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790 幽冥發威

聽了冷禪兒開出的條件,溫天朔渾身都是一顫,收自己兒子為天衍道宗弟子,收自己為天衍道宗的長老?
  這絕對是一個誘人之極的條件。
  溫天朔身為一名地仙老祖,也只能在黃粱古國內呼風喚雨,放眼整個玄寰域,卻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更遑論和十大仙門這等超級大勢力相比了。
  一時之間,溫天朔心中也大為意動,如果這樣,即便殺死了陳汐,他溫侯府也再無后顧之憂,畢竟溫侯府再大,他最親近的族人也就那么寥寥數百人,完全可以全部遷徙至天衍道宗。
  到那時,自己身為天衍道宗的長老,完全可以給自己族人謀求更大的出路!
  “父親,孩兒愿意!”
  還沒等溫天朔開口,溫華已經按捺不住心中激動,大聲答道:“那陳汐如此羞辱于我,父親你還猶豫什么?”
  溫天朔眉頭一挑,連忙起身,看了看門外,似是生怕被其他人聽到般。
  “侯爺放心,我等前來時,早已將此地封鎖,方圓百丈,任何聲響都傳不出去。”冷禪兒悠然笑道,一副運籌帷幄的自信模樣。
  溫天朔還真擔心此地發生的一切,被陳汐聽到了,畢竟白天時,那紫云老道等八人可都慘死在陳汐手中,以陳汐的修為,方圓萬里內的風吹草動,只怕都逃不過他的查探了。
  冷禪兒如此一說,這才令他安心不少。
  “冷姑娘,實不相瞞,那陳汐如今的實力,極為逆天,別看只有冥化境修為,可其戰斗力卻足以和地仙五重境強者抗衡……”溫天朔猶自有些猶豫不定,沉吟說道。
  不過不等他說完,就被冷禪兒打斷:“這一切,我等前來時都已了解到,侯爺無須擔憂,我等既然敢前來,自是有絕對滅殺他的手段。”
  說到這,她那張清麗的容顏上,悄然泛起一抹決然肅殺之色。
  她并未夸口,此次聽聞陳汐外出歷練時,冰釋天大人早已安排好一切,不僅派遣了十二名地仙三重強者,還為他們準備了一件大殺器!
  為的就是畢其功于一役,徹底誅滅陳汐。
  尤其是當聽說陳汐以一己之力,滅殺那八尊大罪愆者時,冰釋天大人更是毫不猶豫,派遣出了地仙六重境的云竹長老前來!
  在這等情況下,若再斬殺不了陳汐,那才叫笑話呢!
  溫天朔也絕非優柔寡斷之輩,略一沉吟,就咬牙點頭道:“好,本侯答應,一切全聽冷姑娘吩咐就是了!”
  冷禪兒見此,不禁微微一笑,心中暗暗道:“陳汐啊陳汐,這次若再奈何不得你,我就承認你有資格和卿師祖在一起了,若是死了的話,那也怨不得人,誰讓你和冰釋天大人對抗呢?”
  ……
  凌晨。
  云水城外。
  陳汐拍了拍沈言的肩膀,道:“此去九華劍派足有十三萬六千余里地,路途遙遠,其間更有不少兇惡之地,你一切小心,若能安然抵達,便算是通過考驗了。”
  沈言毫不猶豫點頭,堅定道:“前輩放心,就是爬著,我也要爬進九華劍派!”
  陳汐笑了笑,從懷中摸出一塊玉符,遞給沈言:“這枚玉符你且收好,如若遇到危險,就捏碎它,可保你一命。”
  沈言接過玉符,小心翼翼收起來,跪倒在地,說道:“多謝前輩!沈言能擁有這次機會,定當萬分珍惜!”
