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748 妙華盛會

不朽道經發光,其字如珠璣,綻放清光,蹁躚而出,響起一片天籟似的渺渺道音。
  陳汐心神沉浸其中,不悲不喜,心凝形釋。
  一瞬間,他看見了一片仙霧彌漫的峽谷,一片青翠欲滴的竹林,竹林掩映之間,有著一口泉水正在汩汩流淌。
  那流淌出的泉水,顆顆圓潤,猶若清色的珠子,叮咚脆響,普普通通,可當仔細看去時,那每一顆的泉水內,居然蘊含著一道道的大道意蘊,一條條的玄妙法則,彌散清輝,生機不朽!
  這就是不朽之泉么?
  傳聞之中,不朽之泉從混沌初開時,就延存世間,其中泉水飄灑清色神輝,不朽而充滿生機,凡夫俗子只要引上一滴,就能蛻掉凡胎,永葆青春,擁有扎實無比的修道根基!
  而這不朽靈山的根基和傳承,就是從那不朽之泉中衍化而來,其中烙印著有關“不朽”的諸多大道奧妙!
  當陳汐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一瞬間,那畫面中的泉水突然沸騰,化作一串串的字符飄飛,鉆入他的識海之中。
  轟!
  他腦袋嗡的一聲,所有的畫面都消失,整個人都仿佛沉浸在一股清色的海洋之中,無數的晦澀妙法像潮水般,轟涌在全身上下。
  不朽!
  什么是不朽?
  打破時間法則之桎梏,生生而不息!
  這是天地間最至高的奧義之一,令無數世人夢寐以求,連上界天仙都孜孜以求的至高道意!
  陳汐此時所參悟的《不朽道經》,雖然只是個臨摹本,可其上烙印的諸多奧妙,卻仿若星河般浩渺,像大海般廣袤,尋人窮其一生,只怕也難以參悟其中一二。
  即便以陳汐如今的悟性,也大感吃力,感覺想要在短時間內,將這部道經吃透明顯要困難之極。
  嗡!
  就在此時,識海中的河圖碎片突然產生一股奇異的波動,和以往不同,這才的波動,不僅涌遍陳汐全身,甚至還波及到了那一卷《不朽道經》!
  一瞬間,熾盛的光雨如瀑,飛灑漫天,那一卷《不朽道經》本來是一個臨摹本,并非原物,可現在,其中居然再次蘊生出了無窮的奧妙!
  一行行全新的字跡,飄灑而出,猶如一股股泉水汩汩流淌般,繚繞著陳汐飛旋,這樣的異象居然一直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
  陳汐也被這一幕驚得從靜悟中醒過來,再次打量那不朽道經時,卻依舊和以前一樣,只不過,卻有無數晦澀奧妙的全新字跡,在自己身邊翩躚,飛舞,神異之極。
  “難道,是河圖碎片將真正的《不朽道經》呈現在了自己身前嗎?”
  陳汐深吸一口氣,有種強烈的感覺,肯定是這樣,否則,自己身邊繚繞的這些全新字跡又是哪里來的?
  一想到這,他心中就忍不住震撼,這《不朽道經》可是隱世圣土不朽靈山的至高傳承,雖然只是臨摹本,可依舊博大精深,奧妙浩如煙海。
  如今,河圖碎片居然能將其真正的奧義完整的呈現,這又該是何等強大的能力?
  自從獲得河圖碎片至今,他還是頭一次遇到這樣神異的事情,越想越感覺這種能力的恐怖,若是拿另一部殘破的道經給自己,是否也能被河圖碎片給完整呈現了?
  很快,陳汐就不再多想,他的時間不多,如今要參悟的又是完整的《不朽道經》,其難度何止困難了數倍?
  不朽清輝彌散,字字珠璣,綻放盛光,將陳汐沐浴其中。
  他神色澄凈,腰脊筆直,端坐星空之下,整個人散發出一股莫名的道韻,星空深處,隱隱有道音傳唱,杳杳渺渺。
  ……
  七天后。
  不朽靈山一行人,再次抵達九華劍派。
  山路上,一名金袍青年忍不住問道:“公主,七天的時間,萬一真被九華劍派參悟出了不朽奧義,那咱們該如何回去交差?”
  《不朽道經》是不朽靈山的至高傳承,道統根基,一旦泄露,必然會引起整個宗門震怒,那等后果,可是他們誰都無法承擔的。
  一襲羽裳,頭戴星冠的百里嫣搖頭,自信滿滿道:“絕對不可能!你們也知道,我交出的那一部不朽道經只不過是臨摹本罷了,就是天仙去參悟,也根本不可能參悟出個所以然來。”
  眾人一怔,皆都有些搞不懂,公主哪里如此強烈的自信。
  但不管如何,這個回答終究讓他們暗松了口氣,只要宗門至高傳承不泄露,還管那么多作甚?
