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807 傳經道壇

嘩啦!
  洗劍池,碧湖之畔的花木叢一陣晃動,露出一張宜嗔宜喜的絕麗臉龐,眼眉彎彎,肌膚瑩白*,正是阿秀。
  她仰頭,望了望空蕩蕩的蒼穹,不禁長松了口氣,喃喃道:“小六叔說的不錯,神衍山的傳人,還真的挺嚇人哩。”
  ……
  “符道圣地?”
  “不錯,那是一片由四位擁有通天之力的大能者締造的世界,開辟于三界前線戰場之中,玄寰域中的修士,極少能夠進入其中。”
  “為什么?”
  “因為玄寰域距離那里太過遙遠,就是天仙施展宙光挪移之術,也需要耗費千年之久,且沒人引路,根本就抵達不了。”
  “呃,這又是為什么?”
  “笨,宙宇星空之間,充斥無數的空間壁障和碎裂的時空亂流,天仙陷入其中,也如同螻蟻般,會被瞬間吞噬掉。”
  “這個我還真不清楚……”
  “等你晉級天仙時,就會明白了。”
  “對了師姐,我還不知該如何稱呼……”
  “叫我離央就好。”
  一抹清冽的星輝在宙宇之間閃爍,一瞬就消失在漆黑幽邃無比的星空深處。
  陳汐周身被一縷縷星輝繚繞,放眼望去,只能看到一片片扭曲怪異的斑斕光澤,那是空間之力被激發而產生的異象,代表著速度已達到一種駭人無比的地步。
  這等挪移之法,名叫宙光大挪移,是一種比空間大挪移更恐怖的遁法,只有天仙之上的恐怖存在方才能夠掌握。
  因為這種挪移之法,已牽扯到法則的運用之力,而法則,也唯有天仙才能掌控。
  對于這一切,陳汐之前都聞所未聞,見所未見,若非此時身處其中,絕難想象,成就天仙之后,就能在這宙宇星空之內遨游飛馳……
  這時候的他,簡直就像個初出茅廬的雛鳥,所聽到的,所見到的,都如此之新奇和震撼人心,以前所掌握的知識和經驗,在這時候根本就不夠用。
  幸好,自稱名叫“離央”的師姐,就跟隨在他身邊,一路上倒是為他解惑不少。
  像那符道圣地,按照離央師姐的說法,其實就是一方世界,開辟于三界前線的戰場上,只不過是由于距離玄寰域太過遙遠,而不為人所熟知罷了。
  “離央師姐,那符道圣地真有那么神奇,能夠解決掉我進階地仙境的問題?”陳汐沉吟片刻,忍不住問道。
  他實在有些好奇,一般而言,修士進階地仙之境時,必須歷經一場青罡雷劫,所謂大道青天,扶搖直上,這一場天劫渡過后,肉體凡胎就會化作半仙之軀,脫離修士行列,生命層次都會得到一個質的飛躍。
  真元,會蛻化為仙元。
  神識,會蛻化為仙念。
  不過,想要渡過這地仙第一重的青罡雷劫,卻并非那么容易,尤其對他而言,由于命格被天機所遮掩,在他渡劫時,就會被視作“大道異數”,那時候的雷劫就不是青罡仙雷那么簡單了,而是裁決神雷!
  這是一種最具審判殺伐之力的恐怖雷劫,大羅金仙都難以抵抗,更遑論陳汐這樣的冥化境修士了,一旦遇上,必然是有死無生。
  而聽離央師姐所說,在那符道圣地,居然有辦法解決被天道視作“異數”的問題,這讓陳汐如何不驚奇?
  要知道,若真有這等辦法,簡直和偷天換命,竊取天道生機也沒什么區別了,絕對是真真正正的逆天!
  “不用擔心,世上能避開天道查探的法門實在太多了,而我為你選擇這一條,對你日后修行也是大有助益。”離央輕笑,她一襲錦袍,唇紅齒白,雖女扮男裝,卻別有一番驚心動魄的美麗。
  陳汐點頭,不再多問。
  “對了,小師弟,你是怎么把軒轅家那個小丫頭拐騙到身邊的?那小丫頭的身世可不簡單啊。”
  離央突然扭頭,清澈的眸笑盈盈盯著陳汐,笑容中盡是揶揄之色。
  “軒轅?”陳汐怔然,細細一想,愕然道:“師姐你說的是阿秀?”
  現如今呆在他身邊的,都是知根知底的伙伴,唯一的例外就是阿秀這個神秘而強大的少女了。
  離央點頭:“不錯,就是這小丫頭,若我所猜不錯,她應該是偷偷溜出家門的,否則……呵呵。”
  陳汐好奇道:“師姐,阿秀究竟是什么來歷?”
  離央眨了眨眼睛,笑吟吟道:“說了就太無趣了,你覺得呢?”
