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8)     

神箓80 戰鯤鵬王


  第三更,拜求收藏,還差幾十個破千啦!
  ——
  黑袍男子面容枯瘦蒼白,身材頎長,紫黑色的長發,隨風飄舞,眼眸碧油油仿似燃燒著火焰,好像有魔力似的,把人的靈魂都吸進去。
  此人甫一出現,一股鋪天蓋地的妖氣便瘋狂涌現,化作滾滾黑霧,繚繞在他的身體四周,氣勢駭人之極。
  “鯤鵬王!”
  杜清溪失聲驚呼,飛快說道,“陳汐你要小心,這家伙煉體、煉氣修為都有紫府圓滿境界,實力絲毫不弱于尋常黃庭修士!”
  煉體煉氣雙修?
  還都是紫府圓滿境界?
  望著十幾張外的黑袍鯤鵬王,陳汐心中暗自一驚,竟然和自己一樣煉體煉氣雙修,不過他的修為可是高出自己太多了,這下恐怕危險了。
  “青蟒,你先回煉丹室照看爐鼎,這里就交給我了。”鯤鵬王傲然而立,淡淡吩咐道。
  “大哥,這家伙殺了墨蛟,決不能放過他!”青蟒王怨毒地瞥了陳汐一眼,便即轉身離開。
  “你很不錯,紫府初境的修為,卻能領悟道意境界的武道修為,想必在你們人類修士中,也是個頗為罕見的天才。”
  鯤鵬王目光幽幽地盯著陳汐,似是已把陳汐的底細都已看穿,輕聲說道:“不過,你還遠遠不是我的對手,雖說我們妖類的領悟力遠遠要遜色于你們人類,但是,我已修煉萬年之久,無論是煉體、煉氣,還是武道修為,都要遠遠深厚于你,所以我勸你還是放棄吧,無論再掙扎,你也是必敗無疑。”
  修煉萬年之久!
  陳汐心中再次一凜,鯤鵬一族,本就是荒古時期恐怖之極的強橫存在,傳聞那些血脈純正的成年鯤鵬,足足有幾千里之大,張開翅膀,更是能把天都遮住,張口吞山噬海,揮翅能上青冥!
  眼前的鯤鵬王雖不比其祖先那么令人恐怖絕望,但也是極為強悍的存在,修煉上萬年啊,再愚鈍的生靈,歷經這漫長的歲月恐怕也都已成長為霸據一方的強者。
  “不要聽他胡說,鯤鵬一族雖天賦異稟,但資質卻是極為不堪,一萬年的時間才修煉到紫府圓滿境界,就足以證明這一點。若換做是荒古時期,這家伙在鯤鵬一族中,充其量也只是個剛學會走路的嬰孩。”宋霖急忙開口道。
  鯤鵬王并不惱怒,神色陰冷如故,波瀾不驚,輕聲說道:“你說的都對,但是,說這些都沒有意義,不是嗎?”
  的確沒有意義,陳汐承認這一點,因為一個事實擺在面前,鯤鵬王是在場修為最高的,也是最恐怖的,這點誰都無法否認。
  “說這么多,其實我也是不忍殺你,起了憐才之心,希望你能夠成為我的手下,跟隨我一起共創大道,傲嘯天下!”
  鯤鵬王認真說道:“當然,如果你拒絕,我今天肯定殺死你,畢竟你的領悟力太嚇人了,一旦令你成長起來,必定成為日后大患,不殺了你,我寢食難安。”
  杜清溪等人齊齊一怔,似是都沒有想到鯤鵬王如此看重陳汐,
  “不可能!”陳汐想也沒想,斷然拒絕。
  “你不多考慮一下?”鯤鵬王問道。
  “不用考慮,跟著你無疑是助紂為虐,禍害天下,我陳汐雖非悲天憫人的圣賢之輩,但也擁有自己的證道之心。你給出的路,不適合我。”陳汐一字一頓說道。
  這一刻,陳汐突然感覺鯤鵬王帶給自己的壓力被沖淡了許多,仿似這一番話與神魂產生了共鳴,令自己的道心愈發磐固堅韌,通明豁達。
  “好!大道三千,各有各的路要走。可惜,你今日終究要殞命于自己的道途。”
  鯤鵬王嘆了口氣:“若你擔心波及你的朋友,就跟我出來吧,放心,既然是戰斗,我就堂堂正正地殺了你,令你死也死個明白,決不會偷襲于你。”
  說罷,鯤鵬王黑袍一揮,妖霧彌漫中,已是朝山腹外飄掠而去,竟是再沒看陳汐一眼,好像根本就不擔心陳汐會不來。
  “陳汐,不要去,你趕緊逃吧,不用管我們。”鯤鵬王一離開,杜清溪就急忙說道,清眸中盡是擔憂著急之色,真摯誠懇。
  “對!逃,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我等死就死了,你可不能因為此事,葬送了自己性命。”
  “清溪說的沒錯,你遠非那鯤鵬王對手,還是趕緊逃吧。”
  端木澤和宋霖也幾乎同時開口,神色堅決認真。
  “你們……怎么能這樣?不試一試怎么能知道?陳汐一走,咱們豈不是都要被煉制成丹藥?你們愿意,我可不愿意!”一側,一直沒有開口的慕容薇尖叫開口,她來自龍淵城青木學院,容貌秀美,楚楚動人,然而此刻她卻是神色變幻不定,眼眸中有著一絲憤怒。
  陳汐還記得,慕容薇和俞浩白,以及杜奎杜泉這對雙胞胎兄弟一樣,一直唯柴樂天馬首是瞻,言聽計從,在南蠻冥域中雖沒有為難過自己,但是在柴樂天為難自己時,她卻是在一旁推波助瀾,像一個只會搖尾巴討好柴樂天的奴仆似的。
  如今,杜奎杜泉兩兄弟死在劍仙洞府,柴樂天和俞浩白也已死在自己手中,只剩下了慕容薇一個人。
  原本陳汐還頗為同情她的遭遇,但是現在聽了她的話,心中卻是一陣不舒服。
  “慕容姑娘說的沒錯,陳汐,大伙的命如今都掌握在你的手中,你可莫要辜負大家的希望啊。”一旁,蒼濱也大言不慚地開口了。
  “卑鄙!他媽的,坑害我陳兄弟的時候有你們,現在又想把他的命都給坑了?沒門!”端木澤氣得破口大罵。
  “蒼濱,我記得你跟蘇嬌似是恨不得殺了陳汐吧,你現在這么說,不覺得無恥嗎?”宋霖也是惱怒不已。
  見杜清溪也要開口,陳汐再也忍不住,開口制止:“不要說了,我此次本就是為了救你們而來,大不了是一死罷了。不過,不拼到最后,我卻是決不會放棄的!”
