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770 血魂窮奇(感謝大家)

眾人大喜,那血魂蛻變的雷靈,藏匿于雷霆禁域之中,令得他們的仙念也是查探不到,也正因此,他們的處境才會變得如此被動。
  甚至,之前要冒著危險選出一名“誘餌”去引蛇出洞。
  陳汐的出現,簡直就像是天降福音,令他們一籌莫展的事情變得迎刃而解,這如何不讓他們振奮?
  孫東華忍不住問道:“陳汐,你所說神通,莫不是‘玄衍妙瞳’?”
  陳汐搖頭。
  “那就是‘天眼通’了?”另一名地仙老祖問道。
  陳汐依舊搖頭。
  “既不是玄衍妙瞳,也非天眼通,莫不是……”其他地仙老祖皺眉思索,旋即都露出一抹驚容:“該不會是神諦之眼吧?”
  陳汐點頭:“諸位前輩果然慧眼如炬,弟子所習正是神諦之眼。”
  眾人哪怕已猜到,可得到陳汐親口承認,依舊忍不住震驚,目光上下打量著陳汐,就像剛認識他一般。
  據他們所知,神諦之眼那等神通可是一種類似禁忌般的存在,早已湮滅在無盡歲月中,成為了一個傳說。
  如今,竟然又重現人間了,并且還出現一個年輕人身上,這若傳出去,只怕要掀起一片軒然大波!
  尤其是那神諦之眼之中蘊含的“禁法之光”號稱能禁錮大道,破滅萬法,在三界神通金榜上都能排名前三十,威力可怕得不可思議。
  那黑須中年名叫郁烽,地仙六重境強者,性情沉穩老辣,聞言臉頰上也不由浮起一抹興奮之色,大笑道:“好!好!好!”
  也不知是贊嘆陳汐,還是在稱贊那神諦之眼,或者兩者兼而有之?
  其他老祖也都捻須而笑,態度溫和,要多親善有多親善,那慈祥的目光儼然已把陳汐當做自己最親近的晚輩看待。
  陳汐一頭霧水,有些不解。
  不過很快,他就從郁烽老祖口中得知了一切,當即點頭道:“諸位前輩有所吩咐,弟子焉能不從。”
  郁烽等人大笑,心中對陳汐愈發賞識,以冥化境之姿,卻能發揮出堪比地仙三重境的戰斗力,如此妖孽卓絕的年輕人,秉性還如此謙遜有禮,若非知道這是柳瘋子的弟子,他們直恨不得將陳汐搶過來當做自己徒弟好好栽培了。
  轟!轟!轟!……
  一條條雷電霹靂直接劈下,陳汐手持劍箓,橫空劈斬,破開重重雷電,只殘留下一縷縷雷霆,任由其劈打在身上。
  十丈、三十丈、一百丈……越往雷電禁域深處,雷霆之力就越大,毀滅氣息也是越來越濃烈,可陳汐依舊仿佛閑庭信步,穩健前行。
  陳汐已經和郁烽等人商議好,由他來充當“誘餌”,這樣的話,就不虞擔心出現危機了,因為在“神諦之眼”查探下,那頭雷靈根本再無法進行偷襲,并且其一旦現身,就會被陳汐第一時間發現。
  并且為了引出那頭雷靈,陳汐依舊表現得像之前一樣,一邊前行,一邊借助雷電之力錘煉體魄,以此來麻痹對手的注意力。
  而郁烽等人,則一直以“仙念”和籠罩陳汐,只要一有異常,他們便會以雷霆之勢全力出手,徹底鎮殺那頭雷靈。
  并且這次也再不用擔心那雷靈逃走,因為有了陳汐的“神諦之眼”為助,雷靈的行蹤一切都將暴露得干干凈凈。
  “這小家伙,劍道修為已入“劍光分化”之境,足當得上是劍道大宗師了!”一名地仙老祖感慨,驚艷不已。
  “是啊,越是和這小家伙接觸,越讓人意外,等離開此地,可要和華庭好好談一談,以后的掌教之位,由此子來繼承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此言大善!”
  郁烽等人一邊警惕四周,一邊觀察著陳汐,見他劍氣縱橫,于這雷霆禁域之中宛若信不游走般輕松,無不嘖嘖稱贊不已。
  就在這時候,前邊的陳汐突然止步。
  這個異動令郁烽等人無不神色一肅,全神戒備,做好了全力出手的準備。
  “那便是雷靈么……”此時,陳汐一邊揮劍劈斬雷霆,一邊用眼角余光打量千丈之外的一縷細微的閃電。
  肉眼看去,那一縷閃電只有一尺長,細若游絲,夾雜在狂暴無比的雷霆之中,極容易混淆了視線,也幾乎不可能發現。
  但在神諦之眼的掃視下,那一縷閃電卻是另一番模樣,那是一頭高足足有三十丈的巨大身影,通體被赤色雷電纏繞,五官扭曲,雙眸赤紅,散發出殘忍狠戾的光,此時正冰冷地盯著陳汐。
  嗖!
  見陳汐止步,那一縷細如發絲的閃電悄然鉆入雷霆之中,一瞬間就抵達陳汐身側十丈之處,靜靜觀察四周。
  陳汐故作不知,依舊揮劍劈斬雷霆,心中卻不禁訝然,沒想到這孽障居然如此機警,明顯擁有了極高的智慧。
  嗤!
