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749 帶你去殺人

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和輕煙妹紙的10000打賞捧場!
  一炷香后。
  試劍大殿外傳來一陣腳步聲,殿內眾人皆都精神一振,目光齊刷刷望了過去。
  正值正午,日光如耀,灑下片片光斑,一道峻拔的身影,沐浴光輝踏步而來,他腰脊筆直,步伐穩健,行走之間,仿似與天地相融合,與大道產生共鳴,氣質灑然,飄然出塵,正是陳汐。
  看見這一道熟悉的身影,烈鵬目光中也不由泛起一抹欣賞和感慨,這才過去一年多時間,柳師兄帶回的這個弟子儼然已擁有了屬于自己的“威勢”,之前,誰有能想得到?
  那些不朽靈山之人卻是神色復雜。
  七天前,陳汐的出現,可謂是給他們上了生動的一課,讓他們徹底明白,這世上的絕世妖孽,并不僅僅只存在于隱世圣土之中,也讓他們明白,無論何時,都不可小覷了天下英豪。
  陳汐進入大殿,徑直向烈鵬見禮,而后交出了那一卷《不朽道經》。
  “陳汐,你這七天來,可參悟出其中的不朽奧義?”烈鵬將這一卷書交給百里嫣之后,就再忍不住開口問道。
  此話一出,其他人的目光也都齊齊落在了陳汐身上,神色中隱隱有著一絲緊張,陳汐的答案,將決定著賭約的勝負,更決定著一件仙器的歸屬,他們又焉能不緊張了?
  陳汐敏銳察覺到了氣氛的微妙,但卻并未放在心中,略一沉吟便即答道:“大致已參悟出來。”
  烈鵬眼眸猛地一亮,撫掌大笑:“好!好!好!不愧是我九華劍派最為驚艷卓絕的弟子,這等悟性,著實驚人啊。”
  不朽靈山那些人卻是面色一變,不敢置信,七天的時間,參悟出了不朽奧義?這怎么可能!?
  要知道,就是他們之中的陸平,參悟不朽奧義時,也耗費了一年有余,還是在師門長輩的指點下,方才將其參悟出來。
  即便如此,都轟動了整個不朽靈山,而陸平也一躍成為了宗門內名聲斐然的頂尖存在。
  可現在,陳汐居然說他在七天之內,就將不朽奧義參悟而出,這簡直就像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如此的荒謬不堪!
  不可能!
  怎么可能呢?
  就是天生圣人,只怕也做不到這一步吧?
  眾人看向陳汐的目光,由開始的吃驚,漸漸變得懷疑,甚至是不屑,以為他在睜著眼睛說瞎話。
  陳汐對此卻置若罔聞,朝烈鵬一拱手,就打算離開。
  “且慢!”百里嫣突然開口,起身,走至陳汐身邊,凝視著陳汐的眼睛:“你確定參悟出了不朽道意?”
  陳汐皺眉,看著這個高高抬起下巴,像只驕傲的孔雀一樣盯著自己的少女,反問道:“我需要向你證明么?”
  百里嫣輕笑,悠悠說道:“當然不需要,但若你無法證明,烈鵬長老可就損失了一件仙器,這個責任你總該要負責吧?”
  她同樣也不信,陳汐能夠在七天之內參悟出不朽道意,要知道,她可是在《不朽道經》內做過手腳的,就是讓掌握“一法通萬法通”的天仙去參悟,都參悟不出來,又更何況是眼前的陳汐?
  就是退一萬步說,哪怕把真正的《不朽道經》交給陳汐,短短七天之內,他又能參悟得出來嗎?
  所以,她很自信,陳汐一定是在說謊!
  一想到這,百里嫣心中又禁不住一嘆,沒想到如此驚艷的一個年輕人,卻有說謊的陋習,果然是人無完人啊。
  不過瑕不掩瑜,她對陳汐還是很欣賞的,并未放棄將其收納麾下的打算,甚至,針對陳汐愛說謊的陋習,她已想到一個絕妙的主意,一定可以讓陳汐乖乖聽自己的話。
  畢竟,喜歡說謊的人,也就意味著死要面子,也就意味著自尊心要比別人更強,甚至有些虛偽,這樣的人只要對付得當,絕對手到擒來。
  陳汐可不知道,這一剎那間,眼前的百里公主心中居然動了如此多念頭,他只是怔了怔,把目光看向了烈鵬長老。
  烈鵬卻是皺眉,看向了百里嫣:“公主,陳汐既已明言掌握了不朽道意,這一場賭約,理應是老夫贏了才對,又何須什么證明?陳汐的話,難道還能做得了假?”
  聞言,陳汐大致明白了一切,心中不禁好笑,他本以為,上次讓這百里公主輸掉,已是給對方一個慘重教訓,沒想到她還真是嗜賭如狂,不僅不汲取教訓,反而又發起了賭約,這份魄力可不是誰都能擁有的。
  從中也不難看出,這百里嫣也是個驕傲到骨子里的人,擁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自信和掌控**,一旦認準某件事,其魄力之大甚至會達到一種瘋狂的程度。
  果然,百里嫣自信滿滿,堅定道:“為什么陳汐的話就一定是真的?”
