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797 八荒鎮魔

轟鳴震霄,熾盛的光將天地掩蓋。
  眾人看不清究竟,死死瞪大了眼睛,神色中難掩震駭之色。
  “居然慘烈到了如此地步!那可是一尊地仙六重境的強橫存在,更手持佛寶仙器,卻被那陳汐逼到了這步田地!”
  “此人,聽聞乃是一方小世界的弟子,進入玄寰域至今才不到數年時間,可如今卻已成長到這般逆天的地步,實在很難想象,他究竟是如何修煉的。”
  “沒有天理,實在沒有天理,一個冥化境小輩,竟能夠做到和一尊地仙六重老祖分庭抗禮,這……”
  眾人議論紛紛,連冷禪兒都情不自禁握緊雙拳,指甲深深陷入到血肉中,緊張忐忑到了極致。
  轟隆!
  陳汐和云竹老祖的恐怖對決,終于分開。
  煙塵彌散。
  陳汐一頭白發飛舞,衣衫獵獵,渾身血氣在急劇消退,整個人仿似一下子蒼老起來,仿佛千百年光陰在此刻渡過,滄海桑田的變遷只在瞬間完成。
  氣勢,也是一落千丈!
  這是爆氣弒神功的威力消失的征兆,后遺癥爆發,會令他修為瞬間打回原形,并且因為精氣神和本源之力消耗過巨,會令他變得極為虛弱和萎靡。
  在場眾人,雖都不清楚陳汐施展的是饕餮一族的鎮族絕學,可當目睹這一幕時,皆都有一種強烈的感受,這一刻的陳汐,就像一只被拔了牙的老虎,狀態正在不斷變弱!
  而云竹老祖的形體則一動不動,雙眼死死盯著陳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是一言不發。
  這一拼,到底誰贏了?
  許多人心中升起一抹疑惑,。
  那冷禪兒卻是秀眉一挑,喜形于色,這一擊,光從外表來看,似乎陳汐的狀態要更差一籌,已瀕臨于衰竭落敗的邊緣。
  然而就在此時,云竹老祖突然開口道:“爆氣弒神功……小娃娃不錯……可惜你今日注定也要步入老夫的后塵……”
  聲音斷斷續續,沙啞無比,更透著一股令人心悸的味道。
  步入后塵……這是什么意思?
  很快,眾人就明白過來,因為就在云竹老祖的話剛一說完,頭顱突然一歪,從脖頸處墜落。
  噗!
  一股猩紅的血水猶若噴泉似的,從他斷裂的脖頸處噴射而出,染紅蒼穹,在那晨光的照射下,泛著凄美令人心驚的光澤。
  剛才那一場對決中,云竹老祖竟被斬掉了頭顱,似乎因為劍氣太過鋒利,直至他說完一句話,頭顱方才墜落而下!
  嘶!
  見到這一幕,在場眾人無不倒吸一口涼氣,猶若泥塑雕像般,整個人都僵硬在那里。
  天衍道宗的高層大人物,一尊地仙六重境強者,竟被九華劍派年輕一代第一人斬落首級,血灑長空!
  “云竹師伯——!”
  冷禪兒唇邊的喜色凍結凝固,化作濃濃的不敢置信,胸膛急劇起伏,再忍不住心中的悲憤和驚怒,發出一聲凄厲無比的尖叫。
  她無法接受這樣的局面,凈空師叔十三人全死,八荒鎮魔劍陣被攝取,此時,就連修為最高的云竹師伯也飲恨當場,只剩下了她孤身一人。
  這樣的一幕,她又怎可能接受得了?
  “該死!陳汐你罪該萬死!”旋即,她霍然抬頭,一對眸子死死頂住遠處的陳汐,那怨毒的目光,恨不得將陳汐生吞活剝。
  “云竹師伯雖死,只怕你也不好受吧,哈哈哈哈,你不用強自撐著了,我都已看出,你周身精氣正在急劇流失,已瀕臨油盡燈枯的邊緣,還拿什么和我斗?”
  冷禪兒突然厲聲大笑起來,一張清秀精美的容顏上,竟是浮起一抹猙獰瘋狂之色。
  “你可以來試試。”陳汐佇立半空,神色不動,冷冷道。
  話雖如此說,但他身上那不斷變弱的氣息,卻怎么都無法掩飾,被周圍眾人都清清楚楚地看在了眼中。
  他們不禁暗自嘆息,看來也正如冷禪兒所說,那陳汐歷經之前的一場對決,如今只怕早已瀕臨垂死之地,快要支撐不住了……
  冷禪兒笑聲不減,眸光中翻動著一抹瘋狂之火,呵呵大笑:“陳汐啊陳汐,你以為全天下人都是瞎子嗎!?”
  說著,她臉色突然一冷,咬牙道:“即便你猶有一絲喘息之力,可若是在場所有人全部向你動手呢?”
  陳汐默然,目光冷峻。
  “怎么不說話了?你是不是覺得,其他人不敢向你動手?可惜,你忘了,你身上不僅有仙劍,還有我天衍道宗的八荒鎮魔劍陣,甚至說不定我那十三位師叔逝去后所留下的寶物,也都落入你手中。”
  見陳汐不開口,冷禪兒再忍不住哈哈大笑,“你說,面對你這一只失去威風的老虎,他們會不會忍不住動手,扒了你一身的虎皮,將你一身的寶物統統瓜分掉?”
