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787 殺雞宰猴

紫云老道色變,失魂落魄,不敢置信。
  與此同時,那溫侯府眾人也發現了都天血神旗的異常。
  似乎……都天血神旗又變弱了?有人驚疑,敏銳察覺到,相較于剛才,那都天血神旗的力量簡直削弱了不止十倍!
  那一縷大人物的意志消失了!
  像溫天朔、青平、慧中、婁齊等地仙強者,都很清楚地判斷出了其中的變化,一個個都心悸不已,這一切,難道都是那個年輕人做到的?
  雍伯,您看看出其中又發生了何等變數?百里嫣怔怔,一頭霧水。
  看不出。老仆搖頭,皺眉道:能夠逼退一尊大人物的意志,這等力量可著實無法判斷出來,除非……那陳汐身上攜帶有恐怖之極的秘寶。
  不錯,以他的實力,就是再逆天,但受制于自身修為,也完全不足以抗衡一縷大人物的意志,如此推測,必然是其身上有一件了不得的寶物。另一名老仆也沉吟開口道。
  了不得的秘寶?百里嫣心中一驚,喃喃道:難道是九華劍派那一件鎮派之寶混沌法劍?不可能,那可是九華劍派掌教方才能掌握的大殺器,鎮壓著一派之氣運,又怎可能傳授給陳汐使用……
  就在所有人都驚疑不定的時候,那都天血神旗上,驀地產生一股劇烈之極的顫抖,旋即轟的一聲,猛地破碎而開。
  一抹通天般的璀璨劍氣轟然涌現,直沖斗牛,激蕩八荒!
  然后,一抹峻拔的身影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從那破碎的都天血神旗內踏步而出,衣衫獵獵,眸光如電,正是陳汐。
  望著這一道身影,這一刻,所有人都震撼無言,鴉雀無聲。
  一個修為明明只有冥化境的年輕人而已,居然逼退了大人物意志,斬破了那堪比仙器的都天血神旗,這世上還有什么事能難住他?
  他究竟是誰?
  這玄寰域中,怎會突然冒出這樣一個逆天般的妖孽人物?
  這一剎那,就連溫天朔、青平等地仙老祖,心中都禁不住泛起一抹深深的挫敗感,再不敢拿陳汐當做一個后輩看待。
  你……你……你……相較于其他人的震撼,紫云老道已被震得六神無主,一張老臉上寫滿了濃濃的不敢置信和驚恐。
  那模樣,簡直就像活見鬼了一般。
  一抹造化劍氣一閃即逝,紫云老道還未從震駭中清醒,頭顱直接就被斬落,鮮血噴灑,直至死去,都沒有想明白,眼前那年輕人究竟是如何做到這一切的。
  至此,八尊在惡徒榜單上排名前百的地仙老祖,大罪愆者,被全殲一空!
  而做到這一切的,卻僅僅只是陳汐一個人!
  這樣彪炳輝煌的戰績,簡直是開創歷史之先河,放眼古今,都足以稱得上是驚世駭俗,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人們相信,這一戰若傳出去,整個玄寰域都會陷入一場莫大的轟動之中。
  大戰結束,空氣中猶自彌散著濃烈嗆鼻的血腥。
  陳汐卻并沒有閑下來,他施展手段,將場中的罪愆之力全部滌蕩一空,然后袖袍一卷,將那殘破的都天血神旗給收了起來。
  做完這一切,他這才收起劍箓,騰身返回地面。
  人群像有默契般,自動讓開一條道路,供陳汐前行,每個人臉上都充滿了濃濃的敬畏,發自肺腑,仿似在恭迎一尊王者般。
  他們都很清楚,今天若沒有陳汐,只怕他們所有人都早已死去,根本就不可能安然活到現在。
  承認這一點也沒什么好丟人的,畢竟那可是整整八尊地仙境的大罪愆者!甚至不用全部動手,都能將他們所有人像螻蟻般捏死!
  所以他們對陳汐的敬畏和感激,絕對是發自內心的。
  這次我溫侯府上下能幸免一難,多虧了陳少俠救命之恩了,請受本侯一拜。溫天朔大步上前,神色鄭重,躬身行禮。
  多謝陳少俠救命之恩!
  其他人見此,無論修為高低,也都紛紛深深躬身行禮,這等救命大恩,當得起他們如此對待。
  那些之前曾抨擊過陳汐的修士,更是面帶愧色,惶惶之極,鞠躬的幅度都要比其他人大上許多,恨不得把頭都埋進地上,以求挽回陳汐的一絲諒解。
  諸位不必客氣,我也是適逢其會而已。陳汐見此,略一抬手,一股柔和的無形力場涌現,將所有人彎下的身軀都托了起來。
  陳少俠過謙了,這等救命之恩,本侯也是無以為報,若是陳少俠不介意,本侯愿以手中寶圖為邀請,希望來日和少俠一起前往太清遺山,共謀大事!溫天朔正色道。
  此事稍后再議,眼下我只想好好休息一番。陳汐話鋒一轉,說道。
  那是,那是。溫天朔見陳汐并未直接拒絕,當即吩咐道:來人,快快幫陳少俠準備一件上房!
