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794 大膽奴才

形如“道”字的長河之畔。
  在眾人目光的凝視下,突然,那一直懸浮于半空中的遮天畫卷,綻放出無窮仙霞,直沖九霄,將濃濃夜色都一瞬驅散!
  “八荒鎮魔劍陣發動了!”
  “難道要分出勝負了嗎?”
  “好可怖的氣象,這等殺陣一出,這世間又有幾人能從其中脫困?”
  人們震驚,嘩然不已,一個個都神色凝重,瞪大了眼睛,死死盯著那組成八荒鎮魔劍陣的畫卷,唯恐錯過任何細節。
  “竟發動八荒鎮魔劍陣了,看來那大五行天衍殺陣并不能鎮殺陳汐啊。”
  冷禪兒感慨,神色有些復雜,像陳汐這般人物,的確是當世領袖群倫般的無雙人物,可惜,他和冰釋天大人作對,注定只能是敵人。
  旋即,她神色就恢復波瀾不驚,朝一側的云竹老祖笑說道:“這次,倒是不用師伯您出手了。”
  云竹老祖雙手負背,淡淡答道:“十三個地仙強者,配合八荒誅魔劍陣,別說是那小娃娃,就連老夫,也只有四成把握脫身。”
  冷禪兒笑了笑,目光望向了一側的溫天朔:“侯爺,不出片刻,陳汐必死無疑,不若你我趁此機會,探討一些有關寶圖的事宜?”
  溫天朔一直在凝視那半空的八張恐怖劍圖,似是在出神,聞言,猛地就驚醒過來,連連點頭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這一刻,得知陳汐必死,他終于敢長松了口氣。
  說實話,此次配合天衍道宗之人,陷害陳汐于此絕境之,他一直處于一種提醒吊膽惶惶不安的狀態。
  沒辦法,陳汐著實太過恐怖,不僅實力逆天,背景也嚇人之極,若是他不死,那他溫侯府必然將遭受滅門之危機。
  甚至,哪怕他逃入天衍道宗的庇護下,也必然會成為陳汐和華劍派的眼釘肉刺,那樣的日可絕對不好受了。
  不過,如今得知陳汐必死,也算一個不小的安慰,令他終于安心不少。
  接下來,冷禪兒不再關心那八荒鎮魔劍陣的狀況,而是和溫天朔探討起有關太清寶庫寶圖的一些細節。
  儼然就是一副只等陳汐伏誅,就立馬去發掘太清寶庫的然模樣。
  ……
  噗!
  陳汐口噴血,身影踉蹌,被那一擊震得重傷,渾身浴血,宛若身陷絕境的困獸,仿似下一刻就將被轟殺。
  他咬牙,運轉周身巫力,修復傷軀,同時丹田內混洞世界轟鳴,全力運轉,整個人猶若一抹熾盛的光,再次沖殺而起。
  手劍箓橫空,潑灑出猶若天落星河般的煌煌造化劍氣,縱橫捭闔,浴血而戰,氣勢悍勇,無懼無畏。
  這一戰,是他此次外出歷練一來,遇到的最危險的一戰,那紫云老道等人,根本就沒法和這些來自天衍道宗的老東西相提并論。
  兩者雖然修為大致相當,但論及戰斗力和配合,卻根本不在一個層面。
  原因就出在那八荒鎮魔劍陣上,這一個大陣由八件仙器組成,乃是真真正正的仙陣,若是用在天仙手,甚至具備滅世之力!
  此刻,被那凈空老祖等八人合力施展,威力雖無法滅世,但卻足以困殺掉地仙重境的存在了。
  “哼,能掙扎到這時候,也算了不得了,若再給你一段時間,非成長為一代霸主不可,可惜,你今日必死無疑!”
  凈空老祖冷笑,手仙劍連連劃動,配合八荒鎮魔劍陣,揮灑出億萬磅礴肅殺的恐怖劍氣,猶若天降暴雨,轟殺而下。
  砰砰砰!
  陳汐遭受重擊,身體搖晃不定,臉色愈發蒼白,這一刻的他,猶若大海上的一孤舟般,被驚濤駭浪所侵襲,搖搖欲墜,處境兇險之極。
  然而,令那一眾地仙老祖意外的是,看似下一刻就將死去的陳汐,竟每次都逢兇化吉,又足足堅持了一盞茶的功夫!
  “這賊好深厚的修為,體內的真元竟似無窮無盡般,連韌性都如此之強,生生不息,怪不得能越境而戰,殺死紫云老道等人。”
  “殺!今日必須徹底誅殺了此賊,越是這樣,威脅就越大,若任由其成長起來,絕對是咱們天衍道宗的一個大敵!”
  “不錯,這等逆天妖孽,既然不能為我等所用,只有抹殺了,方能永絕后患!”
  陳汐那頑強無比的生命力,令一眾地仙老祖都感到驚心,越是如此,他們心的殺意就越發的熾盛。
  才只是冥化境而已,若等他進階地仙境界,那還了得?
  這樣的異端,必須早早抹殺了!
  “八荒破亂寒光起,颯颯劍鳴蕩萬魔!”
