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第八章伏羲神像


  “主人留下的這一縷真身烙印,名為伏羲神像,蘊含著主人對天道感悟的諸多奧義,你時時觀想體會,不僅能夠令神魂日益強大,且有利于感悟天道,最為重要的是擁有了這一縷真身烙印,你便可以修煉無上煉體法訣——《周天星戮鍛體之術》!”
  還未等陳汐發問,季禺仿似早已看破他的心思,緩緩說道:“在荒古時期,世人皆認為我家主人觀河圖而推演天機循環之奧義,方才頓悟大道,登臨巔峰之境,卻無人知曉我家主人在觀摩河圖之前,身體內外皆已臻至超凡入圣之境,一身煉體之術更是足以開辟道統,成就萬世之基業。”
  “可惜主人他離開的太匆忙,僅留下一部《周天星戮鍛體之術》。”
  說罷,季禺神色默然,似沉浸在無盡追憶之中,喟然不語。
  陳汐默默咀嚼著季禺言辭中透露出的信息,心潮起伏,竟也忘了說話,許久才問道:“前輩,我曾聽人說,此處洞府內藏著一副河圖拓本,不知是真是假?”
  季禺一怔,目光直勾勾地盯著陳汐,聲音古怪道:“直至現在你還不明白么,那一縷真身烙印乃是主人觀河圖悟天機之后而留下,本就蘊積著一絲河圖真諦,如今你已獲得真身烙印,便即等于獲得了一絲河圖真諦,還念想拓本做什么?”
  陳汐恍然大悟,原來河圖拓本乃是以訛傳訛的說法,真正的河圖真諦竟蘊藏在洞府主人的真身烙印之中。
  幸好,自己誤打誤撞擁有了它,說不定日后自己還能憑此獲得真正的河圖呢!
  “好了,能夠讓你知道的,我已統統告訴你了,你還有什么疑問么?”季禺晃了晃龍頭腦袋,態度頗為友善,顯然把陳汐當做了有資格繼承其主人衣缽的弟子看待。
  “我……”陳汐張了張嘴,卻發現還有太多的疑惑想要問,一時竟不知先問哪個為好。
  季禺忍不住指點道:“你如今實力差勁,體魄更是孱弱不堪,我覺得,你不妨先行修煉《周天星戮鍛體之術》,待煉體和煉氣的修為皆臻至紫府境界,再次進來時,應該能夠闖過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得到相應的獎勵。至于其他的事情,多想無益。”
  陳汐怔然道:“可是,我還不知道《周天星戮鍛體之術》在哪里呢,如何修煉?”
  季禺不以為意道:“待你離開的時候,我自會傳授于你。還有什么疑問么?沒有的話,我就傳授你法訣,送你離開。”
  “前輩且慢。”
  陳汐連忙叫道:“您剛才說通過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會得到相應的獎勵,不知其中有何講究?”
  季禺搖頭道:“我只是洞府之靈,哪里會知道這些?不過我倒是知道,待你闖過第一重試煉之地,在洞府內修煉三天,外界才僅僅過去一天,對你的修煉極為有利。”
  操縱時間變幻?
  陳汐倒吸一口涼氣,心頭震驚異常,這等手段幾近于逆天啊!
  想想吧,在洞府修煉三天,外界才過去一天,自己豈不是比別人多修煉了兩天?若是天天呆在這里,豈不是……
  陳汐越想,心中越是亢奮,甚至有些害怕自己承受不住這份驚喜。他如今才是先天三重境界,自幼生活于松煙城內,哪會知道世上會有這等逆天般的手段,竟能操縱時間?
  “若你能闖過天峰第二重試煉之地,在這里呆上九天,抵得上外界一天。闖過第三重,就延長至八十一天,如此疊加,終至闖過十八關,你便可以在此任意修煉,因為對外界而言,此地的時間已是絕對凝固。”
  季禺似是渾然沒有注意到陳汐心思已是雜念紛呈,繼續侃侃而談:“不過你先別高興太早,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可不是那么容易就闖過的,以你如今的修為,進去也跟找死沒有什么區別。還是把心思放在提升自己修為上,勤修苦練才是你現在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
  陳汐很快便冷靜下來,是啊,闖過第一重試煉之地,便需要把煉體和煉氣的修為臻至紫府境界,那么闖過第二重呢,又該需要何等的修為?乃至以后的第三重、第四重……直至第十八重,又豈是能隨隨便便闖過的?
  有付出,才會有回報,自己不努力苦修,只想著借助外物,怎么可能成為一名真正的強者?
  欲望雜念動心魔,若自己整天只惦念著投機取巧,恐怕這一輩子再無踏上仙途的可能!
  至此,陳汐徹底從莫名的亢奮震驚中清醒過來,渾身已是冷汗淋漓,抬頭望向季禺時,卻發現這頭似麒麟般的洞府之靈,正用那一對飽經滄桑的眼眸清洌洌地盯著自己,仿似能透視自己心中所有的想法,忍不住心生慚愧之色。
  “主人曾說過,心靈澄澈堅定,方才能悟常人所不能悟,走至大道盡頭。陳汐,莫要辜負主人的期望。”
  季禺猛地踏云而起,仰天一聲大喝,聲如滾滾雷霆,隆隆炸響于天地之間。而它頭頂獨角搖搖一指陳汐,一抹五彩霞光倏然激射而出,鉆入陳汐體內消失不見。
  陳汐只覺眼前一黑,下一刻,已出現在自己的房間中。
  “母親所言,果然是真的,如今我不但得到了洞府之靈的認同,獲得洞府主人留下的一尊真身烙印,更是間接得到了一絲河圖真諦,只要勤加修煉,一定可以變得更強!”
