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789 都天血神

溫天朔和溫華父子二人神色變幻不定。
  陳汐一句話,令他們終于明白,眼前這該死的賤奴,也不知通過什么辦法,居然獲得了陳汐的賞識,要收他為徒了!
  “為什么!”
  溫華驀地激動叫起來,臉上盡是不甘之色:“前輩,我溫華哪里不比這奴才強?論天賦,我乃是天生金罡之體,論地位,我是溫侯府小侯爺,論修為,我雖然年少,可早已進階金丹之境,為什么您會選擇一個奴才為徒,而不選擇我?”
  他今日里,當眾下跪拜師,被陳汐無視,心中本就攢了一堆的怒火,如今見陳汐居然要收一個下賤無比的奴才為徒弟,一瞬間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徹底把心中怒火宣泄了出來。
  當然,他不敢質問陳汐,口吻和神情都顯得極為委屈,像一個懵懂少年在向長輩哭訴乞求般。
  會哭的孩子有糖吃。
  溫華身為溫侯府小侯爺,自幼受父親熏陶,心智和城府都要遠超尋常人,自然也深深明白這一點。
  可惜,他的一切小把戲,又哪能逃過陳汐的法眼?
  他越是這樣,陳汐反而愈發不喜歡他,小小年紀,機心就如此深重,一旦成長起來,哪還了得?
  這樣的人,或許會成長為一方梟雄,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但卻太過自私和無情,一旦利益受損,他首先考慮的也定然是他自己,而不是其他人。
  甚至,為了他自己,他很有可能拋棄所有的恩情、友情、親情而不顧,變得六親不認。
  這樣的人,陳汐可不喜歡,同樣也不希望自己的親傳弟子成為這樣的人。
  見陳汐沉默不言,那溫天朔連忙含笑道:“陳少俠,你也看到了,犬子一片赤誠,只為拜你為師,不如就……”
  不等他說完,陳汐揮手打斷道:“令子的確非同尋常人可比,以其資質就是拜入十大仙門之中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溫天朔和溫華神色都是一振
  。
  “不過,我之前就已說過,被我看中的,那怕就是資質魯鈍之輩,我也必全力栽培,而沒有被我看中的,就是天生圣人,于我也如同糟糠,不要也罷。”
  陳汐接下來這句話,卻令得這對父子二人神色一僵,有點不敢置信陳汐會拒絕的如此直接。
  而沈言則徹底松了口氣,心中愈發的敬服和感激陳汐。
  “前輩,能否告訴我原因?”溫華深吸一口氣,猶自不甘心,緩緩問道。
  陳汐皺眉,卻不再理會于他,帶著沈言就要返回房間。
  “為什么?難道在您心中,我溫華連一個下賤的奴才都不如?”溫華見此,徹底爆發了,咬牙攔住陳汐身前,抬起頭,一臉的不甘。
  陳汐扭頭,瞥了溫天朔一眼。
  溫天朔見此,連忙將溫華拽了回來,呵斥道:“閉嘴!沒大沒小,成何體統!”
  吱呀!
  房門緊閉,將這父子二人拒之門外。
  見此,溫華失魂落魄,知道這次自己徹底和陳汐再無師徒之緣了。
  ……
  一間富麗堂皇的房間中。
  溫天朔和溫華父子相對而坐,臉色都是陰沉無比。
  “那該死的賤奴!竟敢搶了我的機緣,我一定要殺了他!殺了他!”在自己的地盤上,溫華徹底拋開了一切偽裝,憤怒咆哮不已。
  溫天朔眉宇間也是一片慍怒,被自己府中的一個奴才搶了自己孩兒的機緣,這令他也是心中震怒不已,若非陳汐早已展現出恐怖之極的實力,他早已將那奴才挫骨揚灰了。
  “還有那姓陳的,狗眼看人低,頻頻無視于我,還真當自己是人物了,等我溫華成長起來,一定要讓他好看!”溫華俊秀的臉頰一片鐵青,目光中盡是怨毒之色,竟是連陳汐都恨上了。
  “夠了!”溫天朔皺眉,啪的一巴掌打在了溫華臉上,打得他臉頰紅腫,唇角都溢出一縷縷血漬來。
  溫華不敢置信,愣愣地盯著自己的父親,如果他沒記錯,這還是他長這么大以來,父親第一次打他。
  “蠢貨!禍從口出的道理你不懂嗎!”
  溫天朔呵斥道:“等你真正成長起來時,再說此話也不遲,現在,你給我老老實實閉嘴,再敢胡言亂語,小心我第一個廢了你!”
  溫華禁不住激靈靈打了個寒顫,好半響才喃喃道:“可是,孩兒不甘心啊!”
  啪啪啪
  !
  便在這時,突然一陣清脆的鼓掌聲在房間外響起,與此同時,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不甘心才好,被人拒絕,若是連憤怒的勇氣都沒有,那也是廢物一個。”
  誰!
