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77 墨蛟王


  第二更!
  迷霧重重,仿似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
  陳汐的神魂念力僅能覆蓋十丈范圍,超過十丈便會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彈回來了,這令他愈加小心。
  陣法,簡單點說就是由一個個鐫刻著繁密符紋的符,以遙相呼應的方式組成‘陣’,這種陣與天地融為一體,而具備了‘法’的威力。
  換句話說,有符才有陣,那充滿玄妙奧義的繁密符紋,才是一座陣法的核心。
  陳汐制符多年,于符箓一道上浸淫極深,悟性也極其之高,但尋常所制作的符箓無不都是一些基礎符箓,面對眼前這座千幻迷蹤陣,也是束手無策。
  不過,雖然眼前的陣法他無法輕易破除,可是還是能夠辨別出,用來鎮壓這座陣法陣基的法寶,應該皆是入階法寶。
  而入階法寶,只有紫府修士才能煉化操控!
  “這明顯是一座入階陣法,也太不可思議了,難道這南蠻深山中還有一位符陣師級別的妖修么?”
  陳汐不敢大意,眼前這座大陣雖只是一個迷霧幻陣,但誰知道其中是否暗藏殺機?此刻這座大陣明顯還沒有完全發動,否則自己絕不會像現在這般沒有壓力。
  “必須破陣!”
  “若等到陣法發動,自己的處境必然已變得危機重重!”
  時間緊迫,陳汐操縱著強大的神魂念力,猶如一根根觸手一般,朝四面八方擴散而去。幸虧他的符道根基扎實無比,又對符道的領悟力極為驚人,否則也根本不可能從星辰秘境中走出來。此刻靜心體悟之下,倒也令他抽絲剝繭一樣的發現許多玄妙所在。對陣法一道也是有了諸多領悟。
  “嗯?”陳汐忽然感到一陣心悸。
  就在這時,一聲低沉嗡嗡的咆哮隆隆傳進了大陣中:“孩兒們,去!殺了那人類少年!”
  “殺!”
  “殺!”
  伴隨著一陣陣瘋狂嗜血的大叫聲,忽然,遠處的大霧倏然從中間分開,猶如開啟了一扇‘門’一樣,隨即如同潮水般的大妖小妖轟然涌了進來。
  握著雙叉的狼妖、提著鐵棍的熊妖、背生雙翅的蝙蝠妖……一個個神情瘋狂猙獰,嘶吼咆哮著向陳汐沖來。
  見此,陳汐反而松了口氣,這些大妖小妖才最高的才只有先天境界,不過由于數目眾多,他也不敢稍有大意。
  紫府之境,雖說能夠橫掃一切先天修為,但身處千軍萬馬之中,尤其是不能飛遁于空的情況下,亂槍亂刀沒有眼睛,偷襲陰招也是不斷,沒有哪個紫府修士敢保證全殲百倍千倍于自己的敵人。
  不過,陳汐早在先天境界時便已能夠碾壓同等境界的存在,如今不僅進階紫府之境,武道修為也已臻至道意境界,也是不懼這種人海戰術。
  刷!
  如同游龍入海,靈鶴歸巣,陳汐身影如風,迎頭朝那些大妖小妖殺去。
  撲哧!
  陳汐一劍刺入一個藍發魚妖的鱗甲之中,把他的心臟此處了一個孔,隨即身影一晃,躲開幾個偷襲的妖類,反手一劍劃出,又有五個妖類的喉嚨被割破,血流如注。
  揮劍!
  殺妖!
  躲避!
  再揮劍!
  ……
  陳汐沖入妖群中,身體有如渺無蹤跡的疾風,庚金劍竹似流星潑灑,氣息慘烈,氣勢越來越鋒利,砍瓜切菜似的橫沖直撞。
  他不敢稍有猶疑,不敢在同一個地方停頓一秒,純粹下意識地騰挪轉移,像一頭沖進沙丁魚群中的鰻魚,攪亂四周,攪亂戰局,借著一切混亂來避免被包圍困住。
  不過即便如此,還是有些冷槍暗箭如同伺機在一側的毒蛇一般,精準地命中陳汐,幸好他的煉體修為已有先天圓滿境界,倒也沒有收到傷害。
  這也令陳汐的神經愈發緊繃起來。
  最為磨練人意志的戰斗,無疑是在沙場上搏殺,面對千軍萬馬,刀劍叢林無所畏懼。一人一劍,面對妖類大軍的廝殺,孤軍奮戰,考驗的便是勇氣、智慧、力量!
  噗噗噗噗……
  濃稠的血液一股股飆射而出,遍灑半空,撲鼻的血腥濃郁的快要化不開,慘烈至極。
  啊!啊!啊……
  凄慘如鬼泣的吼叫此起彼伏的響起,一頭頭大妖,在自己劍下消失,每一個妖類被自己刺死的時候,陳汐的殺意就更鋒銳凌厲,猶如一柄正在被磨練得鋒芒畢露的寶劍。
  猶如一尊死神,不停的收割著生命。
  陳汐的沒有受到血腥的刺激而瘋癲,沒有對那些慘死劍下的大妖產生憐憫,意識冷靜之極,猶如冰霜剔透。
  “嗯?”
