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793 玄寰轟動

一群老狗?
  黃袍老者等人聞言,臉色一下陰沉下來。
  他們十三位天衍道宗的地仙老祖,每個都有地仙三重的修為,活了不知多少歲月,如今居然被一個后生晚輩當面罵做“老狗”,簡直就是一種莫大的褻瀆!
  “找死!”
  “殺!殺了這個乳臭未干的小兒!”
  “凈空師兄,動手吧,和一個無法無天的小東西有什么好說的!”
  一眾地仙震怒,紛紛沉聲喝斥。
  那被尊稱為“凈空師兄”之人正是黃袍老者,他同樣慍怒之極,當即嘿然冷笑道:“定遠、定羽、定容、定真、定平五位師弟,出手吧,徹底誅殺了此子!”
  話音剛落。
  那組成“大五行天衍殺陣”的五尊地仙老祖,已是再也按捺不住,悍然出手。
  轟隆隆!
  恐怖的仙罡轟鳴,化作五道通天劍氣,呈五行衍化之狀,鎮殺而下!
  這是五尊地仙三重境強者手持仙劍、組成大陣,一起含怒出手,那等情景,幾乎可以毀天滅地,令萬物都齏粉。
  若是放在外界,光是這一擊,都足以將十萬里山河全部轟成粉末!
  唰!
  面對這一擊,陳汐也不敢硬抗,手持劍箓,全力施展玄磁之翼,整個人猶若一抹流光,穿梭虛空,閃爍于現實與虛無之間。
  于此同時,他手中劍箓劍芒噴吐,演繹造化之力,連連劈斬而出,將一切攻勢都瓦解,舉手抬足,自有一股從容不迫,氣吞山河的氣勢。
  一瞬間,兩者之間已交鋒上百招,直殺得天昏地暗,飛沙走石,山巖崩碎,恐怖猶若潮水般的浩蕩劍氣轟鳴滾滾,擴散八方,將這里徹底陷入一片大混亂之中。
  陳汐越戰越勇,劍氣縱橫,呼嘯八方,一個“大五行天衍殺陣”居然都奈何不得他,反而快要被其徹底殺得崩潰!
  這五尊天衍道宗的地仙老祖,才只地仙三重而已,若非各自手持仙劍,又組成了“大五行天衍殺陣”,早已被陳汐給活活劈死了。
  畢竟,他如今的戰斗力已足以斬殺地仙四重境的強者,就是地仙五重境強者出手,他也有足夠信心安然逃離!
  而在法寶上,他手中劍箓更是堪比真正的仙器,其中更蘊含著一股混沌母氣,兩相配合,宛若是如虎添翼,又何懼這些人手中的仙劍?
  即便是那“大五行天衍殺陣”,在陳汐看來也就那么回事,他那早已達到超凡入圣地步的“符道修為,配合上神諦之眼這等三界無上神通,足以輕松窺破世間所有法陣的破綻和玄機所在。
  唯一令他忌憚的便在于,這五尊地仙老祖的配合太過默契,一套殺陣被他們施展得滴水不漏,即便有破綻,也是一閃即逝,根本不給他可趁之機。
  不過,他已不去理會那么多,欲要一力降十會,一劍破萬法!
  轟!
  陳汐腳踏虛空,身化符文海洋,眸光如電,漆黑暗啞的劍箓猶若犁天之刃,斬亂陰陽,撕裂虛空,裹挾著一股造化無窮,過去未來皆成空的恐怖氣勢,一劈而下。
  砰!
  位居五行“金”位的那名地仙老祖,首當其沖,被這一劍劈得渾身顫抖,踉蹌倒退,喉嚨眼一甜,猛地噴出一口血來。
  他神色駭然,連連閃避。
  “老狗!給我死來!”
  陳汐暴喝,踏步而上,縮地成寸,一步跨出,一道恐怖的造化劍氣已直抵那地仙老祖的面門,儼然一副勇猛精進、一往無前的迫人氣勢。
  欲破困局,先斬其一,殺陣自破,威脅也會大大降低。
  “小賊敢爾!”
  就在此時,四道仙劍破空斬來,直取陳汐的心臟、眼睛、后腦、丹田四個要害之地,劍氣凌厲,森然肅殺之極。
  這是那位居其他四個方位的地仙老祖,見勢不妙,前來相助,暗含“圍魏救趙”之理,在他們看來,陳汐若想活命,必然會閃避開來,這樣一來,一切危機迎刃而解。
  然而,令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陳汐竟然不躲不避!
  非但如此,他仿若未覺般,依舊沖鋒在前,儼然一副要玉石俱焚般的模樣,一劍劈斬而下,直接將那身前的地仙老祖劈死。
  噗!
  鮮血迸射,那地仙老祖被一劍劈得一團血沫,在半空中炸開,死相凄慘到了極致,甚至連慘呼聲都沒來得及發出!
  這一幕,看得那附近其他地仙老祖目眥欲裂,眼眶都滲出血來,臉上盡是濃濃的不敢置信之色。
  不過,與此同時,陳汐卻遭受到了那四柄仙劍的轟殺。
  “死!”
