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798 一群老狗

杏黃道袍飄飛,陳汐端立云頭,渾身巫力洶涌,若長江大河般澎湃,雖站立不動,自有一股君臨天下的迫人氣勢。
  這正是他的第二分身!
  此身由阿秀所授的“補天訣”為法,以自身精血為基,無論是意識、悟道境界、修行經驗都和陳汐如出一轍。
  就如同左手和右手的關系,除了修為之外,其他一切都相通相承。
  這尊分身一直在星辰世界中靜靜參悟,提升修為,在雷靈血晶的滋養之下,幾乎時時刻刻都在發生著蛻變。
  再加上星辰世界比外界的時間運轉速度緩慢了十倍左右,時至如今,這尊分身的煉體修為早已沖破涅槃之境,達到了冥化境界!
  換而言之,如今的陳汐,憑借補天訣這般神奇無比的法門,已是打破了神魔的詛咒和禁忌,將一身煉體、煉氣修為雙雙臻至了冥化之境。
  這絕對是開創歷史先河的壯舉,足以稱得上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天上地下都似乎再尋不出第二個像他這般的存在!
  而此時,便是陳汐這具分身第一次出現在世人視野,一舉震退冷禪兒,令得附近修士無不心驚。
  “怎么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冷禪兒眼瞳擴張,尖叫連連,不敢置信剛才明明已油盡燈枯的陳汐,怎么會一瞬就重新恢復戰力。
  她已顧不得擦拭唇角溢出的血漬,像個被拋棄的怨婦似的,精致而絕美的臉頰上,盡是怨毒和不甘。
  轟!
  幽藍劍氣沖霄,化作驚濤駭浪,再次朝陳汐斬殺,她無法接受這樣的局面,或者說,她早已被今日所發生的一切驚得失去理智,像個悍不畏死的瘋。
  “今日,即便是死,我也要拉著你墊背!”瘋狂的厲叫從冷禪兒口傳出,透著無盡的決然和怨毒。
  “想和我同歸于盡,你配嗎?”
  陳汐冷聲道,說話時,身影一晃,迎頭沖了上去,一拳打出,億萬雷暴漩渦轟鳴,將虛空都震碎崩裂,深深塌陷。
  星璇雷體,吞噬奧義!
  轟!
  拳勢浩大,一往無前,直接將那漫天幽藍劍雨轟爆,余勢不減,沖至冷禪兒面門,而后化拳為掌,一瞬就牢牢箍住其脖頸。
  這一擊,摧枯拉朽,輕松愜意到了極致,冷禪兒再厲害,終究只是冥化境佼佼者,遠遠都沒法和狐姬雪妍相比,更遑論是陳汐的對手了。
  只一擊,她人就像小雞似的被陳汐攥著脖頸拎了起來,任憑她如何掙扎,也再難以脫離陳汐的掌控。
  附近一眾修士見此,無不都暗吸一口涼氣,像被人從頭潑了一盆冷水般,心熾盛的貪欲消退了大半。
  雖然只是聊聊一擊,可卻令他們皆都清晰看出,此時的陳汐,和之前大殺四方時的狀態似乎也不逞多讓,再不是那一副油盡燈枯瀕般的虛弱模樣。
  被陳汐抓住脖頸,憋得冷禪兒臉頰漲紅,臉色扭曲,目光的怨毒之色,卻是很快就被一股驚恐所取代。
  這一剎那,瀕臨于死地,被極度的危險氣息所刺激,她這才猛地從那一股憤怒怨毒驚醒過來,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慌。
  螻蟻尚且貪生,更何況是她這位天衍道宗的天之驕女?
  “你……你不能殺我!”冷禪兒牙齒打顫,驚怒道。
  “哦?”
  陳汐目光不含一點感情,冰冷而淡漠,即便對方是個女人,可卻一而再再而三欲要殺害自己,罪不可赦!
  更何況,在他眼,只要是敵人,就沒有男女老幼之分!
  “卿師祖對我照顧有加,一直將我當徒兒看待,你若想挽回她的心意,就不能殺我!”冷禪兒飛快說道。
  她能夠感受到陳汐的殺意,時間緊迫,她不敢再有任何猶疑,唯恐說話慢上一分,就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哦?”陳汐又哦了一聲,光從神色上看,也根本看不出他心究竟是如何想的。
  但冷禪兒已顧不得這些,繼續道:“你也看到了,追殺你的人,無不是我天衍道宗的地仙大人物,可他們卻要按我的命令行事,你可知道為何?”
  不等陳汐有所反應,她便自己答道:“很簡單,因為這是冰釋天大人吩咐的,他之所以這么做,也是為了拉攏我,來緩和與卿師祖之間的關系。”
  說罷,她抬眼盯著陳汐的目光,神色已是恢復了少許平靜和從容,說道:“現在,你總該明白我在卿師祖心的重要性了吧?放了我,等回到宗門,我會幫你在卿師祖面前說好話……”
  咔嚓!