  說著,他有意無意瞥了一眼身旁的溫華。
  溫華會意,突然直接就跪在了路的前方,叩首大聲道:前輩高義,修為通天,弟子欽佩之極,懇請前輩收弟子為徒!
  陳汐瞥了地上的少年一眼,神色平靜,看不出任何的波動,抬步就離開,自始至終一字未發,更未表明自己的態度。
  這一幕看在其他人眼中,皆都是一愣,有些搞不清楚情況,按照他們的想法,在這等時候,陳汐完全可以順手將溫華收了,畢竟這小家伙可是天生的金罡之體,天賦超絕,再加上溫侯又愿意共享寶圖,收溫華為徒,可謂是雙全其美,何樂而不為呢?
  可惜,他們都猜不出陳汐的心思,也不敢當面詢問陳汐,也只能把這份疑惑埋在心中。
  但跪在地上的溫華臉色卻有些訕訕,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被陳汐無視,令他也感到有些難堪,眼底深處不經意閃過一絲惱怒。
  溫天朔同樣也沒想到陳汐的態度會如此冷淡,神色微微一僵,便即恢復如初,笑著拍著自己孩兒的肩膀:你啊,就是拜師心切,陳少俠如今剛歷經一場大戰,困頓疲乏,焉還有心思理會你。快快起來,等陳少俠休息過后,再去拜會也不遲。
  溫華點頭,知道這是父親給自己臺階下,順勢就站起了身子,只不過神色卻有些悶悶不樂,搞不懂陳汐為何對自己如此冷淡。
  很快,侯府眾人皆都散去,目睹了剛才一場驚天對決,令他們心神也飽受摧殘,都感到有些疲憊了。
  不過他們散去卻并非為了休息,而是為了將這里的消息回稟給自己背后的各大勢力,最重要的還是打探一下那年輕人的身份!
  畢竟,今日發生的事情太過震撼人心,八大罪愆者被他一個人全殲,這等逆天般的妖孽人物,也必須落實清楚了。
  另外,有關溫天朔手中那一份進入太清遺山寶圖的事情,同樣也極為重要,事關太清道宮的一切,也由不得他們不重視。
  至于百里嫣和她那兩名老仆,似乎真的不打算再糾纏陳汐,當天便離開云水城,連夜返回了不朽靈山。
  臨走前百里嫣和陳汐見了一面,一反常態地并未再追問陳汐是如何參悟掌握不朽奧義的,似乎她也知道,無論自己再如何逼問,陳汐都不會給自己一個明確的答案。
  她只是很陳汐談了一些無關痛癢的話題,例如三界大亂、域外異族等等天下局勢,最后離開時,甚至還盛情邀陳汐有機會前往不朽靈山做客。
  按照她的說法,陳汐雖非不朽靈山弟子,但如今已掌握不朽道意和不朽五式,儼然已和不朽靈山的傳人沒什么區別。
  陳汐當然知道,這是百里嫣拿自己沒辦法了,既然清楚奈何不了自己,就打算跟自己結一個善緣,籠絡自己。
  對于此,他也欣然接受,畢竟,他和不朽靈山之間也并無仇怨,若能成為朋友,那最好不過了。
  這一天,一則消息像長了翅膀一般從云水城飛出,擴散向了整個玄寰大世界各大勢力,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八尊地仙境大罪愆者伏誅!
  有關太清道宮的一份寶圖現世!
  這樣的秘聞,令得整個修行界都陷入轟動,搞清楚這一切之后,幾乎各大勢力都在揣測,那陳姓年輕人究竟是誰?
  很快,有一些勢力就通過各種線索,捕捉到了真正的答案——陳汐!
  其實也很好猜測,陳汐曾揚言斬殺那紫云老道等人,乃是為了完成一個師門任務,而恰巧,許多大勢力都得到消息,九華劍派的弟子陳汐近日剛晉升為長老,如今已外出歷練,要完成薪火相傳替天行道兩個考核任務。
  兩相一結合,答案自然就浮出了水面。
  幾乎一夜之間,陳汐之名再次轟動整個玄寰域,引起了各大勢力的矚目。
  闊別五年,這個不斷創造一一個個奇跡,做出一件件驚天大事的年輕人,再次重現在世間了!
  不僅如此,他竟以冥化境之修為,斬殺八尊地仙境大罪愆者,這等跨境界屠仙的壯舉,令得各大勢力都是震撼不已,縱觀古今,能做到這一步的,又有幾人?
  ∷∷∷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