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776 瓜分寶物

阿秀以如此認真的神情和陳汐說話,絕對是破天荒第一次。
  起碼,陳汐之前從沒見到她這樣。
  洗劍池畔,庭院中。
  阿秀皺著秀氣的眉毛,說道:“你真的把補天訣修煉成功了?”
  陳汐怔了怔,點頭道:“怎么了?”
  阿秀道:“讓我看看。”
  嗖!
  虛空泛起一片漣漪,跟著直接走出一個穿著杏黃道袍的陳汐,和陳汐并肩而立,除了衣服顏色不同,其他地方一模一樣,宛如孿生兄弟一般。
  其實二者元神相同,記憶也相同,就仿佛一個是左手,一個是右手,彼此并肩,彼此想法也完全一致,這種感覺奇妙難言。
  阿秀看了看陳汐,又看了看他的分身,繼續問道:“感覺如何?”
  “很好。”杏黃道袍陳汐道:“因為有悟道、修為等經驗的幫助,我這具分身如今已突破至涅槃境界了。”
  外界一個月,星辰世界中就是近一年的時間,再加上有雷靈血晶的幫助,他這具分身的煉體修為想不連連提升都困難。
  阿秀似是怔了怔,忍不住探出雪白小手,想要掐一掐杏黃道袍陳汐的臉頰,以確認這家伙是不是真的。
  但她還沒得逞,就被陳汐擋了下來,沒好氣道:“干什么呢!”
  阿秀皺眉,歪著腦袋低聲嘀咕道:“幸好這家伙修煉成功了,否則出現些什么意外,非羞死人不可……”
  陳汐愕然道:“你說什么?”
  他心中驀地涌出一抹不好的預感來,什么叫“幸好”修煉成功了?什么叫出現“什么意外”?
  難道她之前,都不確定這《補天訣》能否修煉成功,就交給自己了!?
  一想到這,陳汐的臉色一下子黑了。
  阿秀連忙脆聲道:“喂,你不要誤會啊,這補天訣我以前沒修煉過,自然不敢確認你是否能修煉成功,但我可以保證,這功法絕對貨真價實!”
  她越是解釋,陳汐越感覺有些不靠譜了,陰沉著臉問道:“你老實交代,這補天訣你是從哪里弄來的?”
  阿秀一臉認真道:“我從家里帶出來的呀,有什么問題么?”
  每當看到阿秀這樣的表情,陳汐就感到一陣頭疼,這少女也不知是真沒心沒肺,還是在裝糊涂,所回答的話都是那么認真,又是那么的不著邊際。
  “那我問你,你家在哪里?”陳汐沒好氣問道。
  “干嗎,你要抓我回家?”阿秀登時變得警惕起來,像受驚的小貓似的,一臉戒備地盯著陳汐。
  陳汐扶額,徹底無語,你實力這么恐怖,誰能抓你回家?
  不過通過這一句話,他倒是隱約感覺,這眼前的神秘青裙少女,只怕是從家里偷偷跑出來的。
  “好了,我先走了。”阿秀拍拍手,笑嘻嘻看了看陳汐,轉身就要離開。
  “就這么走了?你不是找我有很要緊的事情嗎?”陳汐怔然。
  “我已經問完了,沒事了。”阿秀頭也不回,飛快說道:“另外,你外出可要當心些,不過話說回來,你已經修成補天訣,就是本尊死了,只要分身還活著就行……”
  陳汐怔怔,總感覺阿秀這最后一句話意有所指。
  他沉思許久,收起分身,便即找到蒙維和莫婭,告訴他們安心在西華峰修煉,三天后,他將外出執行任務,很快就會回來,不虞擔心。
  同時,他又找到火莫勒師兄他們,吩咐他們,若是木奎和靈白回來,就讓他們老實呆在西華峰,等他執行任務回來。
  三天后。
  陳汐化作一抹流虹,離開了宗門。
  ……
  嗖!
  蔚藍如洗的蒼穹下,一座寶船碾壓氣浪,正在白云中穿梭。
  陳汐悠閑躺靠在船頭,正在翻閱手中的一枚玉簡,碎金似的斑駁陽光灑在他身上,清風徐來,吹得他濃密的長發輕輕飄曳。
  “河間國,石梁城,修真世家夏侯氏長子夏侯青,天生異骨,年方十三,聰慧靈敏,有‘石梁金鱗’之美譽。”
  “柳相國,宰相千金華雪瑩,年方二八,擁有天賦異稟‘傲霜玉體’……”
  “鳳霞嶺,黃桐鎮,獵戶張九真之子,年方十二,心智剛毅,體魄迥異于常,擁有撕虎裂豹之力……”
  這份玉簡上,羅列了起碼不下數千個名字,無不是年齡在十六歲以下的天才神童,要么根骨絕佳,要么天賦異稟,看得陳汐都嘖嘖稱奇,不禁感慨,這世間之大,永遠不缺乏的恐怕就是各種各樣的天才了。
  下一刻,陳汐似發現什么,微微一怔。
  只見那玉簡名單中間靠下位置,寫著“太清遺山之畔,溫侯府,小侯爺溫華,年方十四,天生金罡之體,性情果決,睿智早熟”等等字樣。
  陳汐并不在乎什么金罡之體,雖說擁有這等體魄之人,天生就能掌控金之大道,罕見無比,但對見了不知多少絕世妖孽的陳汐而言,這樣的資質也并不算什么。
  他真正在乎的是那“太清遺山”四字!
