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792 驚退大人物

轟隆!
  水浪滔天,映現出一道宏大無比的光幕,猶若遮天之畫卷,彌散熾盛仙霞,甫一出現,將天地都照得通亮!
  仔細看去,這一幅畫卷乃是由八副劍圖組成,每一副劍圖上都呈現出一柄仙劍,呈現出一副浩大的景象。
  其中仙劍,或如通天火柱,卷動滔滔熾熱熔漿,暴烈肆虐。
  或如怒滄之龍,驚浪淘空。
  或如擎天之岳,鎮守天地。
  或如萬變之風,遨游宙宇。
  ……
  八副劍圖,八種異象,按位組成一起,劍光激射,直沖斗牛,令得天地都黯然失色!
  形如“道”字的長河附近,所有修士都被驚動,駭然色變。
  “這是!?”
  “有大戰發生嗎?我剛才似乎看見,有一道身影被卷入了那恐怖的劍圖之中!”
  “這好像是十大仙門之一天衍道宗的八荒鎮魔劍陣?”
  一聲聲驚呼傳出,附近修士無不神色凝重,望向那懸浮半空,流轉仙罡之力的八副劍圖,震撼不已。
  嗖嗖嗖!
  便在這時,突然有三道身影從那水面中飛掠而出,一個少女,一個中年,一個老者。
  少女身披華袍,容貌精致美麗,身段纖柔高挑,眉心有一點紅色印記,一對眼眸如若蔚藍海洋,平添了一股異樣的美感,風華絕代。
  中年身姿高大,面容威儀,周身仙罡流竄。
  老者一襲黑袍,枯瘦如竹,卻最為深不可測,令人遠遠掃視一眼,心中都不禁升起一抹難以言喻的悸動。
  這三人,正是冷禪兒、溫天朔和那位“云竹”長老,一位修為早已臻至地仙六重境的恐怖存在。
  溫天朔易容之后,模樣大變,暫時未曾被人識破,而那冷禪兒、云竹老祖,則很快就被識破了身份。
  畢竟,這二人一個是天衍道宗年輕一代的天驕之女,一個是地仙六重境的恐怖大人物,又哪可能會被人忽略了。
  “在場諸位同道,此次我天衍道宗為誅殺一惡賊,在此布下了八荒鎮魔劍陣,多有驚擾,還望體諒。”
  冷禪兒傲立水畔之側,衣袂飄曳,秀發如瀑,舉手抬足之間,自有一股屬于上位者的從容風范。
  聞言,眾人都是暗暗吃驚不已,一方面是終于確認了冷禪兒等人的身份,知曉對方是來自天衍道宗的大人物。另一方面卻是震驚于她口中的那名“惡賊”。
  惡賊?
  他究竟是誰,竟惹得天衍道宗的大人物出動,甚至還祭出了“八荒鎮魔劍陣”這等恐怖的大殺器?
  這八荒鎮魔劍陣實在太有名氣了,兇名赫赫,每一副劍圖都是一件仙器,八幅劍圖組合一起,就是一套恐怖的仙陣!
  據傳此陣一般掌握在天衍道宗的掌教之手,傳承已有數萬年歲月,憑借此陣,天衍道宗不知斬殺了多少氣焰滔天的大魔頭。
  并且施展此陣的要求也同樣苛刻,需要由八尊地仙境以上的強者聯袂出動,各自主持一方劍圖,對手一旦落入此陣中,就仿若被囚禁在一方與世隔絕的世界中,遭受無窮鎮殺,后果不堪設想。
  眼下,天衍道宗居然祭出了這樣一個大殺器,那所對付的“惡徒”的實力又該有多強大?
  起碼……也有地仙境界吧?
  “諸位道友,此陣想必你們也都聽說過,封絕于天地,其內自成一界,敵人不死,大陣不滅,并且一旦靠近就會被卷入其中,所以,諸位還是留在原地為好,免得被波及到了。”
  就在眾人心中驚疑重重之際,冷禪兒淡淡開口,聲音中隱隱帶著一股警告的味道。
  “其內,該不會是陳汐吧?”有人似想起什么,驚呼道。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莫不心中一震,猛地就想起來,今日白天,陳汐可是出現在云水城溫侯府內,以冥化境修為誅殺八尊地仙境大罪愆者!
  距離此事發生,雖還未曾過去一天時間,可如今的修行界卻早已因為此事陷入莫大的轟動之中。
  而眾所周知,陳汐因為怒斬燕十三、和冰釋天爭鋒的事情,早已是和天衍道宗形同水火,處于不死不休的狀態。
  眼下,天衍道宗一眾老祖突然出現在太清遺山,又祭出八荒鎮魔劍陣,欲要對付一名惡徒,怎讓人不懷疑,這惡徒就是那陳汐?
  一瞬間,在場眾人的臉色皆都有些驚疑不定。
  他們都清楚,若此時被封囚進八荒鎮魔劍陣中的真的是陳汐,九華劍派和天衍道宗這兩大超級大勢力非直接開戰不可!
