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812 符道圣地

極階血角魔猿,那可是足以斬殺地仙一重境強者的存在!
  同時,這等宙宇異獸,也是此次測試中,實力最強的。
  聽見問天笑一上場就要挑戰這等異獸,眾人都是震驚不已,要知道從測試至今,最厲害的也只斬殺了高階血角魔猿而已,根本無一人去挑釁極階血角魔猿。
  見眾人被自己震住,問天笑不禁一陣得意,挑釁似的瞥了陳汐一眼,好像在說,小子,你給老子瞧好了!
  陳汐神色不動,云淡風輕。
  見他這般模樣,問天笑不禁大笑,肆意狂放。
  中年使者揮手,就要放出一頭極階血角魔猿,就在此時,一道悅耳的聲音響起——“且慢。”
  一道窈窕身影走出人群,她明眸皓齒,模樣秀美絕俗,甫一出現,就引起了人群一陣躁動。
  顯然,都是認出了這女子的身份。
  而陳汐也是看出,她正是之前他所注意的那個擁有至尊級冥化境修為的女子。
  “姚璐薇!”問天笑一怔,不悅道:“怎么,你想攪本公子的局嗎?”
  被稱作姚璐薇的女子搖了搖頭,道:“既然是賭局,我也想摻合一下,不知問兄敢不敢答應?”
  她說的是“敢不敢”,而不是“愿不愿意”,語態看似平靜,實則也是一種挑釁。
  果然,問天笑猛地仰天大笑起來:“早聽說靈壑大世界的姚璐薇被稱作當世第一奇女子,巾幗不讓須眉,如今看來,倒是果然有膽色,不過你想和本公子競爭,還差的太遠,我勸你還是不要摻合為好。”
  姚璐薇神色從容,依舊道:“我只聞,敢不敢?”
  問天笑臉色一下沉下來,看了看姚璐薇,又看了看陳汐,不禁冷笑道:“怎么,你真的想要幫那小子出頭?”
  此話一出,其他人也都反應過來,是啊,姚璐薇這時候出來攪局,該不會和那年輕人一伙的吧?
  陳汐也是訝然不已,要知道,在這之前他可是都沒聽說過靈壑大世界,更遑論認識眼前這名叫姚璐薇的女人了。
  她這么做,又是為了什么?難道真的是看不下去,處于仗義,要幫自己出頭?
  陳汐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同樣,面對問天笑的質問,姚璐薇也是輕輕一笑,不置可否。
  見此,那中年使者眉頭一皺,冷冷道:“再耽擱下去,取消你二人的測試資格!”
  他身為九品堂之人,自然有說此話的底氣,也根本就不管對方來頭有多么不簡單了,既然來了符界,一切都得按符界的規矩來!
  “好!希望你輸了的時候,能拿出四件仙器!”
  問天笑狠狠瞪了姚璐薇一眼,心中也頗為郁悶,感覺自打進入符界,似乎都沒人把自己當回事了……
  轟!
  中年使者揮手,那黑魆魆的門戶中,猛地竄出一頭龐大的黑影來。
  它身材足有三丈高大,比一般的血角魔猿都要龐大兩倍,全身鱗片泛著刺目的金色光澤,像層層的利刃堆砌而成般。
  甫一出現,就仰天一陣嘶吼,一股殘暴、兇厲無比的氣息轟然彌散,氣勢之可怖,震蕩周圍虛空都產生一陣劇烈波動。
  這便是極階血角魔猿,一旦發狂,足以生撕一切冥化修士,將地仙一重境老祖都斬殺!
  “吼你娘的頭啊,還不趕緊給老子死來!”
  問天笑眼睛一瞪,氣勢驕縱滔天,將一肚子邪火都發泄在了這宙宇異獸神身上,身影一縱,祭出一柄銀燦燦的仙劍,就朝那血角魔猿斬殺而去。
  轟隆!
  他手中仙劍名為“靈慧九妙劍”,是一件真正的仙兵利器,甫一斬殺而出,仙罡如虹,劍氣如夭矯電芒,噗的一聲,就在對手身上劈出一道血痕來。
  “青木鎖江,鬼神難渡!”
  問天笑再次一聲長嘯,劍氣如籠罩長江大河的霧靄,滾滾轟涌而去,一瞬間,就和那血角魔猿激戰在了一起。
  不得不承認,這問天笑雖然跋扈之極,但實力卻是毋庸置疑的強,配合其手中的仙兵,已擁有了跨境界斬敵的能耐,殺得那血角魔猿都血流不止,凄厲嘶吼起來。
  這等人物,放在玄寰域中,也都足以被稱得上一聲絕世妖孽了,比之那不朽靈山的頂尖弟子陸平都強大了不止一籌。
  噗嗤!
  片刻后,鋒利仙劍刺入獨角魔猿的頭顱,直接將其轟殺,血雨紛飛,偌大的身軀轟然倒地,徹底死絕。
  “通過!”一旁,中年使者依舊面無表情,一成不變的宣布結果。
  問天笑有些失望,沒能一擊斃敵,令他有些不滿意,但旋即又有些得意,畢竟這是測試以來最好的成績,無人企及。
  “你們兩個,誰先來!”他瞪了一眼陳汐和姚璐薇,惡狠狠說道。
  “我來。”
  不等陳汐反應,那姚璐薇已是搶著答道,說話時,她人已是躍入場地中,朝那中年使者道:“兩頭極階血角魔猿。”
  此話一出,眾人都震驚不已,這可是等于和兩尊地仙一重境強者同時廝殺啊,就是放眼其他大世界中,能夠做到這一步的,又有幾人?
