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747 如遭雷擊

翌日一早。
  整個九華劍派,皆都知道陳汐回來了!
  一時之間,無論是內外門弟子,還是真傳、核心弟子,甚至是那些長老大人物們,皆都在議論同一個名字——陳汐!
  這一年時間以來,如果說九華劍派名聲最為響亮的一個人,必然是陳汐無疑,從他加入宗門那一刻起,就創造了一個個轟動,一個個奇跡。
  如今,這樣一個傳奇人物,挾滔天威名回歸,徹底轟動了九華劍派上下。
  這一天,弟子們修煉開始變得心不在焉,長老們授課也經常出神,甚至就連看守山門的弟子也都神色恍惚不已。
  當修煉結束,當授課完畢,當看守山門的職責被輪流替換。
  所有人的心不在焉一掃而空,精神抖擻,一個個亢奮且激動地沖了出去,沖上了西華峰,他們要去拜見陳汐,要見一見這一位如今在整個玄寰域都如日中天的傳奇人物!
  西華峰,人流如織,熱鬧異常。
  陳汐并沒有回到神華峰,而是在西華峰棲居了下來,以他如今的修為,在哪里修行都已沒什么大的區別。
  可他還是萬沒想到,今日會有這么多人前來拜訪,就是安排蒙維他們全部去接待,也都忙得腳不沾地。
  他能感受到,無論是這些弟子修為強弱,也無論這些長老地位高低,前來拜訪自己時,都透著一股善意。
  這種善意,或夾雜在敬慕之中,或夾雜在欣賞的目光之下,總之,只要沒有惡客登門,他還是極為歡迎的。
  安薇、安珂、龍振北他們也來了,幫著陳汐照顧一眾師兄師弟,以及宗門內的一些長老。
  刑罰長老烈鵬和一眾地仙老祖一起,將《不朽道經》交給了陳汐,并與之交談許久,便即飄然而去。
  烈鵬他們人雖走了,可這一幕落在其他弟子和長老眼中,心中對陳汐愈發佩服起來,皆都在心中暗暗打定注意,以后一定要結交好陳汐,哪怕就當結下一段善緣,也是自己的一種榮幸。
  當然,前來拜訪的客人,都不會空著手而來,家底普通的,就送上一些費勁心思準備的靈花靈草,家底渾厚的,出手更是闊綽,一種種來自天南海北的奇珍,一件件來自四面八方的異寶,皆都送上了西華峰。
  禮物之多,若是堆積起來,簡直可以堆出一座山了!
  陳汐都還沒反應過來,西華峰那光禿禿的靈田、藥圃內,就被種下了一株株的靈草靈花,一種種珍品老藥,連丘壑、山林中,也都多出一只只的珍禽異獸,逡巡其中,一派生機勃勃的模樣。
  這便是“威勢”所帶來的好處了。
  陳汐雖剛加入九華劍派一年時間,可其表現卻蓋過了絕大多數弟子,光芒萬丈,連沈瑯琊在他面前都暗淡不已。
  這等人物,又有哪個敢不來拜訪?又有哪個敢空手而來?
  東華峰的真傳弟子也來了,他們是來歸還寶物的,陳汐給了他們十天的歸還期限,但是歷經了昨日一場慘重的教訓,他們哪敢怠慢了?
  哪怕明知道如今的西華峰上賓客云集,人流如織,他們也只得硬著頭皮而來,像做賊似的,閃避著眾人的目光,匆匆送上寶物就轉身離開。
  沒辦法,他們昨天被揍得太狠,直到現在傷勢也沒回復過來,一個個要么鼻青臉腫,要么走路蹣跚,別提有多狼狽了,這若是被其他人見到,非羞死人不可。
  但無奈的是,他們的出現,還是被一些眼尖之人給發現了,頓時就引來了一片嘩然,如避瘟疫似的,遠遠躲開他們,又是指指點點,又是低聲議論,直把他們臊的滿臉漲紅,恨不得找一條地縫鉆進去。
  陳汐也并沒有再為難他們,只要留下寶物,就任憑他們離開,態度不冷不淡,然而他這樣的做派,反而引得了不少喝彩。
  眾人都一個勁大贊他胸懷寬廣,宰相肚里能撐船,不計前嫌,以怨報德,擁有上古圣人仁義之風范。
  這一幕,看在那些東華峰弟子眼中,又郁悶得差點吐出血來,陳汐如同上古圣人,那他們是什么?卑劣小人?
