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76 風云變


  第一更!
  南蠻深山一個毫不起眼的山洞中。
  一個皺紋滿布,青衣銀發的耄耋老者盤膝而坐,在他的身前,還放著一枚殘破的銅錢,晦澀、神秘、幽冷的氣息從銅錢上一絲絲逸散。
  “拖于九淵方為龍……竟然是潛龍于淵之象!”
  茲茲……茲茲……
  盯著地上殘破銅錢,老者皺紋密布的枯瘦臉頰上涌出一抹無法言喻的光彩,在頭頂上,更是隱隱約約顯現出了許多神秘景象,猶如絲絲縷縷的雷芒電弧,凝結成仙鶴、龍蛇、奔馬……等等有靈性的東西,神光流轉,神秘幽邃。
  “老黿,我剛得到消息,黑猿和雷鷹被殺了!”突然一道低沉帶著磁性的聲音,傳進了山洞內,然后一個長發披肩,容顏俊美,眼眸似桃花的男子倏然出現。
  “怪不得……怪不得啊!”老者一怔,眼眸依舊緊緊盯著地上的殘破銅錢,神色中露出一抹恍然。
  “你已經知道了?”男子詫異問道。
  “青丘,天大的機緣已經來了,若你信得過我,速速跟我前往一個地方。”老者霍然起身,手執漆黑拐杖,朝外疾步行去。
  “去哪里?”被稱作青丘的中年人眼睛微微一瞇,這些年來,他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頭老黿如此激動,心中不由泛起一陣驚詫。
  “抱月山。”老者的聲音飄飄渺渺傳來,人已經消失不見。
  抱月山?
  難道是去找那個人類少年?
  在思索的時候,青丘身影一閃,如光似電,刷的一下已是消失不見。
  ……
  抱月山
  跟以往的冷清不同,今日的抱月山一片熱鬧,附近千里的大妖小妖齊齊聚集一起,攜帶著美酒、靈果、奇珍、佳肴,在山腰青松林中席地而坐,彼此交談,言笑晏晏。
  “聽說陳汐前輩在一日內斬殺了崆水洞黑猿王和紫銅山雷鷹王,這等實力真是令人驚嘆啊。”
  “的確是,陳汐前輩是我見過最厲害的紫府修士,才進階紫府境界不到半年,實力就能達到如此地步,簡直就是逆天般的天才!”
  “哈哈,我當日可是親眼目睹了陳汐前輩和黑猿王的戰斗,那玄奧莫測的劍法,無與倫比的速度……嘖嘖,沒法形容,沒法形容啊。”
  木奎聽著周圍一眾大妖小妖對陳汐前輩的討論,聽著他們言辭間毫不掩飾的贊嘆奉承,心中卻是平靜之極。
  他知道這些家伙來做什么的,黑猿王一死,附近萬里的地盤就失去了主人,這些家伙顯然已把陳汐前輩當做了這片領土的‘王’,所以才紛紛上山來示好了。
  想到這,木奎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作惡的念頭,脫口說道:“今日你們是見不到陳汐前輩了,他已前往嘯月嶺,似乎要與鯤鵬王一較長短。”
  “啊!”
  “鯤鵬王?”
  “老天!不要命了嗎?”
  喧嘩聲、歡笑聲、阿諛奉承聲……所有聲音都戛然而止,而后被一道道驚呼代替,聲音中透著驚愕,不敢置信。
  氣氛變得沉悶起來。
  “鯤鵬大王可是七大妖王中數一數二的強者……唔,木奎兄弟,老哥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
  “呃,我這才想起來,今日我家孩兒要沖關先天境界,我得回去幫他護法。”
  編織著各種各樣的理由,大妖小妖們一個個神色陰郁地匆匆告辭。
  木奎沒有挽留,端著酒杯慢條斯理地喝酒,神色平靜,對這些聞風而動,望風而逃的墻頭草,他已經生不起憤怒的心思。
  便在這時——
  刷!刷!
  兩道流光倏然出現在抱月山半空中,一個青衣銀發的耄耋老者,一個長發披肩眼瞳如桃花的俊美中年。
  “玄睛老黿王!”
  “冷星山青丘狐王!”
  那些已走至山下的大妖小妖,抬頭一望,不由戛然止步,臉上已是一片駭然之色,這兩位妖王,一個行蹤飄渺,實力神秘深不可測,一個盤踞冷星山,深居淺出,實力據說也跟鯤鵬王不相上下,他們出現在這里,又是為了何事?
  難道是為了緝拿那個人類少年陳汐?
  “你就是那個小狼妖?我且問你,那個人類少年可在山上?”青衣銀發的老黿王目光一掃,已把目光落在木奎身上,因為整個半山腰,也只剩下他一個。
  果然如此,這下那個人類少年死定了!
  山腳下,一眾大妖小妖暗自慶幸不已。
  木奎自也認得兩位神通廣大的妖王,聞言,不由一陣心驚膽顫,難道他們是來為黑猿王和雷鷹王報仇的?
  “無須擔憂,我來并非尋隙生事,而是為了拜訪一下這位人類道友,有事相求于他。”老黿王一眼就看穿木奎心思,當即溫聲說道。
  相求?
