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791 連連斬殺

溫天朔所說倒也合情合理。
  他手中擁有一份有關太清遺山寶圖的消息,于今天白天已泄露出去,這時候,只怕早已傳遍了整個修行界。
  畢竟,對于修士而言,想要傳播一則消息,實在太簡單不過了,一則傳訊玉簡,瞬息就能擴散至四面八方每個角落。
  在這種情況下,溫天朔火急火燎想要提前進入太清遺山,也在情理之中,如果等外界強者紛至沓來,那變數無疑要大大增加許多。
  甚至不排除有強勢人物登門,向要強索寶圖的事情發生。
  不過,陳汐還是感到有一絲蹊蹺,要知道,他在數個時辰之前,剛拒絕了收溫華為徒,以溫天朔的秉性,居然扭頭就找自己商談進入太清遺山的事宜,難道他心中就沒有一絲芥蒂?
  “陳少俠,實不相瞞,我如今已經知道,您竟然就是九華劍派年輕一代第一人陳汐,若有您相助,此行必然水到渠成,在無后顧之憂。”
  溫天朔恭聲說道:“不知陳少俠意下如何?”
  “也好。”陳汐沉吟片刻,說道:“什么時候出發?”
  “現在。”溫天朔大喜,連忙答道。
  “就你我二人?”陳汐心中有些奇怪,總該覺這溫天朔的反應未免太過了一些。
  “人越少越好,有陳少俠的實力配合,再加上本侯手中的寶圖,完全不用再找其他幫手了,如果能僥幸尋覓到太清道宮的寶庫,咱們一人一半,而不虞被其他人再分一杯羹。”溫天朔飛快答道。
  陳汐啞然,心道:“你徒有寶圖,就是尋覓到寶庫,若沒有太清之鑰,只怕也進不去吧?”
  當然,他已是決定,如果此行真的能尋覓到太清寶庫,那他也不介意分潤一些好處給溫天朔。
  “事不宜遲,走吧。”
  嗖!嗖!
  下一刻,兩道流光劃破夜空,朝那太清遺山飛掠而去。
  ……
  路上,溫天朔吃驚發現,陳汐似對太清遺山的路徑極為熟悉,根本不用自己的指點,就徑直朝那目的地飛馳而去。
  “陳少俠,您……之前來過太清遺山?”他再忍不住問了出來。
  “哦,我恰好剛才在此逡巡了一遍,回到住處時就遇到了侯爺,還真是巧。”陳汐點頭道:“那里水形似道,山如龍首,的確是一塊罕見寶地啊。”
  聞言,溫天朔眼皮都禁不住抽搐了一下,心中有點惴惴,自己和天衍道宗的謀劃,該不會已經被這家伙有所察覺了吧?
  他禁不住抬眼瞥了一下陳汐,卻見對方神色如常,并沒有什么不妥之處,這才令他暗松了口氣,只不過心中依舊有些忐忑。
  畢竟,這次行動太過駭人,一個不好,就可能死無葬身之地,也由不得他不緊張。
  “侯爺這是怎么了,似乎有什么心事?”陳汐突然扭頭,若有所思道。
  “啊?”溫天朔呆了呆,搖頭笑道:“只是想到馬上有可能見到傳聞中的太清寶庫,心情難免有些患得患失。”
  “侯爺可要小心,如今已經有不少強者潛伏那龍首山附近,意圖昭然若見,可萬萬不能有一絲大意了。”陳汐提醒道。
  “陳少俠說的對,事關太清道宮寶庫,的確大意不得。”溫天朔連連點頭。
  陳汐笑了笑,不再多說。
  很快,遠遠已經能夠看見,那形似龍首的擎天山峰,沐浴在銀燦燦的星輝月光之下,巍峨雄壯。
  也就在此時,陳汐突然止步,藏匿在一片云層中,說道:“侯爺,前方山峰中藏著不少修士,其中不乏地仙強者,不若先拿出寶圖,你我共同參詳一番,然后再決定如何行動?”
  溫天朔怔了怔,連忙道:“也好,也好。”
  說著,他拿出一枚玉簡,遞了過去:“這是半年前,我從云水城一拍賣行中獲得,原本以為是一部功法,可沒想到,在那玉簡后半部,竟是一份寶圖,按照其上所說,應該就是那進入太清寶庫的寶圖無疑。”
  陳汐探手拿過,仔細打量起來。
  正如溫天朔所說,這份玉簡中,勾勒著許多山岳地形的圖案,其中便有那形似龍首的山峰,以及山峰四周呈現“道”字形狀的河流。
  并且,按照這份寶圖提示,進入太清道宮的入口,居然不在那山峰之上,而是在那形似“道”字的河流下方!