  這個字眼,溝動了他腦海中掩藏許久的一段往事,讓他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他放下玉簡,拿出《玄寰經》仔細翻閱。
  很快,陳汐眼睛一亮,果然如此!
  那太清遺山,之前乃是超級大門派“太清道宮”的宗門所在地,可惜,大約十萬年前,太清道宮一夜湮滅,道統消失,宛如人間蒸發了般。
  要知道,那太清道宮當年可是位居十大仙門之列,道統甚至可以追溯到太古事情,居然在一夜之間就徹底蒸發于世間,令得整個玄寰域都陷入莫大的震驚中。
  當時,天下各大勢力皆都派人,前往查探,卻最終一無所獲,甚至就連其道統、寶庫都消失不見。
  此事,也成了數萬年來一個無法解開的謎團,就是如今,也吸引著不少修士前往太清遺山探尋。
  也正是太清道宮的湮滅,才被另一方超級大勢力“抱真觀”一躍成為了新的十大仙門之一。
  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陳汐手中有著一把和太清道宮息息相關的寶庫鑰匙——“太清之鑰”!
  一想到這,陳汐探手一番,掌心就多出一柄尺長的清色鑰匙,像晴空一樣的顏色,表面繪制著一枚枚神秘符文,飄灑出點點星辰似的青色霞光,燦爛之極。
  這便是太清之鑰,是他在大楚王朝南疆瀚海沙漠深處的乾元寶庫中,獲得的最為珍貴的一件寶物。
  “此寶名為太清之鑰,乃是打開吾太清道宮秘藏之地的唯一法門,其內所藏,乃吾太清道宮十萬年傳承只寶,道書、法寶、丹藥……無所不有,還望小友獲得此秘藏之后,為吾太清道宮擇徒傳道,繼承衣缽,重建太清道宮之無上基業,如此,吾當含笑九天矣。”
  這段話,便是在乾元寶庫時,陳汐獲得這太清之鑰之后,那寶庫主人所留傳音,至今還清晰記在他腦海之中。
  當時靈白還曾說過,當年的太清道宮,單單是那山門大陣,都時由一座上萬柄天階極品劍器,以及九柄仙劍組成的恐怖大陣,連天仙強者進入都是有去無回。
  由此就可以想象,那太清道宮的底蘊和實力有多恐怖了。
  “太清遺山,就去這太清遺山了!”
  陳汐收起太清之鑰,當即決定了去處,若無意外,那家居太清遺山之畔,溫侯府的小侯爺溫華,自然也成了陳汐收徒的目標。
  嗖!
  寶船加速,碾壓云層,下一刻已調轉方向,向極遠處飛馳而去。
  ……
  “終于出現了,害我苦苦等待五年之久,真是可惡!”就在陳汐剛離開不久,虛空一顫,映現出數道身影來。
  為首是個頭戴星虹冠,羽衣流蘇,青絲如瀑,眉目如畫的少女,她氣質深沉寧靜,但眉宇之間,卻充斥著一股頤指氣使、不容違逆的尊貴氣息。
  正是不朽靈山走出的百里嫣。
  早在五年前連續兩次敗在陳汐手中,百里嫣就一直不曾離開,為的就是找機會搞清楚為何陳汐能參悟出不朽奧義來。
  她的同伴都在這些年中離開,只有她和兩名老仆等到了現在,當然,并不是說她耐心足夠強,關鍵是她擔心就這么回到宗門,無法向師門長輩交代。
  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
  “早聽說這家伙已經晉級為九華劍派的長老,要在這段時間去完成‘薪火相傳’、‘替天行道’兩個任務,這一下好了,終于把他給等出來了,否則他一輩子躲在九華劍派,我還真拿他沒辦法。”
  百里嫣咬牙,壓抑心中許久的幽怨和怒火隱隱有爆發的征兆,“走,我們乘坐‘虛空梭’跟隨其后,找個機會務必將他給擒拿下了!”
  說著,她素手一招,一抹銀燦燦的梭形法寶騰空,灑下億萬銀輝,將她和兩名老仆籠罩,瞬息已徹底消失在虛空中。
  “陳汐啊陳汐,總算把你等出來了……這一次,必讓你有死無生!”
  天衍道宗,一座高聳入云霄的險峻仙山之巔,冰釋天放下手中的消息玉簡,一對星辰似的眸子里泛起一抹冷厲無情的殺意。
  ——
  ps:筆記本屏幕摔折了一角,沒法打字了,這一章是在網吧完成的,沒有詞庫和資料,一個小時才打了幾百字!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