  聞言,不禁木奎一愣,山腳下的那些大妖小妖,甚至老黿王身邊的青丘狐王,也都感到一絲愕然。
  “怎么,你還不相信我的話嗎?”老黿王搖頭嘆息了一聲。
  “我家主人他……他去嘯月嶺了。”木奎結結巴巴答道,老黿王的口碑極好,起碼在南蠻深山中就沒聽誰說過他反復無常,木奎自是信得過。
  “嘯月嶺?”老黿王一怔。
  “對,我家主人的朋友被鯤鵬王抓了,主人他已前去營救。”木奎咬牙說道。
  “嗯?我聽說鯤鵬他們前些日子曾抓了不少人類修士,如今鯤鵬和墨蛟、青蟒三人正在嘯月嶺閉關,似是欲要煉制一爐血靈造化丹,莫非其中就有那個人類少年?”青丘狐王眉頭一皺,緩緩說道。
  “真是自找死路!”老黿王聞言,眸中涌出一抹不可抑制的怒火,“青丘,要不要一起去一趟嘯月嶺?”
  青丘狐王摸了摸鼻子,嘆息道:“老不死你都開口了,我能不去嗎?嗯,也是時候跟鯤鵬分出個高下了。”說著,他那桃花眼眸中滑過一抹睥睨自信之色。
  嗖!嗖!
  遁光破空,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已是消失不見。
  “太好了!才過去半天的時間,希望陳汐前輩能堅持住,有著兩位妖王相助,必然可以安然無憂的!”木奎愣愣看著遠處天空,許久后猛地驚喜大叫出聲。
  怎么會這樣?
  山腳下,大妖小妖們一個個呆若木雞,心中后悔不跌。
  ……
  “竟然能是一座大型迷陣……”
  嘯月嶺,半山腰,陳汐看著周圍滾滾涌蕩的灰色濃霧,神色機警,不敢輕舉妄動,腦海中卻是在瘋狂地思索著破陣之法。
  ……
  山腹內。
  一個約有千丈范圍的密封石室內,在石室中央位置,有著一個通體血紅的大鼎,大鼎下正燃燒著綠森森的火焰,而在大鼎上方,正有九個血色光團在劇烈涌動,一股股渾厚的藥力彌散開來。
  此刻,正有三個樣貌各異的男子盤膝坐在蒲團上。
  “這九百九十六種珍貴的靈草靈木,馬上就要被血煉之法徹底煉化,九個人類修士卻仍舊缺少一個,若三日之內抓不到,這一爐丹藥就徹底廢掉了。”一個穿著寬大黑袍,面容陰冷,眼睛泛著幽幽血光的男子皺眉說道。
  “鯤鵬大哥所說不錯,這的確是一件麻煩事,也不知黑猿和雷鷹那兩個家伙在做什么,都這么長時間了,難道還沒有抓到人嗎?”一個光頭闊口、額頭有著一個獨角的壯漢沉聲道,聲音嗡嗡,透著一股不滿。
  “嗯?”
  在獨角壯漢旁邊,一個面白無須、眸光妖異的無眉男子似是察覺什么,伸手一抓,手中已多出一枚傳訊玉簡。
  “大王,不好了,黑猿王和雷鷹王被一個叫陳汐的人類少年誅殺了……”看罷傳訊玉簡上的內容,無眉男子面色一變,失聲叫道:“鯤鵬大哥,墨蛟大哥,黑猿和雷鷹王竟然被人給殺了!”
  “什么?”
  黑袍男子也就是鯤鵬王,一把搶過玉簡,略一查看,神色愈發陰冷,聲音尖細道:“這兩個蠢物!罷了,既然如此,咱們就先煉制這一爐丹藥吧。”
  “不錯,少了他們兩個,這一爐血靈造化丹只需煉制出八顆已經足夠了。”光頭獨角的墨蛟王沉吟道。
  “嗯,如此也好,待咱們煉制出丹藥,再去幫黑猿和雷鷹報仇。”面皮白凈沒有眉毛的青蟒王笑嘻嘻點頭答應。
  “先把這些材料徹底煉化吧,待會再去收割那八名修士的血液靈魄。”鯤鵬王吩咐了一聲。
  當即,三個妖王分作血色大鼎四周,掐動手指,一道道晦澀、隱秘的法訣打了上去。
  便在這時——
  “大王,一個人類少年闖入了千幻迷蹤陣中!”密封的石屋外,一道恭敬之極的聲音傳了進來。
  “莫非是斬殺黑猿和雷鷹的那個叫陳汐的小家伙?”青蟒王怔然開口。
  “該死,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在煉化材料的關鍵時刻出現。”鯤鵬王碧油油的瞳孔里涌出一抹無奈。
  “青蟒你幫大哥護法,我去會一會那人類少年。”墨蛟王站起魁梧異常的身子,腳步如雷,轟隆隆朝密室外走去。
  “墨蛟你要小心,那小子能夠殺死黑猿和雷鷹,可絕對不是個善茬。”鯤鵬囑咐道。
  “哈哈哈……大哥就放心吧,我墨蛟可不是那兩個蠢物,竟敢闖進大哥的地盤,真是太不禮貌了。”墨蛟王哈哈一聲大笑,渾身上下粗壯的骨骼噼里啪啦作響,人已是踏步走出了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