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741 蹬鼻子上臉

噗!
  那一道人影咳血不止,鮮紅的血沫飛灑。
  “云野師兄!”
  大殿中,九華劍派的一眾弟子驚呼,那一道落敗的身影,赫然是云野,這可是他們都萬萬沒想到的事情,戰斗至今,才不過盞茶功夫,云野竟然就此落敗了!
  唰!
  烈鵬長老臉色一變,身影一晃,就將云野抱住,不讓他墜地。
  “我的眼睛!我的白帝金瞳!”云野發出一聲驚怒的慘叫,全身都在發抖,雙眼緊閉,流出兩行血水。
  原來,這一場對決,那方靖略居然下狠手,重創了云野的眸子!
  烈鵬長老等人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面露怒容,白帝金瞳這等天賦異稟何其罕見,萬中無一,若云野雙眸就此被廢,只怕這一輩都毀了!
  “什么白帝金瞳,也敢來挑釁于我,這一次對決,只是讓你明白,什么叫禍從口出,有些人根本不是你能招惹的!”
  試劍臺上,方靖略雙臂抱胸,傲然而立,臉色閃過一絲濃濃的不屑:“諸位九華劍派的前輩不用擔心,我有分寸,不會將他那一對眸子徹底廢掉,只不過是給對方一個教訓罷了。”
  “放肆!我九華劍派的弟子,又豈是你能教訓的?”一位九華劍派的長老氣惱之下,不由怒聲呵斥。
  “這位前輩息怒,刀劍無眼,既然是切磋,自然免不了會受傷,我方師弟已經是留有余地了,否則的話,那后果可真不敢設想了。”一側,百里嫣一臉從容,淡淡開口,聲音不大,卻充斥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威儀。
  “哼!”那位長老冷哼了一聲,不再多說。
  對方是來自不朽靈山的貴客,就是身為九華劍派的長老,輕易也不敢去得罪,更何況,這一場對決,也的確是云野技不如人了。
  “好了,先將云野送下去療傷。”烈鵬揮袖,吩咐一名長老,帶著受傷的云野匆匆離開了試劍大殿。
  一下子,大殿內的氣氛變得有些沉悶起來。
  云野的落敗,無疑給在場九華劍派所有人心上蒙了一層陰影,士氣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打擊。
  而反觀不朽靈山那邊,則一個個抱臂冷笑,眼高于頂,輕松愜意,仿似剛才那一幕,都在他們的預料當中一樣。
  “方師弟,下來吧,你今天表現不錯。”百里公主笑吟吟朝那試劍臺上的方靖略說道。
  “公主稍等,我剛才只是熱了熱身,還想和九華劍派的各位師兄再玩一玩。”方靖略神態輕佻,哈哈大笑道。
  “哈哈,方師兄果然是好斗啊。”
  “嗯,方師兄一直感慨同輩之中難逢對手,好不容易逮住一次戰斗的機會,哪會就此錯過了。”
  “唔,也不知道九華劍派的高徒們敢不敢應戰了。”
  那些不朽靈山的弟子皆都議論不已,一派看熱鬧的戲謔模樣。
  這些聲音落入常樂、王重煥等九華劍派核心種子弟子耳中,卻是如此刺耳,刺激得他們一個個臉色鐵青,怒形于色。
  “既然這位不朽靈山的方師兄沒玩夠,那我龍振北倒是樂意與之好好切磋一番!”龍振北長身而起,冷冷說道。
  “你?”
  那方靖略上下打量了龍振北一眼,旋即唇邊泛起一抹不屑:“想和我方靖略對決,那也得有實力才行。”
  “你什么意思!?”龍振北沉聲道,臉色森然一片。
  方靖略卻是不答,神色輕松,目光一轉,在常樂、王重煥、洛倩蓉等人身上一掃,很快就落在了陳汐身上,當即探手一指:“陳汐,聽說你斬殺了燕十三,如今在玄寰域中的名氣如日中天,可敢與我一戰?”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都是一怔,皆都沒想到,方靖略不接受龍振北的應戰,而是直接把矛頭指向了陳汐!
  烈鵬長老眉頭一皺,卻并未阻止。
  常樂、王重煥等人卻是一臉復雜,方靖略此舉,簡直就是無視了他們的存在,看似驕狂傲慢,但何嘗不是對陳汐實力的一種認可?
  但很快,他們就收攏心神,把目光投向了陳汐,目光中隱隱有著一絲期待,是啊,如今陳汐之名震動八方,其實力又究竟達到了何種高度?
  這時候,大殿內的目光,皆都齊刷刷落在了陳汐身上,有質疑、有挑釁、有期待、有興奮,不一而足。
  然而,令所有人沒想到的是,在這種眾多目光注視下,陳汐恍若未聞一般,低頭不語,猶若泥塑雕像,也不知在想什么。
  只有安薇知道,陳汐此時的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在看了木奎留下的那一塊玉簡之后,他就像變了一個人般,渾身氣息都帶著一股令人心悸的冷意。
  她甚至能敏銳感受到,陳汐心中,似乎在極力壓抑著一股如巖漿般沸騰的憤怒、一股濃烈若實質的殺意。
  所以,此時見到這方靖略居然將矛頭指向了陳汐,她心中也是擔憂不已,陳汐這時候的狀態……適合戰斗嗎?
