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759 大言不慚

仙道盛會召開,十大仙門最頂尖的妖孽天才將匯聚于摩天閣,一決高下!
  這個消息轟動天下,一時之間,各大門派的高人、弟子紛紛朝摩天閣趕去,雖不能參與其中,但能夠觀摩到這一場盛會,已足以受用無窮了。
  尤為重要的是,這三年來,不可知之地和隱世圣土的傳人,紛紛入世,闖下了偌大威名,儼然成了如日中天般的存在,風頭甚至蓋過了十大仙門的弟子。
  在這種局勢下,仙道盛會召開,選拔最頂尖的天才妖孽,未嘗沒有和那不可知之地和隱世圣土傳人一爭高下的心思。
  并且據說,待仙道盛會召開之際,這兩大神秘之地的傳人,也都會到場,甚至有可能參與其中,和十大仙門的弟子一爭高低。
  這一切,都讓此次仙道盛會的意義變得非同尋常,引起了整個修行界的高度重視,所談論話題最多者,無不和仙道盛會有關。
  九華劍派參與的弟子,總計有八位,分別是沈瑯琊、洛倩蓉、常樂、寧真、龍振北、王重煥、安薇、云野。
  此八人,可謂是九華劍派核心弟子中最頂尖的存在,實力最低的也有六倍戰力!且大多擁有天賦異稟,實力遠超常人。
  不過令整個宗門上下意外的是,陳汐卻并沒有參加,而是選擇了閉關。
  掌教溫華庭的一句話,打消了眾人的疑惑,也令整個門派感到震驚——“陳汐此子,早已走在同輩中人的最遠處,其所追求,已不在自身境界之中!”
  同輩無敵,只能與己為戰,追逐更高更廣闊的天空!
  這個消息不知如何,傳到了外界,一時之間,整個修行界都嘩然不已,愕然不已,失望不已。
  要知道,陳汐怒斬燕十三,挫敗不朽靈山頂尖弟子陸平的消息,早已傳遍了修行界,已絕世天驕四字已不足以形容其煌煌戰績!
  九華劍派一尊隱世不出的老古董曾給出一句很客觀公正的評價,說他上映天機,下接厚土,傲立于天驕之上,引領時代潮流!
  這樣一個人物,居然不來參加仙道盛會,令得無數世人都失望不已,有人罵他自命清高,有人罵他浪得虛名……
  但更多的人卻都隱隱感覺到,不是陳汐不來參加仙道盛會,而是這仙道盛會根本沒引起人家的半點興趣!
  在外界議論紛紛之際,陳汐正在靜心閉關。
  星辰世界。
  唰!
  一抹通天劍氣倏然涌出,猶若重開天地,造化衍生,一劍出,一顆星辰被剖開,化作兩半隕石,呼嘯墜落。
  這是星辰世界,那億萬星辰和真正的也并無區別,直徑不知有多少萬里,卻被這一抹劍氣直接剖開一顆星辰!
  這是何等浩大凌厲的劍氣?
  輝煌而浩大,集合萬物之神秀,彌散造化之神威!
  陳汐震撼,久久不能回神。
  這一抹劍氣來自至尊蟻皇所留的白骨,筷子粗細,長有一寸,晶瑩剔透,彌散著造化神輝,表面一枚古樸符文凝聚,化作了一只螞蟻圖案。
  和陳汐至尊級冥化境修為不同,這是一位太古時期,實力通天的至尊蟻皇所留,其力量能夠和蒼梧神樹媲美,不相上下。
  陳汐至今還記得,在眾妙之門時,當那只身軀渺小之極的小螞蟻掌握斷劍,斬殺那一尊域外圣皇時,是何等的睥睨傲然,猶若一尊劍中神圣從太古中走出,容納天地造化于一身,令人不由自主就心生無盡崇敬。
  “造化……世上居然還有這等神奇而恐怖的大道奧義。”陳汐喃喃,旋即深吸一口氣,開始靜心參悟。
  這一截瑩白之骨,別看只有一寸,卻烙印著磅礴無匹的諸般奧妙,仿似將無窮玄機都囊括其中。
  其中蘊含的劍道便叫“造化之劍”!
  令陳汐吃驚的是,其中的奧妙,他雖能領會,可其中的“造化道意”卻根本連感知都感知不到,更別說去參悟了。
  這就像只能領悟其劍法,而無法揣摩其精髓,空有皮囊,缺乏了一種化腐朽為神奇的神韻和力量。
  陳汐皺眉,這還是他進階冥化境以前,第一次碰到如此困難的一種劍意,連自己那超高的悟性和河圖碎片仿似都遇到了阻礙。
  不過越是這樣,卻令他越是感覺到這“造化之劍”的不凡之處,換而言之,這樣一部功法絕對擁有驚天徹地之威,雖晦澀無比,但是若能將其掌握,其威力之大也必然超乎想象!
