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768 師兄是誰

灰衣老者皺眉道:“你還不死心?”
  不等陳汐回答,他便揮袖道:“罷了,說與你聽聽也無妨。”
  原來,這血魂劍洞五十九層之下,第六十層之內,存在著一種雷電禁域,可怕無比,比這第五十九層的重力禁域厲害了不止十倍。
  一般而言,也只有地仙三重境以上的地仙強者,方才能夠安然進入。
  在數十年前,灰衣老者和其他幾位宗門長老聯手來此,為的便是劍洞六十層雷電禁域中尋覓一塊足足有小山大小的混沌母晶!
  可惜,這么多年過去,灰衣老者他們也并未尋覓到,原因就出在劍洞六十層內的雷電禁域之中,居然誕生出了一尊擁有無上靈智的雷靈!
  那雷靈,乃是由一頭血魂蛻變,能夠化作一縷縷閃電藏匿于雷電之中,極難被發現,并且其實力恐怖,堪比地仙四重境存在!
  這雷靈的存在絕對是個異數,千百年也不曾見一次,就是劍洞第六十一層以下,也很少會誕生出這樣的存在。
  也正是這頭雷靈,將那一塊混沌母晶給藏匿了起來,令得灰衣老者等人,在其中尋覓了十多年,也沒有找到其蹤跡。
  非但如此,他們還經常遭受到這雷靈的偷襲,受到了不少傷害,若非他們人多勢眾,甚至都可能有性命之憂!
  也正因此地太過危險,灰衣老者才會被安排在這劍洞五十九層,告誡其他門人,不要嘗試踏入其中。
  “雷靈、小山大小的混沌母晶……”陳汐聽完,也不禁心驚,若是那樣的話,那劍洞第六十層內還真危險之極。
  “走吧,走吧,此地非你久留之地。”灰衣老者淡淡道。
  陳汐聽得心中頓時煩惱起來。
  他此來劍洞,唯一的目的就是淬煉己身,磨礪自己參悟十年的“造化之劍”,并且通過這些天的歷練,他的實力也的確得到了飛速的蛻變和提升。
  雖說直至走到現在,他遇到的壓力和危險越來越大,但捫心自問,卻并沒有逼出他的極限來。
  換句話說,這之前的壓力,還在他可承受范圍之內!想要讓他就此離開,心中自然不會甘心了。
  陳汐沉默遲疑了片刻,隨即一咬牙,轉頭便走,很快就進入了那無盡的壓力區域,艱難地行走其中。
  “果真走了?沒想到這小家伙倒也并非恃才傲物之輩。”
  見陳汐如此果決的離開,那灰衣老者微微一怔,旋即搖頭:“也對,這小家伙實力雖然逆天,但終究只是冥化境,進入劍洞六十層也是兇多吉少,最明智的決斷就是離開。”
  然而,下一刻,他就怔住了。
  因為他清晰看到,陳汐并非是離開了,而是選擇在那重力禁域之中修煉!
  “小家伙,不怕在其中修煉,一個不好會傷到了自己?”灰衣老者忍不住開口。
  陳汐神色平靜,不時以劍箓破開壓迫而至的力量,說道:“有前輩在一側護法,晚輩哪可能會出事?”
  灰衣老者一呆,旋即大笑:“好一個陳汐,倒也算有趣之人,那你就安心在其中修煉吧,真堅持不住的時候,老夫自然會出手相助。”
  說罷,他笑容一斂,也陷入了打坐之中。
  ……
  重力禁域是個極其特殊的場域,邊緣的壓力最小,越是往深處壓力就越強。
  陳汐此時,就在其中淬煉“造化之劍”。
  一道道玄妙衍生、演繹造化的劍氣沖霄而起,縱橫八方,絞殺斬斷一股股從四面八方用來的恐怖壓力。
  這就像在和一種無形的對手在廝殺,自己一旦停下來,就會被恐怖壓力狠狠作用于身上,遭受重傷。
  整整七天七夜!
  陳汐沒有停手一次,更沒有休息片刻,這得益于體內蒼梧幼苗的補充,但盡管力量時時刻刻處于巔峰狀態,但他的身心卻已達到了一種極限。
  他渾身的肌肉酸脹難耐,像被灌鉛了一樣,他的心神更憔悴到了極致,連思維都一片空白!
  這時候的他,就像一只靈魂出竅的木偶,舉手投足,都帶著一絲凝滯、僵硬的味道,已忘記了四周一切。
  甚至,他渾然沒有注意到,自己手中施展出的劍氣,正在發生著怎樣一種驚人的變化!
  嗤嗤!
  劍氣呼嘯,縱橫八方,其尖嘯之音漸漸變得低沉、變得凝重、直至后來,甚至再聽不到一絲聲響,悄無聲息。
  然而那種力量,卻越來越恐怖,每一道劍氣,都能輕易撕碎萬丈范圍內的壓迫之力,令得他身體四周,宛如形成一個真空地帶。
  那種感覺,就像在這真空地帶之中,他就是至高無上的造物主,正在以手中之劍創造和演繹所有一切的玄機變化,劍鋒所及,造化橫生!
