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771 混沌母晶

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猶若寒流般,倏然涌上沈瑯琊全身,如墜冰窟,這一剎那,他嗅到了死亡的氣息,如此的強烈,刺激得他渾身毛孔倒豎!
  難道要死了嗎……
  沈瑯琊不甘,神色扭曲,怒吼震天,猶若困獸,欲要拼死一搏!
  噗!
  然而令他心涼的是,就在這一剎那,后背上,一股劇痛突然傳來,甚至,他能夠感受到自己背脊的血肉被狠狠撕下了一大塊,血水迸射!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令沈瑯琊駭得魂飛魄散,他突然想起,自己只顧盯著眼前的窮奇血魂,卻忘了那掌握空間之力的古怪家伙……
  轟隆!
  一只遮天巨爪,撕抓而下,投下一片陰影,將沈瑯琊籠罩。
  這一擊,他原本可以躲過去的,可因為背脊遭受重創,他身影踉蹌,徹底失去了反抗掙扎的機會,只能眼睜睜坐以待斃。
  “想不到,我沈瑯琊一生輝煌,不僅挫敗于陳汐之手,如今更要喪命在一頭血魂身上……”沈瑯琊慘然,面露絕望,甚至,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砰!
  一聲巨震傳來,旋即又是一陣慘厲的嘶吼,沈瑯琊一驚,還沒睜開眼睛,只感覺渾身像被澆了一盆血水,一股濃烈的血腥撲鼻而入。
  “嘔……”
  這股味道如此難聞,令得他胃里一陣翻滾,差點忍不住吐出來,但當他睜開眼睛,看到眼前那一幕時,頓時渾身一僵,面露不敢置信之色,一瞬間就忘掉了全身所有的不適。
  遠處,正有一道峻拔的身影在和那兩頭血魂對決,身姿如電,劍氣縱橫,宛若天人下凡般,神威浩瀚。
  陳汐!
  怎么會是這家伙!?
  他眼睛睜大,臉色變幻不定,渾身都禁不住顫抖起來,內心復雜到了極致,他萬萬沒想到,在這危急萬分的時刻,救助自己的……居然是這個家伙!
  之前,他一定看盡了自己的丑態吧?一定以為自己很無能吧?呵呵,他之前不出現,偏偏這時候出現,又是要怎樣?來證明他比自己強嗎?
  越想,沈瑯琊心中越不是滋味,一股莫名的邪火不可抑制地蹭蹭涌上胸腔,下一刻,他怒吼而起:“陳汐,誰讓你救我的?給我閃開!”
  聲音剛起,他整個人暴沖而起,居然朝陳汐沖去,欲要將其逼退。
  原本,陳汐正在和那兩頭血魂激戰,旗鼓相當,被他這一加入,頓時被逼的連連后退,那模樣,就像沈瑯琊和兩頭血魂聯手,在一起對付陳汐一樣。
  這兩頭血魂,一頭是太古兇獸窮奇所化,力大無窮,兇暴狠戾,令一頭更為可怕,乃是一頭罕見的帝江兇獸所化!
  這種兇獸,天生掌控空間之力,其速若電,穿梭于空間內外,宛如影子殺手般,令人防不勝防。
  無論是窮奇,還是帝江,皆都有近乎地仙二重境的實力,可怕之極,給陳汐造成了不小的壓力。
  如今,沈瑯琊摻合進來,非但不幫忙,反而抽瘋似的,對陳汐頻頻下手,令得陳汐心中也禁不住惱火。
  這混賬!
  都這時候了,還發哪門子瘋!?
  陳汐又驚又怒,壓力陡增,令他身形也有些狼狽,尤其是那帝江血魂,穿梭于空間中頻頻襲擊,好幾次,陳汐都差點遭受重創。
  即便如此,他身上也被撕抓了不少血痕,鮮血浸染衣衫,傷勢倒是不大,眨眼已恢復如初,可這種感覺卻令陳汐很是惱火。
  “滾一邊去!否則我先殺了你!”陳汐臉色陰沉,厲聲呵斥。
  沈瑯琊的存在,令他束手束腳,殺也不是,不殺也不是,如鯁在喉,憋得難受,也正因此,他才會被那窮奇和帝江逼得連連閃避。
  “我還沒讓你滾呢!”
  沈瑯琊劈頭散發,狀若瘋狂,下手毫不留情:“我的事情,憑什么你要管?我沈瑯琊就是死了,也決不會承你陳汐的情!”
  陳汐差點被氣樂,這混蛋看來真是瘋了啊!
  他不再留手,唰的一下,施展玄磁之翼,硬扛著遭受窮奇一抓的傷害,直接橫移在沈瑯琊身前,一掌拍在其肩膀上:“給我滾下去呆好了!”
  砰!
  沈瑯琊猝不及防,整個人若隕石般,砰的一下砸在地上,眼冒金星,氣得差點噴出血來,混蛋!又被這混蛋甩了出來!
  眼前的一幕,簡直和數年前發生在試劍大殿里的一幕太像了,陳汐一揮袖,直接就把他逼出了擂臺,這次更狠,又一巴掌把他想木樁似的砸在了地上!
  他掙扎著要起身,可惜,之前他身上已被陳汐已“畫地為牢”之法,將其禁錮,短時間內,也只能憋屈地呆在地上。
  沒了沈瑯琊掣肘,陳汐頓時輕松不少,咬牙將一肚子的惱火發泄在了對手身上。
  嗖!