  陳汐略一沉吟,就不再多想,繼續參悟。
  雖然暫時觸碰不到造化道意,但先將其中所烙印的奧妙領會,或許對領悟何為“造化”會有不小的助益。
  一晃之間,十個月時間匆匆飛逝,而在外界,已經過去了一個月時間。
  “不對!這‘不朽之劍’并無固定招式,拘泥不定,只揣摩其形,而不通其意,根本是徒勞無力……”
  這一天,陳汐睜開眼睛,不禁嘆了口氣,耗費十個月的時間,卻依然無所進展,這讓他也不由感到一陣郁悶。
  造化,究竟什么是造化?
  陳汐起身,遙望頭頂億萬星辰,怔怔不語,有人說,造化是一場福緣,所以經常有人會說“送你一場造化”、“造化弄人”等等字眼。
  也有人說,造化是天地自然,無形如道,渺渺不可琢磨,所謂造化鐘神秀,便是如此。
  沉思許久,陳汐再次盤坐,抬眼望向手中蟻皇白骨,這次,他不再琢磨其中奧妙,就是靜靜地看、去感悟。
  心靜如湖,不起波瀾。
  恍惚間,他仿佛看見,廣袤的大地上,一只螞蟻離開了巢穴,獨自攀爬,它的步伐很慢,但卻很堅定,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堅韌。
  它爬上草葉,仰頭卻發現,大樹比草葉更高,于是又爬上了大樹,當抵達大樹之冠,卻又發現,原來還有高山……
  它的壽命有限,但那堅定的腳步卻從未遲疑過,路途中,它遭受過風雨的吹打、穿山甲的襲擊,甚至,有一次差點被野火燒死。
  但它還是掙扎起身,傷痕累累地前行,終于有一天,它還沒爬上高山之巔,生命卻已開始變老,開始衰弱,開始感到力不從心。
  高山不比大樹,它很高,對于一只渺小的螻蟻般,更是高的仿佛遙不可及,但它還是沉默前行,不知生死、不避艱苦、不畏險惡。
  當它攀爬上高山之巔,卻怔怔發現,原來,比高山更高的地方,是那無邊無垠的天空,是它在任何地方都能見到的地方!
  這一路的艱辛、風雨、險難……難道都是一場空?
  此時,它已沒有任何力量,它只是仰頭,望天,眼神如此的不甘,又是如此的沉默,然后它就被一陣山風卷走。
  它太渺小,被風吹向了天空,一瞬間,它看到了五湖四海,看到了日月星河、看到了那億萬生靈都在大地上茍活……
  那光怪陸離的一切、那瞬息萬變的一幕幕,猶若一道驚雷,令它靈魂都感到顫粟和悸動,它突然發出了一聲怒吼:“道!道!道!”
  第一聲時,它的聲音很微弱,被怒風淹沒,似在嘲笑它的不自量力。
  第二聲時,它的聲音已變得宏大,震碎了云層,徹響在天空,掙開了風的束縛,跳出了自身的枷鎖。
  第三聲時,它的聲音已如同大道之音,驚蕩八方,聲傳乾坤**,它那傷痕累累油盡燈枯的身軀上,涌上了一抹光。
  它手執這一縷光,撕開了這蒼穹,猶自不甘心,又斬落了其星辰!
  然后,它終于笑了,聲如雷霆激蕩:“造化,創造我之道,演繹我之路,螻蟻又如何?造化共生,萬物皆為道,何來卑賤之分?何來高低之枷鎖?”
  聲音滾滾,裊裊彌散。
  眼前的一切都消失,而陳汐已是震撼無言,心中被一股莫名的崇敬和敬服所填充,他看到了一代至尊的一生,雖卑微,卻執著!雖渺小,卻無畏!
  最重要的是,他終于知道,何為造化!
  “創造、演繹……”陳汐喃喃,神色恬靜,閉上眼睛,陷入深層次的感悟中。
  ……
  在陳汐閉關的這一個月,仙道盛會也落下帷幕。
  令整個修行界震驚的是,此次仙道盛會的第一名,卻并非來自十大仙門,而是一位來自不可知之地的儒雅青年!
  這青年,名叫邱玄書,乃是天生圣人,聰慧過人,掌握浩然正氣書,一身修為深不可測,經此一戰,徹底名震玄寰域,為各大勢力所熟知。
  這一天。
  九華劍派來了一位青年書生,直言要拜訪陳汐。
  當沈瑯琊、龍振北、安薇、常樂等人見到這青年書生時,登時呆住,此人,赫然就是那取得仙道盛會第一名的邱玄書!
  一時之間,整個九華劍派都轟動,人人都在議論,邱玄書此來拜訪陳汐,又是為了何事?難道要和陳汐切磋不成?
  連宗門高層都被驚動,溫華庭親自接待,奉為座上賓,當然,之所以會如此隆重,最重要還是因為邱玄書來自那神秘的不可知之地!
  ——
  PS:第7更10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