  話畢,他起身而去,瘦小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濃濃的夜色中。
  “小家伙,宙光無極仙符都給你了,你可莫要讓我失望……”陳汐喃喃,衷心希望沈言能順利通過考驗。
  夜風輕柔,帶著一絲寒意,陳汐駐足凝視許久,轉身離開。
  “薪火相傳的任務,只要不出什么意外,就算是完成了,至于替天行道,卻還差兩名大罪愆者……”
  一邊走,陳汐一邊沉思。
  “太清遺山,進入云水城以來,我還沒進入其中探尋過,閑來無事,倒是可以先瀏覽一番了。”
  不經意抬頭,陳汐遙遙看見了那矗立在遠處的太清遺山,不僅心中一動。
  下一刻,他人已消失原地。
  冰輪高懸,繁星閃爍,清冽的銀輝猶若霧靄般,彌散在綿延起伏的太清遺山上,像披上了一層柔軟的銀紗。
  這座古老的山系綿延數十萬里,莽莽巍峨,在月色下,蒸騰起濃濃的煙靄云霧,不時傳出陣陣野獸嘶吼,顯得分外的神秘和兇險。
  陳汐的身影猶若一抹流光,在云層群山之間閃爍,堪比地仙強者的神識之力擴散而出,仔細搜尋下方。
  數十萬年前,太清道宮的宗門就修建于這片莽莽山脈之中,歷經無盡歲月變遷,早已面目全非,再難尋覓到一絲有人煙棲息的地方。
  一路上,陳汐見到了不少的魑魅魍魎木精石怪,甚至不乏一些氣息極為強大的妖氣,但在他的神識掃視下,這些個山中生靈無不戰戰兢兢,只能老老實實呆著。
  “聽那淮冥老祖說,那紫云黃蛟池崖三人,原本駐守在這太清遺山中,只等淮冥搶到寶圖,就打算去探尋寶庫,也不知他們駐守的地方又在哪里了……”
  飛行了足足盞茶功夫,也是一無所獲,這令陳汐不禁有些皺眉,然而就在此時,他似察覺什么,身影一閃,下一刻已落在附近一座嶙峋山峰上,藏匿起了身子。
  片刻后,三四道遁光從極遠處飛掠而來。
  “小心點,那紫云老道等老怪物雖然死了,可如今有關太清遺山寶圖的消息,早已傳遍了修行界,有許多強者都在連夜趕來。”
  “師兄,那你可查探清楚,之前紫云老道等人,是在哪里發現溫侯府的探子的?”
  “就在前天七千里處,一座形似龍首的山峰上,那座山峰也極為獨特,附近有一條長河盤繞,從天空俯視,那長河曲折流淌,竟形成一個‘道’字,神異之極。”
  “哦?還有這等奇特之地?如此看來,說不定那座山峰就是當年太清道宮宗門所盤踞之地了!”
  “哼,若真如此容易辨認,那太清道宮所留下的寶庫早被人發掘走了,依我看來,這其中必然還另有玄機。”
  這一行人修為皆都有冥化境左右,雖然是用神識在交流,可又哪能瞞得過陳汐的查探,一瞬間就將他們的對話內容聽了個**不離十。
  “其山形似龍首,其水形似‘道’字?”
  待那些人消失不見,陳汐從陰影中走出,略一沉吟,不再遲疑,也是縱身而起,朝遠處飛掠而去。
  大河滔滔,晶瑩清澈的水流在月色下染上一層薄薄的銀輝,其側山岳高有萬仞,擎天而立,猶若龍首高昂,凝視宙宇,氣勢雄壯。
  當陳汐抵達,看清楚眼前一切時,心中也不由一陣驚嘆。
  他此時藏在一片高空云層中,從他的視野望去,就見那蜿蜒流淌的長河,猶若蒼勁遒然的筆鋒般,在大地上書寫出一個韻味古樸的“道”字!
  那感覺,就像出自造物主的杰作般,如此的渾然天成,巧奪造化,看似自然,卻透著一股直指人心的震撼力。
  道!
  蕓蕓修士眾生,一生所追求的不就是這寥寥一個“字”?
  而那萬仞擎天山峰,也極為神駿,形似龍首仰望蒼穹,氣勢雄渾,釋放出一股睥睨天下,欲要打破枷鎖,遨游宙宇般的磅礴氣勢。
  “不愧是造化鐘神秀,此等寶地,簡直是天地間一等一的修道寶地,卻不知為何直至如今,也無一方宗門在此開宗立派……”
  陳汐若有所思,光從這一點,就嗅到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并且他也發現,在那龍首山峰上下,隱藏了不少的氣息,有的極為晦澀,有的則毫不掩飾,浩大之極,粗略一估計,隱藏其中的人物,居然不下上百個之多!
  “看來,這些人大都是聽聞到了一些消息,所以紛紛趕來,欲要撞一撞機緣了。”陳汐沉吟,又駐足片刻,便即返身離開。
  他已經用神諦之眼仔細查探了一遍那龍首山峰,并沒有任何發現,并且他也曾試圖用太清之鑰去感知,也是一無所獲,再留在此地,也是浪費時間。
  與其如此,倒不如先行離開,說不定從那溫天朔手中的寶圖中會另有發現。
  并且陳汐很確信,哪怕自己沒有收那溫華為弟子,溫天朔也不敢不讓自己觀摩那寶圖,畢竟白日里,若非自己斬殺紫云老道等人,他溫侯府早已滅絕一空。
  這等救命大恩,若不能換一次觀摩寶圖的機會,那簡直就是天理難容了!
  盞茶功夫后,陳汐回到了自己的住宅。
  令他沒想到的是,自己剛進入庭院,溫天朔竟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時了。
  “陳少俠,你可總算回來了。”溫天朔似是暗松了一口氣,一臉笑容地迎了上來。
  陳汐訝然:“侯爺找在下何事?”
  “實不相瞞,之所以深夜前來造訪,乃是為那太清遺山的寶圖而來。”
  溫天朔苦笑:“畢竟,今日消息已傳了出去,本侯擔憂夜長夢多,發生意外,還是決定,提早前往那太清遺山,去探尋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