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8-14)     

神箓79 牢屋之戰


  第二更,拜求收藏,先做飯吃飯,9點開始碼第三章。
  ——
  在青蟒王說話的時候,被捆綁在鐵柱上的八人抬起頭,萎靡慘然的臉頰上皆露出仇恨之極的神色。
  “恨有什么用呢?真元被禁,你們已都是手無縛雞之力,如果我樂意,揮手間就可以奪取你們的性命。”
  青蟒王笑吟吟說道,目光卻是一直緊盯著杜清溪,在他眼中,杜清溪神情雖憔悴,但那如畫眉目,清麗的臉蛋仍舊是那么的清艷動人,令他食指大動,忍不住湊上前去,伸手朝杜清溪的臉蛋摸去。
  “你敢動我一根指頭,我現在就施展秘術自殺掉!”杜清溪側頭避開,清眸中盡是憤怒仇恨的火焰。
  秘術?自殺?
  青蟒王怔了怔,笑嘆道:“你們這些人類還真是古怪,好像皆修煉了自殺所用的秘術,難道早就準備著在這種情況下使用嗎?”
  話雖如此說,青蟒王卻是不敢擅自妄動了,畢竟煉制血靈造化丹,需要生機活潑的血液和魂魄,若杜清溪自殺死了,他也是會極為肉疼的。
  “何苦掙扎呢?若你從了我,我保證好好滿足你,讓你飄飄欲仙,讓你欲罷不能,然后徹底愛上本王。”
  青蟒王目光肆無忌憚地在杜清溪全身上下逡巡,目光淫邪,話中盡是骯臟齷齪之事,令杜清溪氣得俏臉刷白,緊緊咬著嘴唇,渾身顫抖不已。
  “卑鄙!青蟒王,有什么你沖我來,欺負一個女人丟人不丟人?”一旁的端木澤憤怒咆哮道。
  “在本王說話的時候,有你插嘴的份兒嗎?”
  青蟒王一聲冷哼,縱聲來到端木澤身前,探手一巴掌已重重抽在他臉上,那張英俊的臉蛋上瞬間出現五個紅腫指印。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端木澤狀若瘋狂,拼命掙扎著想要撐開鐵柱的束縛,卻是徒勞無力,
  耳光是最能羞辱人的方式,一個響亮清脆的耳光,配合著不屑與高傲的態度,就會像一把剜在心口的尖刀一樣,激起人內心最為憤怒和瘋狂的情緒。
  端木澤自幼生于端木氏,天之驕子般的人物,英俊瀟灑,風度翩翩,何曾受過如此欺辱,殺人不過頭點地,這耳光……實在太傷人了!
  “憤怒嗎?絕望嗎?”
  青蟒王像一個殘忍的惡魔,笑吟吟說道:“是不是想殺了我?可惜,你永遠辦不到了。雖說有個叫陳汐的少年前來救你們,但他如今已被困在千幻迷蹤陣中,唔,算起來的話他此時恐怕已死在了墨蛟的手中。”
  “陳汐!”端木澤身體一顫,隨即猛地嘶聲竭力大吼道:“陳汐,趕緊逃!這里有三頭妖王,你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在端木澤旁邊,杜清溪也是身體一僵,喃喃道:“陳汐?他,他怎么來了?找不是送死嗎?真傻啊……”
  話雖如此說,她心頭卻是涌上一抹濃濃的暖流和感動,被抓進這山腹牢獄中這么多天過去,她早已絕望,只希望死的時候可以痛快一些,而不會遭受羞辱與折磨,然而此刻聽到陳汐正在來救自己的途中,她如何能不激動?
  “該死!他這不是找死嗎?滾!趕緊滾,老子才不讓你救,滾啊……”宋霖抬起頭咬牙切齒地咆哮著,眼眶卻已是濕潤起來。
  他們被抓在這,雖沒有遭受肉身的傷害,但卻時時刻刻遭受到各種大妖小妖的羞辱與唾罵,這一切都讓他們覺得,這里簡直就是令人生不如死的地獄!魔窟!
  “哈哈哈……看來你們還沒聽清楚啊,那陳汐差不多已經死了,再費力氣去呼喊又有什么用?”
  青蟒王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大笑,笑聲中透著說不出的得意與自信,“放棄吧,你們永遠等不到他了,永遠!”
  “可惜,讓你失望了。”
  突然,一道冰冷漠然的聲音倏然響起,幾乎在聲音剛出現的那一剎那,一抹清冽的劍光,仿似電芒,撕裂,朝青蟒王的喉嚨抹去。
  劍芒如梭,寒光乍現,玄冰似的劍意純粹凝練,仿似什么都可以擊碎,洞穿,甫一出現,那凌厲刺眼的劍光已是照亮整個牢屋,刺得人睜不開眼睛。
  “找死!”
  青蟒王的反應也是極快,心中一動,手中已多出一把青光繚繞的大錘,朝迎面而來的劍光狠狠砸去。
  這柄大錘名為青琉,乃是一件黃階中品法寶,由天青紋鋼煉制,又被青蟒王放在體內孕養千年,靈性十足,一錘揮出,狂猛的青罡之氣爆綻而出,勁風呼嘯,聲勢駭人之極。
  然而那劍光似有靈性一樣,方向一變,沿著青琉大錘側面,再次奔襲而至,逼得青蟒王狼狽后退不已,失去先機。
  刷!刷!刷!
