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780 補天之訣

淮冥、火翼、血風、北煌、白崆!
  提及這五個名字,人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血腥、殘暴、罪愆滔天。
  他們是十大仙門頒發的通緝榜單上赫赫有名的惡徒,排名前百,每個人身上無不沾滿了血腥,罪愆深重。
  像其中最為兇殘的淮冥,乃是一名邪派修士,早些年曾虐殺三千名嬰兒,汲取其獻血和魂魄祭煉一種邪門功法,手段之殘忍,令人發指,其造成的罪愆,更是罄竹難書。
  可他至今依然活得好好的,一是因為其實力太高,足足有地仙三重境修為,二是此人太過譎詐謹慎,行蹤飄忽不定,極難被抓捕到。
  如今,淮冥等五個大罪愆者聯袂出現,封鎖溫侯府,令得在場所有人都色變,惶恐不安,要知道,這可是五尊手段殘忍暴戾的地仙老祖!
  血云遮空,殺氣撲面,整個溫侯府的氣氛都緊繃到了極致。
  溫天朔臉色凝重,變幻不定,但卻并沒有亂了陣腳,突然暴喝道:“淮冥,爾等前來我溫侯府,所為何事,難道不怕遭受天譴!?”
  聲若驚雷,震蕩八方,聞言,溫侯府內眾人不自覺安心許多,是啊,天塌了還有侯爺頂著,何必如此驚慌?
  更何況,此次前來為小侯爺過十四歲生辰的各路修士中,也有有數尊地仙老祖存在,那些兇徒想要為非作歹,只怕也要掂量一二。
  “哼,遭受天譴?老子活得好好的,天又奈我何?”半空中,一襲血袍,面容陰戾冰冷的淮冥老祖雙手負背,冷笑開口:“天朔老兒,再裝糊涂,可別怪老子血洗了這溫侯府,雞犬不留!”
  溫天朔皺眉,沉聲道:“本侯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不明白?”
  淮冥桀桀大笑,殘忍如刀的眸子冷冷盯著溫天朔,“好,老子就再說一遍,交出進入太清遺山的藏寶圖,老子兄弟幾個立馬扭頭就走!”
  “不錯,天朔老兒,你以為此事密不透風,卻不知,我們幾人早已盯上了太清遺山,你派遣進山打探消息的人馬,都被老子幾個給殺了,你覺得現在還有什么隱瞞的必要嗎?趕緊交出藏寶圖,否則別怪我等無情!”一旁的火翼老祖嘿嘿冷笑。
  太清遺山藏寶圖?
  在場眾人聞言,都是心中一震,面露不敢置信之色。
  他們都清楚,那太清遺山在很久以前,存在著怎樣一個恐怖勢力,可惜卻在一夜之間徹底從人間蒸發,數十萬年來,無人能尋覓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但所有人都堅信,那太清道宮的道統、寶庫肯定還存在,只不過還沒有浮出水面而已。
  如今,那淮冥老祖居然說溫天朔手中掌握著一份太清遺山的藏寶圖,這若傳出去,只怕整個修行界都會震驚吧?
  一瞬間,眾人看向溫天朔的目光都變得不一樣了。
  就連陳汐都微微一怔,暗道:“如果這是真的,那自己手中的太清之鑰又算什么?也對,地圖是地圖,鑰匙是鑰匙,這溫侯即便能尋覓到寶庫,只怕也進之不去……”
  溫天朔沉默許久,突然道:“不錯,我手中的確有一份殘缺寶圖,但卻不確定是否和太清遺山有關。但不管如何,這份寶圖是決不會交給爾等的。”
  說著,他突然扭頭,望向一側那一直沉默的三位老者:“青平、慧中、婁齊三位道友,此次若能得三位相助,渡過此次難關,本侯定將寶圖奉出,供你我共同參詳,如何?”
  然后,他目光又是一轉,望向百里嫣:“同樣,若能得姑娘背后的兩位高手相助,這份寶圖同樣有姑娘的一份。”
  青平、慧中、婁齊三位,便是那來自各路勢力中的寥寥三位地仙強者,而百里嫣背后那兩名老仆,同樣是地仙強者。
  再加上溫天朔自己,就足足有六位地仙強者,這樣一股勢力若能凝聚起來,倒也根本不用畏懼那淮冥等人。
  眾人見此,都暗自松了口氣的同時,又不禁欽佩溫天朔的魄力,能在如此短時間內就做出如此決斷,尋常人只怕根本就辦不到。
  “不知好歹!”
  “合縱連橫嗎?天朔老兒你還真是不死心啊!”
  “哈哈,這老東西以為,只有咱們五人來了。”
  “實話告訴你們也無妨,此次我兄弟五人,還邀來了黑玄嶺池崖老祖、靈妙觀紫云老道,碧光海黃蛟上人,他們三位便坐鎮太清遺山之中,只要我等一個招呼,瞬息抵達,爾等又拿什么抗衡?”
