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762 煉化法則

劍洞三十四層。
  此地空間中到處充斥著一股磅礴的壓力,血腥濃稠,仿若實質,一側的熔漿河流中,沸騰一片,產生一道道瘋狂旋轉的漩渦,發出陣陣轟鳴聲。
  換做一般人在這里,早被那無處不在的壓力擠爆身軀,化作血漿了,即便能抵抗住這等壓力,只怕也抵不過那河流中的漩渦撕扯之力。
  方仞早已嚇得臉頰蒼白,瑟瑟發抖,若非腦海尚存一絲清醒,直恨不得死命抱住陳汐的大腿,再也不松開。
  對于才只黃庭境界的他而言,此點簡直和煉獄差不多,到處都是極度致命的兇險,他相信,若沒有陳汐,自己肯定早已死翹翹。
  轟隆隆!
  便在此時,大地顫抖,一陣暴烈的巨震轟鳴聲從遠處傳來,仿似有千軍萬馬正在朝這邊趕來一般,聲勢駭人。
  與此同時,一股濃烈、殘暴、猙獰的氣息,轟涌而至,宛若實質般,激蕩八方,其中隱隱傳來一陣刺耳無比的桀桀尖叫之音。
  陳汐眉頭一挑,有些訝然,在他神識中,數千里之外,正有近百頭血魂奔騰而來,這些血魂明顯更強大,周身血光沖霄,騰云駕霧,速度也是奇快無比,那等浩大的聲勢,簡直像一支涅槃強者大軍呼嘯而來。
  “這劍洞之內的血魂,還可以形成獸潮般的規模嗎?”陳汐問道。
  “不可能,這些血魂毫無神智,一個個嗜血好殺,哪可能一起出動了,除非是……”方仞連連搖頭,說到最后,他似是意識到什么,臉色驟然一變,失聲道:“什么?有大規模的血魂朝這邊奔來!?”
  一下子,他身體都瑟瑟發抖起來,臉色刷白一片,眼神絕望無光。
  他對血魂劍洞的情況極為清楚,然而正是因為清楚,他才越明白,大規模血魂出現意味著什么,尋常弟子一旦碰到它們,除非及時捏爆傳送玉符,否則絕對是有死無生!
  方仞已經來過不止一次劍洞了,每一次都消耗了他大量的門派貢獻值,若他再無功而返,所剩的貢獻值已不夠他再前來一次。
  那也意味著,他所獲的御寶天蠶蟲卵根本沒了生還的可能……
  一股強烈的不甘心涌上心頭,方仞只感覺自己倒霉透頂了,好不容易才抵達劍洞三十四層一次,偏偏就碰上成群的血魂,這讓他又是驚慌失措,又是欲哭無淚。
  陳汐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他能看出,這黃庭境的小家伙還很年輕,心性不穩,一時驚慌也在所難免。
  很快,那成群的血魂裹挾滔天血腥戾氣,出現在視野之中。
  見到這一幕,方仞一下子就心死了,慘然道:“師兄,逃吧,這不是咱們能抵抗的……”
  逃?
  陳汐怔然,旋即就明白了方仞所想,不禁大笑。
  方仞氣急敗壞:“師兄,都這時候了,你怎么還能笑得出聲!?”
  陳汐笑道:“為什么不能笑?”
  方仞愈發氣急敗壞,甚至懷疑自己這位師兄是不是腦袋進水了,面對這上百頭血魂,能笑得出來的除了極其厲害的存在,還……
  想到這,他突然呆住,意識到一個問題,眼前這位師兄,似乎直至如今現在也沒說他究竟修為如何。
  唰!
  就在他一愣神的時候,陳汐突然探手,駢指為劍,于虛空中一劃而下,一抹劍氣爆射而出!
  這一劍,仿若開天辟地,演繹無窮玄機,橫亙天地,所過之處,一頭頭血魂猶若紙糊般,分崩離析,斷肢橫飛!
  僅僅一劍,那尚在百里之外的上百頭血魂橫死當場!
  嘶!
  方仞倒吸一口涼氣,整個人呆滯住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那可是上百頭實力堪比涅槃境的血魂,就是冥化修士來了,又有幾人能輕松做到這一步?
  “前……前輩……您究竟是……是何人啊?”方仞牙齒都打顫,終于明白,眼前這青年絕非尋常人了,說不定就是輩分嚇人的老怪物!
  “我哪是什么前輩,嚴格意義上講,其實咱們皆是師兄弟。”陳汐說著,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倒是忘了,你來此地,是需要搜集血魂的。”
  提及血魂,方仞也被轉移了注意力,看到那滿地的血魂尸體正在漸漸化作血霧消失,禁不住心中又是一陣肉疼,好多的血魂啊,足以喂養御寶天蠶多少天了……
  “不過不用擔心,待會,我幫你索要一些就是了。”
  陳汐笑道,眼睛卻遙遙望向遠處,之前他就察覺,這群血魂出現的很不正常,用神識一查探,果然就發現,在遠處正有一群人趕來。
  換句話說,這群血魂的出現,十有**就是被這些人所驅逐的。
  “索要?”方仞怔怔,疑惑不解。
  就在此時,遠處突然傳來一陣嘩然,一群五彩斑斕的遁光呼嘯著,出現在了遠處。
  “該死!那些血魂呢?”
