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811 久別重逢

話畢。
  那名中年使者抬手一招,轟的一聲,那黑魆魆的門戶被打開,沖出一頭一人半高的魔影,跳躍出來,落到地面,震蕩地面都一陣晃動。
  這是一頭類似暴猿的猙獰異獸,全身漆黑,皮膚好像一層鋼鐵澆筑而成,布滿尖銳的鱗片,獠牙闊口,雙手利爪如鉤,雙瞳猩紅,散發出兇狠、暴戾、嗜血的氣息。
  嗖!
  它的動作很快,兇威殘暴,快若利電,甫一出現,就嗷嗷嘶吼著,要沖入人群中,卻直接被那中年使者一掌按住,砰的一聲,砸在地面,再不敢胡亂動彈。
  嘶!
  眾人倒吸涼氣,他們自能清晰感受到這頭異獸的恐怖和強大。
  “血角魔猿!”
  “聽說這血角魔猿乃是宙宇異獸中族群最為龐大的存在,力大無窮,動作若電,尤其是體力悠長,渾身刀槍不入,比起冥化境高手的體力,足足要強悍三五倍,很難戰勝。”
  “測試的條件就是斬殺一頭血角魔猿?”
  聽著這些顯赫弟子的議論,陳汐心中漸漸有了底。
  “不錯,你們通過測試的條件,就是斬殺一頭血角魔猿!不過,我要告訴你們的是,這僅僅只是最低等的血角魔猿!”
  那中年使者沉聲道,“若你們想挑選一座不錯的村落作為試煉初始地,我會為你們準備更為強大的血角魔猿。”
  按照中年的說法,這血角魔猿的強弱,分作上、中、下、極四階。
  眼前這一頭血角魔猿,實力最為普通,為下階存在,大致相當于一般的冥化修士,而中階、上階存在的血角魔猿,則分別對應一流和頂尖級冥化修士。
  極階血角魔猿最為罕見,也最為可怖,乃是血角魔猿中的王者,相當于冥化境修士中的至尊級存在。
  由于血角魔猿體力悠長,體力要比冥化修者的體力多出數倍,所以要更恐怖,像極階血角魔猿,都足以滅殺地仙一重境的存在!
  “記住,測試時若遇到危險,沒有人會救你們,所以,請慎重選擇對手的實力,不要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中年使者再次吩咐了一句,便開始了測試,“第一個,**大世界的化飛鴻!”
  唰!
  一個黑衣青年應聲而出,抱拳道:“我選擇中階血角魔猿!”
  中年使者面無表情,一巴掌拍死手中的血角魔猿,然后揮了揮手,黑魆魆的門戶中,再次暴沖出一頭血角魔猿。
  只不過這一頭更強大,氣勢更為兇殘,周身那鱗片都泛著一絲絲的血色光澤,猶若一頭沒有理智的殺人傀儡般。
  吼!
  這一頭血角魔猿甫一出現,就直接化作一抹黑影,五指朝著化飛鴻,當頭抓下。
  撲哧!
  那化飛鴻似是沒想到戰斗來的如此快,又似乎是被兇狠暴戾之氣震懾,行動稍一遲緩,躲閃之間,一下子就被抓碎了法寶護肩,出現五道長長的血痕,要不是躲閃的快,腦袋都被抓穿了。
  見這頭中階魔猿居然如此強大兇殘,在場許多人都眼眸一凝,面露一抹凝重之色。
  就連陳汐也略一訝然,這血角魔猿的確非同尋常,雖說實力只堪比一流冥化境修士,可其戰斗風格卻殺伐果決、兇殘狠戾,就是一流冥化修士,都不見得能抗衡得了。
  一瞬間,血角魔猿就追著化飛鴻,在場地中央一通亂殺,招招狠戾,剖腹挖心,摧腸斷腦,滲人無比。
  這場地四周,被一座大陣防御,在其中戰斗,也不虞那血角魔猿沖出來,但是參加測驗之人,也同樣逃不出來,更無法認輸,要么被殺死,要么殺死對手。
  這家伙完了……
  陳汐一眼就看出,那化飛鴻被搶占先機,不知咬牙逆沖,反而一味閃避,已注定必輸無疑。
  噗!
  果然,就在陳汐心中剛閃過這個念頭,那化飛鴻的腦袋直接被抓爆,血漿飛灑,他的身軀還在掙扎,卻被那血角魔猿直接咔嚓咔嚓給吞嚼進了肚內,一縷縷猩紅血液從它闊口中流淌出來,滲人無比。
  見到這血腥無比的一幕,再次許多人都不自禁艱難地吞咽了一口吐沫,腳步似乎都退縮了一下。一些女人更是嚇得花容慘淡,面色發白。
  有了這個活生生的例子,接下來的測試中,許多人都選擇了最為普通的下階血角魔猿來進行對決。
  接下來倒是并未再發生什么血腥滲人的一幕,不過陳汐卻看得有些乏味了,這樣的對決,對于現如今的他而言,簡直就像小孩子過家家似的,根本提不起半點興趣。
  在等待測試的時候,陳汐左邊的一個年輕人向他看了一眼,忽然輕佻地吹了聲口哨,道:“喂,小子,你怎么不看場中的對決了,是不是怕了?這么孬種,還來參加什么測試啊,別不小心被捏爆了卵蛋,以后可就再沒辦法玩女人了。”
  這是一句挑釁。
  陳汐向他看了一眼,淡淡道:“就你這樣的觀察力,能活到現在真是個奇跡,若你想保持這個奇跡,最好不要再煩我。”
  那年輕人頓時夸張大笑,道:“喲,好嚇人啊,你知道我是誰嗎,就敢這么說話?”
