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752 今日這出戲可好

三天之后,冰釋天將前來九華劍派拜訪?
  當陳汐回到西華峰時,依舊在思索這個問題。
  至于岳池背叛的事情,早已被他拋在了腦后,這老家伙只不過是幫兇而已,冰釋天才是幕后操縱一切的元兇!
  之前在真武峰時,他甚至開口央求掌教溫華庭,在冰釋天抵達時,集合宗門之力將其徹底抹殺掉。
  因為這家伙太過卑劣和無恥,手段也是無所不用其極,先是指使岳池坑害青雨,又在蒼梧秘境偷襲自己,差點讓自己殞命。
  直至后來,更指使岳池,誘騙大師兄火莫勒等人,對他們極盡羞辱和折磨,除了大師兄火莫勒被自己救回來,其他師兄師姐至今仍舊被困在天衍道宗。
  這樣一個敢肆無忌憚對付九華劍派的卑劣小人,早該將其除掉,以絕后患!
  可惜,讓陳汐無奈甚至無力的是,溫華庭并沒有答應,態度堅決,沒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原因很簡單,冰釋天乃是手持天仙符詔的大人物,更在天衍道宗中擁有著滔天的權勢,一旦對付他,其后果之嚴重,整個九華劍派也承擔不起。
  這是大勢,哪怕因為岳池的背叛,溫華庭也恨不能殺了冰釋天,也只能在這種事上妥協,不敢逆勢而行。
  畢竟,他是九華劍派的掌教,一切都要為宗派利益考慮,由不得他胡為。
  這也讓陳汐感到極為不甘,他絕對不是那種墨守成規之人,當敵人踐踏規則屢次侵襲自己時,他也不憚以各種手段去對付對方。
  哪怕就是用偷襲、毒殺、各種極致手段,他也會毫不猶豫,根本不會在乎別人說些什么。連冰釋天都不在乎,他又怎可能在乎?
  勝王敗寇,手段只是一種經過,結果才是最讓人看重的,這就是現實,只有接受,才能更有效的對付敵人。
  但可惜,陳汐卻不得不暫時將這一切按捺心底,去接受另外一個現實,那就是——冰釋天可以死在任何地方,就是不能死在九華劍派!
  這是現實,也是大勢,也容不得陳汐不接受。
  ……
  但很快,陳汐就從沉思中清醒,一臉愕然道:“白魁!?”
  這時候,他已回到了西華峰之巔,洗劍池之畔,而在他不遠處,阿秀正懷抱著一個雪球似的小獸,在碧綠的湖畔亂溜達。
  那小獸,狀似雪白的小獅子,皮毛柔順濃密,雙眼圓溜溜的,清澈漆黑,不是貔貅幼崽白魁還能是誰?
  之前,陳汐還以為,這小家伙和木奎、靈白一起,離開了九華劍派呢,哪會想到竟會這時候出現在阿秀懷中?
  這絕對算是一個意外的小驚喜了。
  然而,令他皺眉的是,白魁竟然無視了他,剛才自己都叫出聲了,這小家伙依舊一臉舒服地躺在阿秀懷中,雙眼微瞇,不時伸出粉嫩的小舌頭舔舐一下小爪子,很是悠哉。
  “阿秀,你過來。”陳汐招了招手。
  “啊,什么事?”阿秀眨了眨眼睛,問道,她一襲青裙,立在碧綠湖畔之側,葳蕤花木之中,身姿綽約,別有一番驚人的美麗。
  “把它交給我。”陳汐抬手一指白魁。
  “不行,小白跟著你受了太多委屈了,你都不懂如何喂養它,也不知道它喜歡什么,怪不得直到現在還長不大呢。”阿秀搖頭,清脆說道。
  “它是我的!”陳汐糾正道。
  這可是貔貅幼崽,天生瑞獸,能夠凝聚氣運,連三界大能者都眼饞不已的存在,哪能隨隨便便交給阿秀。
  更何況,白魁跟隨了他多年,彼此早就培養出了感情,宛如自己的同伴般,陳汐也決不能容忍其他人染指了白魁。
  “唔,我當然知道是你的,你這么忙,我幫你照看一下小白不行嗎?”阿秀笑嘻嘻,撫摸著白魁的絨毛,說道:“小白,你說,你愿意讓我帶你玩么?”
  小白……
  陳汐嘴角都是一抽搐,這才多久沒見,就直接給白魁改名了?名字還如此的幼稚惡俗!