  這倒是大大出乎陳汐的意料,尤為令他嘖嘖稱奇的是,那“道”字河流之下,竟足有十萬丈之深,宛如深不見底的深淵似的。
  這并不算什么,令陳汐訝然的是,那深深的河水中,不僅充斥著諸多禁制,甚至還有一些強橫之極的兇獸潛伏其中。
  并且越往深處,禁制的威力就越大,兇獸的實力就越強!
  直至抵達河底下方,就會呈現出一條幽邃的暗道,而那一條路,才僅僅只是通往太清寶庫的外圍路徑而已,其中仍舊充斥著諸多的關卡、禁制等等,簡直復雜到了極致,也可怕到了極致。
  在陳汐仔細觀摩寶圖之余,溫天朔也在不著痕跡地打量著他,神色如常,可仔細看去,卻能發現,他的目光有些變幻不定。
  這份寶圖是真的,溫天朔并沒有在其中做任何手腳,畢竟,一旦被陳汐察覺到一絲紕漏,都可能大亂了他和天衍道宗的謀劃,那樣就得不償失了。
  他如今最擔心,反而是這次行動能否成功!
  一想到這,溫天朔就忍不住瞥了遠處一眼,那里,便是形似“道”字的浩蕩河流,想要尋覓到太清寶庫,就必須從那里進入。
  “看來這份寶圖應該不會有假。”陳汐抬起頭,長長吐了一口濁氣,目光灼灼,同樣也望向了那一條河流。
  “那是當然,沒有一點把握,本侯也不敢來叨擾陳少俠。”溫天朔一瞬間,就收拾好心情,含笑說道。
  “那現在就行動?”陳汐問道。
  其實按照他的想法,直接沖過去也并無不妥,因為他發現,那龍首山附近的一些修士,也有不少人發現了那“道”字長河的一些蹊蹺,正在朝河水中探尋。
  所以這時候前去,料來也不虞出現什么意外,唯一要擔心的反而是溫天朔的身份,畢竟現如今全天下人可都知道,溫天朔手中掌握著一份寶圖。
  “此時還未天明,趁著夜色,我稍加易容一番,應該不會被識破了身份。”溫天朔早有準備,也不知施展了何種秘法,身影一晃,頓時化作了一彪形大漢。
  當即,兩人悄無聲息朝那“道”形河流靠近而去。
  嘩啦啦!
  河水澄澈,在月色下翻滾起銀色的浪花,陳汐和溫天朔端立河流上空,恰好立在了那“道”字的右上角一“點”之處。
  此時,這長河四周,已有不少身影分布四周,有的施展水遁之術,分開水面,潛入了其中,有的駐足河畔,似是在查探什么,并未著急行動。
  并且這些修士似也知道,在未尋覓到寶庫之前,不宜和其他人發生爭執,所以目光中雖有警惕之色,但卻彼此都互不干擾,倒也相安無事。
  “我先下去吧。”溫天朔立在那河面上,心情似微微有些激動,聲音都帶上了一絲顫音,顯得有些沙啞低沉。
  “多加小心,這河水非同尋常。”
  陳汐施展神識,掃視河水下方,令他驚疑的是,那河水中似存在著一股無形禁制,居然能阻斷神識的探尋!
  嘩啦!
  溫天朔沒有答話,似是早已亟不可待,一躍進入了河水中,很快消失不見。
  陳汐見此,卻并未立刻行動。
  因為就在他決定行動那一剎那,心中沒來由升起一抹心悸的感覺,一閃即逝,這一抹感覺來得如此突兀,令他頓時有些警惕起來。
  “按照寶圖所示,這河水足有十萬丈之深,密布禁制和強橫的兇獸,難道其中還有能威脅到自己性命的存在?”
  陳汐沉吟,施展神諦之眼,俯身朝那河面打量而去。
  轟隆!
  然而就在他目光剛剛碰觸到河面,那身下河面突然一下子炸開,轟隆巨響,猶若九天響驚雷般。
  與此同時,那迸濺而出的億萬水花,更是宛如利劍般,裹挾著一股尖嘯凌厲之音,轟然四散,仿若萬劍開屏一般,駭人之極。
  這一幕,發生的如此之突然,又是發生在距離腳下不過三尺之地的河面下,以陳汐的反應速度,也被打了個措手不及,連連閃避。
  可惜,還是晚了一步。
  一抹璀璨熾盛無比的光,突然暴涌而出,化作一片光幕,將陳汐整個人徹底籠罩在了其中。
  “八荒鎮魔劍陣成功了!”
  “哈哈,這次這小子絕對在劫難逃!”
  “不錯,這次能夠順利擒下這下子,還多虧侯爺之功勞啊。”
  “諸位師伯師叔莫要大意,還是先將陳汐徹底鎮殺,再慶賀也不遲。”
  一陣噪雜的聲音猶若從天邊傳來般,下一刻,陳汐就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響,整個人仿若進入到一片與世隔絕的世界,眼前白茫茫一片,不知身處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