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795 宿敵上門

殺戮如火如荼!
  施展爆氣弒神功之后,陳汐周身的精氣神、真元、乃至于神魂,都狠狠凝聚在一起,猶若在沸騰、在咆哮、在急劇燃燒。
  這是一種以犧牲本源精氣為代價的可怖功法,原本以他如今的修為和悟道境界都足以發揮出十倍戰力,達到冥化境至尊級的存在。
  而此刻,他的整體實力在十倍的基礎上,又足足暴漲了一倍,徹底發揮出近二十倍的恐怖戰力。
  二十倍!
  這是怎樣一種恐怖的戰力?古往今來,又有幾人能做到?
  只怕創造出《爆氣弒神功》的太古兇獸饕餮,在冥化境時都不可能像陳汐這般,擁有這般逆天的戰力!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斬殺這些才只地仙三重境的強者,簡直和砍瓜切菜,殺雞宰猴沒什么區別。
  血雨飛灑,慘呼震九霄。
  白發如瀑飛揚的陳汐,手持劍箓、腳踏八荒,每一劍劈斬而出,都裹挾著一股摧枯拉朽、勢如破竹般的力量,所向披靡,無人能攖其鋒芒。
  而在他手中,漆黑暗啞的劍箓飽飲敵人鮮血,嗡鳴陣陣,猶若在歡呼,劍身五大神箓運轉,飄灑億萬符文,一縷縷混沌母氣若銀河垂落,容納造化演繹之力,將一柄柄仙劍震飛,將一個個頭顱收割!
  凈空老祖等人驚駭、厲聲怒吼,臉上寫滿濃濃的不敢置信。
  沒有人能想到,這一刻的陳汐竟會如此之可怕,簡直猶若一尊從萬古中復蘇的魔神,無人能擋其步伐。
  這一刻,他們徹底感到驚恐,身軀不可抑制地顫粟,毛骨悚然,亡魂大冒,別說再重組八荒誅魔劍陣了,連奮起廝殺的斗志,都在一點點被瓦解崩潰!
  “怎么可能!?”
  “一劍屠一人,這賊子難道被天神附體了嗎!”
  “快!此子太過恐怖,非我等所能抵抗,快快請云竹師兄出手!”
  這一刻,包括凈空等老祖在內,僅僅就只剩下了三人,猶若亂頭蒼蠅似的,一邊驚怒尖叫,一邊瘋狂逃竄,惶惶如喪家之犬般。
  甚至,他們都已等不及云竹老祖來救援,打算立刻棄掉大陣,轉身逃離。
  “想逃?給我留下來!”
  陳汐探手一抓,開啟玉墜洞府,化作一個黑洞,居然一瞬間就將那凈空三人給裝了進去,與此同時,他整個人也隨之進入到玉墜洞府之中,消失不見。
  這八荒鎮魔劍陣,由八件仙器級別的劍圖組成,封絕于天地,其內自成一界,若是任由這凈空三人逃離,雖可以化解掉殺陣危機,可難保這殺陣之外沒有埋伏和敵人。
  陳汐以玉墜洞府,將這凈空三人徹底籠罩,令其再難脫身,只要徹底斬殺了他們,再離開時,風險無疑要小很多。
  唰!
  烏光一閃,玉墜洞府消失。
  整個天地,重新恢復一片寧靜,只有那一股股濃烈嗆鼻的血腥在虛空中充斥飄蕩。
  八荒鎮魔劍陣外。
  云竹老祖似察覺到什么,霍然抬頭,凝視那半空中懸浮的八副劍圖組成的遮天畫卷,神色中閃過一抹疑惑。
  他能夠清晰感覺到,八荒鎮魔劍陣內,竟似是失去了掌控,在自主運轉,這可有些奇怪了,難道其內又發生了什么意外?
  “師伯,您發現了什么?”一旁,冷禪兒一怔,她正在和溫天朔商議有關太清遺山寶圖的細節,卻突然發現,云竹老祖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對勁,這次出聲想問。
  “有點不對勁。”
  云竹老祖皺眉,臉上泛起一抹凝重之色,“按照時間推算,以凈空他們十三人的實力,此刻已足以滅殺掉那小娃娃,可如今,竟是連一絲動靜也無,并且那八荒鎮魔劍陣也似是失去了掌控。”
  冷禪兒悚然一驚,難以置信道:“不會吧,以凈空師叔他們的修為,哪怕誅殺陳汐失敗,也必然有足夠的時間逃離,怎會突然放棄了八荒鎮魔劍陣?”
  云竹老祖眉頭蹙起:“可惜,此時老夫也無法強自進入大陣中,否則就會遭受大陣的反噬,得不償失,除非凈空他們從內部將大陣打開,可如今看來,顯然也不可能了……”
  “這……難道陳……那小子將所有人都殺了?”一側,溫天朔也是心神巨震,臉色驟然一變,差點失聲叫出陳汐的名字。
  這未免太過可怕,連天衍道宗的十三位地仙老祖,都奈何不得陳汐的話,那這次的行動豈不是徹底宣告失敗了?
  如果是這樣,那等待自己的,又將是何等后果?