  直至夜幕降臨,陳汐這才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再忍不住長吐了口氣,感覺這迎來送往的事情,簡直比和敵人惡戰一場還要累人。
  蒙維、莫婭和少年們也都累得不輕,早早休息了,只有阿秀依舊興奮,背著雙手,一蹦一跳,在打量地上那一堆又一堆的寶物。
  這些寶物,皆都是各色奇珍異寶,流光溢彩,色澤繽紛,各種各的妙用,但遠遠談不上實用,都是些裝飾物品。
  但阿秀才不在乎這些,她和所有女孩子一樣,對這些亮晶晶、閃耀著各色光澤的物品最是喜歡,她一會挑揀一串瑩白溫潤的玉珠戴在脖子上,一會選一串銀燦燦鑲嵌寶石的手鏈戴在皓腕中,忙得不亦樂乎。
  一會的光景,她脖子、耳朵、手腕、腳踝、腰肢上,都掛滿了色澤繽紛的寶物,在這夜色中要有多閃眼就有多閃眼。
  陳汐直看得目瞪口呆,他突然想起來,這些物品好像都是北華峰的那些女弟子送來的,也不管對自己有用沒用……
  但很顯然,這些女人的裝飾物顯然樂壞了阿秀,從她那紅撲撲的臉蛋,微翹的小嘴中,就能看出此刻她有多幸福和滿足了。
  “陳汐,你究竟要什么時候放我離開?”
  在陳汐打算返回自己房間時,一直抿嘴不發一語像個受氣包似的雪妍再忍不住開口叫住了他。
  她雖然能自由活動,但身上被阿秀下了禁制,一身修為被禁錮,和普通人也沒什么區別,所以陳汐根本不擔心她會逃掉。
  “等什么時候冰釋天把我那些師兄師姐送回來,我立馬放了你。”他隨口答了一句,就轉身走進了自己房間。
  “混蛋!大混蛋!”雪妍氣惱,咬著豐潤性感的紅唇,直恨不得在陳汐身上咬上兩口。
  “唔,小狐妖你過來,幫我看看這一對耳墜好看么?”阿秀突然開口,拿著一對泛著幽藍光澤的耳墜問道。
  小狐妖?
  雪妍心中愈發氣惱,但還是乖乖走了過去,甜聲說道:“這一對玉墜不錯,由斑斕海藍珀玉髓打磨而成,做工精細考究,戴在主人身上相得益彰,再美麗不過了。”
  是的,主人!
  一想到這個帶著羞辱性的詞匯居然是從自己嘴中說出,她心中就一陣憋屈和恥辱,但沒奈何,現如今她受制于人,為了活著離開,她也只能這樣做了。
  尤其是隨著這段時間的接觸,她愈發感覺到了阿秀的恐怖,哪還敢心存什么僥幸?
  她可是知道,別看阿秀這少女整天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可對待自己時,簡直就像個小惡魔一樣,動不動就讓自己端茶倒水,呼來喚去,儼然一副調教奴仆的樣子,一旦稍有不從,自己體內的禁制就會發作,折磨得她直恨不得自殺掉。
  那種滋味,她發誓這輩子都不愿意再嘗試一下了!
  若是對手是個男人,她還可以憑借那傾國傾城的姿色,禍國殃民的魅惑,來一點點將對方給降服了,可面對阿秀這個少女,她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就是同性相克了。尤其是女人折磨起另外一個女人來,手法簡直比男人還要恐怖。
  “口是心非,不過你放心,終有一天,我非把你調教成一名合格的奴仆不可。”阿秀瞪了雪妍一眼,撇了撇小嘴,驕傲地扭頭螓首,再懶得搭理她一眼。
  聞言,雪妍不禁悲從心來,恨不得仰天淚流,這一刻,她是如此強烈地渴望離開這里,離開這個該挨千刀的小惡魔!
  ……
  房間中,陳汐盤膝坐在床上。
  在他身前,一卷書彌散出清色的神輝,光雨飛灑,神異非凡,正是那一部來自不朽靈山的至高傳承——《不朽道經》!
  烈鵬已跟他說清楚,參悟此經的時間只有七天,除去今天,那就僅僅剩下六天了,讓他抓緊時間參悟,只要參悟出一絲不朽道意,那就是天大的收獲了。
  陳汐自然不敢再浪費時間,他同樣對不朽奧義好奇不已,抬手拿起書卷,入手溫潤清涼,猶若抓住一泓清冽的泉水,觸感極為不凡。
  “罷了,還是前往星辰時間參悟為好。”沉吟片刻,陳汐并沒有著急參悟,而是起身,打開玉墜洞府,前往了洞府之中。
  星辰世界內的時間法則極為不凡,時間流速緩慢,比外界慢了十倍,換而言之,在其中參悟兩個月,外界才過去六天罷了。
  星空浩瀚,彌散清冽銀輝。
  陳汐盤膝坐在星空下,深吸一口氣,靈智瞬間變得空明剔透,一塵不染。
  他緩緩打開《不朽道經》,嗖的一下,一連串清色的古樸文字像長了翅膀一般,從書卷中翩躚飛起,在他身體四周繚繞不休。
  清光流溢,不朽氣息裊裊擴散,隱隱有道音如天籟般在悠悠響起。
  而陳汐的心神,一下子沉浸在了一股玄妙無比的境地之中,思通萬古,渺渺悠悠,各種體悟涌上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