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799 破殺五行

這一天,陳汐斬殺天衍道宗十三位地仙強者,煉化八荒鎮魔劍陣,又將地仙六重境云竹老祖滅殺的消息,迅速傳開,令玄寰域陷入一場大轟動。
  “這是真的嗎,陳汐剛殺了八大罪愆者,又橫掃群雄,只身一人滅掉了天衍道宗十多位地仙老祖?我不相信!”
  “天啊,大消息,爆炸性大消息,九華劍派年輕一代第一人逆天了,連地仙六重境強者都被其斬落了頭顱而死!”
  人們得到消息時,幾乎都被驚呆了,不敢置信這一切,因為距離陳汐滅殺八大地仙境大罪愆者,也剛剛過去不到一天時間而已,在這么短時間內,又做出如此震撼人心駭人聽聞的大事,這可能嗎?
  這簡直超出了常理,強大的離譜,駭人聽聞!
  玄寰域十大仙門魔門六脈無盡強者全都震撼,很多隱世不出的地仙強者,全部被驚動,從閉關地走出,向弟子詳細了解情況。
  就是不可知之地隱世圣土中,也有大人物被驚動,在大道轟鳴中睜開眸子,像是望穿了無盡虛空,遙望玄寰域某一方位。
  這一天,玄寰域震動,這些消息猶若一股颶風,席卷八方,所有人都顫粟,難以置信這是一個修為才只有冥化境的年輕人能夠做到的。
  “即便是冥化境至尊級曠世人物,只怕也難以做到這一點吧?莫非他早已達到地仙境界,故意隱瞞了修為?”
  有人這樣推測,不然沒法解釋的通。
  “不可能,若是進階地仙境界,必然擁有仙元之力,可陳汐并沒有。”
  有人搖頭,并不相信。
  “十倍戰力,若再施展爆氣弒神功,或許能斬殺地仙三重境強者,可又怎可能斬殺地仙六重的云竹老祖?有古怪,一定有古怪!”
  一些老古董敏銳發現了異常,那個陳汐太強了,簡直就是一個怪胎異數,令人難以琢磨。
  “不過這一次對決,那天衍道宗未免太卑劣了,出動這么多大人物,又祭出八荒鎮魔劍陣這等大殺器,卻僅僅為了對付那個九華劍派的陳汐,若是換做其他人,只怕早被碾壓轟殺了吧?”
  與此同時,大多數人皆都有些憤憤不平,感覺天衍道宗身為十大仙門之一,手段卻如此卑劣,簡直令人發指。
  “如今已經可以確認,這一切大都出自上界使者冰釋天的示意,莫忘了,他最后可也出現在了太清遺山之中。”
  “孽緣啊,陳汐冰釋天卿秀衣……這三人,一個是最近數年崛起的最耀眼的曠世天才,一個是來自仙界的特使,一個是歷經百世輪回,當年被譽為玄寰域第一的天驕之女,卻因為情之一字糾纏在了一起,恩怨交匯,殺劫頻起,也不知到得最后又該以何等方式了斷這一場情劫。”
  對三者關系略有所聞的一些人,皆都唏噓感慨不已,這一切的風風雨雨,恩怨情仇,歸根究底,何嘗不是“情”之一字惹的禍?
  各地震動時,九華劍派內,無論弟子,還是長老,也都因為此事陷入一場震怒中。
  “該死!天衍道宗該死!冰釋天該死!一而再再而三欺負我九華劍派的弟子,真當我九華劍派無人了?”
  “太過分了,必須予以還擊,否則我九華劍派還有何顏面在修行界立足?”
  “欺人太甚!”
  真武峰,中央大殿內,一眾地仙老祖匯聚一堂,神色皆都慍怒不已,渾身仙罡轟鳴,猶若一頭頭暴怒的太古兇獸,氣勢滔天,令人心顫。
  “掌教師兄,你拿個主意吧。”烈鵬長老須發怒張,沉聲說道。
  此話一出,所有目光皆都望向了中央主座上的掌教溫華庭,他神色冷峻,一改往昔的溫和模樣,目光中隱隱泛著一抹冷冽寒光。
  很快,他便做出決斷,沉聲道:“自今日起,凡是出現在我九華劍派勢力范圍內的天衍道宗之人,殺無赦!”
  “凡是和天衍道宗利益相關的勢力,全部驅逐出去!”
  說到這,溫華庭目光一掃眾人,旋即落在一名地仙老祖身上,“此事,由裴亮師弟負責,若遇違逆之事,先斬后奏!”
  “謹遵掌教師兄之命!”那裴亮是一名氣質冷厲陰狠的中年,聞言當即肅然領命。
  “另外,將我九華劍派分散在天衍道宗附近的所有弟子和長老,全部召集回來,斬斷與天衍道宗的任何聯系,此事,由郁烽師弟負責。”
  “郁烽領命!”
  溫華庭點點頭,面無表情,眉宇間肅殺一片,聲音若黃鐘大呂,隆隆震蕩在大殿中,“烈鵬師弟,你率領神華峰二十七名地仙長老,帶著‘二十八星宿戮光劍陣’立刻離開宗門,隨便你去哪里,你要做的就是從明天起,讓全天下人皆都得知天衍道宗弟子被殺的事情連連發生!”