  陳汐似是察覺到什么,霍然扭頭,一抹彎刀,殘月一般出現在瞳孔之中,如鬼神突然從幽冥之中爬出,氣息恐怖幽冷。
  此刻他正陷入六個大妖的圍攻之中,原本一劍便可破開困局,然而隨著這一抹彎刀的出現,卻硬生生把他逼入兩難之地。
  躲避彎刀,就要遭受六個大妖的攻擊,反而來則又會遭到彎刀斬殺。
  不得不說,這個偷襲者對戰局的把握極為精準,在一瞬間已把陳汐剛才拼殺出來的優勢化解,瞬間陷入絕境。
  似乎……已經是個解不開的死局。
  “終于抓到這一絲機會了啊,這小子的確棘手,可惜還是要死在我墨蛟手中。”遠處,光頭獨目,身材魁梧粗壯的墨蛟王忍不住得意的笑了,瞳孔里盡是殘忍猙獰之色。
  但是,下一刻他的笑容便即僵固。
  異變發生了。
  咻咻咻咻咻咻……八柄幽寒鋒利的飛劍驀地出現在陳汐身體四周,恰似電抹穿云,眨眼間已割掉周圍六個大妖的頭顱。
  幾乎在飛劍出現的同時,陳汐手中庚金劍竹一招長風破浪,帶著無可匹敵的氣勢,狠狠斬在迎頭而至的彎刀上。
  鐺!
  刀劍相交,發出一聲刺耳欲聾的尖利聲音,而后陳汐借著這股相撞的力量,身子如風掠影,飄飄然已退后數十丈距離。
  “這等實力也算不錯,你們后退,我來招呼招呼這位人類小朋友。”
  低沉嗡嗡如悶雷的聲音,從遠處響起,陳汐這才發現,一個光頭獨角的魁梧大漢,手握幽藍彎刀,正自朝自己走來。
  那幽藍彎刀,如一泓湖水一般,又長又寬,刀刃寒光流轉,足足有六尺長,簡直能跟長戟相媲美了,不過刀刃要更寬。
  嘩啦啦~~
  那些大妖小妖早已被陳汐殺得嚇破了膽,聞言,如蒙大赫一樣,紛紛撤離,留下滿地血水橫流的尸體。
  場中只剩下陳汐和墨蛟王。
  “庚金劍竹?我這葵水極光刀可是黃階上品法寶,竟然砍不斷一截未經煉制的庚金劍竹,真是一件好寶貝啊。”
  墨蛟王目光一掃陳汐,當看清楚陳汐手中的長劍模樣,眼神中毫不掩飾地流露出熾熱貪婪之色。
  陳汐也在打量墨蛟王,八柄玄冥飛劍滴溜溜飛舞在身體四周,緊握庚金劍竹,心中無比謹慎,因為從墨蛟王身上他感到一股無形的壓力,霸道兇殘,氣息之強橫,似乎要比雷鷹王還要更勝一籌。
  這家伙應該就是墨蛟王,那頭據說在月亮湖修道五千年之久的蛟龍!并且這家伙頭生獨角,明顯也是蛟龍一族中的異類,實力恐怕要更加強悍。
  “唔,你叫陳汐?讓我想想,我好像之前就聽過你的名字……”墨蛟王似是想起什么,想了想,這才一拍腦袋,叫道,“我抓的那些人類修士中,好像有幾個家伙談論過你,原本還打算抓你呢,畢竟煉制血靈造化丹還缺少一個人類修士,想不到你竟然送上門來了,哈哈哈。”
  陳汐一怔,難道是杜清溪他們?
  “杜清溪、慕容薇、蒼濱、端木澤……這些名字你應該知道吧?”墨蛟王神色戲謔,悠悠說道。
  陳汐沉默不言,臉色卻是愈發冰冷起來,果然,果然這些妖王要拿他們煉制丹藥,俞浩白并沒有騙自己。
  “你大概還不知道什么是血靈造化丹吧,嗯,其實很簡單,就是拿你們人類修士的血液和魂魄為主藥,配合一些天材地寶煉制出的神奇丹藥。”
  墨蛟王舔舐了一下嘴巴,森然笑道:“而你來的很巧,我們正打算抽取那些人的血液和魂魄呢,加上你一個,恰可以補足九人之數,再好不過了。”
  “這墨蛟王明顯是要激怒于我,并且還在故意拖延時間,自己可千萬別上了他的當,杜清溪他們不是還沒死嗎?斬殺了這頭墨蛟,再去救出他們就行了!”
  想到這,陳汐抬眼望向墨蛟王,胸腔間已是殺機迸射。
  “這小子心智不錯啊,看來黑猿和雷鷹死在他手中,倒有可能是真的。”墨蛟王注意到陳汐的神色,不由心中一凜。
  便在這時——
  “死!”
  陳汐施展神風化羽遁法,瞬間消失在原地,下一刻,肆虐狂暴的颶風降臨,籠罩著數百丈的范圍。
  風聲嗚嗚呼嘯,鋒利如劍刃,一時之間萬千劍刃仿似瓢潑大雨,隆隆席卷向對面的墨蛟王。
  嗤啦!
  虛空仿似被割破,這狂暴的颶風蘊含著道之意境,以劍法施展出,就化作了凌厲無匹的劍意,如風似電,摧枯拉朽,威力極為驚人。
  “找死!”
  墨蛟王呆了呆,似是沒想到陳汐說動手就動手,面色一沉,大步朝前一跨,手中葵水極光刀在一瞬間劈斬出成千上百的凝實刀芒,仿似一枚枚幽藍色的殘月,聲勢浩蕩,飆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