  看著房間內熟悉的一切,陳汐忍不住長長吐了口氣。
  想了想,他再次來到識海,看著那尊散發著古樸浩渺氣息的伏羲神像,心頭不由再次發出一聲驚嘆。
  觀河圖而衍天機循環之道,繼而登臨大道巔峰,莫非這位前輩名叫伏羲?他的修為又達到了哪一步?
  默默注視良久,陳汐伸手朝漂浮身前的一抹五彩霞光抓去,這團霞光是洞府之靈季禺臨走前留在自己識海內的,應該就是那部洞府主人留下的無上煉體法門——《周天星戮鍛體之術》!
  嘩嘩~
  指尖甫一接觸,五彩霞光頓時化作無數飛舞的星辰,仔細望去,那點點星辰赫然是由一個個巴掌大小的古篆大字構成,錦繡燦然,華光彌漫,仿似充滿活力的生靈,翩躚飛舞,妙趣橫生。
  “凝!”
  識海內突然響起一道輕淡飄渺的聲音,寥寥一字,卻透著一股俯瞰天下掌控萬物的威嚴氣息,令人不由自主便心生臣服敬慕之意。
  不等陳汐辨別出聲音的來源,那飛舞飄搖的一串串錦繡文字驟然排列成行,整齊匯聚成一頁篇章,字字透射億萬濛濛毫光!
  陳汐抬眼望去,只覺腦海嗡地一聲響,一行行玄妙莫測的字符似淙淙流水般涌入腦海,揮之不散,猶如烙印。
  “果然是周天星戮鍛體之術,好奇特的煉體法訣!”
  陳汐匆匆瀏覽一遍之后,心生無盡震撼,引周天星辰所凝之煞力來淬煉皮骨肉身啊,世上竟有這等煉體之術?
  在松煙城,相較于煉氣士,體修的地位極其低下,一般選擇體修之路的,皆是一些生活潦倒的窮苦之輩,淬煉體魄只是為了找一份養家活口的工作,例如采石場的工人、貨棧的搬運工,儼然跟苦工勞力沒什么區別。
  原因就在于體修之路太過艱難痛苦,進階條件之苛刻更是達到了令人發指的程度,煉氣之路雖然對資質要求極為苛刻,但只要后天勤修苦練,遠比體修之路走得容易,自然地,走體修之路的人就愈發稀少起來。
  尤為重要的是,哪怕資質再差,只要走上煉氣之路,在松煙城中完全可以得到一份輕松體面的工作,像種植靈田靈藥的靈植夫、豢養靈禽妖獸的豢養師、烹飪美味佳肴的靈廚師、以及一些制符、煉器、煉丹等工坊商鋪的學徒,無論是待遇、地位、收入都要比苦力般的體修要強太多了。
  陳汐自幼生活于松煙城的貧民區,常能夠見到許多充當苦力勞工的體修之人,對這些體修的生活處境極為清楚,正因如此,他從來都沒有考慮過體修這條路。
  然而,在目睹了《周天星戮鍛體之術》之后,陳汐徹底改變了自己的想法。
  想想吧,那洞府之靈季禺的主人伏羲前輩,單憑煉體之術便已達到開辟道統,創下萬世之基業的地步,陳汐怎還敢瞧不起體修?
  “自今日起,除了制符和煉氣,還得修煉《周天星戮鍛體之術》,可供自己利用的時間愈發緊迫起來,不過,只要能令自己變強,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陳汐默默思索籌劃,猛地又想起一件事情,據季禺前輩說,時時觀想那尊洞府主人留下的真身烙印,能夠把神魂淬煉得日益強大,最為重要的是神魂達到某種程度,可以掌握其中的河圖真諦,繼而尋覓到真正的河圖藏匿之地……”
  想到這,陳汐不禁搖了搖頭,伏羲前輩觀河圖而悟大道,那是因為其實力早已達到了恐怖之極的地步,而自己的修為如今才僅僅只有先天境界,哪怕此時自己僥幸得到河圖,恐怕也看不出什么門道,有害無益。自己當務之急,還是提升實力最為關緊。
  想通這一切,陳汐只覺渾身充滿干勁,見天色已蒙蒙發亮,再不愿在床上呆著,匆匆洗漱過后,正打算叫醒弟弟起床練劍,卻見房間內早已沒了弟弟的身影,不由微微一怔,這么早,弟弟是去哪里了?
  走出門,院子里沒有陳昊修煉劍術的身影,陳汐心頭愈發疑惑,自從弟弟的右手被廢,極少出門,每次出門前也總會跟自己打聲招呼,今天是怎么了?
  就在這時,兮兮一路小跑進院子,看見陳汐,連忙揮著小手,氣喘吁吁叫道:“陳汐哥哥,陳昊他跟人打架了,你趕快去看看吧!”
  陳汐心頭一緊,問道:“兮兮,你在哪里見到的?”
  兮兮乖巧答道:“天星劍術學府,是我娘讓我來通知你的,我娘已經先去了呢。”
  ————
  早已經碼好了,被關在小黑屋出不來,修改狀態前又木有自動更新功能,所以有點晚了。諒解一個哈。
  天星劍術學府?
  陳汐眉頭一皺,心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