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742 認輸否則死

陳靈鈞!
  這個名字對陳汐來說,是如此陌生,又是如此熟悉,熟悉是因為這個名字所代表的人物,正是他的親生父親。
  陌生是因為從他記事起,根本就未曾見過父親一面,也沒有一絲有關父親的印象也沒有,甚至,他還是在半年前才知道,自己父親的名字叫陳靈鈞!
  原本陳汐只以為,父親是個極為普通的人物,生于松煙城,在小世界之中偏安一隅,可后來隨著他修為越高,見識越廣,他隱約感覺到,父親并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普通。
  父親若是普通,如何能結識出身于神秘大家族左丘氏的母親左丘雪?
  父親若是普通,又如何能認識白婉晴這樣出身紫荊白家的名門閨秀?
  這一切,都顯得那么不同尋常。
  直至此時,當聽到這位懷抱黑貓的老者,也開口說出“陳靈鈞”三字,陳汐心中之震駭也就可想而知,如遭雷擊。
  老者氣質普通,人卻不普通,在九華劍派的地位超然物外,連柳瘋子見到他都畢恭畢敬,絕對是一尊神秘莫測的老古董。
  連這等人物,都認得父親,陳汐又如何能保持鎮定?
  第一次,陳汐對父親陳靈鈞產生了無比強烈的好奇,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在陳汐思緒如飛之際,老者已是緩緩開口,聲音低沉而溫和,帶著一種令人心靜的力量,在敘述一段往事。
  “三百年前,玄寰域中召開妙華盛會,這一場盛會,只有各方勢力最頂尖的大人物才能參與,當時,總計有三十七位修為通天的大人物匯聚于羽化圣地。”
  “主持盛會的是羽化圣地的掌教——妙云機。”
  “這場盛會的目的很簡單,只為謀取一件圣物星辰洞府。”
  “傳說這座星辰洞府,乃是百萬年前一尊登臨大道極致的大能者所留,其內不僅有這位大能者的無上傳承,還有著一件最為神秘的至寶,河圖。”
  “你大概也聽說過河圖,憑借它,諸多太古神魔領悟出屬于自己的道途,窺察天機,掌控大道奧義,登臨道之極致!”
  “也正因此,河圖每一次出現,無不伴隨著腥風血雨,令得三界動蕩,六道不安,無論仙界、人間界、還是幽冥界,諸多大能者紛紛廝殺爭奪,那宛如末日般的情景,已經和真正的三界浩劫沒什么區別了。”
  老者的語聲低沉,帶著一絲慨然娓娓道來。
  然而聽在陳汐耳中,卻令他心中又是一陣驚濤駭浪,想起了太多太多的往事。
  星辰洞府!
  這……不就是母親給自己所留的玉墜洞府嗎?
  在那里,自己第一次見到了母親左丘雪所留的精神烙印,第一次見到了季禺前輩,第一次擁有了伏羲神像,第一次開始煉體……
  可以說,那是他命運的轉折點,也是從那時起,他才開始走上一條和以往都不一樣的道途。
  而至寶河圖,陳汐就更熟悉了!
  現如今,他已擁有了四塊河圖碎片,一塊來自南蠻深山玄磁峰之下,一塊來自神秘“小師姐”的饋贈,一塊來自大楚王朝錦繡城道武之境內的祭臺中。
  這三塊河圖碎片,如今早已融合為一塊,懸浮在識海之中,第四塊則是他從蒼梧秘境眾妙之地內獲得,被他一直存放在浮屠寶塔內,還未祭煉。
  并且按照他的推測,只有湊足九塊河圖碎片,才能組成一個完整的河圖!
  “百萬年前,河圖徹底消失,泯滅于歲月長河之中,三界諸多大能者苦苦尋覓,最終一無所獲,再加上那時爆發‘神魔之劫’,三界動蕩,也再無一人關心河圖的下落。”
  “可不知為何,在三百年前,羽化圣地的掌教妙云機,偶得一消息,北冥海上,有一座星辰洞府現世,其內藏有河圖的下落,所以召開妙華盛會,廣邀同道,欲要攜手,一起去探尋這一場大機緣。”
  “由于此事涉及到至寶河圖,一旦泄露,必然會引起三界動蕩,所以,當時參與盛會者,只有三十七位功高蓋世的大能者。”
  “可誰也沒料到,當他們一行人抵達北冥海時,卻碰上了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
  說到這,老者突然住口,瞥了身旁的陳汐一眼:“你大概也猜到,那兩人是誰了?”