  “不管你是誰,進入測試之后,也幫不了你什么忙,不是嗎?”陳汐反問。
  那年輕人頓時一呆,旋即怒道:“囂張啊,小子,老子才不會依仗身世,在這種測試中玩貓膩,既然我看你不順眼,當然要贏得干凈漂亮!”
  “贏我?你真心不行的。”陳汐笑了,漫不經心說道,這種態度,簡直比無視還要傷人。
  那年輕人臉立刻沉了下來,“敢不敢對賭?”
  不等陳汐開口,他探手摸出一根青色項鏈,抵達陳汐眼前,一邊晃動一邊道:“就用這次測試的結果來賭!如果我輸了,這條青霄寶心鏈就是你的!”
  項鏈細長,泛著金屬板的冷青色,末端掛著一顆拇指大小的木心,青翠欲滴,流動著濛濛仙霞,彌散出一股圣潔、浩大的氣息。
  陳汐一眼就看出,被這年輕人稱作這件“青霄寶心鏈”的寶物應該是一件真正的仙器!
  他不禁訝然道:“這寶物怎么用?”口吻之中,儼然已把此物當做了囊中之物。
  年輕人被氣壞了,怒極而笑:“等你贏了我,再告訴你也不遲!”
  “應該是木炁大世界皇者大派青木道宗的弟子!”有人低語,帶著一絲驚疑。
  陳汐和這年輕人的對話吸引了附近眾人的注意,尤其當這年輕人拿出“青霄寶心鏈”的時候,更是吸引了不少目光頻頻矚目。
  見有人認出自己身份,年輕人精神一振,揚起下巴,高傲瞥了陳汐一眼,“怎么樣,賭還是不賭?”
  “規矩是什么?”陳汐神色不動,淡然問道。
  年輕人嘿然冷笑道:“很簡單,看誰殺死的血角魔猿品級高,誰就獲勝!”
  陳汐哦了一聲,若有所思道:“那萬一殺死的血角魔猿品級相等呢?”
  見陳汐問的如此詳細,年輕人愈發放心,一臉狂放,道:“那就算你贏了!”
  “好!”陳汐點頭道:“不過賭注太小,要賭也要賭大一點,對了,你身上有幾件仙器?”
  年輕人一呆,氣惱道:“小子,囂張過頭了啊!老子身上仙器總計四件,帶種的你也拿出四件,我就全部拿出來賭了!”
  嘩啦!
  陳汐沒有說話,直接用行動告訴了他,探手一番,四柄仙劍飛掠而出,繚繞著他的掌心飛轉不朽,彌散出縷縷凌厲的仙罡之氣。
  這是在太清遺山時,斬殺云竹老祖等十四位天衍道宗的地仙老祖時,所繳獲的戰利品,總計有仙劍五柄,八幅仙器級別劍圖組成的八荒誅魔劍陣,以及一件佛寶仙器泰阿九轉鐘,以及其他一些寶物,數目繁多,都被陳汐一股腦丟進了浮屠寶塔內。
  年輕人又是一呆,死死盯著那四件仙劍,有點不敢置信這是陳汐能拿出來的。
  不僅是他,連附近其他修者,也都被吸引,瞪大了眼睛,一副驚嘆的模樣。
  “怎么,孬種了?”陳汐淡淡問道。
  年輕人差點被氣昏,大喝一聲:“好!老子今天就跟你玩個大的!”
  說著,也另拿出三件仙器,分別是一柄青木折扇、一柄銀輝彌散的仙劍、以及一副漆黑柔軟的拳套。
  “青炁滅魂扇、靈慧九妙仙劍、烏罡鎮魔拳套……果然是他,木炁大世界青木道宗的第一紈绔——問天笑!”
  “不錯,就是此人,據說你老祖可是一位仙界大人物,自幼就倍受溺愛,養成了跋扈驕縱的性情,不過他人雖紈绔,可卻是敢作敢當,修為也極為恐怖,曾被其老祖以無上手段伐毛洗髓,據說已擁有冥化境至尊級的戰力。”
  有人認出年輕人的身份,皆都議論紛紛,驚嘆不已,這可是木炁大世界中赫赫有名的一個主,實力、背景都強的嚇人,怪不得能一下子拿出四件仙器。
  聽到這些議論,年輕人驕傲一笑,不再多話,冷冷哼了一聲,就靜靜等待著測試開始。
  “下一個,木炁大世界,問天笑!”
  片刻后,中年使者沉聲開口。
  唰!
  一瞬間,所有目光都凝聚在了那年輕人身上,他似早已等得不耐,縱身沖入場地中,很囂張地比劃出一根手指頭:“給我來一頭極階血角魔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