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783 溫侯府

劍吟如潮,震蕩九霄。
  而那紫云老道的臉色卻已是陰沉下來:“貧道不配談造化?很好,小小年紀有此膽魄,讓貧道還真是有些意外。”
  說到這里,他俯身掃視溫侯府眾人,道:“諸位,貧道奉勸你們老實呆著別動,或許還有一線生機,若不然,貧道只能送諸位上路了!”
  眾人激靈靈打了個冷顫,神色皆都掙扎不定。
  尤其是那溫天朔、青平、慧中、婁齊四位地仙境老祖,內心都在劇烈掙扎,說實話,若是之前紫云老道三人沒有抵達,他們絕對會毫不猶豫出手,幫陳汐誅滅掉淮冥和北煌。
  可是現在……他們卻猶豫了。
  原因其實很簡單,還是在于紫云老道、池崖老祖和黃蛟上人這三尊大罪愆者實力太恐怖,遠非他們能夠抗衡。
  而如今,光憑陳汐一人,似乎也再難像之前那般神勇,畢竟對手可是足足五位雙手染滿血腥的地仙老祖。
  在這等情況下,溫天朔他們又如何能不掙扎?
  怎么辦?
  是幫,還是不幫?
  他們都極為清楚,一念之差,或許今日就死無葬身之地,因為臉色都變得陰晴不定起來。
  螻蟻尚且貪生,更何況是他們這些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存在,人越老,就越是憐惜自己的性命,這也不怪他們會如此為難。
  “忘了說一件事,此次我下山外出游歷,需要完成一個師門任務,必須誅殺十個大罪愆者,我算了算,如果將你們全部殺死,還差兩個,未免有些遺憾了。”
  陳汐一身青衫飄動,獵獵作響看起來越發的凌厲,像是一尊劍皇般,眸子中射出兩道冷電。
  師門任務?
  眾人心中一凜,終于敢確信,這眼前的年輕人果然是大有來頭,說不定就是來自那不可知之地的神秘存在。
  畢竟,他之前可是輕松斬殺了火翼、血風、北煌三尊地仙老祖,這樣的年輕人,似乎在十大仙門之中都難以尋覓出一個。
  紫云老道淡淡的笑了笑,身為一名雙手染滿血腥的邪道巨擘,他又豈會被陳汐三言兩語影響到,當即道:“既然小友尋死,那也怨不得貧道了。”
  剎那間,他紫色袖袍一揮,飛出五桿血色小旗,迅速放大,瞬間化作萬丈高,血旗招展,獵獵作響,猶若遮天之幕,將天地都化作血色。
  “殺!”
  “殺!”
  這五桿血旗,猶若從血海中打撈而出,表面鮮血欲滴,繪制著無數詭秘陰森的禁制,甫一出現,就飄散出一聲聲驚天動地的凄厲尖叫。
  肉眼可以看到,無數的厲鬼、冤魂在血旗中沉浮,在怒吼尖叫,令人恍惚間生出一種進入惡鬼地獄般的錯覺。
  咄咄咄……
  五桿遮天血旗,化作五道血光,插入溫侯府五行方位,遙相呼應,徹底將這一片空間給禁錮。從外邊根本看不到侯府內的任何景象,同樣,侯府內眾人,也再無法和外界取得任何聯系。
  這等手段,簡直像硬生生將這片空間給隔離、禁錮起來,幾近于通神!
  眾人想倒退,怕被席卷進去,然而,所有人都駭然,整片侯府居然被禁錮了,竟然難以動彈,如陷泥沼。
  “不好!我為什么不能動了?”
  “該死,我的身體都被禁錮,連真元也無法運轉!”
  眾人悚然,看向了場中的五桿遮天血旗,所有人都明白了,肯定是這一套血光滔天的恐怖法寶所導致。
  這一套法寶太強了,難怪紫云老道無懼,這絕對是一件大殺器,可以禁錮空間,鎖定諸人,令人駭然。
  “諸位不必驚慌,只要乖乖呆著,貧道自會留給你們一線生機。”紫云老道悠悠說道,聲音很淡然。
  這是一種威懾,同樣也是一種自負,一套法寶而已,就足以封鎖天地,在此范圍內的修士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鎮壓。
  眾人心中悚然,惶惶不安,有人甚至瑟瑟發抖,被嚇得癱軟坐地。
  就是溫天朔、青平、慧中等寥寥幾個地仙老祖也一陣后怕,慶幸自己剛才沒有急著沖出去,這紫云老道太可怕了,活了上萬年的老怪物,底蘊也絕非尋常可比。
  無論是百里嫣,還是她身后的兩名老仆,神色也都凝重無比,他們同樣也在籠罩范圍內,自能感受到那五桿血旗所釋放出的恐怖威力。
  “淮冥、北煌、池崖、黃蛟四位道友,你們各自主持一柄都天血神旗,徹底將此地給封鎖了。”紫云老道淡淡吩咐。
  淮冥老祖皆都殘忍一笑,化作四道血光,領命而去。
  “都天血神旗!果然是這一件邪道至寶。”百里嫣說道,臉上浮現一抹驚容。
  “什么,這就是都天血神旗,號稱是太古時期幽冥煉獄中的血河老祖所持之物,能夠滅殺五行,血染三界,一瞬化億萬生靈為冤魂厲鬼!?”許多人震驚。
  這都天血神旗名氣太大了,曾在太古時期大放異彩,殺出赫赫威名,也不知有多少驚天動地的大人物被它所擊殺。
  據說,這都天血神旗是以幽冥煉獄內最長的一條血河內的神靈精魄煉制而成,其內自成一界,名為“血河界”,乃是一件震驚太古的大殺器。
  關于這件邪道至寶的傳說有很多,當年血河老祖手持它,差點攻陷幽冥六道,將偌大的陰曹地府都占為己有,距離一界主宰只差一線。
  后來,雖然血河老祖被幽冥大帝出手鎮壓,但關于這都天血神旗的各種傳聞,卻流傳了出來。
  “都天血神旗早已被鎮壓幽冥煉獄之中,怎可能重現人間,這應該是一件仿品,由五桿血旗組成,方才能發揮出屬于仙器般的威力。”百里嫣背后的一名老仆低聲道。
  眾人聞言震撼,這只是一件仿品,便有這等威勢,那若是真正的都天血神旗出世,又該有多強?
