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810 囚天道鎖


  一間雅室。
  陳汐看著手這塊類似徽章一般的暗金色銘牌,心也不由暗暗驚奇。
  這是功德銘牌,只有嬰兒手掌大小,表面密布著繁奧的暗金色紋理,是一種記錄功德之力的奇異寶物。
  在符界,充斥著諸多的宙宇異獸,每斬殺一頭,根據它們實力的強弱,就會得到相應的功德之力,具體就會呈現在這功德銘牌之。
  當然,還有很多其他賺取功德之力的途徑,像修繕符塔、護送商隊、領取和完成品堂派發的任務等等。
  總之,符界和玄寰域完全不同,功德之力才是決定修者能否在此生存的唯一根本!
  原因很簡單,因為在符界的天地之,沒有任何的靈力。
  靈力有多么重要,自然毋庸置疑,它關系到修者的修為、力量,同時也是戰斗實力的唯一源泉。
  沒有了靈力,還讓修者如何生存?更遑論去呼風喚雨,斬妖除魔了。
  而這一切也讓陳汐深刻明白,為何之前梁冰會說在符界的天道法則之下,唯一要擔心的,就是如何去存活了。
  的確,沒了靈力,無疑等于斬掉了修者最大的依仗,生存就成了重之重。
  同樣,對于煉體者而言,符界同樣不存在類似化巫血晶一樣的礦石,處境和煉氣士也并沒什么區別。
  總之,符界的天道法則之力早已注定,這一片開辟于三界最前沿戰場上的世界的獨特和不同尋常。
  不過,雖沒有靈力,但符界卻有功德之力!
  相較于其他世界,這等力量也算是符界獨具一格的產物,在其他世界,想要凝聚功德之力,除了斬殺大罪愆者,便是幫世俗紅塵的凡人驅災避禍,途徑單一不說,且只有極少的修士能夠做到。
  畢竟,大罪愆者可不是誰想殺就能殺的,而幫助凡人避災,同樣也不是什么時候都能去進行的。
  而在符界,這一切都變得簡單起來。
  因為在符界,有著近似殺不完的宙宇異獸,有著近似修復不完的符塔,有著近似領取不完的品堂任務……每一種途徑,都能獲得一定的功德之力。
  就是放眼三千大世界,億萬小世界,只怕也再找不出第二個像符界這樣的地方了。
  尤為神異的是,在符界之,功德之力是可以像貨幣一樣進行兌換的!
  這樣的做法,若換做在玄寰域,幾乎和欺天沒什么區別,一旦被發現,注定要落個身魂湮滅的下場。
  因為功德之力,本就是一種來自天道的審判,功德高者,受天道庇護,無功德者,碌碌一生,而大罪愆者,則會遭受天道之懲治。
  這是一種規則,更是一種來自天道的威嚴,對于億萬生靈而言,功德的存在,更是一種上天的賜福,一種不容染指的禁忌,豈能像貨物一般買賣?
  但在符界,功德之力卻像被打開了枷鎖的禁忌,不僅可以進行兌換,甚至可以像貨幣一樣去購買所需之物。
  最為重要的是,功德之力的多少,已經和修者的生存產生了密切之極的關系。
  只有賺取功德之力,才能兌換修煉所需的靈液、仙石,同時也是一種身份資質的象征,只有功德之力高者,方才能從村鎮進入城池、州郡、乃至于四皇帝城!
  打量許久,陳汐將功德銘牌小心收起來。
  此牌一旦丟失,就等于將賺取的功德之力丟失了,那就等于失去了在符界生存的根本。
  ……
  “陳汐公,接下來,需要進行一場考核,決定您將從哪一座村落開始進行歷練。”摩江含笑說道。
  陳汐如今也已清楚,任何第一次進入符界的修者,在領取功德銘牌之后,都將從符界最外圍的村落開始修行。
  想要進入城池,就必須幫助村落的原住民斬殺宙宇妖獸,修繕符塔等等,等攢夠足夠數目的功德之力,方才能夠進入城池。
  同樣的道理,從城池進入州郡,從州郡進入四皇帝城,同樣要需要以功德之力為憑證。
  接下來,在摩江的帶領下,陳汐抵達了塔樓深處一個名叫“立德院”的地方。
  此時,這“立德院”內的廣場上,站立了不少男女,人頭攢動,無不衣飾華貴,氣質超凡,顯然都是來自三千大世界的強者,并且看其模樣,也無不都是身份顯赫之輩。
  總之,能夠跨越宙宇星空,抵達符界的,絕對都是大有來頭之人。
  陳汐注意到,這足足數千的人,修為境界各有不同,分別立在不同的區域。
  不過實力最低的,也有金丹境修為,占了一半左右,涅槃境的修者,也有三成左右,冥化境的修者大致也有兩成,約莫二百余人。
  人數最少的,就是地仙強者,只有寥寥十余人,傲然立于其,渾身仙罡繚繞,顯得極為醒目。
  這些修者,按照修為境界的不同,被一個個來自品堂的使者,帶入了不同的區域,進行測試。
  “村落也是有好有懷,好的村落,可以在極短時間內賺取到最多的功德之力,與之相反,壞的村落,不僅生存條件惡劣,且想要賺取足夠的功德之力,沒有十年五載的時間,根本就辦不到。”
  摩江一邊帶著陳汐,一邊低聲解釋道:“不過,村落的好壞之分,也要看是針對何等境界的修者了。”
  “一些村落,符塔破損、環境惡劣、四周充斥的宙宇異獸數目龐大,兇殘無匹,這對金丹修士而言,絕對是最壞的村落,因為不僅有可能賺不到功德之力,反而會有性命之憂。可對冥化修士而言,這反而是一個好的村落,數目龐大的宙宇妖獸,令他們能夠在很短時間內獲得大量的功德之力。”
  陳汐這才恍然,隨即問道:“那我又該如何挑選村落?”
