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775 一劍生萬法

劍洞第六十層。
  狂暴的閃電在肆虐,猶若一道道粗大如水桶的銀蛇在狂舞咆哮,整片天地,都被雷電充斥,強烈猶若實質的毀滅氣息,彌漫在每一寸空間。
  仔細看去,這雷電禁域從外圍直至核心,其雷電的威力也是越來越強大,直至那核心深處,一些雷霆甚至衍化為刀劍斧鉞的形態,駭人無比。
  嗖!
  一道峻拔的身影出現,衣衫獵獵,渾身劍意迸射,舉手投足都潑灑出一道道璀璨劍氣,將阻擋身前的雷電全部撕碎。
  他的動作并不快,但卻自有一股摧枯拉朽的無匹氣勢,宛如一尊劍中皇者在漫步,所過之處,萬物辟易!
  此人,正是陳汐。
  在重力禁域修煉的那七天時間,他終于將“造化之劍”掌握至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其對劍道的感悟,更是突破了“劍氣化絲”,達到了“劍光分化”的地步。
  達到這等境界,已足可以稱得上是劍道大宗師了,一劍出,劍光變化萬千,有無數奧妙,由簡入繁,這一境界也有個名目,叫做一劍生萬法!
  何謂一劍生萬法?
  便在在那劍氣之中,道法相隨,無窮奧妙雖心意而變化,有破滅,故而有衍生,一劍之下,萬法莫不敢從!
  可以說,陳汐此時雖然依舊是冥化境,但他的戰斗力,比之以往又提升了一大截!對抗地仙三重境老祖,也已不在話下。
  這等逆天般的戰斗力簡直已能用驚世駭俗來形容,若傳出去,必然會驚掉一地的下巴不可。
  但陳汐并不滿意,因為這并非他的極限,在他看來,當“造化之劍”能夠被自己以符道之力推演和統馭的時候,方才算真正的圓滿。
  更何況,如今他對造化大道的掌握,才達到了大成地步,距離圓滿依舊有著一段短時間內無法彌補的差距。
  就好比彼岸沉淪不朽湮滅大道一樣,造化的奧義,同樣屬于罕見無比的大道,想要將其參悟透徹,絕非一朝一夕之功了。
  “好可怕的雷霆之力,讓我的修為都蠢蠢欲動,或許只要我心念一動,就能召來青罡天劫,晉級地仙境界吧?”
  行走于雷霆禁域之中,越往深處,壓力越大,哪怕陳汐此刻戰斗力發生了突飛猛進的變化,依舊感到有些吃力。
  甚至,他隱隱能夠感覺到,即便自己再壓制境界,但少則三個月,多則一年半載,自己進階地仙境時的青罡天劫必然會降臨了。
  這是一種冥冥之中的感知,不可捉摸,卻有能隱約感悟于心,玄之又玄,這便是修士對天機的一種感召之力了。
  當修為達到地仙境時,甚至可以憑借這種對天機的感召,推算出自己的前途吉兇,神異無比。
  嘭嘭嘭!
  恐怖的雷霆之力被陳汐以劍氣斬開,只殘留下一縷縷雷霆之力,被他引渡而來,捶打體魄之上,濺起一團團刺目精芒,被擊中的肌膚產生一股酥麻劇痛的顫粟感。
  之前在重力禁域時,他借助恐怖的壓迫之力來淬煉體魄,而此時,則是以雷霆之力來鍛煉肉身。
  這么做雖然兇險和痛楚,但對肉身的錘煉效果確實顯而易見的,直至此時,他的肉身之強悍,簡直達到一種駭人地步,儼然已達到涅槃圓滿境的極限,距離冥化境也只差一線,然而,偏偏就是這一線之差,卻仿若天人相隔,想要逾越,何止困難千倍百倍。
  為了煉體進階冥化境界,他不知使用了多少辦法,參悟《九幽道胎經》,將身軀化作與天相融的道胎,現如今,更是借助恐怖的壓迫之力雷霆之力來淬煉體魄,可以說,他現在的煉體修為,放眼同輩之中,絕對是無敵的存在,就是換做其他任何煉體者,也早已進階冥化境界了。
  可惜,這一切對他卻顯得那么的困難。
  “可恨!我就不信,神魔煉體無法進階冥化境!”陳汐咬牙,清俊的臉頰上閃過一絲狠色,繼續往雷暴禁域深處前行。
  ……
  此時,那雷電禁域核心之地,正有四五道身影坐在那,渾身無不彌散著恐怖的仙罡,四周的雷霆還未靠近他們,就被震蕩而開。
  這群人之中,為首是一個黑須黑發,身穿寬松道袍,眼若星辰的中年,此時正一臉憂色道:“那頭孽障的修為越來越強了。”
  其他人默然。
  這數十年來,他們和那頭早已蛻變為雷靈的血魂廝殺了不知多少次,每一次即將成功時,就被它借助這片雷電禁域逃竄。
  并且隨著時間推移,這頭孽障的實力越來越強大,原本也只不過地仙二重境的實力,可如今,已經不遜色于一名地仙四重境的地仙強者了!
