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743 不朽奧義

陳汐深吸一口氣,按捺下心中的各種情緒,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后問道:“前輩,我父親真的離開了嗎?”
  老者點頭:“前些日子剛離開,此次華庭前往羽化圣地祝壽,其實也是為了此事。”
  華庭,自然是九華劍派掌教溫華庭,陳汐已了解到,此次前往羽化圣地祝壽的,除了掌教溫華庭之外,還有其他十大仙門、魔門六脈的掌教。
  之前他還在奇怪,羽化圣地中又有誰有這么大面子,能讓如此多超級大勢力的掌教前往祝壽,原來卻是這個原因。
  明面上是祝壽,實則卻是為了自己父親!
  想到這,陳汐不禁怔然問道:“他們這是為何?”
  老者喟然,蒼老布滿皺紋的臉頰上浮起一抹復雜之色:“去還情,當年有太多人欠你父親一個天大的人情。華庭他們此去,也是凝聚所有人之力,幫你父親打開那一道通道。”
  說到這,老者又是一陣感慨:“修為越高,對因果就越是忌憚,換句話說,他們此次也是了結一段因果。”
  陳汐默然,有關因果、命格、機運之事,太過飄渺,他從來不曾過多關心,自然無關信奉不信奉,忌憚不忌憚。
  “這么說,我只有前往仙界才能見到父親了?”陳汐有些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若是早回到宗門幾天,是否可以和掌教一起,見到自己的父親?
  “不錯。”
  老者點頭:“不過這并不是重點,重點是,你這些日子,還是莫要外出了,安心呆在九華劍派,靜心修煉為好。”
  陳汐一愣,敏銳察覺到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直至離開真武峰,他依舊在沉思,老者為何要告訴自己這一切,又為何勸解自己不要外出……
  難道,有什么禍事正在外界等待自己嗎?
  陳汐搖頭,摒棄掉腦海雜念。
  這些事情太過錯做復雜,越想越感覺紛亂,倒不如不想,船到橋頭自然直,或許當自己真遇到這些事情,才能明白其中的糾葛。
  ……
  西華峰。
  當陳汐帶著蒙維、莫婭、以及少年們抵達時,這里卻是冷清一片,寂靜蕭索之極,仿似沒了生機般。
  沒了大師兄火莫勒那叮叮咚咚的打鐵聲,沒了二師兄盧生鼓奏琴瑟的天籟,沒了三師兄奕塵子棋盤落子的脆響,沒了四師兄段易揮毫書寫時的自得,沒了五師姐潑墨山水時的歡快……
  冷冷清清。
  陳汐沉默,一步步拾階而上,路途上,他看到一處處靈田遭受破壞,一座座的洞府被洗劫一空,靈藥、礦脈、珍禽、異獸……都呈現枯敗之勢。
  越走,陳汐臉色越是平靜,平靜中透著漠然和肅殺,眸子深處,縷縷怒火正在悄然發酵、蒸騰、翻滾。
  蒙維和莫婭面面相覷,感受到了陳汐心情的異樣。
  少年們也不再交談,抿著嘴,靜靜跟隨在陳汐身后。
  就連阿秀,也一改常態,靜靜走在隊伍后方,青裙翩躚,秀發如瀑,映襯得她宛若行走煙雨中的精靈,恬靜素美。
  “這里,以后就是大家的棲居之地。”
  陳汐立在洗劍池之畔,緩緩開口:“希望大家都把這里當做自己的家,安心修煉、努力奮斗,不要辜負了老祭司的期盼,也不要讓九幽部落之名沒落!”
  眾人神色皆是一肅,目光堅定而執著。
  一路從九幽之地離開,他們見識了這大世界的繁華和璀璨,也同樣見識了這里的血腥和殘酷,他們已不再是從前的九幽族人。
  他們的善良和淳樸,只會留給自己的族人,留給陳汐,而對待敵人,他們將會變作最為狠戾和無情的戰士!
  陳汐沒有再多說,囑咐蒙維和莫婭幫少年們安置居所之后,又讓阿秀看管好狐姬雪妍,就帶著大師兄火莫勒離開。
  ……
  火莫勒的傷勢已基本穩定,但想要愈合卻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
  從踏入西華峰那一刻,他已從沉睡中醒來,看到了西華峰那冷清蕭瑟的一切,一對虎目中盡是悲愴。
  此時,他被背在陳汐的背上,離開了西華峰。
  “小師弟,你要帶我去哪里?”火莫勒問道。
  陳汐沒有回答,而是問道:“大師兄,你覺得是誰將咱們西華峰糟蹋成哪樣子?”
  火莫勒不假思索,答道:“肯定是東華峰的人,前些日子,小師弟你消失不見,所有人都以為,你再無法從蒼梧秘境中活著回來了,再加上我和其他師弟師妹被騙得離開宗門,無人看守西華峰,東華峰弟子焉能不趁機搜刮一番?”