  這一剎那,就是陳汐心中也為之一凜,五桿都天血神旗鎮壓五方,不斷釋放波動,令他也感到一種沉重壓力,如若身陷牢籠,掙扎不出來。
  但旋即,他心中猛地一跳,感受到一絲奇異的波動從浮屠寶塔內傳來,很快他神色就恢復如常,唇角有著一抹古怪之色一閃即逝。
  “淮冥道友,現在可以出手了,斬殺了這小娃娃,也算是為火翼、血風、白崆三位道友報仇了。”紫云老道平淡吩咐道。
  他很自信,都天血神旗一出,陳汐戰力再逆天也擋不住,畢竟這可是他耗盡數千年歲月,采集無數鮮血精魄鑄就的一件至寶,雖然是仿品,但威力卻比普通仙器更強,堪比“玄靈級”仙器!
  憑借它,紫云老道不知化解了多少殺身大禍,可以說,他能夠逍遙至今,大半功勞就出在這件至寶身上。
  “哈哈,多謝紫云老哥成全!”
  淮冥老祖大笑,大步走出,目露濃烈殺機,“小東西,老子倒要看看,你死了還如何完成那狗屁的師門任務!”
  轟!
  下一剎,淮冥老祖一化為一片血光撲殺而至,他打算將陳汐一身精血剝奪,徹底煉化,成為自己的補品。
  這等逆天年輕人,絕對是上蒼的寵兒,渾身是寶,且凝聚了不少大氣運,吞了他,絕對是大補藥,有助于修行。
  唰!
  突然,原本被禁錮掙扎不得的陳汐,眉心中驀地噴出一道烏光,那烏光,蘊含著一股禁忌之力,神秘而冰冷,充斥著一股仿似能禁滅萬法的可怖氣息。
  甫一出現,那四周虛空都像突然被禁錮一般,一切都陷入一種詭異的絕對靜止狀態!
  眾人震驚看到,那淮冥老祖所化的一片血光,就像被凍結,在半空中產生一種凝滯的狀態,像突然冰封在水中的魚兒般。
  “嗯?禁法之光!這等在三界神通金榜上排名前三十的無上大神通,居然會被你一個小娃娃所掌握!?”
  那淮冥老祖一驚,旋即猙獰一笑,“可惜,你還沒修煉到家,實力太差勁了,此等神通落入你手中簡直是暴殄天物,又如何能傷的了老祖?”
  轟!
  說話時,他渾身一震,直接破開禁發之光的束縛,再次朝陳汐撲殺而去,氣勢滔天,仿若魔云壓頂。
  唰!
  然而,陳汐張嘴,又是噴出一道劍氣來。
  劍氣耀眼,璀璨無邊,演繹出無盡玄機之奧妙,締造出過去未來之變幻!
  這是造化劍氣,傳承自太古至尊蟻皇!
  噗!
  劍氣出,一聲悶響傳出,那淮冥老祖的胸膛直接被洞穿,傷口被造化劍氣侵入,竟難以愈合,血花迸射。
  他知道自己大意了,這劍意太過可怕,已達到“一劍化萬法”的地步,不斷絞殺其皮肉,驚得他渾身發寒,強忍著劇痛,迅速倒退回來。
  誰也沒想到竟會發生這樣一個變故,陳汐被都天血神旗的波動壓制,還能發威,不僅施展出禁發之光,更張口噴出一道可怖劍氣,擊傷了一位地仙三重境的大罪愆者!
  “我來斬他!”
  一聲森寒暴喝,北煌老祖殺到,從陳汐背后出手,他汲取了淮冥的教訓,并未靠近,而是祭出一根血光繚繞的漆黑鎖鏈,從半空中狠狠抽打而下。
  猶若魔神之鏈,鞭打人間!
  ____
  ps:補一更,明天繼續補,另外,拜求月票,馬上從第20名爆下來了,很打擊碼字積極性啊,看在熬夜凌晨3點補更新的份兒上,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