  淮冥等人哈哈大笑,神態猖獗,氣焰不可一世。
  而眾人聽到那“池崖老祖”、“紫云老道”、“黃蛟上人”三個名字,原本放松的心禁不住又狠狠攥縮了起來,臉色都是變得難看之極。
  這三尊老祖,同樣也是惡貫滿盈的兇徒,十惡不赦的大罪愆者,在惡徒榜單上的排名甚至要更高,如今居然和這淮冥老祖等人同流合污,令得眾人都是如遭雷擊,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絕望無助感。
  整整八尊罪愆滔天的地仙老祖,這份力量,足以橫掃任何一方一流勢力了!
  這一刻,就連溫天朔都心中一寒,臉色陰沉到了極致。
  “天朔老兒,是乖乖交出寶圖,還是讓我等血洗此地,然后從你尸體上搜刮出寶圖,全在你一念之間。”
  淮冥老祖雙手負背,桀桀尖笑道,一副勝券在握的得意猖獗模樣。
  唰!
  下一刻,在場絕大多數的目光都投注在了溫天朔身上,神色緊張,可以說,此時他們的生死都掌握在了溫天朔手中,就等他如何抉擇了。
  就連那青平、慧中、婁齊三位地仙老祖,也都神色凝重,提心吊膽,關乎自身性命,也由不得他們不緊張。
  若是可以,他們寧愿現在就讓溫天朔交出寶圖,畢竟,那太清遺山中的寶物再重要,也比不過自家性命重要。
  這種心思,在場絕大多數人都有,甚至連小侯爺溫華,也一臉絕望地望著自己的父親,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無助感。
  他還年輕,才只十四歲,他可不希望就此殞命。
  在場之中,或許只有陳汐、百里嫣以及她身后的兩名老仆最為鎮定。
  “要不要我幫你脫身?只要你答應告訴我如何參悟出的不朽道經,就行了,這樣的條件夠簡單了吧?”
  不知何時,百里嫣已來到陳汐身邊,輕聲傳音道:“放心,我絕對是好意,畢竟你的修為雖然在同輩中無敵,但是對上這些經驗老道、手段殘忍的地仙老祖,只怕仍舊不是其對手,就連我,也不敢保證能戰勝他們。不過若說逃走,還是能夠輕松辦到的。”
  對天發誓,她這番話絕對是出自真心,可惜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五年時間里,陳汐的實力已絕非以往可比,簡直是天壤之別,判若云泥。
  陳汐瞥了她一眼,平靜道:“我也想說,如果我斬殺了這些大罪愆者,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來煩我?”
  “你……”百里嫣一呆,氣得飽滿圓潤的胸脯都急劇起伏起來,勾勒出一抹驚心動魄的誘人曲線。她貝齒都差點咬碎,惡狠狠瞪著陳汐:“不識好人心!”
  陳汐卻是不再搭理她。
  下一刻,他已是縱身而起,倏然立在了半空中,劍箓擎空,泛著漆黑暗啞的光澤,其中還有著一抹萬物本源般的混沌氣息。
  百里嫣整個人都懵了,結結巴巴道:“這……這家伙……就那么討厭我?為了讓我不煩他,連……連命都不要了!?”
  溫侯府其他人更是一呆,瞠目結舌,這家伙怎么突然跑出來了?
  而之前那些曾激烈抨擊過陳汐的修士見此,無不大喜。
  “好,就讓這個欺世盜名的傻小子沖上去!”
  “對,讓他幫我們先擋住。”
  “真是自己作死啊,又怨得了誰?”
  “如果他能活著,我一定拜他為師!”小侯爺溫華握緊雙拳,心中卻很清楚,自己這個決定只怕永遠都無法實現了。
  畢竟,那可是五尊惡名滔天的地仙老祖,還有其他三尊惡徒沒有現身,他雖感念陳汐勇猛,卻根本不認為陳汐能活下來了。
  “哈哈,老子眼睛沒花吧?一個冥化境的小東西居然敢孤身前來?”見陳汐突然出現,淮冥也不禁一怔,旋即陰陽怪氣大笑起來。
  “唔,倒是勇氣可嘉,這樣的年輕人如今可不多見了。”
  “來到好,倒是可以殺雞儆猴,讓那天朔老兒徹底死心。”
  “什么勇氣可嘉,我看就是一個腦袋缺根弦的愣頭青,傻乎乎沖出來,自以為很英勇,卻不知這是最愚蠢的舉動,你們瞧,連溫侯府那些人都在笑話他呢,真他媽可憐啊。”
  其他火翼、血風、北煌、白崆四位老祖,也都忍不住怪笑連連,看向陳汐的目光,猶若盯著一個死人般。
  “為惡的逍遙法外,為善的不得善終,替天行道……果然勢在必行”見此,陳汐卻是禁不住嘆了口氣。
  下一刻,他眼眸一冷,閃過一抹冷冽寒光,整個人氣勢迥然一變,猶若一柄深藏于淵的神劍開始噴薄霞光,吞吐鋒芒,展露崢嶸,凌厲了起來。
  ——
  ps:讓兄弟們久等了,明天開始補更新,然后買個硬盤,拷貝所有資料!這幾天電腦大修的慘痛經歷簡直讓俺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