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78 幻神術


  第一更!這周必然是要天天三更的,必然會很持久。出意外?補!拖?好吧,拖一天補兩更怎樣?那誰,收藏一下先,好伐?
  ——
  轟!轟!轟!
  蘊含一絲風之道意的凌厲劍芒,轟然撞上那些幽藍如殘月的萬千刀芒,隆隆爆炸聲轟然四散。那狂暴無匹的氣浪撕裂地面,裂開一道道觸目心驚的巨大溝壑,周圍百丈內的濃濃黑霧更是被席卷一空,視野也變得清晰起來。
  “竟然是劍意!想不到你小小年紀竟然能把武道修為臻至如斯境界,真是讓人不爽啊!”墨蛟王蹬蹬蹬連退三步,詫*看了一眼陳汐,隨即渾身氣息暴漲,面色猙獰道:“可惜,你的修為太過薄弱,這等力量怎可能傷的了我?”
  “葵水極光斬!”墨蛟王驀地一聲暴喝,手中巨大的幽藍彎刀化作幾十丈的匹練刀芒,朝遠處的陳汐一掃而去。
  “他的武道修為才只達到天人合一境界而已,卻能擋下自己的一招颶風碎空,明顯真元修為已達到極為恐怖的地步,看來不能與之硬碰硬了。”
  陳汐眼眸一凝,施展神風化羽遁法,縱身連續跳躍,躲開墨蛟王狂暴一擊之后,身如猶如一抹浮光一般,在四周騰挪轉移,手中的庚金劍竹如同疾風掠影,朝墨蛟王周身要害刺去。
  只纏不打!
  墨蛟王的真元太過渾厚,他本體又是一頭異種蛟龍,所擁有的真元起碼得有紫府八星的水準,在這種情況下,與之硬碰硬無疑是最愚蠢的做法。
  叮叮叮……
  墨蛟王舞動葵水極光刀,幽藍寬闊的刀面把一切攻擊悉數擋住,他的速度比不上陳汐,刀法也沒有陳汐的劍法速度快,但憑借自身的雄厚實力,卻是游刃有余地化解著從四面八方奔襲而至的攻擊,神色輕松之極。
  “沒用的,我墨蛟一族本就防御極強,你這點攻擊力雖蘊含著劍意,但充其量也只能給我撓癢癢。”
  墨蛟王不屑大笑道:“并且,你這樣做極為耗費真元,時間越長對你越是不利,與其苦苦掙扎,倒不如痛痛快快地被我一刀砍下頭顱,豈不是更好?”
  陳汐閉嘴不答,只是加快庚金劍竹的攻擊速度,加快身法的變換騰挪,像一只撲火飛蛾,執拗堅定。
  “真是個死心眼的小家伙啊,哈哈哈。”墨蛟王笑得愈發猖狂,他似乎已認定陳汐已是黔驢技窮,困獸猶斗。
  刷!刷!
  陳汐充耳不聞,憑借著神風化羽遁法,猶如鬼魅,化作一道弧線,再次襲向墨蛟王。
  二者已經交手多次,已大致明白對方的實力,陳汐的劍法身法極快,但在修為上卻被墨蛟王完全壓制,一時之間成了僵持局面。
  “沒用的,別掙扎了,有意義嗎……啊!大哥你怎么來了?”
  墨蛟王正自猖獗大笑,驀地視野中出現一個黑袍寬衣,眼神碧油如火把的中年,赫然就是鯤鵬王展鋒。
  不過,令墨蛟王奇怪的是,鯤鵬王神色漠然,仿似沒有看到自己一樣,一言不發。
  怎么回事?
  刷!
  一抹冷厲的劍芒突兀出現在瞳孔中,越來越大,其上凝聚的森然殺意徹底驚醒了墨蛟王。
  不好!中了這家伙的幻術!
  生死對戰,稍有晃神就能分出勝負,墨蛟王意識到危險時,陳汐手中的庚金劍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奔襲而來。
  咔嚓!
  骨骼脆斷,一條胳膊夾著飛灑的血花跌落出十幾張外。
  陳汐見此,卻是暗叫一聲可惜。
  剛才他故意只纏不打,示敵以弱,就是為了令墨蛟王放松警惕,然后只需以神魂攻擊之法‘幻神術’在墨蛟王的心神上破開一絲破綻,便可借機斬殺于他。
  然而令陳汐沒想到的是,墨蛟王的反應極快,幻神術甫一施展,便被他察覺,自己必殺的一劍也只削斷了對方的一條胳膊。
  不過,即便如此,也足以令墨蛟王的實力削弱大半,畢竟他不是神魔煉體流,不能斷臂重生。斷臂一丟,除非尋覓一些生死人肉白骨的無上妙藥,否則這輩子再無生出一條胳膊的可能。
  “神魂攻擊之法!想不到你小小年紀掌握的秘術還挺多的!”墨蛟王揮手止住斷臂血液,面色蒼白中透著怨毒猙獰之色,“今日就暫且先放過你……”
  說話時,他抓起地上斷臂,轉身就朝遠處的灰色濃霧奔去。
  神魂攻擊秘術神秘莫測,威力強大,并且極為罕見珍貴,非底蘊古老的大門派大宗族,根本就不可能擁有。
  斷了一條胳膊,本就削瘦了墨蛟王近半的實力,此刻又擔心再遭受陳汐的神魂攻擊,他也只能選擇逃跑。
  “想走?給我留下吧!”