  畢竟,這性質可著實太過惡劣了。
  就在此時,那冷禪兒身旁,身披黑袍,枯瘦嶙峋的云竹老祖突然挺直了背脊,抬眼望向了周圍眾人。
  這一剎那,一股恐怖無比的氣場倏然彌散整個天地之間,就像一尊神祗從沉睡中蘇醒過來,放眼一望,天地皆驚!
  眾人臉色皆都一僵,被這一道目光掃中,他們心中不可抑制地升起一抹寒流,如墜冰窟般。
  “妄加推測,只會害了自己!”云竹老祖淡淡撂下一句話,就重新收回目光,恢復了那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
  聞言,眾人無不心中一凜,再不敢亂嚼舌根。
  見此,冷禪兒不禁微微一笑,朝云竹老祖傳音道:“云竹師伯,此次那八荒鎮魔劍陣中,有八位師叔主持,另外五位師叔更是組成‘大五行天衍殺陣’,兩陣疊加,應該足夠滅殺陳汐了吧?”
  云竹老祖想了想,只說了一句話:“靜候佳音吧。”
  ……
  這是一片陰森的世界,大地廣袤,寸草不生,處處充滿鋒利之極的肅殺氣息。
  陳汐已經從剛開始的心悸恢復冷靜。
  他已經知道,這次上了溫天朔的當,令自己陷入了一個早已埋伏許久的陷阱之中。
  “很好,我挽救了溫侯府上下的性命,你卻恩將仇報,聯合他人坑害于我,真是不知死活啊……”
  陳汐咬牙,心中被一股無名怒火充斥,但很快,他就顧不得憤怒,因為他發現,這片天地的氣息,竟和外界完全斷絕開來!
  換句話說,除非他能斬破這方世界的囚禁,否則就是叫破喉嚨,外界都聽不到一絲的聲響。
  “八荒鎮魔劍陣……這似乎是天衍道宗的一件赫赫有名的大殺器,由八件仙器級別的劍圖所組成……”
  一瞬間,陳汐就明白自己身處之地的惡劣,這溫天朔居然是勾結了天衍道宗之人,欲要以八荒鎮魔劍陣徹底滅殺了自己。
  而很顯然,自己如今已落入了這大殺陣的封鎖之中!
  直至此時,連陳汐也不得不佩服這次布局對付自己之人的手段,先是以溫天朔手中寶圖為誘餌,引自己前來,而后埋伏這“道”形長河之中,突然動手,看似簡單普通,卻勝在一個“出其不意”。
  他們沒有選擇在半途中劫殺,也沒有選擇等自己進入河下之后動手,更沒有選擇在寶圖所指示的任何一個兇險地點出動,偏偏就選擇在自己即將進入河中的那一剎那出擊,看似最稀松平常,反而卻最能達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嗖嗖嗖……
  蒼穹中,突然降落下五道流虹,組成梅花五行之狀,宛若一輪熾盛圓環似的,降臨而下,鋒芒沖霄。
  那是五位大袖飄飄的老者,一個個手持仙劍,周身仙罡繚繞,他們行動之間,宛若一個整體般,形成一個凜冽無匹的絕妙殺陣。
  “大五行天衍殺陣?”
  陳汐眼眸一瞇,連連閃避開來,他萬沒想到,這些天衍道宗的老東西祭出八荒鎮魔劍陣還不夠,居然還陣中套陣,又組成另外一個殺陣,顯然是打算以絕對力量將自己徹底鎮殺了。
  “孽障!還不跪地受死!”
  便在陳汐躲避沒多遠,從四面八方,突然再次涌現出一道道高大偉岸身影,分別端立乾、坤、陣、巽、坎、離、兌、艮八極方位,將所有退路都堵死。
  儼然一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趕盡殺絕的架勢。
  這把尊地仙老祖,同樣人手一柄仙劍,配合其所立方位的不同,仙劍所呈現出的屬性也不同。
  像立在“離”位的那名地仙老祖,就手持一柄火光沖霄的仙劍,所謂離火相生,火德相持。
  其他地仙老祖,也同樣如此,雖分立不同方位,但彼此遙相呼應,形成一個獨特的聯系,將彼此氣息都融合,渾然一體,可怖之極。
  而無論是“大五行天衍殺陣”還是那“八荒鎮魔劍陣”,皆都是以“坤”位的那名黃袍老者為主導。
  坤者,地也,坐鎮中央,統馭八極,乃是中樞要害之地。
  并且這個方位,也和五行中的“土行”暗暗契合,如若一體,令得這黃袍老者能夠游刃有余地掌控兩個殺陣!
  剛才喝斥陳汐的,也正是這黃袍老者,他面容清癯,頜下一縷長須,仙風道骨,大袖翩翩,一副正義凜然的模樣。
  “十三名地仙三重境的老祖,修為相當,倒也的確能發揮這這兩座大陣的最大殺傷力,看來這次冰釋天下了血本啊。”
  陳汐雙手負背,不再閃避,靜靜佇立中央,眼眸環顧八方,最終落在了那黃袍老者身上。
  旋即,他唇邊泛起一抹濃濃的嘲諷,“一群老狗,好不害臊,出動這么多人對付我一人,還如此正義凜然,甚至還以陷阱埋伏于我,忒也丟你們主子的臉,一把年紀都活在狗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