  又是數到劍影生起,疾風掠影一般的劍光夾著風雷之聲,其上有隱隱逸散出玄冰似的寒芒。
  《大衍五行劍》的疾風之快、庚金劍竹的奔雷之猛、《冰鶴訣》的玄冰之寒,三種力量糅合一起,劍意滔滔,宛如晴空貫虹,氣象森然之極。
  能夠施展出此等劍法的,自然是陳汐無疑。
  在青蟒王進入牢屋的時候,他便已悄然潛入,然后施展斂息無蹤決藏匿旁邊,把牢屋內的一切都聽得清清楚楚,尤其當聽到杜清溪三人得知自己到來而聲嘶力竭地呼喊時,他心中沒來由一松,仿似卸掉了一個包袱一樣,道心通明,念頭豁達,同時愈發堅定了救人的決心。
  不過,由于牢屋房間內狹窄逼仄,在里邊戰斗很容易就傷到杜清溪等人,所以在決定出手那一刻,陳汐便已施展出全力,步步搶攻,務求在短時間內斬殺青蟒王。
  鐺!鐺!鐺!
  劍光如電,劍尖凝聚的恐怖力量逼得青蟒王連連后退閃避,狼狽之極,手中的青琉大錘也是靈光劇顫,表面留下一道道觸目心驚的劍痕。
  陳汐得勢不饒人,《大衍五行劍》被他施展至極致,已是忘了劍招,點、刺、削、斬、撥、劃,每一劍擊出無不蘊含著一絲風之道意,奇快如電,原本逼仄狹窄的牢房內,盡是那如電似風的萬千劍意,凌厲無匹的劍勢仿似要把虛空都要絞碎。
  “陳汐!”
  “他竟然殺了進來……”
  “這家伙,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厲害了?”
  此刻,牢獄中的八人也都是認出了陳汐,原本萎靡頹然的神情,驟然變得激動起來,眼眸中更是帶著一絲熾熱的希望。
  “道之意境界!玄冰屬性的真元!紫府境修為!”
  連續三聲驚呼驀地響起,若陳汐回頭的話,一定可以發現,驚呼的是蒼濱,那個一直伴隨在蘇嬌身旁的蒼氏家族年輕一代領軍人物!
  驚呼出聲,蒼濱似乎察覺不妥,猛地閉嘴不言,神色變幻不定。
  他跟陳汐的關系絕對談不上好,若非因為蘇嬌,他甚至就不會記得陳汐是誰,哪怕直到剛才,他也只是把陳汐當做一個可笑可憐的螻蟻看待,聽青蟒王說陳汐闖入嘯月嶺欲要來救助自己等人時,他只感覺很荒謬,一個只會制符,只會廚藝的破落家族子弟,能在大妖小妖的攻擊下活下來嗎?能抵擋得住三位妖王的攻擊嗎?
  然而此刻,看著陳汐只憑一把劍便把青幫王逼得連連后退,毫無還手余地,蒼濱這才猛地意識到,自己一直當做螻蟻看待的家伙,如今已遠遠的把自己拋在身后……
  這種強烈的對比落差,甚至令他不愿相信這是事實,甚至恨不得陳汐現在就敗在青蟒王手中!
  這便是蒼濱的心態,永遠也不愿看到比自己弱小無數倍的螻蟻,突然之間成了自己只能仰望的龐然大物。
  嫉妒?扭曲?不甘?太復雜了!
  沒有人注意到蒼濱神色的不正常,但卻都被他剛才連續的三聲驚呼吸引了注意力,仔細望去,也同樣發現,陳汐的實力竟是有了天翻地覆般的驚人變化,那道之意境界的武道修為更是令他們感到震驚之極。
  因為,他們雖都是龍淵城年輕一代的佼佼者,但卻無一人的武道修為達到如斯地步!
  “這家伙難道有著什么大機遇嗎?簡直跟換了一個人一樣!”端木澤喃喃自語,又是震驚,又是欣喜。
  “或許,在進入南蠻冥域時,他就一直在隱藏著實力。”宋霖若有所思道。
  “不管如何,陳汐奮不顧身地來救助咱們,已經是把咱們當做朋友看待,然而咱們卻……”
  杜清溪說了一句,神色旋即變得暗淡,“咱們卻一直從不曾考慮過他的感受,上次在南蠻冥域中,陳汐被柴樂天偷襲,墜入深淵之中,咱們顧忌于柴樂天的背景,袖手旁觀,無動于衷,恐怕已經傷透了他的心吧?”
  杜清溪的一席話,令端木澤和宋霖都是神色一怔,慚愧地低下頭顱。
  哧啦!
  一聲如撕破布的聲音響起,一道狹長的傷痕從青蟒王左肩劃下,撕裂衣服,撕裂皮肉,鮮血橫流。
  砰!
  又是一個巨響,仿似金戈碎裂的聲音,青蟒王手中的青琉大錘轟然碎裂,化作碎屑飛灑一地。
  “我……我竟然受傷了?”青蟒王身子緊貼牢屋墻壁,神色恍惚,似乎被這連續的變化打懵了腦袋。
  陳汐怎可能放過如此絕佳的機會,手中庚金劍竹發出一聲尖銳的嘯音,徑直朝青蟒王喉嚨急刺而去!
  便在這時——
  轟隆一聲,墻壁轟然倒塌,一個枯瘦黑袍人倏然出現,隨手抓起青蟒王,瞬間暴退出十幾張外,速度之快,竟是比陳汐的劍法還要快上一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