  凈空老祖大喝,指揮眾人,施展出八荒鎮魔劍陣的絕殺三擊之一“八荒破”!
  轟!
  八方云動,劍吟如潮,四面八方的虛空突然爆碎,化作億萬鋒利無匹的劍氣,橫掃而出,朝央的陳汐沖殺而去!
  砰!
  面對這等封絕八方,籠罩四極的恐怖殺招,陳汐根本無處可躲,即便身體四周有仙器冥晦羽衣相護,依舊被震得七竅流血,渾身上下都被那鋒利的劍氣撕割出一道道可怖的傷痕,鮮血流淌,駭人之極。
  一瞬間,他整個人都被那猶若風暴般的恐怖劍氣淹沒。
  “死了嗎?”
  “應該死了!”
  “哈哈,這一擊若殺不死他,那未免也顯得咱們太無能了。”
  一眾地仙老祖收手,望向那戰場央,一個個神色傲然,面露輕松之色。
  “這個陳汐,倒也算絕代驕,可惜,還是太過年輕了……走吧,想必冰釋天大人得知這個消息,應該會很高興。”
  凈空老祖一笑,淡淡吩咐道。
  轟!
  然而就在此時,一股恐怖無匹的波動,倏然從那戰場央位置擴散而出,仿似一尊太古橫行無匹的兇獸從沉睡蘇醒,睥睨人間!
  那是……
  一瞬間,凈空等一眾地仙老祖的臉色都是一僵,面露不敢置信之色。
  在他們的視野,一道峻拔的身影,從一片大混亂之走出,他渾身浴血,每一步踏出,都仿若神魔擂動的天鼓,發出咚咚的響聲,震蕩虛空,激蕩四野。
  他,正是陳汐!
  只不過和剛才不同,他那一頭烏黑濃密的長發,居然變得如雪一般銀白,刺眼無比,配上他那張清俊的面孔,平添一抹肅殺、滄桑、冷厲的氣息。
  身姿如槍,手拎劍箓,腳步如雷,白發如瀑!這一刻的陳汐,周身氣息比之剛才足足暴漲了一倍!
  光是其周身所釋放的氣息,都令得再次所有地仙老祖心一顫,之前都已堪比地仙四重境的戰斗力了,現如今竟暴漲一倍,那該有多恐怖?
  難道他之前一直隱瞞了實力不成?
  “爆氣弒神功!睚眥一族的鎮族絕學!”有地仙老祖似發現了什么端倪,不禁失聲驚呼,聲音盡是不敢置信。
  爆氣弒神功!
  其他老祖心也咯噔一聲,臉色一下變得陰沉無比。
  這部恐怖的道法源自太古兇獸睚眥,一經施展,能夠將渾身精氣神凝聚,通過秘法令自身整體實力暴漲一倍!
  和冥化境修士所掌握的成倍戰力不同,如果施展此道法者,本就掌握了十倍戰力,那么就能發揮出近二十倍的戰力!
  太古年間,兇獸睚眥曾屠戮過真正的神靈,闖出絕世兇名,所憑借的,就是這種近乎可逆天的恐怖道法。
  而很顯然,眼前陳汐所展現出的氣勢,完全符合爆氣弒神功的特征。
  “動手!此功雖強,但卻有一個極大弊端,每施展一次,就會消耗巨量的精氣神,并且持續時間極為短暫,一旦過了這段時間,就會被打回原形,甚至遭受反噬!”
  “對!快快動手,殺了此賊!”
  一眾地仙老祖紛紛怒吼,重新動手,祭出八荒鎮魔劍陣,再次轟殺向陳汐。
  “一群老狗!你們以為我會再給你們機會?”
  淡漠而肅殺的聲音,陳汐整個人倏然消失原地,下一刻,他人已來到一名老祖身前,劍箓橫斬,噗的一聲,直接斬落一顆頭顱!
  金色血雨飛灑,那地仙老祖至死都沒明白過來,陳汐的實力怎會變得如此之恐怖。
  “定容師弟!”
  其他老祖驚怒大吼,憤怒得眼眶都滲出血來,不敢置信,
  “死!”
  白發飛揚,衣衫獵獵,這一刻的陳汐,猶若從尸山血海走出的魔神,欲要以手之劍,飽餐敵人之血!
  砰!
  又是一名地仙老祖被斬,身軀被劈成兩半,而后在半空炸開,化作漫天血沫飛灑,凄美而駭人。
  殺!
  陳汐大步而行,神色漠然,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所過之處,響起一道道凄厲無比的慘叫,濺起一串串猩紅血雨飄八方。
  整個天地,都被凄厲的慘呼、鮮紅的血雨、飛灑的殘肢所覆蓋,宛若煉獄屠宰場,屠宰的是地仙的血,地仙的亡靈!
  兵鋒所指,無人能擋!
  僅僅幾個呼吸之間,就有尊地仙老祖,猶若草芥般被收割掉性命,隕落當場。
  那等恐怖的一幕幕,震得凈空老祖等人再忍不住心震驚和恐懼,連連尖叫出聲:“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
  PS:兄弟們看得爽的話,砸月票鼓勵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