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764 白驚辰

嗤嗤!
  這是一塊雞蛋大小,通體紅銹色的古怪東西,似鐵非鐵,似玉非玉,表面纏繞著絲絲縷縷的濃烈血氣,發出嗤嗤的腐蝕之音。
  就像一塊金屬,正在被侵蝕,散發出一種令人心悸的波動。
  這塊東西是那血袍男子隕落后所留,墜落地面時,直接在地面砸出一個深不可測的窟窿,仿似極為鋒銳和沉重。
  此地,它整被陳汐托在手掌上空,仔細查探。
  “古怪,這絲絲縷縷的血氣居然交織成一種古怪符陣,深深烙印進了這塊物品中,用一般方法,根本難以將這些血氣剔除掉。”
  陳汐訝然,他一眼就看出,這東西表面的絲絲血氣,居然凝練若法則般,看似纖細,實則一根根都凝練無比,糾纏成符陣,愈發的堅韌凝練,以他如今的力量,居然無法將其一一破解了。
  當然,如果用蠻力的話,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這塊通體紅銹色的古怪東西,能被那血袍男子看中,明顯是一種寶物,并且也是其身上唯一留存下來的東西,陳汐可不忍心將其破壞掉。
  旋即,他心中一動,想起了黃泉水的妙用,但想了想,他還是暫時摒棄了這個想法,萬一失敗,這物品可就徹底毀了,還是先看看,此地其他血魂身上,是否也有此寶物,然后再做決定也不遲。
  略一打量四周,陳汐再次朝前行去。
  和血袍男子一戰,令他信心大增,大致能判斷出,自己如今的實力,擊敗尋常的地仙一重境強者已不在話下。
  不過極限究竟在哪里,他也不清楚,但心中卻很期待。
  小心翼翼前行。
  一炷香之后。
  陳汐驀地停止腳步,有些疑惑,這劍洞五十六層的血魂,似乎極其至少,除了之前遇到那個血袍男子,他行走至今再也沒遇到一個!
  這很不正常,按照他對血魂劍洞的理解,雖然說越往下,血魂的實力越強,數量也越少,但也不能少成這般模樣。
  這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難道在自己來之前……就已經有人在此歷練過?
  陳汐皺眉沉吟片刻,縱身化作一抹流虹,朝下一層劍洞沖去。
  劍洞五十七層。
  陳汐甫一進入,就立即運轉真元,這里的壓力比五十六層大了一倍有余,令得他也是渾身一沉,感覺肩膀上像扛著一座大山般,無比的沉重。
  他正想吐一口氣,緩解壓力,但是嘴巴剛張開,又立刻閉了起來,他怕自己一吐氣,造成體內壓力和外面壓力的不平衡,胸骨瞬間壓塌,受到傷害。
  抬眼打量四周,陳汐頓時發現,如果不憑借神諦之眼,神識在這里受到的限制更大,只能探索十里范圍!
  要知道在劍洞五十六層時,他的神識可是能探尋百里范圍的,只相差了一層,所能探出的范圍居然縮短了十倍。
  這個發現,令陳汐心中也愈發小心起來。
  按照他推算,劍洞再往下,每一層的壓力會翻倍增加,并且神識受到的限制,也會隨之提升。
  或許只有領悟出“仙念”的地仙強者,方才能在此地查探一切。
  神識之上,便是“仙念”!
  只有歷經地仙第一重“青罡天劫”之后,方才能夠掌握,其力量比神識更為強大,但最重要的是,仙念的查探,已經能夠感受到天道法則的存在!
  正如修士的神識所能感悟到的是天道之奧義,而地仙老祖的仙念已經開始去碰觸和感知天道之法則了。
  神識在這里受到限制,其實也很正常,這劍洞第五十五層之下,本就是地仙老祖才能抵達之地,冥化境修士進來,所受限制必然會很多了。
  這無關修為和戰斗力如何,純粹是一種境界上的限制。
  陳汐哪怕如今能輕易滅殺地仙一重境強者,但限制于自身修為,在此地所受到的一切影響,自然會大大增加。
  想清楚了一切,陳汐抬步朝遠處行去,一邊警惕四周,一邊感受著四周壓力帶給自己的一些影響。
  “好慢!”
  他很快就發現,自己體內的真元運行速度,變得緩慢起來。
  以往,他一經催動功法,真元會高速運轉,好似奔騰的河流,浩浩蕩蕩,迅捷之極。但是在這劍洞五十七層中,真元運轉的速度降低了兩倍有余,每前進一步,都無比艱難,好像經脈被淤積了般。
  “身體、神魂、真元都處于壓制,若是在此地修煉,或許能激發出不少潛能……”陳汐沉吟,隱約了解到劍洞壓力對修行的一些作用。
  就是要用無比的壓力逼迫出你的極限,讓你在極限中更快的提升,當然,壓力過大也不是好事,畢竟一個人的潛力不是一下子就能逼迫出來的,必須要有一個度,過度的話,重傷都有可能,更別說提升實力了。
  不過陳汐發現,真元運轉速度變慢,也不是一件壞事,有些時候,運轉速度太快,容易錯過很多微妙細節之處,跟囫圇吞棗差不多。
  而現在運轉速度慢下來,陳汐對能夠清晰觀察到真元運轉時的細微變化,每一次運轉其實都有微小的區別的。
  經脈穴竅,密布于身軀,真元運轉于其中,因位置、韌度、寬窄的不同所產生的效果也不一樣。
  例如有些經脈上,有利于真元加速循環,卻因為寬窄不同,容易造成真元的波動,而有些經脈雖然纖細,可對真元的凝聚,有著無可替補的作用等等。
  這樣細小的發現,雖然極為不起眼,但卻讓陳汐心中一動,自己如今已經將周身經脈穴竅上篆刻滿各種符紋,想要再改善或許可以從這些方面入手……
  轟!