  聲音戛然而止。
  冷禪兒猛地瞪大眼睛,喉嚨發出咯咯的悶響,似是不敢相信,陳汐居然會突然下狠手,扭斷自己的脖頸……
  下一刻,她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所有的知覺。
  “你難道不知道,秀衣若知道你這樣追殺于我,必然會第一時間滅了你?”
  陳汐抬手一拋,將冷禪兒的尸體拋了出去,墜落半空,噗通一聲掉入長河,徹底香消玉損。
  附近眾人又是一驚,之前陳汐和冷禪兒之間的對話,用的是傳音,他們并未聽到,可此時看著陳汐突然下狠手,直接了結冷禪兒的性命,心依舊禁不住一陣心驚肉跳。
  這樣如花似玉的絕美女,他都下得了手?
  “小小年紀,出手竟然如此狠辣,老夫著實看不下去了,今日要為天衍道宗這些逝去的同道討一個公道!”
  一名老者突然站出,說話時,他直接施展空間挪移,來到陳汐身前,兩掌交疊成一個神秘手印,當頭朝陳汐一拍而下。
  仙罡流竄,熾盛無比,顯然已動用了全力。
  “老東西,說的冠冕堂皇,還不是心貪念作祟,欲要染指我身上之寶物?”
  陳汐冷笑,夷然不懼,腳步踏前,震蕩天地,周身繚繞起萬千道雷芒電弧,整個人猶若一個巨大的雷暴漩渦,直接與之硬撼。
  轟!
  兩者交鋒,猶若兩座火山對撞,產生一股驚天轟震。
  然后,在眾人一道道駭然的目光注視下,那老者直接被震得倒飛出去,口連連咳血不已。
  并且他還沒來得及閃避,整個人就被一個巨大的雷暴漩渦籠罩,轟隆一聲,全身血肉筋骨都被雷暴漩渦一瞬間絞碎磨滅!
  一擊之間,擊殺一名地仙老祖!
  見到這一幕,令得附近眾人再不敢心存任何僥幸,面露惶恐之色。
  正如陳汐剛才所說,附近的修士之,兀自還有一些被貪念蒙蔽的家伙,對他身上的寶物念念不忘。
  他們原本以為,大戰直至此時,陳汐再過強大,只怕也已瀕臨強弓之末了,或許只要動手,就能占到些便宜。
  可眼前那血淋淋的慘烈一幕,卻像一柄巨錘,直接粉碎了他們心僅存的這一絲僥幸和幻想。
  此,不可力敵!
  這一刻,附近所有修士心,皆都不由自主地冒出同一個念頭。
  噗通!
  然而,令在場所有人沒想到的是,陳汐竟突然化作一抹流虹,鉆入了那形如“道”字的長河之,眨眼消失不見。
  他這是要做什么?
  眾人怔然,旋即有人似明白過來,驚疑道:“他該不會是發掘太清道宮的寶庫了吧?”
  “有可能!”
  有人也似猛地想起什么,道:“這陳汐可是幫溫侯府誅滅了八個大罪愆者,并且溫天朔可是曾允諾,為將其手的寶圖,和陳汐一起分享!”
  “難道,那太清道宮的寶庫,就在這長河之下?”眾人嘩然,神色皆都不可抑制地涌上一抹激動。
  他們此來太清遺山的目的,不就是為了那太清寶庫?
  “不對,即便是去尋覓寶庫,他也不必走的如此之匆忙吧?莫不是其還有什么原因不成?”有人提出了異議。
  轟!
  聲音還未落下,那長河之上的虛空,猛地轟然炸開,旋即,一尊周身繚繞無窮仙罡,釋放無量光的偉岸身影,大步從走了出來。
  他整個人就如同一輪烈日,光芒萬丈,渾身仙氣飄灑,瑞氣千條,衍化作縷縷法則之力,甫一出現,整個天地都顫粟起來,猶若在恭候一尊帝皇駕臨。
  此人實在太耀眼,令人根本無法看清其容貌。
  不過越是如此,則越令人心顫,那附近一眾修士,甚至是地仙老祖,這一刻心都不可抑制地升起一股心悸的感覺。
  天仙!
  這絕對是一尊天仙大人物!
  眾人駭然,愈發忌憚,噤若寒蟬,不敢輕舉妄動,生怕自己一個細微的動作,觸怒了遠處那大人物。
  “還是來晚了一步,竟然全部死了……”
  那一道身影喃喃,聲音低沉而冷冽,不含一絲感情,“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他的成長速度,若是等待百年期限抵達,說不定還真能夠威脅到我……”
  “很好,這樣才更有趣,等待那一天來臨,我一定給你備上一份天大的驚喜!”
  聲音還在半空飄蕩,而那一道偉岸輝煌的身影,卻早已消失不見,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眾人面面相覷,沉默許久,有人再也忍不住心驚駭,發出一道刺耳無比的驚呼:“冰釋天大人!那絕對是仙界使者冰釋天大人!”
  而更多的人卻是悚然意識到一件事,那陳汐該不會提早察覺到冰釋天抵達,所以才會急匆匆潛入了那形如“道”字的長河之下吧?
  ___
  PS:明天早上到家,然后開始準備爆發!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