  一想到這,溫天朔心中就不禁泛起一抹冰冷寒意,惶恐不安。
  “閉嘴!”冷禪兒低聲斥責:“我那十三位師叔,怎可能如此短的時間內就全部罹難?你若再胡言亂語,我第一個殺了你。”
  看著冷禪兒那冰冷中充滿怒意的目光,溫天朔激靈靈打了個寒顫,臉色陰晴不定,噤若寒蟬。
  “為今之計,只有等待了。”云竹老祖沉默許久,緩緩說道。
  冷禪兒默然,她也知道,八荒鎮魔劍陣太過強大,即便無人主持大陣,外人想要進入其中,掌握主動權也是極為困難,否則也不配稱作仙器了。
  也正如云竹老祖所說,他們現如今,只能在大陣外等待,等待那大陣內真真正正分出個結果。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而冷禪兒、云竹老祖的臉色則越來越凝重,甚至有些難堪。
  這時候,就連那附近其他修士也都察覺出一絲不妥,這場對決,未免也太漫長了,怎會直至現在,還都未分出個勝負?
  難道其中又有什么變故發生?
  這時候,眾人甚至都忘記了此來目的,所有的心神都投放在了那半空中的遮天畫卷之上,靜靜等待,氣氛沉悶而壓抑。
  轟隆!
  又是盞茶功夫之后,就在眾人都快失去耐心的時候,突然,那八荒誅魔劍陣猛地發出一陣劇烈的轟鳴聲,仙罡流轉,綻放億萬熾盛光輝。
  要分出結果了嗎?
  見到這一幕,在場所有人的呼吸都變得粗重,目光一眨不眨,死死盯著那八荒誅魔劍陣。
  “開始重新掌握大陣主動權了……”見此,那冷禪兒卻是長松了口氣,渾身一陣輕松。
  “不對!不是凈空他們!”云竹老祖似發現什么,枯瘦的臉頰驟然一變,失聲道:“是有人正在煉化八荒誅魔劍陣!”
  “什么!?”冷禪兒原本放下的心猛地又收縮起來,玉容變幻不定,駭然不已。
  這怎么可能?
  那可是他們天衍道宗的大殺器,一套由仙器組成的恐怖大陣,一直掌握在掌教手中,若非冰釋天大人出面,他們別說祭用了,連借都借不出來!
  可現在,居然有人要煉化了它!
  一想到這樣一套至寶就要在自己眼皮底下被人收走,冷禪兒就感覺頭皮一陣發麻,渾身都一陣發寒。
  “這一定不是真的!凈空師叔他們豈會眼睜睜看著這樣的事情發生?以那家伙的修為又怎可能做到這一步?這……這可是一套仙器啊!”
  冷禪兒猶若神魂落魄,喃喃不已。
  “小心!”
  云竹老祖似察覺到什么,老臉一變,探手將冷禪兒抓起,身影朝后暴掠而去,整個動作兔起鶻落,一氣呵成,快到了極致。
  轟!
  就在二人剛剛閃避開來,那半空中,八荒鎮魔劍陣在一陣急促轟鳴聲中,猛然化作八幅浩大劍圖,分散而開!
  這一剎那,猶若一輪烈日突然四分五裂般,熾盛澎湃的光,擴散而出,將這數萬里山河都照得通亮,恍若白晝。
  遠處群山中,甚至傳來陣陣兇獸嘶吼之音,萬山顫粟,群獸蟄伏,就連這道形河畔附近的一眾修士,也無不駭然色變,紛紛往后退避不已。
  “嗯?”
  “有人從中走出來了!”
  “一個人?那似乎是……”
  就在這一片慌亂之眾,一些目光毒辣的修士愕然發現,那八荒誅魔劍陣中央,突然走出一道峻拔修長的身影來。
  光影飛舞,熾霞流竄,將他映襯得宛如一尊上界神祗降臨塵世般,令人看不清其面容。
  不過,伴隨著他的出現,那化作八幅劍圖的八荒誅魔劍陣,突然就凝滯半空,而后化作一道道流光,沒入了那一道身影的掌指之間,眨眼消失不見。
  一瞬間,那天地之間的熾盛光霞,也都隨之消失彌散,令得天地重新陷入一片漆黑的氛圍之中。
  不過,此時恰是那晨曦十分,那濃濃的夜色剛涌現而出,就被一道璀璨的晨光撕破,降臨下一抹浩大的陽光。
  璀璨的光,灑落在那一道身影身上,恰將其面容清晰映現,他一襲青衫,面容清俊漠然,一頭雪白引發飛舞,帶著一股肅殺、沉凝、滄桑的氣息。
  所有碰觸到那一抹身影的目光,都幾乎不約而同地驟然一縮,面露一抹不敢置信之色。
  那是……陳汐!?
  而當冷禪兒和云竹老祖見到那一抹身影時,頓時渾身僵固,一瞬間心都跌入了低谷,兩人哪怕之前就隱隱猜到事態似乎有變,可當真正看清那從大陣中走出之人的面容時,依舊感到一種難言的震驚。
  陳汐!
  他竟然還活著!
  那……凈空師弟(師叔)他們呢?
  兩人心中,不可抑制地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
  ps:今天和明天都是自動更新,俺在武漢參加婚禮,等后天回來,就開始爆發,請兄弟們暫且忍耐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