  烈鵬皺眉,心中很是不悅,他甚至敢拍胸脯保證,陳汐絕對不會蒙騙自己,但是一想到自己一保證,對方若還不信,那可就尷尬了。
  所以,他這時候也只能把目光看向陳汐,以一副商量的口吻說道:“陳汐,要不……你展示一下不朽道意?”
  能讓掌管九華劍派刑罰之事,地位僅次于掌教,秉性鐵面無私的烈鵬以如此口吻說話,陳汐絕對算是頭一個。
  陳汐又不傻,自然聽得出其中的意味,不過,他并未立即展示,因為那樣的話,他感覺自己就像小丑一樣。
  他抬眼看向了百里嫣,突然道:“既然是賭約,何不再添一些彩頭?”
  此言一出,眾人都是一怔,這家伙瘋了嗎?還是他真的有底氣?
  有人已忍不住小聲嘀咕起來:“這家伙該不會是唬人的吧?見事情敗露,就連忙擺出一副更囂張的模樣,讓咱們誤以為他底氣十足?”
  “我也這么覺得,若真如此,這家伙的演技可就太高超了,若是去行騙,絕對是其中好手啊。”
  “呵呵,有趣,實在是有趣。”
  這些人的竊竊私語,并未有什么掩飾,仿佛是故意說給陳汐和烈鵬聽的,語態和神情中莫不帶著一絲蔑視和不屑。
  烈鵬的一張老臉頓時拉了下來,心中恚怒不已,為今之計,他也只有把一切希望寄托在了陳汐身上。
  “好,我答應,那不知陳汐道友要拿出些什么彩頭呢?”百里嫣凝視了陳汐片刻,最終還是輕笑答應。
  “很簡單,你若輸了,就向我烈鵬師伯道歉,我若是輸了,隨你們提出什么條件。”陳汐淡淡道,波瀾不驚。
  烈鵬一怔,心中欣慰不已,這個彩頭,明顯是陳汐要吃虧許多了,但偏偏如此,反而越能體現他這份對待自己的心意。
  試想,陳汐都愿開出這樣的條件,只為讓百里嫣向自己道歉了,他哪還能不老懷大慰?
  這小家伙,不枉我對他一片栽培之心啊!
  烈鵬心中暗暗決定,以后在九華劍派中,要多給西華峰、給陳汐劃分一些資源,只要不超出自己權責范圍內,任何要求都可以滿足他!
  “好,我答應。”百里嫣點頭,旋即悠悠笑道:“現在,都說了這么多,你是不是該展示一下了不朽道意了?”
  說到最后四個字,被她特別加重了口吻,不經意里已是透著一絲淡淡的嘲諷,沒辦法,以她的城府之深,也實在看不下去陳汐再裝了。
  “慌什么,我還有一個條件。”陳汐此時,反而顯得愈發從容,不急不躁。
  “你說。”百里嫣皺眉。
  “找個人,和我切磋一番,放心,我只會以不朽道意對敵。”陳汐說道。
  “哼,說的倒是好聽,切磋也好,怕就怕你掛羊頭賣狗肉,用的還是自身的道法。”還不等百里嫣回答,一名弟子已忍不住冷哼出聲。
  陳汐瞥了對方一眼:“我問你,你可了解不朽道意?”
  那人挺起胸膛,不屑道:“笑話,我身為不朽靈山弟子,當然了解不朽道意。”
  陳汐搖頭:“那你還擔心分辨不出我使用的是否是真正的不朽道意?道友,有時候說話是要經過腦子的,不要想當然去揣測別人的心思,那樣的話,丟人都不知道丟哪里了。”
  那人臉上頓時漲得通紅,咬牙道:“你敢罵我沒腦子?”
  陳汐聳了聳肩:“這是你說的,我可沒說。”
  “夠了!”
  百里嫣瞪了那名弟子一眼,神色凜然,令得對方頓時閉住了嘴巴,再不敢多嘴,只是望向陳汐的目光,卻充滿了幽怨。
  “不知哪位師兄愿意出手,和陳汐道友切磋一番?”下一刻,百里嫣的目光已掃向自己這邊的眾人。
  “我來。”
  話音還沒落下,就站出一個令所有人都沒想到的人——陸平!
  陸平心性沉穩、平靜的可怕,按理說此時此景,他不應該會第一個站出來的,但很快,眾人又釋然。
  他們之中,也只有陸平等寥寥幾人掌握了不朽道意,而上次陸平又敗在了陳汐手中,這次他突然跳出來和陳汐切磋,其用意可就有點耐人尋味了。
  烈鵬可沒想那么多,見陸平走出來,他直接一揮袖,又祭出了那一座試劍臺。
  “陳汐道友,請賜教。”陸平拱手,平靜說道。
  “請。”陳汐也拱了拱手。
  下一刻,兩人已齊齊躍上試劍臺,遙遙對峙,一場別開生面的切磋,即將拉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