  就在陳汐一邊前行,一邊沉思之際,遠處突然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仿似有戰斗在遠處發生。
  陳汐霍然抬眼,遙遙望向那邊,“果然有人搶在自己前邊,來此地斬殺血魂嗎……”
  唰!
  下一刻,陳汐已化作一抹流虹,飛掠而去。
  他很好奇,又是哪位宗門長老在此磨礪,居然這么狠,掃蕩了劍洞五十六層,又跑來五十七層掃蕩來了。
  “第一!我一定要奪回我的第一!殺!殺!殺!”
  越來越靠近,一陣大喝聲清晰傳入耳中,陳汐施展神諦之眼一看,臉上頓時浮現一抹古怪之色。
  遠處血褐色的廣袤大地上,正在上演一場驚天戰斗。
  一頭巨大如山、似虎似牛,長著一對巨大羽翼的血魂,正在和一個披著深紫色道袍,腰束一截軟金鑲珠玉帶,五官俊秀的青年激烈廝殺。
  那青年赫然正在神華峰核心種子弟子沈瑯琊!
  他原本是個氣質飄渺靈秀的俊美男子,可此時,卻劈頭散發,一臉兇悍,猶若瘋魔般,正在浴血而戰,一身深紫色道袍都沾滿了鮮血。
  陳汐臉色古怪就古怪在這里,他原本還以為,是宗門哪一位地仙長老在此歷練,卻沒想竟是這個家伙。
  他這是怎么了?
  為何要如此拼命磨礪實力?
  陳汐能夠看出,沈瑯琊的氣息的確比以前變得強大不少,戰斗時,渾身都散發出一股強勢迫人的勇悍之氣。
  他的對手,明顯是一頭太古兇獸窮奇的魂魄所化的血魂,力大無比,兇惡無比,利爪血光流竄,撕裂山岳大地,且其速度如瞬移,極為兇厲殘忍,其實力比陳汐之前所見的血袍男子還要高出一籌!
  沈瑯琊居然能和它激戰至此,可見他這些年也并沒有虛擲光陰。
  “死!給我死!我沈瑯琊才是第一!才是神華峰弟子最強的!”沈瑯琊暴喝連連,下手凌厲狠辣,仿似把那窮奇當做了某個假想敵般。
  陳汐摸了摸鼻子,他知道,這家伙的假想敵恐怕就是自己了,他實在想不到,失去神華峰核心弟子第一之位,居然會對沈瑯琊造成如此大的刺激,都這么多年過去,依舊會對此耿耿于懷。
  其實細說起來,陳汐和他并無什么大仇,只是在那一次試劍大殿上,這沈瑯琊太過目中無人,頤指氣使,被他袖袍一揮,就甩出了擂臺,風頭也被他遮蓋下來。
  那是他們兩人第一次相見,從那以后兩人便再無交集,陳汐又哪會想到,這家伙會對此產生如此大的執念?
  搖了搖頭,陳汐打算離開。
  然而就在此時,突然,遠處戰場中又多出一道血魂來,甫一出現,就和窮奇一起聯手,頻頻朝沈瑯琊廝殺!
  這是一頭模樣極其古怪的血魂,像一只口袋般,通體血紅,有六只腳,四對羽翼,卻沒有面孔,實力卻極為恐怖,居然能夠空間挪移,在虛空中鉆來鉆去,每一次出手,都像是偷襲般,無跡可尋,令人防不勝防。
  一瞬間,沈瑯琊神色變得驚怒,甚至有一絲慌亂,身上更是在這一剎那功夫,多出了不少入骨傷痕,鮮血飛灑。
  局勢一下子變得明朗起來,而沈瑯琊的處境,已是變得岌岌可危。
  尤為讓沈瑯琊駭然的是,他直接捏爆傳送玉符之后,居然沒有產生任何效果!似乎,這片空間被禁錮了一般。
  大意了!
  居然又出現一頭地仙二重境的血魂,難道我沈瑯琊要命喪于此?
  沈瑯琊心中泛起一抹濃濃的不甘,他不畏死,可卻極為不甘就這樣死掉,因為他還要奪回自己的第一,奪回自己昔日的榮耀!
  轟!
  窮奇血翼一震,產生雷暴之音,下一刻,已飛臨沈瑯琊頭頂,巨爪如神魔之手,狠狠撕抓而下。
  而與此同時,那另一頭模樣古怪的血魂,從沈瑯琊背后的虛空中鉆出來,悄無聲息地襲殺而至……
  ——
  ps:今天1更吧,昨天十章拼得實在太狠,到現在渾身乏力,思路全無,金魚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就是新的一月,兄弟姐妹們放心,決不會剛爆發完這么萎了,相反,金魚會更努力!
  另外,抽獎活動結束,請搶到6、8、16、18、26、28的小伙伴和俺扣扣1343802235聯系,加q需要截圖和縱橫id驗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