  話音未落,陳汐的身影已是化作一抹風,飄然離開。
  ……
  嘯月嶺上空。
  黑云滾滾,妖氣縱橫,鯤鵬王負手立在虛空之中,身上的妖氣狂舞呼嘯,黑袍獵獵作響,氣勢滔天!
  “大王!”
  “大王要出手了嗎?”
  地面上、山巖上……嘯月嶺方圓百里內,此刻正有無數道目光朝此匯聚,望向空中那抹猶如睥睨天下的君王似的傲岸身影。
  嗖!
  片刻后,又是一抹流光閃動,一個瘦削峻拔的少年出現在虛空,與鯤鵬王只有百丈之遙。
  “啊,竟然是那個人類少年!”
  “這家伙在千幻迷蹤陣中可是厲害之極,咱們的兄弟足足有幾百號都死在了他的劍下,實在可惡!”
  “我聽說墨蛟大王好像也被他殺了,不過,如今咱們大王出手,這人類少年必死無疑。”
  看到陳汐,附近的妖類又是一陣竊竊私語,望向陳汐的目光中有著震驚、不屑、憐憫、仇恨……不一而足。
  “最后給你一個機會,要不要歸順于我的麾下?”鯤鵬王碧油油的目光宛如兩道綠色閃電,霍然落在陳汐身上,聲音尖細,卻帶著一股殺伐果斷的氣息。
  “要戰就戰,無需多言。”
  陳汐神色平靜道,右手緊握庚金長劍,八柄玄冥飛劍猶如一群游魚一般,在身體四周游走逡巡,嚴陣以待。
  這是一場堂堂正正的戰斗,一切陰謀伎倆都將在絕對的力量面前粉碎,拼的就是實力、勇氣、武道修為。
  對陳汐而言,這一場戰斗更是他修煉至今遇到的最為恐怖的一個對手,神經緊繃的同時,一股熾熱的戰意也是在內心迸涌而出,他的眼眸冰冷一片,全身的氣機卻是沸騰如燒,腦海中空靈一片,盡是那猶如熔漿似的滾燙戰意。
  斗志昂揚!
  “好!能夠釋放出這等純粹悍猛的戰意,的確有資格與本王交手。”
  鯤鵬王仰天長笑,聲音中蘊含著一絲霸道凜冽的殺意,落入附近那些妖類耳中,不亞于雷霆灌耳,震得鼓膜都要碎裂一般。
  措不及防之下,陳汐只感覺心中猶如被重錘砸了一下,全身氣機差點就要崩散紊亂,連忙運轉真元,寒冷如冰的真元很快便把一切異狀驅散一空。
  這家伙殺意竟是如此濃郁,若是換做以前的自己,恐怕只聽他的聲音,便即會氣機紊亂,氣血爆裂而亡吧?
  不過,能跟這樣級別的敵人交戰,才最痛快!
  陳汐非但沒有驚懼,胸腔間的戰意愈發濃烈,目光愈發冰冷純粹,率先發動攻擊。
  嗡!
  庚金劍竹通體雷芒閃爍,更有一絲絲玄冰似的氣流彌漫表面,一眼望去,三尺長的庚金劍竹,仿似已化作一條充斥著雷霆之力的玄冰螭龍。
  刷!
  陳汐從原地消失,下一刻便即出現在鯤鵬王面前,庚金劍竹如電刺出,整片虛空仿似刮起了狂暴肆虐的颶風,鞋帶著絞碎一切的恐怖力量,朝鯤鵬王席卷而去。
  這一擊,陳汐沒有留后手,拼盡全力。
  “太弱!”鯤鵬王雙臂一振,兩掌之間已是多出一條滾滾大河,河水漆黑,滾滾涌蕩,宛如潮汐潮落。
  嘩啦啦~~
  陳汐的全力一劍,已蘊積著風之道意、卻猶如泥牛入海,竟是被這條黑色大河輕易抵消一空!
  刷!
  陳汐一擊不中,身子暴掠而退,心中已是震驚之極,這,這是什么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