野的印象改觀不少。
  “陳汐,你可總算回來了。”
  這時候,突然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陳汐抬眼一看,就見安薇和龍振北二人,不知何時,來到了自己身邊座位上。
  他的注意力,頓時就從擂臺上收了回來。
  “你這家伙,害我和安師妹苦苦擔心了好幾個月,真是過分啊!”龍振北佯怒道,唇邊卻盡是笑意,從蒼梧秘境回來之后,他和安薇一直在擔心陳汐的安危,如今終于見他回來,自然高興異常。
  陳汐歉然,和兩人解釋了一番。
  這時候,擂臺上的對決已經拉開帷幕,戰況驚人,引得四周一陣嘩然。
  “陳汐,這是你那仆人木奎讓我交給你的。”安薇突然將一塊玉簡遞了過來。
  陳汐一怔,拿在手中,略一翻閱,心中郁積的怒火和殺意又差點控制不住。
  玉簡內的內容很簡單,只是告訴陳汐,大師兄火莫勒等人離開宗門時,他和靈白并不知情,還以為是普通的宗門任務,所以也沒在意。
  誰知,后來他和靈白突然就遭到了岳池的襲殺,若非靈白見機的快,他們兩個差點就糟了毒手。
  如今,他和靈白都已離開九華劍派,在靈白的指點下前往一處寶庫中探尋寶物,以求提升實力,回來報仇,讓陳汐不用擔心。
  在玉簡最后,木奎又充滿愧疚自責地道歉一番,言稱自己沒能好好保護好火莫勒大師兄等人的安慰,心中著實不安,來日回來,一定向陳汐負荊請罪。
  靈白沒有在玉簡中留言,但陳汐能夠想到,驕傲之極的小靈白一定憤怒到了極致,恨到了極致,否則,以靈白的秉性,決不會選擇沉默。
  啪!
  玉簡被陳汐緊緊攥碎,他卻渾然不覺,只是目光中,卻有一種濃烈沸騰之極的殺意一閃即逝。
  岳池!
  又是這個該死的老東西!
  趁我不在,不僅對付火莫勒大師兄他們,居然還對靈白和木奎下毒手,簡直是要把自己趕盡殺絕啊!
  這一剎那,陳汐恨得幾乎想要拋棄理智,什么也不顧,直接殺上東華峰!
  一旁的安薇和龍振北敏銳察覺到陳汐的異樣,正待張嘴說些什么,便在此時,轟的一聲巨響,震蕩大殿。
  旋即,一道身影像斷了線的風箏似的,從試劍臺上橫飛而出,嘴中連連咳血,明顯遭受了重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