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746 公然叫板

感謝各位兄弟的打賞捧場和寶貴月票支持!
  ————
  遁光如雨,眨眼已抵達東華峰之上。
  “是王重煥、云野、熊威等師兄!”
  “這一下,咱們東華峰出身的核心種子弟子都到齊了!”
  “太好了!”
  看見那幾十道身影,那些正打算潰敗逃竄的東華峰弟子再忍不住心中的激動,發出一陣雷鳴般的歡呼,就連在地上慘嚎的那些人也都止聲,喜形于色。
  這世上,有什么比雪中送炭更讓人激動呢?
  僅僅一瞬間,這些東華峰真傳弟子重新燃起希望,斗志昂揚。
  那些前來之人,正是王重煥、云野等人,不僅如此,連龍振北、常樂、洛倩蓉、安薇、夏毅等人也都聞訊而來。
  粗略一數,除了沈瑯琊之外,神華峰上的核心種子弟子差不多都到齊了。
  這些人代表著是九華劍派弟子中最頂尖的力量,一個個天賦超絕,宛若天驕,可當他們看到東華峰練武場上那凄慘無比的一幕,一個個都心驚不已,如果不是看見陳汐的身影,他們差點還以為是有敵人打上門了!
  “諸位師兄師姐,你們來的太好了,陳汐此子無故闖入我東華峰,兇橫霸道,欺壓我等,請諸位師兄師姐為我等做主!”
  “是啊,踐踏門規,毆打同門,這陳汐也太無法無天!”
  “對!必須狠狠懲治于他!”
  東華峰弟子義憤填膺,慷慨陳詞,一個個像被強暴的黃花大閨女似的,別提有多委屈了,提及陳汐的名字,更是咬牙切齒,怨恨之極。
  云層上,王重煥等人面面相覷,面露怒容,他們出身東華峰,眼見自己的師弟們一個個被揍成這樣,心都快滴出血來。
  “據我了解,陳汐師弟并非是不講清理之人,他這么做,必然是這些東華峰弟子先招惹了他。”洛倩蓉神色不動,徐徐開口。
  “不錯,前些日子我可聽說,東華峰一眾弟子前往西華峰大肆掃掠,將其上的靈田藥圃、珍奇異獸都搜刮得一干二凈,行徑卑劣,宛如賊子,的確該好好教訓了一下了。”一旁,安薇也出聲道。
  “即便教訓,也容不得他陳汐來插手吧!?”王重煥憤怒,咬牙說道。
  “那你想怎么樣?和陳汐對決一番?”龍振北不悅了,這家伙居然敢這么跟安薇說話,這可有點太過分了!
  “你……”王重煥一怔,臉上的怒意瞬間消失無蹤,像斗敗的公雞似的,頹然不語。
  在試劍大殿時,他就已見識了陳汐實力有何等的可怕,哪怕他再不愿意,也不得不承認,這時候和陳汐對戰,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云野等其他出身東華峰的核心弟子也都想到了這一點,一個個都臉色沉默不語,心中卻是暗嘆,這些混蛋怎么不長眼,招惹誰不好,為何偏偏要招惹陳汐這個煞星呢?
  氣氛,一瞬間變得詭異起來。
  王重煥等人前來,本讓那些東華峰弟子看見了希望,可是……他們卻端立云頭,遲遲不動手,這是怎么回事?
  然而,更令他們驚悚的是,在這等情況下,陳汐依舊沒有收手,更沒有流露出哪怕一絲的忌憚!
  換句話說,從王重煥他們抵達至今,戰斗依舊在持續。
  自始至終,陳汐連頭都沒抬一下,出手如電,繼續橫掃在場眾人,席卷殘云,秋風掃落葉,那叫一個干脆利落。
  慘呼聲甚至比之前還要凄厲了……
  眾人呆滯,不敢置信事態怎會發展到這種地步,可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切,卻告訴他們,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在做夢。
  一下子,他們重新燃起的斗志,又分崩離析,瓦解一空,惶惶如喪家之犬。
  他們終于徹底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也終于清楚,陳汐如今的威勢強橫到了什么程度,就連王重煥他們前來,都選擇了袖手旁觀……
  這世上,還有誰能救得了他們?
  宗門大人物?
  可是從戰斗至今,所引起的動靜如此之大,連王重煥師兄他們都能察覺,難道那些宗門大人物都察覺不到嗎?
  別說察覺,甚至連他們的影子都沒見到!
  這個發現,讓這些東華峰弟子徹底心涼,如墜冰窟,顯然,宗門上下,似乎都已默認了陳汐的行動……
  練武場上,重新陷入混亂,到處都是血雨飛灑的慘景,到處都是凄厲慘嚎的叫聲,
  在陳汐的掌控下,沒有人能逃掉,直至戰斗結束,這數千的東華峰弟子,都躺在了血泊中痛苦呻吟不已。
  而陳汐自己,卻是滴血未染,毫發無損,他孤身立在血泊之上,身姿峻拔,氣質出塵,若非親眼所見,實難想象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至此,東華峰數千弟子徹底被鎮壓!