  話到最后,聲音中已帶上一股怒意。
  陳汐點頭道:“不錯,罪魁禍首必然是東華峰之人無疑。”
  火莫勒似乎突然明白什么,道:“小師弟,你該不會要帶我去東華峰吧?”
  陳汐笑了,笑容里卻沒有一點溫度,肅殺一片:“有仇必報,有怨抱怨,吃了咱們的,就得十倍吐出來!”
  說到這,陳汐扭頭,迎上大師兄火莫勒的目光,靜靜道:“大師兄,我帶你去殺人,可好?”
  火莫勒怔怔,狠狠點頭!
  一對虎目中,已盡是欣慰激動之色。
  ……
  陳汐歸來才只不到半天時間,除了看守山門的弟子,以及試劍大殿中的眾人,其他人都還不知道這個消息。
  畢竟,九華劍派實在太大了,光是西華峰所在的山系,都占地數十萬里,足以媲美一個小型國度了。
  此時的東華峰上,一眾弟子剛修煉完畢,正在練武場上聊天。
  “按我說,既然陳汐死了,如今的西華峰又沒一個人影,咱們就應該分出一部分弟子,前往西華峰修行,否則那可就太暴殄天物了。”
  “可不是嘛,咱們東華峰數千弟子,卻只有百余座洞天福地,根本就不夠分的,可那西華峰寥寥五六人,卻霸占了如此多的資源,簡直是令人發指!”
  “不錯,荒廢也是荒廢,還不如交給咱們去經營管理,聽說上次經過咱們搜刮之后,西華峰上的靈田中又有一批靈藥成熟了,要不咱們再去搜刮一回?”
  “還是等等吧,師尊已將此事稟告給門派高層,據我猜測,不出數日,咱們東華峰和西華峰就會合并為一,屆時,那西華峰上的寶物還不都是咱們的?”
  “哈哈,說的也是。”
  一聊起西華峰的話題,一眾弟子就忍不住一陣得意,渾身舒爽。
  沒辦法,陳汐之前在宗派時,實在太強勢了,入門不久,就鬧出一個又一個的大動靜,震驚宗派上下,而他人更是一躍成為神華峰的核心種子弟子,令得他們這些東華峰弟子,想找西華峰麻煩都不敢了。
  可如今倒好了,陳汐前往蒼梧秘境之后,就徹底消失在其中,數月不曾現世,那跟死了還有什么區別嗎?
  再加上火莫勒等人不在,面對空蕩蕩無人防守的西華峰,他們哪還能忍耐得住,于兩個月前,一起沖上了西華峰,狠狠搜刮了一番,不僅將靈田、藥圃全都席卷一空,連其上的珍禽異獸也都被抓走了。
  那等模樣,簡直就像一群蝗蟲般,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時間距離上次搜刮已經過去了兩個月,西華峰依舊靜悄悄的,陳汐也是杳無音訊,連宗門都對此事漠不關心!
  這一切都讓這些東華峰弟子愈發肆無忌憚,閑來無事,就跑去西華峰逡巡一番,搜刮一番,儼然就把那里當做了一個天然寶庫,予取予奪。
  “杜軒師兄,師尊去哪里了?為何這些日子不見他老人家了?”一名弟子突然扭頭,朝人群中央的杜軒問道。
  “師尊自有師尊的事情做,又豈是你能置喙的?”杜軒皺眉,不悅呵斥道。
  那名弟子頓時訕訕不已。
  一旁的杜冠見此,不禁笑呵呵說道:“哥,你也太認真了,如今師兄弟們可都掛念著何事將西華峰合并進咱們東華峰呢,師尊遲遲不出現,也不怪大家心急。”
  杜軒神色一緩,點頭道:“應該很快了,按我估計,西華峰一眾弟子已再難回來,人去樓空,這種情況下,宗門肯定會答應合并東西二峰的。”
  再難回來……
  其他人一怔,敏銳抓住了杜軒口中的關鍵字眼,心中皆都是一陣亢奮,這是什么意思?難道火莫勒那些廢物外出執行任務時,不幸死掉了?
  “好了,不要瞎猜!”
  杜軒也注意到了眾人神色的變化,連忙皺眉呵斥道:“有這些心思,還不如多在修行上多下些功夫!”
  杜冠卻是哈哈大笑起來:“哥,你瞧瞧你,又認真了不是?這又有什么不好說的,不就是火莫勒那些廢物在外邊死掉了嗎,多大點事。”
  “杜冠師兄,這是真的?”其他弟子渾身一震,紛紛興奮道。
  杜冠很享受這種被眾人矚目的感覺,一臉得意地拍著胸脯,說道:“放心,他們若能回來,我就不姓……”
  聲音戛然而止。
  因為他目光不經意一瞥,駭然看見一個早已注定死掉的家伙,居然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