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780 連連暴殺

這一條流淌于太清遺山形似“道”字的長河,足有十萬丈之深,猶若通往地心之下的無盡深淵般。
  并且其中分布著諸多的禁制,以及一些兇狠猙獰的妖獸。
  一路向下,陳汐見了不知多少的禁制,并且越往下,禁制的力量就越強大,令得他也不得不花費時間去一一破解。
  幸好,陳汐對符道的掌握已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在外人看來頭疼無比的禁制,卻并不能困住他的步伐。
  這就好比去解題,由簡單到復雜,困難程度也是依次疊加,不過只要掌握了推演和符陣之力,就像掌握了解題的途徑,只不過需要花費一點時間破解罷了。
  相較于這些禁制,其實最令陳汐頭疼的卻是那河水中不時躥出的妖獸,威脅倒也不大,但數目卻是太多了,像是無窮無盡般,怎么殺也殺不完。
  和外界的妖獸不同,這河水中的妖獸,幾乎全都悍不畏死,像沒有靈智般,只要察覺到有人靠近其地盤,就會遭受一波又一波的攻擊,雖不足以威脅到自己,但卻最是煩人,像蒼蠅似的沒完沒了。
  無奈之下,陳汐只得在破解禁制時,施展“身外化身”之法,一心二用,一邊殺妖獸,一邊破除禁制。
  如此一來,果然輕松不少。
  這便是“身外化身”的妙用了,只掌握在煉體冥化境修士手中,以陳汐如今的悟道境界,足以施展出十尊身外化身去對決。
  這和第二分身不同,第二分身擁有智慧和一切修行經驗,除了修為之外,和本尊并無區別。而這“身外化身”則是一種戰斗手段,施展出的分身,乃是由純粹的巫力和道意所凝聚,且毫無智慧,需要本尊去操控和戰斗。
  不過即便如此,其戰斗力也足以和本尊相媲美了。
  要知道煉體冥化境界,之所以能碾壓煉氣冥化境修士所施展的成倍戰力,便在于“身外化身”的強大。
  并且和煉氣冥化境成倍戰力一樣,每多掌握一種圓滿境界的大道奧義,煉體冥化境修者就能多施展出一尊“身外化身”。
  像陳汐,掌握十種圓滿境大道奧義,就可以施展出十尊“身外化身”。
  足足十個時辰后。
  陳汐終于抵達河底,而一身的巫力,卻已消耗得七七八八。
  原因很簡單,越往下,禁制的力量越恐怖,直至最后的數種禁制,甚至都已堪比仙禁了,光是破解他們,都消耗了他七八個小時。
  而與此同時,那些河底妖獸的實力也變得極為強悍,和普通的地仙老祖也沒什么區別,且數目龐大。
  在這等情況下,他所受到的壓力之大也就可想而知了,若是換做其他地仙老祖,都不見得能夠安然闖過來!
  不過,陳汐也是大有斬獲,這一路的潛行,令他見識了許多以往不曾見過的禁制和符陣,去破解它們,本身就是一種對符道修為的磨礪和提升。
  尤其是破解那最后數重恐怖禁制,令他對符陣之道的理解愈發深刻,若非受限于修為,他現在都足以去參詳仙之禁制了!
  而在戰斗方面,這一路通過“身外化身”斬殺無窮盡的妖獸,也令他能夠完美嫻熟地掌控屬于冥化境的煉體修為和力量。
  畢竟,在今天之前,陳汐本尊所擁有的煉體修為,才只涅槃圓滿境界而已,如今這第二分身進階冥化境界,無論是修為,還是巫力本質都產生了一種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是一個全新的境界,自然需要花費時間去好好磨礪和掌控。
  細算起來,他這第二分身如今的戰力,和本尊也不差多少了,畢竟,他所掌握的種種神通無不是三界頂尖級別的存在,修為每進階一個大境界,神通所能發揮出的實力也是翻倍暴漲。
  像神諦之眼星璇雷體星空大手印,皆都是天地間近乎獨一無二般的無上存在,再配合三頭六臂法天象地這等輔助神通,威力還要提升許多。
  這一切都早已注定了陳汐那第二分身戰斗力的強大!