  全場震驚!
  云層上,王重煥、云野、龍振北、安薇等人見到這一幕,也齊齊被震撼,鴉雀無聲。
  不過,好戲并沒有就此結束。
  下一刻,陳汐已來到一人身前,說道:“你剛才不是說逗樂嗎,來,給我也逗一個,若是我笑不出來,后果可是很嚴重。”
  那人鼠目獐頭,正是之前出言嘲笑陳汐那個東華峰弟子,他此時正躺在地上哀嚎呻吟,聞言,渾身都是一顫,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一個字來。
  他心中委屈到了極致,之前,誰能想到會發生這樣一幕啊,不帶這么玩的……
  “哈哈哈,小師弟,喝酒!”就在此時,火莫勒從石墩上站起身子,朝陳汐丟過來一個酒葫蘆。
  陳汐探手抓住,仰頭豪飲,火辣醇厚的酒水鉆入全身,只覺說不出的痛快,忍不住也仰天長嘯,聲若龍吟虎嘯,扶搖直上,震蕩八方。
  痛快!
  這些日子以來,心中所郁積的憤怒和仇恨于今徹底發泄,令他渾身都是一陣輕松,儀態豪爽,罕見地流露出一抹真性情。
  “大師兄,今日這出戲可好?”陳汐問道。
  “不能更好了!”火莫勒大笑,望向陳汐的目光中,所有的感激,悉數化作了發自肺腑的敬意。
  陳汐灑然一笑,霍然扭頭,目光從地上一眾東華峰弟子身上掠過:“十天之內,將從我西華峰搜刮的寶物十倍送上,若不然,我每三天一來東華峰!”
  說著,陳汐折身,背起火莫勒,化作一抹流虹倏然而去,只留下一地的血腥,一地的痛苦呻吟,滿場的震驚和頹然。
  “活該!”王重煥等人皺眉,也是甩袖而去,頭也不回,對自己這些師弟們徹底失望。
  “陳汐師弟他鬧出如此大的動靜,該不會有事吧?”龍振北望著那滿地的狼藉,很是憐憫這些可憐的家伙。
  “掌教師伯不在,宗門的大人物們一個個又選擇了不聞不問,顯然是默認了這件事,甚至我感覺,陳汐師弟就是鬧個天翻地覆,只怕也沒人管了。”安薇徐徐說道,她青絲如瀑,身段窈窕,玉容古典而清美,清眸熠熠生輝。
  “哈哈,也是,這些蠢物就是加起來,也沒陳汐師弟一個人尊貴,若非看在同門的份兒上,就是殺了他們也是活該!”龍振北大笑。
  安薇點頭,深以為然。
  如今的陳汐,名滿天下,大鬧蒼梧秘境,怒斬燕十三,又擊敗不朽靈山的頂尖弟子,儼然就是九華劍派年輕一代第一人,已擁有了自己的威勢,大人物們又怎可能拂了他的心意?
  更何況,這次的事情,本就是這些東華峰弟子的不對,惹了陳汐活該他們倒霉。
  ……
  西華峰。
  洗劍池之畔,陳汐當時修建的木屋還在,面朝碧湖,旁邊綠蔭盎然,花木葳蕤,清幽雅致。
  蒙維和莫婭他們在洗劍池下方,開辟了一片場地,供九幽部落的弟子們練武所用,而修行之地,則選擇在了那一處處的洞天福地。
  至于阿秀,卻死乞白賴地住進了陳汐的獨門小院,因為她感覺得到,這里的靈氣最充沛,風景也最佳。
  最為重要的是,棲居在這里,就意味著天天能夠和陳汐在一起了,而和他在一起,也就意味著天天可以吃到美食了……
  沒錯,在阿秀心中,陳汐的價值都體現在烹飪美食上了……
  當夜。
  西華峰之巔,繁星點點,篝火洶洶,洗劍池畔肉香彌漫,芬香撲鼻。
  陳汐使出渾身解數,烹飪了一道道如流水般的菜肴,準備了一壇壇佳釀,和蒙維、莫婭、阿秀他們開懷暢飲。
  他在為這些九幽部落的族人接風洗塵,也是在告訴他們,自此以后,這里就是他們的第二家鄉了……
  蒙維和莫婭都明白陳汐的心意,只能連連飲酒來表達自己的感激。
  少年們最無憂,猜不透這些,卻分外感受到一種踏實的感覺,像落地生根一樣,萌生一種歸屬感。
  阿秀最沒心沒肺,只知道吃,她來歷神秘,但卻幫了大家不少忙,再沒一個人把她當外人看待,包括陳汐。
  總之,這一夜的西華峰,不再冷清和空寂,充滿歡聲笑語,其樂融融。
  只有一人心情很是復雜,那就是雪妍。
  她怔怔看著眾人飲酒、聊天,談不上羨慕,但這種被人無視的感覺,卻讓她心中很不是滋味。
  猶豫許久,她最終決定,找陳汐好好談一談!
  更新快-<>-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