  大殿內,氣氛沉悶,陳汐一直沉默。
  漸漸地,那些不朽靈山的弟子不耐煩了,紛紛冷笑開口。
  “這小子莫不是被方師兄剛才的英武神姿嚇破了膽吧?”
  “誰知道呢,聽說現在的玄寰域中,不少天才都是濫竽充數,浪得虛名,就像紙老虎一般,一捅就破。”
  “是啊,他若是有能耐,只怕早已應戰了,哪還會拖延到現在?”
  議論聲雖小,可在場之人都是何等人物?自然是將這些聲音聽了個清清楚楚,一瞬間,烈鵬長老和那些弟子們的臉色又難看許多。
  陳汐到底怎么了?
  這種狀態可著實有些古怪……
  眾人皺眉,皆都擔憂不已,本以為陳汐的出現,無疑是多了一個強有力的依仗,哪曾想到竟會發生這樣一幕?
  “陳汐!”
  試劍臺上,方靖略一臉不耐,冷笑道:“你若不敢應戰,就趕緊向我認輸,承認不如我方靖略,不要耽誤大家的時間!”
  這一聲大喝,已被他用上了一絲真元,猶若雷霆般,直接在陳汐耳畔炸響。
  在眾人目光注視下,原本沉默不語的陳汐霍然抬頭,一對冰冷得沒有一絲感情的眸子,映入了每個人視野中。
  僅僅一瞬間,所有人心中都是一突,好嚇人的殺意!
  安薇距離陳汐最近,她清晰察覺到,在陳汐那平靜淡漠的目光之下,隱藏著何等暴戾肆虐的殺機,簡直猶若兩團風暴漩渦在其中呼嘯,驚人之極。
  “哈哈,你終于敢抬頭面對我了?倒還算有些骨氣。”方靖略甫一對上陳汐那毫無感情的眸子,也是一怔,旋即唇邊泛起一抹冷笑。
  “聒噪!”
  轟!
  寥寥兩個字,卻仿若至高無上的大道雷音,轟隆徹響試劍大殿,令得虛空都如同受驚的漣漪般,劇烈滾動起來。
  一些弟子措不及防,被雷音灌耳,震得心神一顫,氣血都翻滾不休,差點從座位上跳起來。
  好可怕!
  眾人心神搖曳,眼前一花,就看見陳汐那峻拔的身影,不知何時已出現在試劍臺上,背脊如槍,衣衫獵獵,濃密烏黑的長發飛舞,清俊的面容冰冷漠然,一對深邃如若星空的眸子,更是沒有任何感情。
  一股無法形容的肅殺之氣,在其身體四周轟鳴,映襯得他宛如從煉獄之中走出的殺神,趟著尸山血海而來!
  感受到這可怖的氣勢,大殿眾人無不臉色一變。
  試劍臺上,方靖略也是眼眸一縮,旋即,他周身爆發五色光霞,五行循環,形成一個彩虹似的神環,繚繞不休,這才感覺渾身一陣輕松。
  然而,還不等他動作,一只大手橫空而至,五指粗大如神柱,每一寸紋理都由無數熾盛的玄奧符文組成,浩瀚巍峨、有一種鎮殺萬物,碾碎乾坤的恐怖氣勢。
  “五行循環,玄機衍變,五元五德,生生不息!”
  感受到這一掌之力的恐怖,方靖略面色大變,腳踏虛空,雙手連連劃動,施展出一種蘊含金木水火土五種大道奧義的恐怖道法,凝聚成一輪五色光輪,朝這一只大手劈斬而下!
  轟!
  兩者碰撞,猶若天崩地裂,十萬火山爆發,熾烈刺目的光霞轟然四散,撞在試劍臺四周的禁制上,爆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巨響。
  那等情景,直看得在場眾人神色又是一變,吃驚不已,就連他們,也都沒看清楚這一擊究竟孰優孰劣。
  “跳蚤小丑而已,本不想理會,偏偏蹬鼻子上臉,犯賤!?”一道淡漠冰冷的聲音從熾盛光芒中傳出。
  伴隨聲音,陳汐那峻拔的身影浮現,猶若一抹閃電,撕裂虛空,下一刻已抵達那方靖略身前,探手一抓,攥住了對方的右手!
  這一擊之快,簡直已達到駭人的地步,就是烈鵬那些地仙老祖,都看得眼眸一縮,暗暗心驚不已,陳汐這小家伙……果然剽悍啊!
  咔嚓!
  還沒等眾人回過神來,一陣刺耳的骨骼斷裂聲傳來,那方靖略的右手五指,居然被陳汐生生給捏碎了!
  “啊——!”一聲凄厲大叫傳出,右手五指被廢,扭曲成一團麻花,直疼得方靖略再忍不住凄厲尖叫起來。
  誰也沒有想到,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原本還驕傲囂張之極的方靖略,一個來自不朽靈山擁有五行之體的天之驕子,居然被廢掉了右手!
  這一擊之威,簡直是駭人聽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