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788 功德金光

嘩啦!
  火翼、血風、白崆三位臭名昭著的大罪愆者甫一被殺,三股濃烈若有實質般的罪愆烏光沖霄而起,衍化作陰風、冤鬼、骷髏、孽障在天地間呼嘯肆虐。
  一瞬間,天地都像陷入陰森恐怖的地獄之中。
  那是罪愆的力量,至邪至毒!
  像這等規模的罪愆烏光,不知要虐殺多少萬生靈才能凝聚而成,由此可見這三尊老祖這些年來干出了多少天怒人怨的罪事。
  見到這一幕,在場眾人無不心生顫抖,一方面是震驚于陳汐下手之果決,令一方面也是驚心于這罪愆烏光的恐怖。
  要知道,這等罪愆之力若是擴散出去,整個云水城的百萬生命只怕都要被玷污被奪取掉精魂,殞命當場。
  見火翼三人被殺,淮冥和北煌頓時驚怒不已,不敢置信陳汐竟下手如此狠辣,不過當瞥見那沖霄而起的罪愆烏光時,兩人都禁不住心中一動。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兩人同時一張嘴巴,猛地一吸氣,猶如長鯨吸水般,那漫天的罪愆烏光轟隆隆化作一股股洪流,沖向了兩人。
  對于他們這些邪修而言,罪愆烏光無疑是大補之物,就如同正道修士汲取的仙釀瓊漿一樣,對修為有著不可思議的助力。
  淮冥和北煌甚至確信,只要全部汲取了火翼三人的罪愆烏光,甚至不用多久就能沖擊下一個境界了!
  畢竟,這可是三尊地仙老祖畢生所凝聚的罪愆之力,又豈是尋常可比?
  轟隆!
  然而就在兩人剛剛有所動作,一聲驚徹九天十地的巨響,在那滾滾罪愆烏光中,轟鳴而起,旋即,一座大如山岳般的金燦燦蓮臺,浮現而出,飄灑億萬璀璨金光,釋放出陣陣梵音禪唱,猶若諸神的輕吟,大道的轟鳴。
  一瞬間,整個天地都涌現出一股抹殺諸惡,蕩滌萬邪的宏大氣息。
  十二品蓮臺渡厄道法!
  這金色蓮臺甫一出現,那籠罩天地之間的烏黑罪愆光暈,就像黑夜遇到了陽光,如冰雪融于沸水,發出一聲聲刺耳之極的凄厲尖叫,似是在嘶聲求饒,又像是掙扎逃散般。
  然而,在那蓮臺金光普照之下,這一切都是徒勞。
  在場所有人都清晰看見,那漫天充斥的冤魂厲鬼骷髏孽障……統統都被鎮殺磨滅凈華,別說逃,連掙扎的余地都沒有。
  甚至那金光擴散出后,驚得那淮冥和北煌都是連連后退不已,施展手段,防御身前,這金光蘊含“普世凈化”之真諦,天生克制陰邪鬼物,對罪愆之光更是有著極為恐怖的殺傷力,令得他們也是不得不防。
  與此同時,陳汐卻清晰感受到,一抹“功德金光”在自己混洞世界內彌散,令得自己的混洞世界更加純凈穩固,甚至隱隱帶著一絲“功德造化,萬物祥和”的味道。
  一瞬間,陳汐就感覺自己的道心都磐固許多,那若有若無的“心之秘力”也是開始變得清晰起來,雖然依舊極其微弱,但是按照這種勢頭發展,或許用不了多久,就能臻至凝聚出一股猶若實質般的“心之力”!
  那是來自道心的力量,最為神秘不過,連天仙層次的恐怖存在,也罕有能掌握和修煉的,因為這股力量太過飄渺,太過不可捉摸。
  就如同那渺渺杳杳的天道,“心力”同樣是最難以揣度的存在。
  “滅殺大罪愆者,想不到竟還能凝聚功德金光,磐固道心,這等奇妙效果,可是其他靈丹妙藥都無法比擬的。”
  陳汐若有所思。
  這時候,漫天的罪愆之力早已消失,而溫侯府眾人望向陳汐的目光,早已由之前的驚詫和震撼化作了一抹深深的敬畏。
  這個年輕人所施展出的手段,無不匪夷所思又恐怖之極,也由不得他們不敬畏。
  “現在,你二人還有什么話可說,或者,你們要等幫手前來援助?”陳汐霍然抬頭,目光如電,冷冷鎖定遠處的淮冥和北煌。
  兩人此刻神色陰晴不定,陳汐的實力,令他們也感到忌憚不已,極為清楚,若是單憑他們兩人之力,說不定真不是陳汐的對手。
  尤其是,此子還極為狠辣果決,根本不懼任何威脅,面對這樣油鹽不進的強勢人物,他們也有點無計可施了。
  就在此時,突然,遠處天邊飄來一朵紫云,仔細看去,那紫云赫然是由一滴滴的紫色血漿凝聚而成,散發出滲人無比的陰森血腥之氣。
  這紫云甫一出現,這片天地都充斥著一股暴戾陰邪冰冷之極的氣息,猶若一尊冷酷殘忍的魔獸突然從地獄中跑出了人間。
  “紫云老道!”