  百里嫣表面鎮定平靜,心中卻是得意無比,那一部《不朽道經》雖然是臨摹本,但還是被她做了些手腳,往里邊摻雜了一些似是而非的奧妙,意志不堅定之輩,別說參悟了,只是匆匆一覽,輕則氣機混亂,重則走火入魔。
  在這種情況下,不朽奧義怎可能會被泄露出去?
  沒多久,他們一行人徑直抵達試劍大殿,烈鵬長老早已等候多時了。
  “哈哈,諸位道友且稍等,陳汐參悟還未出關,我已派人前往通知他了。”烈鵬大笑,起身相迎。
  提及陳汐二字,不朽靈山這一行人的眼皮都是一跳,心中微感不適,畢竟,七天前在這大殿之中,他們這一方的方靖略和陸平,都是慘敗在了陳汐手中。
  這對驕傲無比的他們而言,這件事不提也罷,一提就如鯁在喉,憋得難受。
  百里嫣卻是神色不動,清聲說道:“烈鵬長老不必客氣,我等稍等就是了。”
  烈鵬捋須含笑,開始招呼眾人落座。
  百里嫣甫一坐下,就徑直開口:“烈鵬長老,趁此閑暇,要不咱們再賭一賭?就當消遣如何?”
  烈鵬雙眉一掀,訝然道:“哦?公主這次要賭什么,且說來聽聽。”
  百里嫣毫不猶豫道:“很簡單,我賭陳汐七天之內,參悟不出不朽奧義。”
  這一下,烈鵬的眼皮也不禁一跳,心中有些不悅,嘴上卻是含笑道:“那若是公主輸了呢?”
  “我若輸了,隨烈鵬長老開出條件,只要不過分,我統統答應。”百里嫣淡淡道:“若烈鵬長老輸了的話,可否割愛,將陳汐讓給我不朽靈山?”
  烈鵬眼眸猛地一瞇,冷芒乍現,沒想到這百里嫣竟提出這樣一個條件,他若是答應,哪怕沒輸掉這場賭約,也會遭受宗門上下的一致譴責。
  畢竟,陳汐這等弟子實在太罕見了,獨一無二,放眼整個玄寰大世界,都屬于最拔尖的那一小撮蓋世天驕。
  這樣的弟子,怎可能以一場賭約決定其去留?
  就是那些不朽靈山之人聞言,也都一呆,公主她這是要招納陳汐為己用么?唔,若是這樣,其實也不錯啊……
  眾人都禁不住開始浮想聯翩起來,像陳汐這樣的人物,他們不朽靈山也是歡迎之極,就好比一件獨一無二的寶貝,不怕出價高,就怕買不到。
  “不行!”烈鵬長老斬釘截鐵,果斷拒絕:“若條件如此,那這個賭約不賭也罷。”
  “那不如烈鵬長老開出個條件?”百里嫣毫不意外,若是烈鵬如此輕易就答應這個條件,那才叫怪事呢。
  她心中甚至已籌劃好,待會見到陳汐,該如何威逼利誘,讓他乖乖拜入自己麾下,為自己所用了。
  烈鵬也不忍把氣氛搞壞了,略一沉吟,就笑說道:“既然是賭約,不如你我雙方各拿出一件仙器做賭注,如何?”
  仙器!?
  那些不朽靈山的弟子,聞言也不由一陣驚訝,這可絕對是大手筆,一件仙器的價值之大無法估量,即便是不朽靈山之中,也屬于珍貴寶貝了。
  當然,也僅僅只是驚訝,談不上震驚,要知道他們這次入世歷練,宗門也賞賜了數件仙器下來,相比于其他宗派的弟子,底氣和底蘊都要強上許多。
  烈鵬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一件仙器的條件,絕對不算寒磣了,對他們九華劍派和不朽靈山而言,也都不算多離譜的事情,咬咬牙還是能拿得出來的。
  “好!”百里嫣思忖片刻,便即點頭答應,抬手拿出一塊巴掌大小的羽衣,流溢著縷縷暗青色的仙靈之力。
  “這是冥晦羽衣,其上煉制三十六中仙禁,普通仙器,只要祭煉得當,就能蘊養出器靈,雖然沒有玄靈級仙器那么寶貴,但在普通仙器中卻是屬于頂尖水準的存在。”
  百里嫣徐徐說道:“更何況,這還是一件防御仙器,穿戴在身,面對地仙強者的全力一擊,也能保住一命。”
  烈鵬略一沉吟,也拿出一件仙器,乃是一柄仙劍,雪白光滑,夭矯鋒利,泛著鋒利無比的仙罡之氣。
  這仙劍名為“雪虹”,同樣也是一件普通仙器,攻擊力無匹,用在地仙強者手中,能夠發揮出驚天動地的威能。
  百里嫣暗暗點頭,這雪虹仙劍品相不凡,和自己拿出的冥晦羽翼的家族大致在伯仲之間,一攻一守,相得益彰。
  賭約生效,兩方人的心頓時都有些期待起來,究竟誰輸誰贏?一切只等陳汐抵達,就能揭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