  陳汐一臉無語,許久才說道:“我現在就覺得很無趣。”
  離央笑著拍了拍陳汐肩膀:“沒事,待會我再給你介紹個大美女認識,有她在符道圣地為你做引導,我就可以放心離開了。”
  “師姐你不去?”陳汐訝然。
  “天要亂了……”
  離央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笑容一斂,幽幽嘆息道:“師尊離開許久,至今未歸,三界的一些老東西都在忙著布局和對弈,身為弟子,也得幫著做一些事情,不是么?”
  不等陳汐說話,她便展顏一笑,說道:“放心吧,這次三界動蕩本就是早已注定之事,就是天塌下來,也有人會擋著,你只需安心修煉就足夠了。”
  ……
  也不知過了多久,陳汐只覺渾身一震,眼前視野豁然大變。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浩瀚的星空,億萬星辰在其中循環,或為星河,或為星座,或為流竄不休的隕石雨……瑰麗恢弘到了極致。
  而在那無數星辰的盡頭,居然浮現出一片璀璨之極的光幕,猶若一顆巨大無比的雞蛋般,四周循環著無數的星辰,閃閃發光,將這一片宙宇都照得通亮。
  “那便是符道圣地,也名符界,由東皇太真、玄帝淵潯、風后殷歌、妖祖羅殤四位大能者于太古時期聯手締造。”
  離央指著遠處那形似蛋殼般的浩大世界,徐徐說道。
  陳汐震撼,只有親眼見到,他才徹底感受到,締造一方大世界是何等通天般的手段,簡直都如同造物主一般的存在了!
  嗖!
  離央纖白修長的右手一招,打出一道玄妙法訣,化作流虹,直接鉆入虛空中,消失不見。
  “好了,待會就有人前來接你。”
  離央扭頭,凝視著陳汐,說道“小師弟,無論是為了什么,既然走上了修行路,就千萬不要忘了自己的本心。”
  陳汐神色變得肅然,鄭重點頭。
  這一刻,他突然想起,當初第一次進入玉墜洞府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時,所聽聞到的那一道浩渺威儀聲音:“大道玄妙,神通天成,渺渺天機,推衍而生,機緣乎?厄難呼?當知上體天道,恪守本心,勤修苦練,不墜向道之心……”
  上體天道,恪守本心!
  陳汐深吸一口氣,拱手道:“多謝師姐指點。”
  離央笑了,探手出其不意掐了掐陳汐的臉頰:“整天這么正經,也不知道那些小姑娘是怎么喜歡上你的。”
  陳汐尷尬,訕訕不已。
  “阿離,這便是你那位堂弟么?”
  便在這時,一道清冷的聲音倏然從遠處響起,隨即,一柄梭形法寶搖曳著一道長長的尾光,飛馳而至。
  法寶一閃,映現出一個女子身影來。
  她體態修長筆直,一頭醒目的金色長發盤髻在腦后勺,露出一張棱角分明的絕美容顏,額頭光潔瑩白,瓊鼻挺直,紅唇豐潤性感,美艷絕俗!
  這的確是一個十足十的大美人,姿容萬千,麗質天成,不過神色卻極為冰冷,大步而來,行動干脆,一看就是那種雷厲風行的性情。
  不過令陳汐奇怪的是,這美艷冰冷女子身穿的衣物,和他之前所見的都迥然不同,上衣修身曼妙,將一對飽滿勾勒得曲線誘人,甚至還隱隱露出胸前一抹耀眼的雪白。
  下身則穿著一件短裙,露出一對圓潤潔白猶若象牙似的修長大腿,火辣之極,甚至就連她雙腳上穿的靴子,都锃亮尖銳,猶若一把錐子般。
  總之,眼前這美艷冰冷女子,無論是臉蛋,還是身材,乃至于其身上的衣飾,都火爆誘人之極,充滿難以言喻的誘惑,簡直就像冰與火的交融,給人以強烈的視覺沖擊感。
  “怎么樣,是個大美女吧?”離央抬了抬下巴,唇角含笑,輕佻地吹了個口哨。
  陳汐摸了摸鼻子,不知該如何接話。
  “沒有別的事,那我就離開了。”那美艷冰冷女子開口,聲音清冽,猶若珠落玉盤似的,叮叮咚咚,很是干脆利落。
  “稍等。”離央笑道:“這是我堂弟,陳汐。”
  美艷冰冷女子點頭,表示知道。
  “陳汐,這是梁冰,來自原界的一位大美人,外冷內熱,你若能將她拐走,你要什么,姐就給你買什么。”
  離央笑吟吟說道,聲音一點都沒掩飾,令得一旁兩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陳汐一臉無語,知道的是在介紹彼此身份,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媒婆在拉紅線呢……
  尤為令他奇怪的是,直至此時,離央似是在掩飾身份,稱呼自己為“堂弟”,而不再是“小師弟”了,這又是處于什么原因?
  “你好,梁冰。”美艷冰冷女子也是神色不動,探出右手。
  這是要和自己握手?
  陳汐一怔,有些搞不懂這是屬于怎樣一種見面禮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