  摩江神色一正,肅穆道:“陳汐公,您是大小姐親自帶來的,按理說,你隨意挑選任何村落都可以,但是,咱們品堂有品堂的規矩,大小姐之前也已吩咐過,要對您一視同仁,所以,還希望您不要為難老夫啊。”
  陳汐啞然,知道這摩江誤會了,笑道:“一切聽從前輩安排,我絕對沒有異議。”
  摩江哈哈一笑:“陳汐公,老夫帶你前來此地,便是進行一場測試,由此來決定您前往哪一座村落,這一點,就連老夫也插手不得的。”
  正如他所說那樣,在涉及挑選村落的問題上,整個符界一向非常公平,極少給門閥世家弟特殊照顧。
  這也是符界的根本所在,否則的話,一個無能的紈绔要是帶著一個大型原住民村落去斬殺宙宇異獸,那就是一場災難,宙宇異獸殺人,可決不會管你有什么身份地位。
  很快,兩人抵達一處空闊的場地,場地橫豎寬達一萬丈,人站在其極其渺小,尤其是那場地最深處,有一個黑魆魆的門戶,里邊隱隱約約,釋放出一股兇狠、霸道、殘忍、血腥的滲人氣息。
  整個場地,就好像一個封印魔頭之地般。
  抵達這里之后,摩江便告辭離開。
  陳汐放眼一望,見此時已有上百的冥化境修士,皆都早已駐足于此,而在場地前方,則立著一名神色嚴峻的品堂使者。
  這是一名年,眸光精湛,渾身彌散出一股恐怖的氣息,按照陳汐估計,這一人的實力,應該在地仙三重左右,和紫云老道大致相當。
  “進入符界試煉,連個仆人都不許帶,以后我們在此修行,誰來伺候?難道飲酒玩樂這些事情,都要我們自己親手來做?”
  一名手持紫玉折扇的青年公搖晃著扇道。
  “淳于康,你還以為這是在靈壑大世界?你要是嫌棄沒有仆人伺候,可以把這個名額讓給我,我正好有一個侍妾沒有得到名額。”
  又一個身穿明黃錦袍,頭戴飛靈鎏金冠的青年冷冷說道。
  “蔣定一,你怎么說話的!”被稱作淳于康的青年公冷哼,慍怒不已。
  “怎么?還想動手玩玩?”蔣定一眉毛一挑,不屑道。
  “你倆別爭了,等通過考核,選擇出一座村落再說吧,此次進入符界的修者比以往多了不知多少,想要爭取一個不錯的村落,可不是那么容易過關的!”
  一個身段窈窕,明眸皓齒,神色冷漠的紅衣女皺眉說道。
  淳于康、蔣定一頓時閉嘴,似乎對這紅衣女的身份和實力都極為忌憚。
  陳汐不經意間見到這一幕,心也不由訝然,因為她發現,那紅衣女的實力,舉手投足頭彌散出一股令他熟悉的氣息。
  那是達到至尊級冥化境修為的體現,這還是陳汐修行以來,除了自己以外,第一次見到的一個至尊級冥化強者,并且還是個女!
  “看來,這次進入符界的厲害人物,倒是不少啊……”陳汐若有所思。
  鐺!
  便在此時,一陣宏大的鐘聲響起,令得在場喧嘩戛然而止,變得鴉雀無聲。
  “測試,現在開始!”
  場地前方,那一名品堂的年使者踏步上前,目光如電,一掃在場眾人,沉聲開口。
  ——
  PS:第2更10點,第3更凌晨12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