  陳汐點頭,心中卻是復雜到了極致,他甚至能猜到,那妙云機等人,肯定沒能獲得星辰洞府,最終鎩羽而歸……
  “不錯,那正是你的父親陳靈鈞和左丘雪。”老者提及這兩個名字時,聲音中不自覺帶上一抹感慨復雜之色。
  “當時,星辰洞府被你母親左丘雪所獲得,引起妙云機等人震怒,本欲要聯手將它奪回來,誰曾想,這三十八位修為通天的大人物,卻不敵你母親一人。”
  陳汐愣了愣,原來,當年為獲得星辰洞府,母親還曾遭到了圍攻……
  這讓他又是憤怒,又是震驚,當時參與妙華盛會的,可是玄寰大世界之中最為頂尖的三十多位頂尖大人物,卻不敵母親一個人?
  那她當年的修為又該有多高?
  天仙?
  或者,更在天仙之上?
  “你母親的來歷很神秘,來自上界左丘氏,那是一個誰都無法了解到的神秘家族,但是,這一切妙云機等人并不清楚,否則也絕不敢擅自動手了。”
  老者眼眸眺望著遠處蒼穹,深邃浩渺,帶著一抹追憶:“當時,妙云機等人落敗,重傷垂死,關鍵時刻,還是你父親陳靈鈞出面,讓你母親放過了所有人。”
  “妙云機等人感激你父親恩情,無不保證,絕不泄露此消息,可最終……”說到這,老者忍不住嘆了口氣。
  陳汐目光微瞇:“最終還是被泄露出去了?”
  “不錯。”
  老者點了點頭,并沒有否認:“再后來,你父母遭到了一股神秘力量的追殺,重傷之下,不知所蹤,整個玄寰域都再也尋覓不到兩人的蹤影。”
  陳汐突然問道:“那件事發生在多少年前?”
  老者沉吟道:“大概在百年前吧,具體時間誰也不清楚。”
  陳汐怔怔,陷入沉思。
  “不過,我卻記得極為清楚,在六十年前,你父親突然現身,只身前往血羅魔宗,斬殺其宗主王飛橋,而后進入隱世秘土,抵達羽化圣地,就此消失不見。”
  老者緩緩說道:“那血羅魔宗宗主王飛橋,就是當年泄露消息之人,若非他身死,世間還無人得知,你父親陳靈鈞居然重現玄寰域了。”
  陳汐沉默不語,心中卻在飛快推演。
  百年前,父母重傷,消失于玄寰域,必然是回到了家鄉松煙城,后來就有了自己和弟弟,也就是在弟弟剛出生,母親被左丘氏的大人物抓走,而父親也再次失蹤了……
  六十年前,父親重現玄寰域,恰好和父親失蹤的時間大致吻合,而那時,自己也才只三四歲而已……
  之前,陳汐并不確定自己的推測是否正確,但老者接下來的話,卻進一步印證了他的推測,讓他終于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三百年前,父母出現在北冥海,獲得星辰洞府,擊敗欲要搶奪洞府的妙云機等人,而后這消息不知被誰泄露,父母二人引起了左丘氏的追殺,逃回松煙城。
  然而,在弟弟陳昊出生之后,左丘氏的力量重新出現在松煙城,帶走母親左丘雪,父親陳靈鈞心生憤怒,追至玄寰域,卻再也追不上母親,于是折身前往血羅魔宗,斬殺其宗主王飛橋泄憤。
  至于父親又為了什么前往羽化圣地,陳汐卻是再推演不出。
  老者告訴了他答案,“羽化圣地內,有著一條通往仙界的門戶,你父親正是要借助此門戶前往仙界。”
  什么!?
  通往仙界?
  陳汐心中猛地一驚,這也太過駭人聽聞,修士尋仙問道,無不為了在最后一步舉霞飛升,進入那仙界之中,
  可從沒聽說過,這人間界之中,居然不用舉霞飛升,就可以通過一道門戶,前往仙界之中。這若是真的,修士修行還有什么意義?
  老者似看破了陳汐心思,搖頭道:“你想錯了,那一道門戶的存在是一個禁忌,危險之極,就是羽化圣地內的大能者,除非逼不得已,也絕不敢貿然踏入那一道門戶之中。”
  “但是你父親卻不得不選擇這一道門戶前往仙界,至于原因,等你真正開始觸碰天道法則,就會明白,你父親的存在,已經被天道法則視作異端、罪人,不僅一輩子不可能踏入仙界,甚至只要被天道法則察覺,就會遭受滅頂之災。”
  異端?罪人?
  陳汐渾身一僵,猛地就想起了季禺曾說,他同樣也是一個三界罪人,被天道法則所不容,所以只能留在小世界,才不會被天道法則察覺。
  如今,自己的父親居然也被天道法則視作罪人,這讓陳汐腦袋都有些發懵,心中卻是不可抑制地冒出一個念頭:這一切,該不會都是左丘氏做的手腳吧?
  一想到這,他渾身都不禁發冷,因為這個猜測結果太過驚人,若是真的,那就代表左丘氏的存在,居然已達到了操縱天道法則的地步!
  這……又該是何等可怕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