  同伴的隕落,令那四位地仙老祖暴喝,憤怒到了極致,抓住這等誅殺陳汐的機會,自是毫不留手,奮力暴殺。
  陳汐的確無處可躲,避無可避,猶如陷入枷鎖的囚徒,看似只能眼睜睜坐以待斃了,然而出乎意料的,他周身突然暴涌出一股仙罡,居然將那必殺一擊給擋住了!
  砰!砰!砰!砰!
  四把仙劍狠狠撞在陳汐的身上,發出四聲驚天動地的巨響,猶若天降驚雷,將他整個人都震得倒飛出去,仿似斷了線的風箏般,口中連連咳血,渾身都發出一陣骨折碎裂之音。
  那模樣雖然凄慘,可終究沒有死掉!
  甚至,他身影甫一穩住,全身的傷勢瞬息就恢復如初了,除了臉色有些蒼白,竟然是一副完好無損的模樣!
  太快了!
  從陳汐斬殺那名地仙老祖,而后遭受反殺,這一系列動作都發生的太快,快得那鎮守在其他八個方位的凈空老祖等人,都沒來得及出動,這一切都已完成。
  “仙甲!他身上居然穿戴著一副仙甲!”
  “這怎么可能!像這等瑰寶,都堪比‘玄靈級’仙器了,怎會被他一個冥化境的小子所擁有?”
  “該死!好狡猾毒辣的小賊!”
  “完了,定真師弟沒有敗給天劫,卻死在了一個卑鄙的小賊手中……”
  “殺!啟動八荒鎮魔劍陣,一起全力動手,我要將此子挫骨揚灰,永生永世不得輪回!”
  一眾地仙老祖暴怒,吼聲震天。
  他們整整十三尊地仙強者,更布下兩重可怖的殺陣,居然仍舊讓陳汐在自己眼皮底下殺死了一名同伴,這讓他們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恥辱和憤怒。
  與此同時,他們也不得不承認,陳汐的實力的確太過逆天,非但如此,還擁有各種強大的寶物,這樣一個逆天般的妖孽,若今日不將其除掉,來日必然是一個心腹大患。
  “動手!”凈空老祖咆哮。
  嗡!
  下一刻,整個天地都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凈空等八尊坐鎮八方的地仙老祖,突然身影一晃,化作了八副浩大無比的劍圖。
  猶若八方由仙劍主宰的世界,蘊含乾、坤、震、巽、坎、離、艮、兌八種囊括天地萬物的天衍之奧妙,釋放出恐怖無比的威勢。
  那氣息,幾乎要顛倒乾坤,逆亂宙宇,將萬事萬物都重新打入一片混沌之中,肅殺氣息如若實質,轟涌而起。
  這時候,若是換做其他冥化修士,光是感受到這股氣勢,都會被震得肝膽俱裂,神魂飛散!
  與此同時,那僅剩的定遠、定羽、定容、定平四尊老祖,也重新組合一起,分立四象之位,遙遙呼應。
  遠遠望去,仿似整個天地,都被他們十三尊地仙老祖所把持、駕馭、掌握,猶若一尊尊主宰般,睥睨眾人,生殺予奪!
  “殺!”
  “殺!”
  “殺!”
  一聲聲驚天咆哮傳出,宛若神魔之吶喊,旋即,一道道熾盛奪目到極致的劍氣,猶若天外彗星群隕落,從四面八方,鋪天蓋地般朝陳汐鎮殺而下!
  那可怖的異象,簡直和末日降臨,天地大亂沒什么區別了。
  轟!
  天地都在崩碎、山岳化燼、大地被撕裂出一道道深不可測的裂縫,耀眼無匹的劍氣所過之處,一切都陷入崩塌、齏粉、滅絕之中。
  陳汐身處其中,宛若遭逢天地大劫的一只螻蟻般,看上去如此之渺小,仿似下一刻就將被抹殺湮滅掉。
  這一刻,他面色第一次變得凝重無比,幾乎沒有任何遲疑,就動用全部修為,發揮出十倍戰力,揮動劍箓,逆沖而上!
  雖孤身一人,渺小無比,可卻自有一股手執戰劍,殺上九天的大氣魄。
  轟!
  一抹劍氣轟墜而下,陳汐閃避不及,只得硬撼,砰的一聲,被震得身影踉蹌,渾身氣血都是一陣翻滾不休。
  但他已顧不得這些,依舊咬牙,連連沖殺!
  這一刻,容不得他有任何一絲分神,因為他的對手是十三尊地仙老祖,是天衍道宗赫赫有名的一件鎮魔殺陣,是眼前的整個世界!
  的確,眼前的情況,已經和孤身一人和整個世界對決沒什么區別,到處都是蜂擁而至的恐怖劍氣,欲要將他徹底斬殺埋藏于此。
  時間都仿佛變得慢下來。
  陳汐奮力沖殺,但是那鋪天蓋地般的攻勢也太過密集,太過恐怖,這時候的他就像墜入網中的蟲子,根本就掙扎不出。
  甚至,他的處境正在一點點變得危險,可供回旋的余地越來越少……
  轟!
  近百道恐怖劍氣猶若決堤之洪水轟涌而下,砰的一下撞在陳汐身上,將其震得面色一白,猛地噴出一口血來,渾身筋骨噼里啪啦一陣亂響,每一寸皮膚中都滲出一縷縷血水來。
  瞬息之間,他已如同一個陷入絕境的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