  當然,對于他們這些九華劍派的地仙老祖而言,這雷靈的實力依舊不具備任何威脅,但令他們擔憂的是,若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下去,那頭雷靈的實力只怕會連連提升,想要再擒殺它難度無疑會愈發的困難起來。
  再加上此地乃雷電禁域,那頭孽障在這里簡直如魚得水,想要逃走,一瞬就會化作一縷閃電消失無蹤,用“仙念”也極難發現其蹤跡。
  這一切的變化,都讓他們的處境漸漸變得被動起來。
  就在前幾天,甚至有一位地仙老祖差點被偷襲致死,那等驚心一幕,此時想一想都讓他們心悸不已。
  “若是在外界,以我等的實力,任何一人都足以滅殺這頭孽障,可恨此地雷電充斥,被那孽畜借助地利頻頻逃脫,真是氣煞我了!”一名白袍老者臉色陰沉,咬牙說道。
  為首的黑須中年搖頭道:“此時再說這些已是無用,當務之急,咱們必須做出一個決斷,是離開,還是繼續留下。”
  說到這,他目光一掃眾人,嚴肅道:“若是離開,咱們立馬就走,然后將此事稟明飛靈老祖,看是否能請動他老人家出手,將這頭孽障抹除掉,否則留在劍洞之內,終究是一個禍患。”
  飛靈老祖宗!
  眾人心中一凜,在九華劍派隱居不出的老古董中,飛靈老祖絕對是最頂尖的一小撮大能者之一,和風霆鄧塵兩位老祖并稱“九華三圣”!
  甚至可以毫不夸張地說,飛靈風霆鄧塵三位老古董的存在,如同頂天脊梁一般,鎮守九華劍派,令得無人敢前來挑釁冒犯。
  這便是大能者的威勢,在他們三尊老古董面前,就是掌教溫華庭以及那些隱世不出的地仙老祖都得畢恭畢敬,以晚輩自居!
  黑須中年繼續道:“若是留下,那就必須做出決斷,選出一個人做誘餌,引蛇出洞,然后集合所有人之力一舉將其擒殺,不過危險要大很多,做誘餌之人甚至可能性命不保。”
  說到最后,他做出總結:“總之,這時候咱們必須做出決斷,否則再如此耗下去,咱們的處境只會越來越不利。”
  眾人神色皆都變得嚴峻起來,紛紛出言,贊同離開者只有一二人,其他幾人都堅決要留下來。
  并且其中那身穿白袍名叫“孫東華”的地仙老祖,更是坦言,要以自己為誘餌,孤身冒險,引出那頭孽障來。
  “好!若得成功,此次不僅能誅殺這孽障,更能獲得一塊巨大的混沌母晶,再集合大家這些年搜集所得,必然可以再煉制出一件混沌法器!”
  黑須中年見此,眸中精光一閃,當即決斷,再搏一把!
  正當他們商議如何行動之極,忽然外面的雷霆禁域中傳出了一陣陣轟響。
  “有高手來了!”孫東華皺眉,聽著轟響,“前進的不快,但勝在步伐穩健,其實力必然有地仙三重左右的水準。”
  “不該啊,我等已勒令封禁此地,岳屏師弟又在劍洞五十九層看守,怎會有人闖入進來?”黑須中年道,“難道是岳屏師弟來了?”
  就在談話之間。
  轟!
  一道身影一沖而出,落在地面上。
  正是一身姿峻拔的年輕人,手持一柄威能強大無比的漆黑暗啞劍器。
  “冥化境界!?”眾人愕然。
  “小家伙。”黑須中年皺眉訝然道:“你師尊是誰?”
  他一身修為早已臻至地仙六重境,自是一眼看出這個年輕人,能夠在冥化境就擁有這樣的實力,簡直就是逆天般存在。
  “晚輩陳汐,師尊柳劍恒,見過諸位前輩。”陳汐拱手,他之前淬煉體魄時,以神諦之眼發現了這些宗門老祖的存在,所以就趕了過來。
  “劍恒新收的徒弟?”其他人微微一怔,皆都恍然,心中卻都不禁艷羨,以冥化境之修為,居然能輕松抵達劍洞六十層,擁有堪比地仙三重境的修為,這該是何等妖孽卓絕的一個弟子?
  “咦,不對,你還未掌握‘仙念’,又是如何發現我等的存在的?”一位地仙老祖訝然,發現了一絲蹊蹺之處,要知道,此地就是“仙念”也會受到限制,更別說神識了,根本就無法散發于體外。
  其他老祖也都反應過來,一道道目光望向了陳汐。
  陳汐直言不諱,笑道:“晚輩修煉了一種神通,能夠勘破虛妄洞穿浮華,萬里之內,莫不能纖毫畢現呈現于眼前。”
  聞言,眾人皆都眼睛一亮,神色振奮不已。
  ——
  ps:還是說一下吧,這段時間金魚要幫某個仙俠風游戲寫一篇短篇小說,不可避免會影響更新時間,但時間不會太長,很快就會恢復過來的。當然,今天就是熬夜,也肯定會4更!求月票!
  另外,感謝求玄書兄的指點和建議,金魚很感動,接下來會一步步施展下去的,拜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