  “是啊,咱們一路追擊,怎會無緣無故就消失了?”
  “可恨啊,這次咱們進入此地,費了不少力氣,才找到一處血魂巢穴,用秘法將其全部引出,本要擒下它們,煉制為法寶,如今卻居然不見了!”
  “再找找,說不定就在附近。”
  “那些好像是……東華峰的真傳弟子!”方仞驚詫,沒想到呼啦一下,居然出現了這么多同門師兄,并且看情況,似乎都是為了剛才那群血魂而來。
  “對,是東華峰的弟子。”陳汐點頭,他看到了不少“熟人”。
  “師兄,你……你……該不會是想向他們所要血魂吧?”方仞似意識到什么,結結巴巴說道。
  “有什么不妥嗎?”陳汐反問。
  “這……”方仞徹底無語,難道這位師兄不知道,東華峰峰主岳池雖然叛變了,可東華峰弟子依舊是四大真傳山峰中勢力最大的?
  “那里有人!”
  “快,快去問問,可曾見過那些血魂!”
  “咦!不對,那人的模樣我怎么很熟悉……”
  “老天!竟然是他!”
  那群東華峰弟子一邊嚷嚷著,一邊朝此地掠來,當看到陳汐時,臉色都是一僵,所有聲音戛然而止,目光中無不流露出深深的忌憚和畏懼。
  雖然已經過去四年,可上次遭受的慘重教訓,猶如夢魘般,時常浮現心頭,至今令他們難忘,此時,再見到這個睥睨強勢的煞星,他們渾身一軟,差點就從半空中栽下來。
  氣氛,鴉雀無聲,死寂一片!
  “你們也在搜捕血魂?”陳汐問道。
  眾人連連點頭,唯恐慢了一分,再得罪了眼前這煞星。
  “那好吧,把你們身上的血魂交出來,這次就放了你們。”陳汐隨口吩咐道,之前,若是換做其他人,只怕早被這上百頭血魂逼到絕路了。
  這些責任,都得由這些東華峰弟子承擔,若不是他們,血魂焉能聚集成群,四處肆虐奔騰?
  聞言,眾人頓時猶豫不已,他們費勁千辛萬苦,冒著極大問些,才抓捕一些血魂,就這么交出來,他們心中也頗為不甘。
  “不愿意?”陳汐皺眉,淡然問道。
  眾人頓時激靈靈打了個寒顫,皆都乖乖走上前,交出了一個個儲物袋。
  陳汐一劃拉,直接將這些都交給了方仞:“收好之后,還是趕緊離開這里吧。”說罷,他抬眼一掃這些東華峰弟子,縱身而去。
  臨走前,他又在方仞身體四周布下了一層禁制,能保證方仞不被此地的壓力擠爆身軀,方才離開。
  方仞徹底呆住了,懷抱著一大堆儲物袋,怔怔出神,
  那位師兄他……究竟是誰?
  竟然讓這些東華峰弟子都如此畢恭畢敬,惶恐不安,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旋即,他就猛地驚醒起來,戒備地看著四周那些還沒離開的東華峰弟子,將懷中的儲物袋又抱緊了一份,心中又糾結起來。
  那位師兄離開了,他們若再向自己討要的話,是還,還是不還?
  那些東華峰弟子見此,氣得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白白送出一大堆血魂不說,還被人防賊似的盯著自己,連一句感謝的話都沒有,這簡直是……喪盡天良!
  當然,他們自然不敢再向方仞索要,雖然對方僅僅只是個黃庭境的外門弟子,可有陳汐為依仗,他們哪還敢動手?
  “唉,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白白給人做了嫁衣。”
  “噓,小聲點!你不想活了?”
  “走走走,再去抓捕一些就是了,這次碰到這個煞星,能不被他教訓,已經是咱們的運氣了。”
  眾人唉聲嘆氣,再懶得搭理方仞一眼,轉身離開。
  “各位師兄,他……究竟是誰啊?”方仞再忍不住心中好奇,大聲問出了口。
  半空中,眾人腳下一趔趄,差點栽倒下來,這家伙居然連陳汐都不知道!?
  “陳汐!”
  臨離開前,一名東華峰的弟子給出了答案。
  陳汐?
  方仞喃喃,旋即如遭雷擊般,渾身一僵,失聲道:“竟然是陳汐師兄!他他他……”
  “他”了半天,也再沒說出一個字,只把方仞臉頰憋得通紅,神色已是亢奮到了極致,最后才蹦出一句結結巴巴的話來:“牛!真他媽牛!”
  ——
  ps:距離第10更只差一步之遙!第10更在2點半左右!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