  此話一出,果然令得周圍眾人一陣躁動。
  甚至,一些躲在在暗處的修士眼眸中,皆都不可抑制地流露出一抹熾熱興奮之色。
  是啊!
  陳汐如今已重傷垂危,而其身上可有著不少驚天秘寶,不乏仙器之流,簡直就像一座人形寶藏般,如何不讓人眼紅?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也正如冷禪兒所說,在足夠的利益刺激下,別說陳汐是九華劍派年輕一代第一人,就是天王老子,他們都敢拼一拼!
  “好手段。”陳汐終于開口,神色依舊冷峻平靜,冷冷道,“不過,他們殺了我,你覺得他們會放過你嗎?”
  冷禪兒一怔,神色陰晴不定,她知道陳汐說的是實話,這些人若是搶奪陳汐身上的寶物,必然不會把那八荒鎮魔劍陣、以及其他師叔的遺物乖乖奉還。
  而為了不走漏風聲,殺人滅口無疑是他們唯一的選擇。
  “就是死又如何?”
  下一刻,冷禪兒神色一狠,語聲決然道,“你覺得在這種情況下,我還有臉面回歸宗門嗎?既然如此,倒不如和你拼個玉石俱焚,同歸于盡!”
  嗖!
  說話時,她突然就暴沖而起,手持一柄幽藍劍器,朝遠處的陳汐橫斬而去。
  劍氣縱橫,化作幽藍汪洋,呼嘯而去,裹挾著一股堅決狠戾的氣勢,雖只有冥化境的戰力,可對此刻的陳汐而言,這樣的攻擊卻足以致命。
  誠如在場所有人看到那樣,他此刻的狀態,早已萎靡衰弱到了極致,空有一具皮囊,卻根本無以為戰。
  甚至,他擔心自己現在就是稍稍一行動,就會徹底暈厥而去。
  畢竟,從戰斗開始直至如今,從被困八荒鎮魔劍陣,到施展爆氣弒神功,直至剛才和云竹老祖硬撼,消耗的力量之巨,早已將他身體透支。
  之所以還能駐足半空,完全是靠著一股狠勁和毅力在支撐。
  而冷禪兒就是看出了這一點,這才敢直接沖殺上前,否則以她的秉性,也絕不會在如此短時間內,就做出這等破釜沉舟般的決定。
  就連附近其他修士,也都蠢蠢欲動,儼然一副只等冷禪兒得手,就沖上前瓜分陳汐財寶的模樣。
  就在這十萬火急的時刻,半空中的陳汐卻突然笑了,唇角甚至涌出一抹濃濃的不屑。
  唰!
  下一刻,一抹身影,倏然出現其眼前,猶如憑空瞬移般,甫一出現,就抬手一抓,化作一只遮天大手!
  這大手五指猶若撐天之柱,繚繞億萬清冽星輝,運轉五行,風雷共振,釋放出一股蒼涼、神秘、容納萬物般的浩大氣勢。
  甫一出現,就將那迎面而至的幽藍劍氣全部都給抓爆!
  轟隆隆!
  熾盛光霞轟鳴,那冷禪兒整個人更是被這一股掌風震得倒飛出去,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來,一張精致絕美的臉頰上,已盡是濃濃的驚恐。
  誰!
  難道是陳汐的援手?
  不僅是她,連附近其他修士也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得眼眸一縮,原本要沖上前的身子也呆滯不前。
  “冷禪兒,我和你原本無冤無仇,你卻一而再再而三來挑釁于我,難道你真以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殺你?”
  煙塵彌散,一抹平靜冰冷的聲音倏然傳達而出,與此同時,陳汐的身影,再一次重現于眾人視野之中。
  然而,當所有目光看清他的模樣時,卻都是一呆。
  此時的他,一襲杏黃道袍,一頭長發也變得濃密而烏黑,氣質清俊,眸光開闔之間仿若有日月在其中沉浮,整個人猶若一尊頂天立地的魔神,給人以無法撼動的感覺。
  所有人都能夠清晰感受到陳汐氣質的變化,若非他的容貌還是那副樣子,眾人差點以為眼前的陳汐和剛才是兩個人!
  “身外化身!”有人驚呼。
  “不對,身外化身乃是煉體冥化境的手段,并且本尊受損,也絕難施展而出化身之術。”有人搖頭。
  “那……該不會是一尊真正的分身吧?老天!這可是只有天仙才擁有的手段,像那冰釋天,便是一道分身降臨世間!”
  “不可能!那等分身之力,已蘊含法則、意志之力,陳汐才不過冥化境,哪可能參悟到法則,擁有自己的仙之意志?”
  眾人驚疑不定,皆都一頭霧水,看不出陳汐究竟施展了何等手段,居然施展出這樣一尊分身來。
  但毋庸置疑,這一具分身很強大,且還是走的純粹的神魔煉體道途!
  ——
  ps:自動更新……系統提示小伙伴們,莫忘記投月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