  眼見墨蛟王就要逃離自己視野,陳汐心中一動,右手上已是虛托紫銅玄重峰,滴溜溜旋轉著,飛至半空。
  嗡!
  一抹紫色的光華,瞬間籠罩百丈范圍。墨蛟王身處其中,逃奔的身形一滯,速度明顯慢了許多。
  重力空間!
  紫銅玄重峰最神奇的便是,能夠以自身的紫煞磁力形成的重力之場,在紫煞磁力的籠罩下,猶如身負重山,深陷泥沼,速度能快才叫怪事。
  “紫銅玄重峰!”墨蛟王失聲驚呼,“該死,這寶貝怎會落入你的手中?”
  咻!
  陳汐卻是避而不答,心中一動,一把玄冥飛劍飆射而出,猶如一抹電芒掠空,瞬息來到墨蛟王面前,寒光一閃,在其來不及發出一聲臨死前的慘呼時,頭顱便即被干凈利落地割掉,血水從脖頸間噴射而出,尸體隨之轟然倒地。
  “好厲害的幻神術,若是配上斂息無蹤決,必然是暗殺偷襲之第一等利器!”陳汐收回紫銅玄重峰,看著地上碎爛成肉泥的墨蛟王,心中暗自驚嘆不已。
  沒有再感慨,陳汐當即開始搜集戰利品,一把葵水極光刀,黃階上品;一根白玉般泛著柔和光澤的獨角,墨蛟王乃是異種蛟龍所化,其獨角可解百毒,更是用來煉制法寶的絕佳材料,價值不菲。
  還有一個儲物手鐲。
  儲物手鐲內不僅有著諸多的靈木礦石,還有三把靈氣逼人的兵刃,令陳汐驚異的是,這三件兵刃他都認得!
  端木澤的七星鎏虹劍,杜清溪的青蓮太乙刀,以及宋霖的天羅鉤,三件法寶都是黃階上品行列。
  “看來他們的確落入了鯤鵬王手中啊,自己得抓緊時間救助他們,聽墨蛟王剛才所說,那鯤鵬王和青蟒王似乎正在煉制丹藥,可千萬別耽擱了救人時間。”
  陳汐想了想,快速收起所有東西,目光不經意一瞥,卻在那一灘血腥碎肉中看到一個令牌,似鐵非鐵,似玉非玉,拿在手中,只見上邊云紋密布,煙霧流轉,透著一股神秘的符紋氣息。
  “嗯?這好像是……這座陣法的陣令!”
  陳汐心中一喜,他正自頭疼該如何從這座千幻迷蹤陣中走出,卻不想打瞌睡就有人送來枕頭。有了這枚陣令,完全可以在這座陣法中來去自如。
  “看來這座大陣也并非是掌控在墨蛟王手中,也幸好如此,若是他全力發動此陣,恐怕我早已扛不住了……”
  一邊思索,陳汐一邊朝陣令中灌注一縷真元,腳步朝前邁出,已是走出了大陣,只見四周碧山巍峨,花木叢生,已是回到了嘯月嶺半山腰。
  “不好,這人類少年出來了!”
  “趕快去稟告大王!”
  遠處正有一隊妖類在巡弋,看見陳汐從陣法中走出,不由微微一怔,隨即便似是想起什么,勃然色變,大吼大叫著朝遠處一溜煙奔去。
  陳汐縱身一躍,探手抓住一個賊眉鼠眼的小妖,扼住其喉嚨,冷冷問道:“那些人類修士*在哪里?不說我現在就殺了你!”
  “在……在……山腹之內。”小妖嚇得面容慘淡,兩股顫顫,說話也變得結結巴巴的。
  砰!
  隨手打暈這家伙,陳汐抬眼望了望山峰高處,便即施展神風化羽遁法,飄渺似風煙般,消失在原地。
  ……
  山腹密室內,熊熊的碧綠火焰在升騰噴吐,巨大鼎爐上空,那九團數百種天材地寶煉化的光團,此刻已濃縮成嬰兒拳頭大小,晶瑩剔透,宛如水晶,散發著一股股令人心醉的清香。
  “墨蛟這家伙怎么還不回來,罷了,煉丹要緊,青蟒老弟,抽取血液和魂魄的事情,就交給你了。”身穿寬大黑袍的鯤鵬王聲音尖細地罵了一聲,隨即朝身旁的青蟒王吩咐道。
  “大哥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青蟒王拱了拱手,當即起身,步伐蜿蜒曲折,卻是奇快無比,眨眼已是消失在石屋中。
  “唔,我記得那些人類中,有兩個漂亮至極的女修,我要不要做點什么呢?”走在幽邃陰暗的山腹通道上,青蟒王雙手負背,白凈無須的臉頰上浮起一絲詭秘的笑容。
  片刻之后。
  青蟒王來到山腹一處陰森可怖的石屋內,一根根粗壯的鐵柱遍布整個房間,正有一名名男女被捆縛在其中的八個鐵柱上。
  他們渾身無傷無痛,但卻一個個神情慘淡,精神萎靡,眸光呆滯,仿若沒有靈魂的木偶一般。
  若是陳汐在此,就能夠發現,這八人中赫然有杜清溪、端木澤、宋霖三人!
  “各位人類道友,咱們又相見了。”
  青蟒王負手走進來,笑吟吟瞟了一眼捆綁在鐵柱上的八人,尤其是看到杜清溪時,眼眸中毫不掩飾地流露出暴虐貪婪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