  這時候,也沒人怪責她提前去參與測試了。
  問天笑也是一怔,旋即皺眉道,“怎么,為了贏我,連命都不要了?”
  姚璐薇平靜道:“一句話,就暴露了你的無能,自己做不到,不見得別人做不到,不是么?”
  “哼,我問天笑最厭惡的就是女人牙尖嘴利,想死我也不攔你。”問天笑惡狠狠瞪了姚璐薇一眼,扭頭就走。
  “你確定要對決兩頭?”中年使者問道。
  這等一人挑戰兩頭宙宇異獸的情況他也遇到過,但像姚璐薇這般一下就挑戰兩頭極階血角魔猿的,還是頭一次碰上,所以,他要慎重確認一下。
  姚璐薇點頭,嗆啷一聲,兩手中已是各握一柄彎刀,形似殘月,泛著幽冷如冰的血色光澤,甫一出現,如同兩輪血色月亮升起,彌散出一股可怖的殺氣。
  “雙月斬靈刀!”
  “這是一套仙器,比一般仙器的威力更強!”
  “逆天啊,現在的年輕人,怎么一個個都使用上仙器了,我家老祖,至今才擁有一件仙器而已,平日里還寶貴的不得了,非生死關頭,都不會拿來使用……”
  眾人驚嘆,之前,陳汐和向天笑一下子各自拿出四件仙器,都狠狠震撼了他們一把,如今,見這姚璐薇一動手,也使用上一對仙器,看得他們腦袋都有些發暈了。
  就連中年使者看似面無表情,心中也都暗暗吃驚不已,感覺這陣子前來符界的年輕人,比之以往都要生猛許多,光從其擁有的仙器上就能看出一絲端倪。
  心中雖吃驚,但他并未忘記自己的職責,手一揮,再次放出兩頭極階血角魔猿來。
  唰唰唰!
  姚璐薇突然動了,雙刀潑灑出億萬猶若月光般迷離虛幻的刀氣,交織漫天,熾盛無匹,她身形優雅,蝴蝶翩躚,猶若在月宮中漫步的仙子,踩踏著玄奧步法,和那兩頭可怖的異獸激戰在一起。
  這一場對決,美麗到了極致,也血腥到了極致,看得眾人屏息凝神,幾乎忘了身處何地。
  太強大了!
  誰能想到,一個妙齡女子,竟和兩頭相當于地仙一重境的宙宇異獸戰了個旗鼓相當,不分上下?
  其實光憑這一點,都已比問天笑強了許多。
  不過,戰斗未曾落幕,勝負還未分出,眾人也不敢斷定,姚璐薇又是否能滅殺了兩頭對手,而一旦失敗,她不僅是輸掉了一場對賭,更會香消玉損,喪命當場!
  問天笑這時候,臉色也變得有些凝重,心中砰砰直跳,心中更是恨不得那姚璐薇現在就死去。
  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那姚璐薇卻是越戰越強,居然已開始漸漸壓制對手了!
  一下子,問天笑的臉色都有些發白,一旦輸了,那可就是輸掉四件仙器!這可是前來符界全部的依仗。
  并且若非是為了讓自己在符界中好好歷練,闖出一番名堂,宗門也決不會交給他四件仙器防身了……
  “這賊婆娘,難道早已算準老子喜歡何人對賭的毛病,故意這么做的?”問天笑咬牙,眼睛死死盯著戰局,前所未有的希望,那姚璐薇趕緊死掉。
  噗!噗!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令他頓時絕望,那兩頭極階血月魔猿居然直接被兩刀砍掉了頭顱,橫死當場!
  “這怎么可能!?”問天笑眼珠都差點掉出來,整個人都有些失魂落魄。
  在場眾人嘩然,震駭不已,她居然真的做到了!
  在場之中,唯一神色從容的就是陳汐了,在開戰之初,他就已看出,以姚璐薇的身手,再配合其手中的一對強大仙器,絕對不會敗了。
  “問公子,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交出你的賭注吧?”
  姚璐薇退出場中,朝那問天笑道,說話時,她抬眼一掃陳汐,道:“這位公子,若非有你,這場賭局也無法進行,所以你的賭注,我就不收取了。”
  “你們是有預謀的!故意聯手坑我!這不公平!老子不是耍賴,而是不服!”聞言,問天笑不禁大叫起來,咬牙切齒,氣憤不已。
  “但事實證明,我的確贏了這場賭局。”姚璐薇輕笑道,神色悠然從容。
  “既然是賭局,等我測試之后,再做出決斷也不遲,這樣對彼此也都公平。”便在這時,一直沉默的陳汐突然開口。
  ——
  ps:明天,最多后天,一切都將穩定下來,然后開始補更新,加上昨天欠下的一更,總計欠了三章,以及兩個四更,俺沒有忘的。
  另外,多謝這兩天留言鼓勵金魚的兄弟姐妹了,暫時的困頓在所難免,但生活卻還是要繼續,并且要更加的努力和堅強!