  隱忍等待了足足盞茶功夫,那雷靈再也按捺不住,化作一抹流光似的閃電細絲,以一種瞬移的速度,倏然朝陳汐爆射而去。
  悄無聲息!
  這一擊之力,混雜在轟鳴震蕩的雷霆霹靂之中,乃是天然絕佳蔽障,別說尋常人,就是地仙老祖都不見得能夠察覺了。
  在早些天,這頭雷靈也是以這種方式偷襲了一名地仙老祖,若非郁烽等人及時相助,差點就被它得逞了。
  不過這一切都在神諦之眼的注視之下,纖毫畢現,所以在那雷靈剛發動攻擊,陳汐背后就像長了眼睛般,劍箓倒卷,若驚龍甩尾,一道造化劍氣轟鳴而出。
  砰!
  劍氣和閃電細絲相撞,爆出熾盛光澤,余波擴散,令千丈范圍內的雷霆全都齏粉,消散無蹤。
  “咦。”
  那一抹閃電發出一聲驚咦,察覺到不妙,掉頭就閃。
  “孽障,還想逃!給我留下吧!”便在此時,一聲暴喝在天地間震蕩,旋即,四五道仙罡繚繞的偉岸身影從四面八方暴沖而起,鎮殺而至。
  這一剎,簡直像一輪輪仙霞彌散的太陽升起般,綻放出浩大、熾盛、浩瀚無比的光,一瞬間就將天地都淹沒。
  這是數尊地仙老祖全力出手,那等駭人的情景,令得陳汐都一陣心驚肉跳,連連退避不已。
  “嗷!”一聲驚怒無比的嘶吼傳出,夾雜著痛苦的嗥叫,徹響蒼穹。
  下一刻,那一片混亂的光霞中,一道幾十丈高大的身影踉蹌沖出,渾身染血,而后倏然化作一抹閃電,就要逃掉。
  唰!
  就在此時,陳汐出手了,身影一振,腳踏八荒,手中劍箓若擎空之虹,裹挾著無匹造化演繹之力,一斬而下。
  “找死!”那閃電發出一聲暴戾怒吼,居然于萬分之一剎那避開了劍氣,朝陳汐暴殺而至。
  陳汐神色不動,刷刷刷又是三劍劈出,造化衍生,日月浮沉,宛如一尊造物主正在締造和演繹萬物之玄機,煌煌劍氣將整片天地都籠罩。
  砰砰砰……
  那一道閃電猶若鉆入了一片泥沼之中,任憑如何掙扎,卻遲遲沖不破那劍氣交織而成的光幕。
  “孽障!還不死來!”
  趁此機會,郁烽大吼一聲,須發怒張,宛如天神下凡,手持仙劍,鎮殺而至,直接將那閃電震得連連顫抖,欲要朝其他地方逃竄。
  可惜,其他地方也已被其他老祖死死攔截,齊齊住手,打出億萬恐怖仙罡,若轟涌決堤的洪流,狠狠鎮殺。
  嘭!
  那閃電像煙花似的爆碎,化作幾十丈高的身影,像死狗一般癱倒在地,渾身傷痕累累,直冒青煙,已是遭受無比重創。
  見此,陳汐收起劍箓,暗松了口氣,這雷靈的實力堪比地仙五重境修士,若不是有郁烽等人牽制,他自己一人絕不可能是其對手了。
  啪!
  郁烽身影一閃,來到那雷靈龐大的身軀前,五指如鉤,直接抓進雷靈軀體內,輕輕一提,就提出一塊足有小山大的灰濛濛晶石來。
  這晶石,呈現密布著絲絲縷縷的血氣,高足有二十多丈,寬有四丈有余,赫然是一塊巨大的混沌母晶。
  陳汐見此,也不禁一怔,這若是全部用來祭煉自己的劍箓,只怕能瞬間就提升一大截威力吧?
  “哈哈,有了這塊混沌母晶,我等何愁祭煉不出第二件混沌晶石?”郁烽仰天大笑,喜悅之極。
  這幾十年來,他們幾人苦苦滯留于此,還不是為了這塊混沌母晶,如今終于獲得,那份喜悅根本難以掩飾。
  “這次能夠成功,陳汐居功至偉,郁烽師兄,咱們不若將此混沌母晶,也分給小家伙……”一名地仙老祖高興說道,旋即,他似是意識到不妥,連忙閉嘴。
  其他幾人臉色的笑容也都一斂,有點為難,若是尋常,分給陳汐一半他們也愿意,可現在若是缺失了一部分,那就有可能煉制不出混沌法器,那樣的話,又不知該等多少年才能湊齊了……
  “賞!必須得賞!”郁烽神色很快就恢復過來,笑道:“不過,陳汐師侄,我等迫切需要混沌母晶,所以,我等就一人賞你一件半仙器如何?”
  一人一件,就是五件半仙器了!
  這樣的價值,已足以令任何修士艷羨,連陳汐心中都有些動容,知道郁烽此舉,絕對是誠心實意,發自肺腑,并非是糊弄打發自己。
  但最終,他還是搖了搖頭。
  郁烽和其他老祖頓時神色一僵,眉頭蹙起,五件半仙器也滿足不了這小家伙的胃口?
  __
  PS:下一更凌晨12點左右【本書首發縱橫中文網,有心為《符皇》投月票的朋友快來踴躍參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