  漸漸地,無聲的劍氣,變得愈發空靈和剔透,達到了一種極致,劍身每一次揮起,都像一種種玄機在衍生和創造,璀璨玄奧到了極致。
  當這種無聲、凝重、璀璨、空靈無比的劍氣大道最極致,陳汐手中的動作也越來越慢,每一次揮起劍箓,都像一只螻蟻在拖動一座十萬大山。
  直至后來,他手中的劍箓緩慢到突然停止了下來,那一剎那,無窮的壓力再次從四面八方轟涌而來。
  然后就在這股壓力剛剛抵達,還未碰觸到他的身體,他手中的劍箓若橫亙宙宇的星河如同一卷而下!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若混沌初開時的地一聲雷霆,震蕩在整個劍洞五十九層!
  “咦!”
  峽谷前,灰衣老者渾身一僵,霍然睜開眼睛,然而就震驚看到,一股無法言喻的恐怖劍氣,正在重力禁域中擴散,向四面八方擴散。所過之處,天痕崩碎,大地塌陷,天地都像被揉碎、攪亂、毀滅!
  整個重力禁域,簡直像被一只巨手狠狠揉搓了一遍,滿目瘡痍。
  灰衣老者心中咯噔一聲,那無匹恐怖的劍氣居然擴散到他這邊來了……
  砰!
  哪怕已運轉修為,灰衣老者依舊被這股劍氣震得渾身一震,倒退出十多步,這才穩定身軀,而其臉色已是變得凝重震驚之極。
  這是什么劍氣!?
  要知道,他可是地仙四重境的修為,早已修煉了不知多少年,如今,居然被這一股劍氣,不!是劍氣余波震得連連后退,這等劍氣若是直接劈向自己又該是何等的可怕?
  而這一切,難道都是陳汐那小家伙所為?
  灰衣老者驚疑不定,發現自己還是有點低估這個初次見面的后生晚輩了。
  直至許久之后,那重力禁域之中的劍氣才消弭一空,而方圓萬里之內的地面,早已是溝壑縱橫,滿地瘡痍。
  細細望去,那地上一道道觸目驚心的溝壑上,皆都兀自旋轉著一絲凌厲劍意,光是感受其氣息,都令人心悸。
  而在重力禁域中央,陳汐持劍而立,一動不動,猶若泥塑的雕像,雖不發一語,卻給人以不可撼動的味道。
  “小家伙,沒事吧?”灰衣老者開聲問道。
  沒有應答。
  灰衣老者眉頭一皺,分出一縷“仙念”查探而去,然而還未碰觸到陳汐的身軀,就被一股無形的劍氣擋回。
  甚至,若再慢上一分,他這一縷仙念就會直接被斬斷了!
  這一幕令得灰衣老者心中又是一跳,甚至有些不敢輕舉妄動了,這種感覺出在他一個活了一把年紀的老家伙身上,若傳去非被羞死不可。
  可偏偏地,他此時卻凝重認真之極,因為他發現,陳汐這個晚輩太讓人意外了,簡直就像個怪胎般,根本不能以常理來度之。
  以冥化境修為,闖入劍洞五十九層,施展無匹劍氣,光是余波都把自己逼退數十步,這等壯舉,又豈是一般人物能夠做到的?
  “劍恒他……真的收了一個好徒兒啊!”灰衣老者怔怔發呆了許久,忍不住再次感慨起之前重復過的一句話,只不過此時,已并非單單只是欣賞,而是一種震驚,一種重新的認知和認可。
  就這樣,陳汐佇立原地三天。
  三天之后,他就像從一塊泥塑雕像中活了過來,渾身上下,彌散出一股浩蕩無匹的氣勢,猶若大道玄機纏身,演繹出如淵似海的磅礴威勢!
  “他變了……”
  灰衣老者喃喃,三天時間對他而言也只是眨眼功夫,所以當看到陳汐恢復過來時,他一瞬間就發現,這個后生晚輩的氣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是一種演繹和創造的氣息,一種勃勃蓬發的力量,于今,出現在陳汐氣勢之中,令他宛如一尊造物主,仿似心意一動,就能演繹出千般玄機、萬般妙諦!
  灰衣老者實在不能相信,一個還未進階地仙境的年輕人,怎可能掌握出如此恐怖的氣勢,令他都感到一陣陣心悸。
  這簡直是他修行之今遇到的第一個如此難以琢磨的小家伙,簡直打破了他以往對冥化境修士的認知!
  “前輩,晚輩是否已可以進入劍洞第六十層?”陳汐扭頭,平靜問道。
  灰衣老者沉默許久,最終點了點頭。
  陳汐拱了拱手,就要進入位于老者后方的峽谷,那里便是通往劍洞第六十層的入口。
  “且慢,老夫很想知道,以你如今修為,為何不進階地仙之境?”在陳汐即將離開之際,灰衣老者忍不住問道。
  “晚輩只是覺得還不夠,還沒能達到自己的極限……”
  聲音還在耳畔飄蕩,陳汐人已經消失不見,灰衣老者呆呆出神了很久,禁不住喟然喃喃:“劍恒啊劍恒,你這徒兒……令老夫也汗顏啊!”
  ——
  ps:今天重新修訂了一下合同,忙得太久,暫且欠1更,明天4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