  所有人都聽出來,掌教溫華庭這次是動了真怒,動了殺機,這在以往歲月里,可極少發生這樣的事情。
  “烈鵬領命!”烈鵬沉聲道,眼眸中有驚喜,更有一抹無法掩飾的殺機。
  天衍道宗敢派出十四名地仙老祖帶著“八荒鎮魔劍陣”去追殺陳汐,他九華劍派就敢派出二十八名地仙老祖帶著“二十八星宿戮光劍陣”去追殺天衍道宗分布天下的所有弟子!
  這是一種強勢無比的回擊,就是要宣告天下,此仇,需要雙倍奉還!
  大殿眾人振奮,戰意沖霄。
  這數千年以來,他們九華劍派由于諸多原因,整體勢力沒落許多,在十大仙門中的排名都滑落到了尾巴上,世人都幾乎快忘記,當年九華劍派最鼎盛時,可是霸踞著十大仙門第一宗門的位置!
  宗門的沒落,令得他們這些大人物心中也都是憋著一股氣。
  不過,近些年來,在掌教溫華庭的統馭下,九華劍派的勢力正在暗暗的復蘇壯大,再加上各種巔峰級道法的出現,以及各種天才弟子如雨后春筍般涌現,他們如今的整體勢力,雖未曾恢復到最鼎盛時期,但也已擁有了和天衍道宗分庭抗禮之勢。
  這一切的變化,外界中人或許并不多清楚,可身為九華劍派的高層大人物,對這一切卻是心知肚明。
  偏偏這時候,天衍道宗竟接二連三挑釁于九華劍派,這讓烈鵬這些高層大人物還如何按捺得住?
  掌教溫天朔此時的強硬態度,更是一種“十年磨一劍,今朝把君試”的味道,或許從今天起,整個修行界都將因為九華劍派的重新崛起陷入一場震動中。
  但此時此刻,還是有人提出了一絲顧慮,道:“掌教師兄,如今三界即將動蕩,似乎不宜和那天衍道宗宣戰啊。”
  溫華庭神色不動,淡淡道:“天衍道宗都不在乎,我們又何必去在乎?”
  “可是那冰釋天可是仙界使者,若是因此而大動干戈……”那位長老依舊憂心不已,緩緩道。
  不等他說完,溫華庭已是打斷道:“這里是人間界,又不是仙界,更何況他也僅僅只是一個仙使而已,掀不起多大風浪。”
  說到這,他神色突然一正,目光若電,沉聲道:“諸位,我們九華劍派如今雖已恢復不少力量,但遠遠還不夠。在我看來,九華劍派想要重現昔日輝煌,登臨十大仙門第一的位置,陳汐才是關鍵,你們覺得呢?”
  眾人怔了怔,想及發生在陳汐身上的一系列轟動天下的大事,皆都深以為然。
  這個年輕人的潛力不可估量,也不能用常理度之,以冥化境之姿都能橫掃如此多地仙強者,縱觀古今,遍看天下,又有幾人能做到?
  這樣的年輕人,只要成長起來,注定會成為震驚三界的巨擘霸主人物,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到那時,別說帶領九華劍派登臨十大仙門第一之位,就是創造更大的鼎盛輝煌也是極有可能的。
  “所以,陳汐不容有失,也決不能讓他在九華劍派內受半分的委屈!”溫華庭開口,聲音中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堅決。
  這一天,一尊尊地仙大人物,化作流虹離開了九華劍派,一道道命令,傳達向了玄寰域每個角落。
  ……
  嘩啦!
  形如“道”字長河之下,水浪翻滾,一道峻拔身影穿梭其中,不斷往下,沿途中所遇到的一重重禁制,以及那模樣猙獰的兇獸,皆都不能阻擋其步伐。
  一千丈。
  三千丈。
  五千丈。
  直至抵達河底八千丈距離時,陳汐這才停頓身軀,若有所思,“之前那人,應該就是冰釋天了,幸好這河水能夠阻斷神識和仙念的查探,否則還真有可能被其發現了。”
  之前,他遭受冷禪兒等人埋伏時,就是因為神識查探不了這河底情況,才被他們偷襲得逞,落入了八荒鎮魔劍陣之中,而現在,他同樣也是利用這河水的這種作用,避開了冰釋天的查探。
  “可惜,我的本尊受損,若是全盛時期,還真想和他斗上一斗,看一看彼此差距究竟有多少了……”
  陳汐搖了搖頭,很快摒棄掉腦海雜念,略一沉吟,并未離開此地,而是繼續向下飛馳而去。
  那太清道宮的寶庫,極有可能就在河底下方某一處隱秘之地,既然來了,自當去查探一番。
  更何況,他手中雖無寶圖,可卻早已將寶圖上的一切烙印在識海中,再加上身上的太清之鑰,只要尋覓到目的地,不愁打開不了那早已消失數十萬的太清寶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