  令他更為無語的是,白魁探出小腦袋,很歡快地點了點頭,甚至還親昵地蹭了蹭阿秀那已經發育還算不錯的飽滿胸脯……
  陳汐眼皮一跳,差點劈手將這忘恩負義的小家伙給揪過來,但考慮到小家伙此時正在阿秀的懷中,一旦動手,有可能造成很尷尬的誤會,所以,他還是強忍下了這股沖動。
  但他的臉色,卻已經變得很不好。
  “放心吧,我不會虧待小白的,等我把它養的白白胖胖的,再交給你也不遲。”
  阿秀說著,青蔥似的玉手中已多出一顆紫色靈果,遞給了白魁,被小家伙歡快抱在兩只小爪子中,咔嚓咔嚓啃起來,就像啃蘿卜似的
  這紫色靈果,形似竹筍,彌散出瀲滟的紫色光澤,名為紫蘭婆羅果,生長于婆羅神樹上,極為罕見,乃是一種福瑞之果。
  傳聞修士吞服了此果,可以洗掉渾身污垢,掃除霉運,一定程度上甚至能化解一些厄難和災禍,很是神奇。
  陳汐也曾聽聞,一直當做了傳說來看待,所以當見到阿秀拿出此等寶物去喂食白魁時,心中都禁不住一陣肉疼。
  這少女……簡直是糟蹋寶物的好手啊!
  但也是沖著這一點,讓他徹底相信,白魁跟著阿秀在一起,肯定不會受到虧待了,也的確比跟著自己要強太多了。
  畢竟,他以前對待白魁,可都是一副“散養”的模式,任其隨便溜達,有什么吃什么,沒什么那就什么也吃不來。
  “雪妍呢?”很快,陳汐就不再多想,問起了狐姬雪妍。
  “她啊,在幫我打掃房間呢。”阿秀怔了怔,眼珠滴溜溜一轉,笑嘻嘻說道。
  “哦。”陳汐點點頭,不再多問,轉身走向自己的房間。
  三天后,冰釋天要前來九華劍派拜訪,按他推測,肯定是為了這狐姬雪妍而來,屆時,他肯定也會將二師兄盧生他們送還,所以,這時候雪妍絕對不能丟了,否則那就失去了討價還價的資本。
  “你似乎有心事?”阿秀在后邊突然問道。
  寥寥一句話,卻讓陳汐怔在當場,連阿秀這樣沒心沒肺的少女都能察覺自己有心事,這個發現讓他心中莫名地一驚。
  似乎,這一段日時間中自己的脾氣的確越來越不好了……
  他沉默許久,這才重新抬步,進入了自己房間,在冰釋天抵達前的這三天,他不算再做任何事情,要好好審視一下自己的心境。
  阿秀看著陳汐離開,笑了笑,就轉身帶著白魁玩去了。
  ……
  三天后,碧空如洗。
  陳汐從房間中走出,整個人氣質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變得更沉靜,更內斂,有一種返璞歸真的味道。
  恰似劍在匣中,龍潛于淵。
  陳汐找到了雪妍,說道:“跟我走吧。”
  雪妍似毫不意外,平靜點頭,沒有一點驚喜或者激動,反應有些異常。
  陳汐瞥了她一眼,沒多少,縱起遁光,便朝真武峰掠去。
  “快點回來啊。”碧湖之畔,阿秀抱著白魁,揮舞著瑩白粉嫩的胳膊,脆聲叫道。
  聞言,陳汐沒多說什么,但卻敏銳察覺到,一側雪妍的嬌軀不易察覺地顫抖了一下。
  他心中好笑,這些日子,阿秀總是找一些刁鉆古怪的事情讓雪妍做,顯然把她給折磨得不輕。
  很快,陳汐和雪妍抵達真武峰,拾階而上,來到那中央大殿之中。
  此時這恢弘的大殿中,早已濟濟一堂,掌教溫華庭端坐其中,兩側各是一眾地仙老祖,烈鵬也赫然在其中,坐于溫華庭下方。
  唰!
  當陳汐抵達,大殿中的目光都齊刷刷都落在了他身上,有好奇,有訝然,有欣賞,顯然對陳汐頗為感興趣。
  畢竟,這些日子以來,陳汐的名氣實在太響亮,如日中天,每天都被許多人議論著,他們想不知道都難。
  至于雪妍,直接被眾人無視了,如今他們也都已清楚了一切,包括岳池勾結冰釋天,對付西華峰弟子的事情,也都了解于心。
  雪妍雖是天衍道宗之人,更是一位地仙,但顯然,大殿中的一眾九華劍派高層對她并不感冒。
  不過,還是有人略微有些驚訝雪妍的美麗,這可是一位純血九尾狐,天生媚骨,能夠修煉至地仙級別,其魅惑力之大,絕對超出想象,一般弟子若被她看上一眼,只怕瞬間就會被勾走了三魂六魄。
  陳汐一一拜見這些宗派高層,然后就在下首落座。
  雪妍見此,像一個乖巧的侍女似的,亦步亦趨,立在了他身后,神色溫順,沒有一絲的偽作。
  見到這一幕,眾人心中又是一陣暗暗稱奇,以冥化境修為,卻能讓一個地仙強者如此服服帖帖,這陳汐果然非同凡響,名不虛傳啊。
  就在此時,大殿門外的童子突然清聲開口道:“稟告掌門師尊,天衍道宗冰釋天前輩前來拜訪!”
  “有請!”
  溫華庭端坐不動,并未起身相迎,這便是一方超級大勢力掌教的氣度了,威儀凜然,地位崇高,宛如人間界之君王,哪怕對方是天界使者,也當不起他親自相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