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785 大罪愆者

陳汐的否認,如此干脆果決,不僅讓在場眾人愕然,連百里嫣也都沒有想到,微微一怔之后,一對妙目中毫不掩飾流露出一抹慍怒之色。
  這家伙太氣人了,聽他的語氣,搞得自己好像死皮賴臉求他認識一樣,著實可惡!
  百里嫣恨得牙癢癢,憤然轉身,只不過卻并沒有離去,而是打算呆在一側,好好平息一下心情。
  她很擔心,再這么下去,自己非被氣得大打出手不可,那可不是她的本意。
  百里嫣一離開,她身后的兩名老仆自然隨之離開,在場眾人的視線,也是開始從陳汐身上轉移。
  一些年輕青年見此,更是欣喜之極,紛紛涌了過去,狂蜂浪蝶似的大獻殷勤,想和這位來歷神秘,容貌更是驚為天人般的少女攀上一層關系。
  很快,百里嫣就被人包圍了,真正像是眾星捧月般。
  當然,一些經驗豐富的老一輩早已看出這絕美少女必然有天大的來頭,于是紛紛告誡自己子侄,不得亂來。
  陳汐這邊,依舊有不少目光投注于此,畢竟,眾人可是看出,這年輕人竟然敢如此和那絕美少女說話,其來頭只怕也不簡單了。
  溫天朔同樣沒有離開,他身為溫侯府之主,自不會鼠目寸光的認為,敢和百里嫣這樣說話的年輕人是個愣頭青。
  “那敢問少俠,如何稱呼?”下一刻,溫天朔已溫煦笑道。
  “敝姓陳。”陳汐答道,卻是不愿表露自己身份。他此次為收徒而來,若被對方知道了自己身份和宗門來歷,對方態度必然會大大改變。
  若這樣的話,他很確定自己收徒成功的幾率會大大提升,但卻再無法更全面對觀察到自己這個徒弟究竟是何等樣一個人,如此一來,就可能有失偏頗,這可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哦,原來是陳少俠。”溫天朔渾然不在意對方是否不愿泄露身份,依然含笑說道,“想必陳少俠此來,也是為了我家犬子吧?”
  “不錯,是為了收徒。”陳汐點頭,惜字如金。
  “那你看我家犬子如何?”溫天朔眸光灼灼,笑問道。
  “暫時看不出什么,還有待考較。”陳汐答道,自始至終,甚至都沒看那一側的溫華一眼。
  他這樣的態度,令得溫天朔不禁一怔,若有所思。
  但其子溫華心中卻有些不滿,他年少氣盛,身為侯府小侯爺,走到哪里都受到他人隆重對待,就拿近些日子來說,即便是那些來自各大勢力的高人見了他,也無不紛紛夸贊,對他青睞有加,罕有像陳汐這般不冷不淡的。
  再加上陳汐模樣年輕,面孔陌生,又是孤身一人,單從外表來看,也不像什么來自大宗門的世外高人,這一切都讓溫華心中有些挺不待見陳汐的。
  不過他雖年少,卻絕非魯莽之輩,從父親對陳汐的態度中,還是品出了一些不同尋常的味道,所以一直在克制自己心中情緒。
  而現在,聽及陳汐連評價都吝嗇給出,他卻有些按捺不住了,忍不住問道:“陳公子,不知想要成為您的弟子,究竟需要哪些方面的考較?”
  此話一出,頓時吸引了不少目光的注意,一些此次前來,對收溫華為徒志在必得的各勢力代表,皆都走上前來,神色警惕。
  那模樣,似是唯恐自己碗中肉被他人掠奪去了般。
  陳汐見此,有意無意瞥了溫華一眼,這小家伙看似謙恭,但說此話時,卻故意稍稍提高了聲音,引來眾人注意,這無疑是要借勢反過來考較自己了。
  當然,小小年紀有此心機,著實也稱得上是睿智早慧了,但陳汐卻不喜有人在自己面前玩這樣的小伎倆。
  “我的考較很簡單,被我看中的,那怕就是資質魯鈍之輩,我也必全力栽培,而沒有被我看中的,就是天生圣人,于我也如同糟糠,不要也罷。”陳汐淡淡回答。
  溫華眉毛一挑,聽出了話中的警告之意。
  溫天朔拍了拍溫華肩膀,以示稍安勿躁,他同樣對陳汐這話感到有些不悅,但卻不會表露于表面,這點城府他還是有的。
  但有人卻按捺不住,一名須發皆白的老者嘿然冷笑道:“狂妄!世人皆知修行不易,庸才又豈能和天才相比?”
  另有人冷冷道:“我不得不說,這位朋友太過天真了,擇徒授道何等重大一件事情,關乎宗門薪火相傳,若只一味收留愚鈍廢物,只怕再大的宗門基業,道統也會毀于一旦!”
  有人更是直接,張口呵斥道:“簡直就是兒戲!胡鬧!”