  見此,溫天朔面色驟然一變,原本放松的心又不禁提了起來,若說那淮冥等人是大魔頭,那這紫云老道絕對是一個魔王,恐怖無比。
  就連百里嫣背后的兩名老仆見到這一片紫云,都不禁眉頭一皺,臉上第一次浮起一抹凝重之色。
  一瞬間,氣氛又像回到了之前,所有人都惴惴不安起來。
  “紫云老哥,你終于來了!”
  淮冥和北煌見此,神色都是一喜,這紫云老道擁有地仙四重境修為,實力也同樣恐怖無比。
  從他在惡徒榜單上第四十九的排名上,都能看出他是一尊何等樣的存在。
  事實也的確如此,這紫云老道乃是由孽海深淵中的一朵紫云得道,修煉了不下萬年之久,一身修為渾厚無比,深不可測,其性情陰沉狠戾,為了煉制法寶,甚至屠戮過數十座人口過百萬的城池,絕對是一尊邪道巨擘,惡名震天下。
  若非此次為了發掘太清遺山中的保藏,以淮冥的能耐,也是根本請不動紫云老道這樣一尊老怪物的。
  “呵呵,這次不僅貧道來了,還有黑玄嶺池崖道友,碧光海黃蛟上人也一起前來。”那一片紫云中,驀地傳出一道溫煦的笑聲。
  轟隆!
  伴隨聲音,那一片足有千畝大小的紫云突然收縮,映現出三道身影來,為首是一個身披紫色道袍的老道。
  他身姿頎長,慈眉善目,滿臉笑容,手執一雪白如銀的拂塵,看起來一派仙風道骨的模樣,根本不像個邪道巨頭。
  而在他兩側的,就是那池崖老祖和黃蛟上人了。
  這兩人,同樣也是惡徒榜單上赫赫有名的存在,一個是一塊靈崖修煉成形,一個是一頭罕見的黃鱗三頭蛟修煉得道。
  論及實力,這兩者皆都在那淮冥北煌之上。
  這三人甫一出現,頓時令現場的氣氛變得壓抑無比,眾人臉色更是難看到了極致,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
  “一個地仙四重,兩個地仙三重,不過實力卻似乎要比淮冥等人強上許多,殺起來倒是有點麻煩了……”
  陳汐抬眼掃視這紫云老道三人一眼,便即收斂目光,神色鎮定從容,雖然感覺麻煩,但他卻并不怎么畏懼。
  早在沒有回歸宗門之前,他就敢和狐姬雪妍廝殺,并成功將其擒下,如今,在星辰世界閉關四十年,又在劍洞磨礪的這一段日子,早已令他的實力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高度,別說是地仙四重境,就是地仙五重境高手來了,他也敢斗上一斗。
  再加上,他手中劍箓在汲取了“混沌母晶”的混沌精氣之后,如今也已進階至能夠和真正的仙器媲美,又焉能去畏懼幾個大罪愆者?
  “哦?就是這位小友殺了火翼血風和白崆三位道友?倒是了不得啊。”
  這時候,那紫云老道也從淮冥口中得知了一切,略帶訝然地打量了陳汐一眼,旋即呵呵笑道:“小友,念你一身修為不易,不如聽從老道一言,就此離開如何?老道保證,絕沒有人會再阻攔于你。”
  聲音溫煦,令人如沐春風,似乎根本沒有幫火翼三人報仇的意思。
  然而,此話落在溫侯府其他人耳中,卻不亞于一聲驚雷,皆都臉色一變,若陳汐就此離開,那他們……又該怎么辦?
  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落在了陳汐身上,目光中隱隱帶著一絲期盼,就像即將溺死之人抓著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斬了你人頭,再走不遲。”陳汐淡然答道,“還有,最好收起你的小伎倆,別讓我看不起你。”
  他哪會看不出,這紫云老道看似是要放自己離開,實則是要瓦解自己的斗志,自己一旦選擇離開,必然斗志不存,如此,就被對手抓住了可趁之機,那后果不用猜也知道會是怎樣的。
  “哈哈,小友好氣魄,換做以往,貧道說不定會心生憐才之意,收你為徒,但可惜,你殺了我那三位道友,這次也只能先把你殺死了。”
  紫云老道笑瞇瞇說道,一臉和善:“不過你放心,我會抽取你魂魄,將你煉制進我的法寶中,雖然日日夜夜會飽受煎熬之痛楚,但也算送你一場永生不死的造化。”
  聞言,所有人心中都是一寒,這紫云老道看似慈眉善目,說話也溫煦可親,可話中的意味可著實歹毒狠辣,令人毛骨悚然。
  “跟我談造化,你配嗎?”
  陳汐突然笑了,伸出手指一彈劍箓,嗡的一聲發出一道驚天劍吟,如龍吟虎嘯,激蕩九天十地。
  ——
  ps:幫某款網絡游戲寫的定制短篇小說已經搞定了,這兩天會補齊欠下的更新,今天凌晨會補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