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778 恐怖神秘人

溫侯府這片園林很大,綠草如茵,傍依碧藍湖水,風景雋美。
  前來參加小侯爺溫華十四歲生辰壽宴的賓客,無論尊貴,皆都匯聚于此,可謂是名流云集,那些來自云水城內的俊男靚女,來自四面八方的名宿權貴,大都三三兩兩聚在一起,飲酒聊天,言笑晏晏,顯得頗為熱鬧。
  仔細看去就可以發現,這些衣冠楚楚的尊貴人士身旁,皆都有美麗的侍者小心伺候,唯恐照顧不周。
  而像陳汐這樣孤身一人前來,模樣陌生而年輕的,只有寥寥少數,即便有侍女前來問詢,大都態度也不冷不淡。
  當然,陳汐對此倒并不在意,他感興趣的是,身旁這名叫沈言的少年,又是怎樣進入溫侯府的?
  這少年皮膚黝黑,神色堅定,衣著樸素,雖然洗的干干凈凈,但不難發現,那衣衫已經穿了不少年份了。
  光從這一點就能判斷出,他的生活處境并不是多好。
  而眼下這場宴會,匯聚的要么是云水城本地的名貴人物,要么是來自四面八方的各大勢力代表,一個個打扮得像花孔雀似的,要有多靚麗就有多靚麗。
  像沈言這般樸素的,反而顯得極為醒目。
  尤為重要的是,陳汐發現,這少年也不知是有意無意,故意躲在了自己身后陰影中,似是生怕被人揪出來一樣。
  這不禁讓他好奇,忍不住問道:“你叫沈言?”
  少年愣了愣,似沒想到陳汐會跟他說話,旋即就連連點頭,嘴中囁喏半天,才小心翼翼說道:“這位公子,我就呆在這里一會,好么?”
  陳汐點頭道:“當然可以,不過你是不是先跟我說一說原因?”聲音溫和,令人不自主就放松警惕。
  見陳汐態度親和,令沈言感到安心許多,抿了抿嘴唇,沉默許久,這才揚起臉,咬牙說道:“我……我……想拜師!”
  話一出口,沈言似感到輕松許多,話也變流利許多:“公子,實不相瞞,我只是這溫侯府的一名小廝,自幼被賣進侯府之中,常年遭受惡奴欺辱,卻無人為我伸張正義,我雖怨怒,但卻從不怨天尤人,知道自己若不改變,就是換來其他人相助,終究也是一時之計,想要改變生活窘迫,唯有讓自己變強!”
  說到這,沈言眉宇間已盡是堅定之色:“所以從三年前,我就開始偷偷習字,每日里觀摩他人練武,熬煉己身,從未懈怠,為的便是有朝一日,能得仙長垂青,收我為徒,再不受這奴役之苦。”
  陳汐默然,他很確定,這沈言并未撒謊,到了陳汐這種層次,這沈言的神魂,陳汐都能清晰感應,沈言是否撒謊,他同樣也能判定。
  也正因如此,在聽了沈言的自述之后,陳汐心中也不禁油然升起一抹欣賞,歷盡恥辱而不怨,百般折磨而后勇,這樣的心性,在沈言這種年齡的少年身上,反而比那些所謂的天賦、資質更讓人矚目和重視。
  “不怕公子笑話,這次我前來此地,其實心中也頗為忐忑,乃是孤注一擲,若是被發現,必將遭受重罰,畢竟,在沒有變強之前,我仍舊還是一個奴仆而已,之所以躲在公子一側,也是為了藏身,避免被發現了。”
  “或許對其他人而言,這個機會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但于我而言,卻關乎著我的一切,太重要了,若是就此錯過,我想這一輩子都再難碰上這等機會了。”
  沈言自嘲,旋即,陷入了沉默。
  他這些年沉默寡言,所遭受之磨難都默默按捺在心底深處,很長時間都沒這么敞開心扉地傾訴過了,這時候居然跟一個陌生人說這么多心事,連他自己都感覺不可思議。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一陣嘩然,人群躁動。
  “這是哪家的千金,好漂亮!本公子游歷黃粱國三十八城鎮,見慣各色佳麗,可卻沒見過如此漂亮的女子。”
  “冰肌玉膚,天生麗質,簡直宛若冰宮仙子下凡塵!”
  一聲聲驚嘆傳來,惹得在場諸多目光紛紛投往了過去,就連一些被搶了風頭的女賓客也忍不住抬眼望去。
  然而就看見,一個一襲紫裙的美麗少女翩然走來,她雙腿修長,細腰若柔柳,天鵝頸項,一身肌膚雪白晶瑩,容顏清麗如畫,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股出塵傲人的氣質,令人不禁自慚形穢。
  她這樣一路走過來,幾乎將在此所有的目光都吸引,無論男女都一起望向她,就連一些名宿前輩也是眸光爍爍,狠狠被驚艷了一把。
  陳汐看見這名少女,卻是眉頭一皺,怎么是她?