  一瞬間,陳汐仿似成了千夫所指的罪人般,被眾人怒目而視,口誅筆伐,這樣的動靜令得四周其他人的目光也都被吸引過來。
  只有百里嫣卻是心中冷笑,這些混蛋還真是不長眼,若是讓他們知曉陳汐的身份,只怕臉色會很精彩吧?
  當然,她可沒有去揭穿陳汐身份的心思,那樣的話,只會助長陳汐的威風,她可不愿看見這樣的情景發生。
  陳汐神色不動,云淡風輕,就這樣靜靜聽著眾人“討伐”,直至他們說的口干舌燥,他這才目光一掃眾人:“說完了?”
  眾人不禁一呆,這家伙什么態度!
  “侯爺,如今世上欺世盜名之輩太多,若是要為小侯爺擇師修道,可務必要當心,以免耽擱了小侯爺的天縱奇才。”有人向溫天朔建議。
  其他人聞言,也都紛紛附和,儼然已將陳汐打上了“欺世盜名”的標簽。
  溫天朔見此,知道不得不站出來了,當即哈哈大笑道:“諸位道友,本侯也知道大家皆都是為犬子著想,不過,諸位所說的話卻有些偏頗了。”
  眾人一怔,有人皺眉道:“侯爺,此話怎講?”
  溫天朔看了一眼身旁的陳汐,笑道:“依我看來,這位陳少俠可絕非泛泛之輩,他所說之話,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溫華也在一側道:“對,我見這陳公子氣度從容,并不像口出狂言之輩,既然如此說,必然擁有極強的實力。”
  說著,他眸光看向陳汐,竟似流露出一抹崇慕之色。
  見到這一幕,眾人禁不住心中一緊,壞了!小侯爺竟似有些看好眼前這小子了啊……
  陳汐卻是又瞥了溫華一眼,并不多說什么。
  “老夫倒是很好奇,這位陳少俠究竟有何能耐了。”
  一名灰衣老者突然站出,目光灼灼盯著陳汐,“閑來無事,不知陳少俠可否切磋一二,令我等也開開眼界?”
  其他人也是躍躍欲試,想要通過這個途徑,徹底殺殺陳汐的威風,令小侯爺改變主意。
  陳汐一眼就看出來,這約莫二三十多個修士,絕大多數都是冥化境修為,唯有寥寥兩三個是地仙境修為。
  這兩三位地仙老祖,自始至終都沉默不言,看似平和,實則態度極為倨傲,明顯是不屑于和自己浪費口舌。
  “哈哈,諸位道友,莫要動怒,此次諸位能夠賞臉匯聚于本侯府上,乃是本侯之榮幸,打打殺殺,反而不美了。”那溫天朔笑道,站出來打圓場。
  “侯爺,這人瘋言瘋語,說話狂妄,老夫懷疑,他是別有企圖啊。”那先前邀戰的灰衣老者冷冷開口。
  陳汐原本不想理會這些,但聽到這灰衣老者如此誣蔑自己,也不禁皺了皺眉,“一把年紀了,說出的話可要對自己負責!”
  溫華聞言,頓時精神一振,雙眼中露出一抹興奮,終于要開打了,這家伙是否真有那么厲害,一試便知。
  見陳汐居然教訓起自己,灰衣老者勃然大怒,正待說些什么,就在此時,異變陡升——
  “哈哈,好熱鬧,兄弟們,把溫侯府給我圍起來,不要放走任何人!”一陣桀桀大笑傳出,驚天動地。
  伴隨聲音,萬丈范圍的滔滔血云突然匯聚而來,籠罩在整個溫侯府上空,散發出濃烈肅殺的血腥氣息。
  與此同時,四五道身影破空而至,一個個身披血袍,氣焰滔天,他們傲立半空,俯瞰府中眾人,猶若一輪輪血陽,渾身上下毫不掩飾地釋放出陰邪暴戾的恐怖氣息。
  肉眼都可以清晰看到,在他們身上,繚繞著一股濃稠若實質般的罪愆光暈,血光充斥,怨氣沖霄,令人遠遠一望都禁不住頭皮發麻。
  僅僅一瞬間,整個天地,都陷入一片暗紅色之中,陰風滾滾,煞氣騰騰,宛若有絕世妖魔從煉獄中走來般,情景駭人之極。
  眾人萬萬沒有想到,在這小侯爺十四歲生辰的日子,居然會發生如此驚天變故,府中眾人頓時陷入莫大的慌亂之中。
  “是淮冥火翼血風北煌白崆五位老祖!”
  溫天朔等一群人個個臉色大變,這五尊老祖,無不是罪愆深重的魔頭,在惡徒榜單上都足以躋身前百名,放眼整個玄寰域,都是赫赫有名的邪惡存在。
  如今,這吳遵流毒四海的邪修魔頭卻聯袂而至,明顯是來者不善啊!
  “大罪愆者?”陳汐卻是鎮定自若,甚至有些心喜,沒想到事態居然會這么巧,自己正發愁如何完成“替天行道”任務呢,敵人已乖乖送上門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