  便在此時,帝江穿梭虛空,消失不見,又跟陳汐玩起了藏貓貓。
  “很好玩是嗎!今天我就跟你玩個夠!”陳汐眉心豎目一綻,身影一縱,探手撕裂虛空,朝內狠狠一抓。
  轟隆!
  帝江那似虎似牛般龐大的身影,被陳汐抓住一條腿硬生生拽了出來,而后猛力輪動起來,轟的一聲砸在了地上。
  一道道裂縫在地面蔓延,帝江龐大的身軀砸進土石中,渾身痙攣,發出一聲嘶吼,唰的一下,施展空間挪移之術,再次消失不見。
  這一幕,駭得那一頭窮奇都身影一呆滯,這冥化境年輕人太強了,連掌握空間之力的帝江,居然都被他一把抓住!
  這是巧合嗎?
  然后……
  窮奇就看到,剛閃進虛空中消失不見的帝江,又被陳汐一把抓了出來,再次狠狠砸進了地面,煙塵彌散,四只翅膀都折斷掉,得了羊癲瘋似的在地上抽搐不已。
  這次,帝江不再閃避了,他已看出,陳汐眉心那一只豎目,居然能勘破虛妄,望穿浮華,什么空間挪移,根本就逃不過他的法眼!
  “怎么不玩了?繼續,我還沒玩夠呢。”陳汐冷冷盯著帝江。
  帝江怒吼,掙扎起身,開始和窮奇聯手,正面和陳汐作戰,再不敢施展什么空間潛行之術。
  轟隆隆!
  大戰再次爆發,恐怖的力量碰撞,猶若天崩地裂、海嘯地震般,肆虐八方,熾盛的光霞,令得這片天地都色變。
  而沈瑯琊,則早已看呆住。
  他這才發現,這些年,自己雖然進步極大,已能夠手刃地仙一重境的高手,可和眼前的陳汐一比,簡直像米粒之珠和日月爭輝一樣,弱爆了。
  那血魂窮奇和帝江,聯手之下居然還被陳汐壓制得節節敗退,甚至沈瑯琊懷疑,不用多久,這兩個家伙必死無疑!
  怎么可能?
  這些年來,自己一直在血魂劍洞修煉,以生死來磨礪自己的實力,以無比壓力來挖掘自己潛質,更借助宗門不少資源,錘煉己身,修為進境從而一日千里,方才達到如今地步。
  他原本以為,不用多久,當自己出關之后,一定可以將陳汐擊敗,奪回神華峰第一弟子的頭銜,可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幕,卻若一柄巨錘般狠狠砸在他心上,令他都對自己付出的一切產生了質疑。
  究竟……為什么會這樣?
  他難以置信,惘然而沮喪,感到一種無與倫比的絕望。
  戰斗最終以陳汐取勝落幕,他沒有理會沈瑯琊,而是仔細在地上尋找起來,似乎在尋找什么東西一樣。
  “你在找混沌母晶?”突然,身后傳來沈瑯琊的聲音:“不用找了,五十五層以下,六十六層之上的劍洞中,每一層只有一頭血魂身上,擁有混沌母晶,這兩頭血魂神智不清,根本不可能永遠混沌母晶。”
  陳汐扭頭:“什么是混沌母晶?”
  這時候,他心中的惱火早已發泄一空,對沈瑯琊也沒多大惡感了,畢竟是同門師兄弟,彼此又不是苦大仇深的敵人。
  “你不知道?”
  沈瑯琊盤膝坐地,似乎解開了一個心結一般,神色已恢復平靜,沒了之前的沮喪、戾氣、和絕望,看起來反而有一種超然清寧的氣質:“這座深不見底的劍洞,通體都是由太古神蓮的軀體所化。它是咱們九華劍派的開派祖師,但同時,它還是來自混沌中的神物……”
  按照他的解釋,陳汐終于清楚,原來,在太古之時,九華劍派初創,太古神蓮沖擊至高境界,不幸隕落,其身軀化作善惡兩部分。
  一部分化作了邪惡力量,凝聚成了一柄殺氣滔天的仙劍,
  一部分化作了正義力量,化作了這片血魂劍洞,將此仙劍鎮壓。
  仙劍,代表著太古神蓮一生的殺戮和血腥,此地每一層的血魂,皆是其劍身上的血氣太盛,凝聚所化。
  劍洞,代表著太古神蓮一生的正義和智慧,鎮壓于此,為九華劍派定鼎無上道基,歷經無盡歲月變遷而不滅。
  而其中的混沌母晶,并無正邪之分,乃是太古神蓮軀體內的混沌精氣所凝聚,遺落在劍洞五十五層之下。
  這等來自混沌初開之際的秘寶,被劍洞那些強大的血魂搜集藏起來,想要獲得,就必須將其斬殺!
  當然,并不是每個血魂都擁有混沌母晶,畢竟此物太過稀少,能夠擁有此物的血魂,無不擁有了一定的神智,且實力強大之極。
  所以,想要辨別哪一頭血魂擁有混沌母晶,只需看一看它是否擁有神智,就大致能夠判斷出來了。
  “你看看那混沌母晶是否是此物?”陳汐心中一動,拿出了一塊拳頭大小,通體銹紅色,表面布滿血絲的物品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