  溫天朔和溫華父子臉色都是一變,齊齊站起了身子。
  這里可是溫侯府深處,防衛森嚴,密布了不知多少的禁制,如今,居然有人悄無聲息地靠近了過來,令他們連察覺都沒察覺到!
  尤其是溫天朔,臉色已是凝重無比,他可是地仙境修為,居然也沒有察覺到有人靠近,那來人的修為又該有多恐怖?
  那一道聲音還沒落下,房門就被從外邊打開。
  旋即,一行人魚貫而入,為首的是一名披華美鳳袍的美麗少女,被一群人眾星拱月般跟隨著走了進來。
  這美麗少女,容貌精致美麗,身段纖柔高挑,肌膚如凝脂般晶瑩剔透,容貌極為出眾,眉心有一點紅色印記,一對眼眸竟是蔚藍色,平添了一股異樣的美感。
  這絕對是一個擁有絕世風華的一個少女。
  但最讓溫天朔心驚的卻是那少女身后之人,足足有十余個,居然全都是清一色的地仙境強者!
  尤為令他駭然的是,那其中一名枯瘦如竹竿似的黑袍老者,他只是輕輕掃視對方一眼,都不由自主感到一股寒氣從心中冒出,其實力簡直能用深不可測來形容。
  美麗少女、黑袍老者、再加上一行十余個地仙老祖,這樣一群人在深夜中突然抵達,所造成的震撼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這一剎那,溫天朔和溫華這對父子皆都是面色劇變,僵硬佇立在原地,不知所措,甚至有些倉惶。
  畢竟,這一股勢力所代表的力量著實太過駭人,比之紫云老道那八尊大罪愆者還要震撼人心。
  “侯爺不必驚慌,我等來自天衍道宗,我是天衍道宗核心弟子冷禪兒,此次前來貴府,乃是有一件天大的好事要和侯爺合作。”
  進入房間后,那美麗少女直接開口,自報家門,神色淡然,自有一股從容不迫的氣勢。
  天衍道宗!
  溫天朔暗松了口氣,這可是十大仙門之一,并非那些大罪愆者可比,理應不會是專門來對付自己的。
  但旋即,他心中就是一驚,他們此來……該不會是為了自己手中那一份有關太清遺山的寶圖吧?
  心中雖如此想,但他已是恢復少許鎮定,連忙請這一行人落座,命令兒子溫華親自斟茶倒水,這才一臉恭敬道:“那不知冷姑娘你們,要和我合作什么事情?”
  他已看出,這冷禪兒修為雖只有冥化境,可卻是他們這一行人的核心人物,類似首領般的存在
  。
  更何況,對方可是代表十大仙門之一的天衍道宗,而他只是一個黃粱國內的小侯爺,地仙懸殊太大,也由不得他不畢恭畢敬了。
  “很簡單,殺一個人。”冷禪兒淡淡答道。
  “哦。”溫天朔心中又是一松,只要不是為了寶圖來就行了,“那敢問那人究竟是誰,竟敢得罪天衍道宗,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那人名叫陳汐。”冷禪兒深深望了溫天朔一眼,“這個名字,侯爺應該聽說過吧。”
  陳汐?
  溫天朔悚然一驚,道:“那可是九華劍派年輕一代第一人,似乎……似乎……”說到這,他似是猛地意識到什么,失聲道:“該不會那陳少俠就是陳汐吧!?”
  冷禪兒點頭,笑吟吟道:“不錯,我等此來,殺的就是他。”
  溫天朔徹底呆住了,那人居然真的是陳汐!這個名字他可是如雷貫耳,大鬧蒼梧秘境、斬燕十三、挫敗不朽靈山頂尖弟子……等等一系列轟動天下的大事,都是由陳汐一人所為,他哪可能沒聽說過?
  真正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陳汐居然出現在了自己府中,而自己偏偏就沒有認出來!
  甚至,自己兒子差一點就成了陳汐的徒弟!
  與此同時,他也終于明白,為何冷禪兒等人會前來了,畢竟陳汐和天衍道宗之間的仇恨,早已成了修行界人所皆知的事情。
  想到這,他心中就禁不住發苦,怎么一下子,自己竟卷入了九華劍派和天衍道宗之間的風波中了?
  他很清楚,和這兩個龐然大物相比,自己溫侯府簡直就跟螻蟻沒什么區別,稍有不測,自己溫侯府絕對會在頃刻間灰飛煙滅!
  這一刻,溫天朔都恨不得冷禪兒等人是為了那寶圖而來,起碼,還可以撈取一些好處,可若是為了斬殺陳汐……
  無論陳汐是死是活,他溫侯府只怕都再難以延續下去了!
  怎么辦?
  溫天朔神色陰晴不定,心情掙扎到了極致。
  “侯爺放心,我保證,只要你答應此事,令郎就是我天衍道宗的弟子了,屆時,就是九華劍派想要報復,也絕難波及到令郎。”
  冷禪兒靜靜等待溫天朔考慮許久,這才輕啟紅唇,悠悠說道:“至于侯爺你,也完全可以加入我天衍道宗,雖無法身居高位,但謀求一個長老之職也是極為容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