  “可惜本尊如今在星辰世界中養傷,否則若是和第二分身融合,所能發揮出的實力必然要提升不少……”
  這條“道”字河流的底部,極為平坦,地面是由一種黝黑堅硬之極的奇石鋪就,寸草不生。
  抵達這里之后,便不再有禁制,也沒了那密密麻麻仿若無窮盡的妖獸,環境靜悄悄的,幽寂之極。
  按照陳汐所記住的寶圖路徑,只需沿著河底這一條暗道向前,抵達其盡頭,就能進入到太清寶庫的外圍。
  不過他并沒有立即展開行動,而是選擇了一處地方,靜心恢復修為。
  一天之后。
  陳汐從打坐中蘇醒,站起身體,毫不遲疑朝前掠去。
  從外界來看,這一條形似“道”字的長河只有數千里之遠,可其河底這一條暗道,居然像沒有盡頭般,幽邃無比。
  并且隨著前行,陳汐也是發現,這一條暗道的地勢正在往更深處蔓延,猶若通往幽冥地府之中般,黑魆魆一片,令人心悸。
  雖然這一路上并未遇到什么危險,但他卻是絲毫不敢大意,一邊前行,一邊以神諦之眼掃視四周,警惕無比。
  一炷香后,他突然停頓腳步,眉心神諦之眼一閃,滑過一抹冷冽的光澤。
  “怎么會這樣,老君頌經圖玄武撼地圖龍虎陰陽圖……怎么都消失不見了,我上次前來時,明明記得這些古老的圖案還烙印在墻壁上的……”
  “不對,肯定有人來過!”
  “該不會在我之前,同樣也有人得到這份寶圖吧?或者說,這份寶圖并不止我手中這一份?”
  遠處,突然傳出一陣喃喃自語聲,斷斷續續,由于距離太遠,顯得極為模糊細微,像蚊蚋的嗡鳴似的。
  “居然是他,怪不得,原來躲這里來了……”陳汐悄然化作一抹流虹,靠近了過去。
  這是一片生滿暗灰色苔蘚的巖壁,巖壁中央,被人開辟出了一對石門,高有三丈,石門表面似雕刻著無數的古老圖案,歷經歲月的侵蝕,早已變得模糊不堪,辨認不得。
  此時,這一對石門開了一道縫隙,有一縷柔和的光澤從中溢出,能夠讓人清晰看見其內的情景。
  顯然,這里就是暗道的盡頭了。
  “不錯,和寶圖上標記的地方完全吻合,進入其中,就是太清寶庫的外圍了……”陳汐悄然靠近。
  他訝然發現,那石門之內,竟似有一種無形的力場,將外邊的河水給生生阻絕,但卻并不抵抗人的進入。
  “好恢弘的一座大殿!”
  他抬眼望進去,就見石門之內,居然是一座空曠無比的大殿,大殿四壁,懸掛著一盞盞青銅燈盞,點燃著常年不滅的鮫油蠟,飄灑出柔和的光輝,將整座大殿都照亮。
  人立在其中,仿若一只螻蟻般,顯得極為渺小。
  此時,正有一道高大的身影,駐足在大殿左側的一面墻壁前,仰頭凝視墻壁,似在怔怔出神。
  此人一襲紫袍,面容威儀,淵渟岳峙,正是那溫侯府之主溫天朔!
  早在斬殺云竹老祖的時候,陳汐就再沒發現此人蹤跡,還以為他早已畏懼潛逃了,卻沒曾想到,他居然藏進了這里。
  不過話說回來,躲藏在這里,倒也的確極為安全,起碼一般人還真難闖過那河水中密布的重重禁制和妖獸的阻攔。
  唯一讓陳汐奇怪的是,他自己抵達此地時,都走得如此之艱辛,這溫天朔才只地仙二重境的修為,怎會也能抵達此地?
  要知道,按照他對那河水中最后三重禁制的認知,光憑溫天朔一個人可絕難闖過來了。
  “這老東西倒是隱藏的不錯,身上明顯還有其他依仗,方才能抵達此地。”陳汐唇邊泛起一絲冷意,不再遲疑,閃身進入了石門之中。
  “唉,若是沒有天衍道宗插手,此時或許我早和那小子一起進入到太清寶庫了,哪還會發生這么多的波折?”
  大殿中,溫天朔收回目光,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皺眉嘆息不已。
  “后悔了?”
  一道聲音在耳畔響起,溫天朔不假思索答道:“當然。”
  旋即,他神色猛地一僵,駭然抬頭,就看見一道峻拔的身影,不知何時居然進入到了大殿中,遙遙立在遠處。
  他一襲杏黃道袍,面孔清俊,氣質飄然出塵,正是陳汐。
  “你……你……你……怎么還活著!?”溫天朔瞳孔驟然收縮,像活見鬼了般,連說話都變得結巴起來。
  “像你這樣恩將仇報的無恥之徒都還活著,我又哪敢死去?”
  陳汐淡淡道,“我不后悔救助你溫侯府上下眾人,只是后悔沒能早早殺了你。如今看來,老天爺似乎也看不下去,特意安排我和你在此相遇。”
  話雖平靜,可卻令溫天朔心中一顫,面色劇變,直至后來,他居然噗通一聲,直接跪倒在地了!
  “這一切都是天衍道宗脅迫我做的,對天發誓,這絕非是我的本意,請陳少俠大發慈悲,饒我一命吧。”
  溫天朔一臉悲戚,叩頭大呼不已。
  若非親眼所見,連陳汐也絕難想象出,一尊地仙老祖,竟會不顧尊嚴,毫無氣節,像條可憐蟲似的向自己跪地叩頭,哀求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