  這少女,自然就是來自不朽靈山的百里嫣,她似乎早已發現了陳汐,神色從容,徑直走了過來。
  “怎么,沒想到我會前來?”百里嫣紅唇輕啟,在陳汐身邊立足,曼妙修長的身軀上彌散出一縷沁人的幽香。
  “的確沒想到。”
  陳汐目光在百里嫣一側的那兩名老者身上一掃,便即收回,他已經看出,那兩名老者皆都是地仙強者。
  這樣的陣容,若是換做以前,他自會感到一種壓力,但是現在,他卻并不擔心什么。
  “這就叫驚喜。”百里嫣輕輕一笑,清麗的容顏艷光四射,透著一股驚心動魄的美麗,令得周圍眾人都是一陣失神。
  陳汐卻是皺了皺眉:“有話直說。”
  見陳汐如此不耐,百里嫣反而不急了,清眸一瞥四周,悠悠說道:“其實收徒弟,遠不必如此麻煩的。只要報出你的名字,那什么溫候還不屁顛屁顛把其子送上門來?”
  陳汐朝一側看了看,發現那沈言早趁自己和百里嫣交談之際離開了,這讓他心情略微有些惱火。
  他知道,沈言以仆役的身份前來此地,可謂是冒了極大的風險,最擔心的就是被其他人發現,然而如今,卻因為百里嫣的出現,將大片的目光都投注到了這邊,不得不離開,心中只怕會失落之極。
  或許百里嫣是無意的,可她這一出現,卻無疑間接地扼殺了一個少年變強的希望,這讓陳汐如何不惱?
  “你若再糾纏下去,可別怪我不客氣了。”陳汐深吸一口氣,望著一側少女的清麗容顏,平靜說道。
  百里嫣怔了怔,驀地笑起來,若雨后初綻的花朵,清雅動人,“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會對我如何不客氣?”
  說著,她揚起雪白鵝頸,清眸流轉,挑釁似的盯著陳汐。
  陳汐也突然笑了:“你知道冰釋天那個狐姬背叛的事情么?她天生媚骨,魅惑傾城,難得的是修為還在地仙境界,如今,卻成了我的一名仆從,整日里端茶倒水,恭恭敬敬,你覺得我如何把你變成她這般模樣,那種感覺會如何?”
  百里嫣黛眉一挑:“你敢!?”
  她可是來自不朽靈山的傳人,身份尊貴,足以傲視天下絕大多數同輩中人,而現在,陳汐居然說要把她抓去充當女奴,這簡直就是一種莫大的羞辱!
  陳汐不為所動,反問:“我為什么不敢?”
  百里嫣皺眉,一對眸子狠狠盯著陳汐,直欲噴火,她第一次發現,自己一直以來最為驕傲的涵養和城府,在這家伙面前似乎根本就不頂用,每次見到他,都被氣得火大,恨不得把這家伙給狠狠撕碎了。
  “哈哈,貴客到來,溫某有失遠迎,贖罪,贖罪。”
  就在陳汐和百里嫣大眼瞪小眼的時候,一道豪邁沉渾的聲音突然響起,瞬間就吸引了在場所有人注意力。
  來人一襲金袍,身軀高大,面容威儀,大步而至,自有一股氣吞山河的威勢,正是溫侯府之主溫天朔,一位赫赫有名的地仙強者!
  在他身旁,還跟隨著一名少年,虎背熊腰,雙眸如星,英姿勃發,銳氣十足,不用猜,這少年必然是小侯爺溫華無疑。
  兩者甫一出現,直接在一眾恭維的目光下,來到了百里嫣身前,溫天朔含笑道:“老夫溫天朔,敢問姑娘來自何門何派?”
  這時候,百里嫣已恢復一貫的冷靜和從容,面對溫天朔的問話,她只是輕描淡寫瞥了一眼陳汐,淡淡道:“我此次前來,只為尋人,無意在貴府多留,至于來歷,還是不提也罷。”
  三言兩語,看似平平淡淡,卻將其骨子里的驕傲表達得淋漓盡致,一個世間一抓一大把的侯爺而已,若非事出有因,她根本就不可能多看此人一眼,哪怕對方是一尊地仙老祖,她也是渾然不放在心上。
  這便是身為不朽靈山傳人的底蘊所在了。
  溫天朔一愣,神色反而愈發認真和肅然,百里嫣越是這樣,讓他愈發感到對方來歷非同尋常,再加上她身邊還有兩名地仙境老者相護,這樣的人物,也絕非那些故弄玄虛之輩。
  “哈哈,溫某理解,理解。”
  下一刻,溫天朔已是哈哈大笑,把目光望向了陳汐,略一打量,便即訝然笑道:“這位少俠只怕就是姑娘要尋之人吧,果然是器宇軒昂,不同凡響。”
  陳汐卻是搖了搖頭:“侯爺誤會了,我不認識她,也和她沒半點關系。”
  此言一出,不僅溫天朔愕然,連周圍眾人都大跌眼鏡,這一男一女究竟要鬧哪樣啊?
  ———
  ps:筆記本還沒修好,這兩章是在網吧碼的,速度很慢,一是鍵盤和字庫不習慣,二是網吧的環境實在是讓人靜不下心來,金魚只想說,請大家多擔待一些,俺真的在用盡一切辦法在更新。
  更新快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